評論(0

韓劇家門的榮光

標籤: 暫無標籤

  韓劇《家門的榮光》


  
 電視台:韓國SBS


  類 型:家庭/愛情


  首 播:2008年10月11日(每周六、日播放)


  導 演:朴英洙(女王的條件)


  編 劇:鄭智友(遇見完美鄰居的方法)


  主要演員:


  
 全盧民 飾 河秀泳 


  金成珉 飾 河泰泳


  尹晶喜 飾 河丹雅 


  朴時厚 飾 李江錫


  全惠珍 飾 李惠珠 


   李賢鎮 飾 鄭玄奎


  故事梗概


  
 河萬起會長一手振興了已經沒落的河氏宗家,雖然他並非河家的親子孫,但他決心把河氏宗家精神傳承下去。然而他寄予厚望的孫子們並不爭氣,那對雙胞胎兄弟竟然同一天因通姦罪被傳喚到警察局,之後又雙雙離婚……


  孫女河丹雅端莊典雅,在大學里教授民俗學,十分喜歡傳統文化。可她偏偏會遇到無禮之人,近來一位壞傢伙總是與她狹路相逢,他就是靠收舊貨、放高利貸發家的暴發戶之子,生性強悍好鬥的李江錫……


  其實,孫子孫女們的生活雖然與河萬起會長所期待的不太一樣,但他們也是在傳承著宗家精神和文化,用他們自己的方式…


  劇情介紹


  第1集


  只穿著內褲在旅館里的泰英被突然闖進來的警察和妻子玄玉以通姦嫌疑而帶走,在走廊里碰上了和年輕男人一起走出來的英姬,泰英和男人爭吵起來結果都被帶到警察局。接到通知的來到警察局的的書英雖然聽了關於通姦的情況,但接到曾祖爺爺去世的電話,跪在要離婚的英姬面前低下頭。


  到濟州島出差的丹雅聽到臨終的消息奔向民航但卻買不到票,求正在走向搭乘口的江石把票讓給自己。


  第2集


  聚集在宗家的全家人根據葬禮的次序換上喪服接待著前來弔唁的客人。來弔唁的李千甲想要支付巨款卻被拒收,他詫異地望著名門宗家的喪禮。遇到了前來弔唁的江石的丹雅打了冷嘲熱諷江石的耳光。


  前來弔唁的宣傳室長李英仁害喜,石浩給她拍著後背,焦急地看著英仁,英仁卻說要去手術,石浩擔心地望著她的背影。何萬基把木枕擲身石浩,血從他頭上流下來。


  第3集


  石浩讓丹雅關照何萬基會長後上班去了。丹雅看到何萬基會長在宗室祠堂祭拜的身影像個罪人似地合攏雙手站著。她看著何萬基會長認真擦著位牌說再也不能活著進這個門的話咬著嘴唇忍住淚。


  泰英以再給東東買一個遊戲機為條件讓他協助自己,他和東東一起去找玄玉說家她求她原諒,但玄玉說不要浪費時間了,說自己找到旅館的時候已經結束了。 江石偶然看到慧珠把賢圭丟掉的空杯從紙簍里拿出來……


  第4集


  何萬基會長對因泰英回到宗家的東東說,和老人在一個屋生活會學到些什麼,說你爸爸沒好好學,你一定要認真學。


  何萬基會長找到玄玉說自己會努力改變泰英,拜託讓她不要把泰英當丈夫看,而是當作自己在帶另一個孩子。玄玉說雖然自己是養泰英的孩子的女人,但如果只是這樣的話自己承受不了,說對不起。


  丹雅的課上,慧珠為要在學生面前發表而恐慌萬分。慧珠暈過去,丹雅帶她去醫院。江石接到丹雅打來的電話,指責她作為老師起碼應該知道,慧珠最不喜歡站在別人面前……


  第05集


  何萬基會員房間.石浩求會長同意自己和李英仁結婚.但會長要過了3年喪期后再說.石浩一再堅持.會長只好只家族的人打電話詢問.可是聽說結婚對象是公司里的宣傳室長李英仁的時候.說當沒有過這件事.在屋外緊張地說著這一切的家人門都知道了將成為新媽媽的人是宣傳室長李英仁的時候覺得很荒唐.英姬要去美國.書英去送她.在去民航的路上看見突然闖出來的真兒.書英急剎車


  第06集


  接到英仁的電話石浩急忙趕來.把暈倒的英仁送到醫院.在汗蒸房瑛順和真兒想見並決定在一起.把行李搬按理後去上了班.泰英和玄玉在火車站一起站著.玄玉對泰英說他並不是那麼壞的人.然後上了火車.望著遠去的火車泰英既感激又內疚.在站台站了很就久.丹雅和江石在酒店走廊里偶然想見..


  第07集


  丹雅約英仁見面,詢問她對與父親結婚的想法,英仁毫不猶豫地否定了嫁給錫浩的可能,讓丹雅裝作不知道此事,丹雅聽了心情沉重。


  玄奎在一邊觀看丹雅在操場上踢足球,南教授鼓勵他在這種時候要有所表現,丹雅踢完球去洗漱時,玄奎遞上毛巾並聲稱自己不介意一輩子被當作那個人,丹雅告訴他不可能,玄奎垂頭站在原地。


  夜深了,三月發現丹雅腿上嚴重的傷痕,一邊幫她敷傷,一邊撫摸著把臉埋在膝間的丹雅,感慨萬千……


  第08集


  公司破產傳聞及資金周轉不靈使泰泳和秀泳受制於千甲父子。千甲吩咐江錫不要太絕,恰好此時秀泳打來電話,江錫沒予理睬。


  丹雅和玄奎趕到醫院,替李家的兒子支付了醫療費,阻止了李家把族譜賣給江錫,丹雅安慰李家父親:族譜不是能買賣的東西,她將儘力幫助李家。江錫為此很惱火,對丹雅出言不遜,結果又挨了丹雅一記重重的耳光。玄奎上前抓住了江錫的衣領,卻被江錫一拳砸在臉上……


  第09集


  河會長帶江錫到與丹雅一起散步時到過的地方,告訴他如果僅僅是公司倒閉這種問題,自己不會來找他,但因為是家鄉的鄉親們參與的工程,不想讓鄉親們受到連累,因此求江錫出手幫忙。江錫反問會長:如果和自己合作,就要承受很多風險,這種情況下河會長是否還願意合作?


  丹雅告訴玄奎,因為他太像自己死去的戀人,所以對她來說玄奎是最讓她痛苦的人,請玄奎不要再接近自己……


  第10集


  江錫相親回來,見媒人崔先生對母親英子說話很隨意,提醒崔先生好好想想他應該服從的對象是誰。崔先生被江錫的氣勢壓住,江錫於是告訴崔先生,希望以後不要再介紹不夠層次的女孩。


  東東在屋中閑得無聊,向河會長提出玩電腦遊戲,河會長建議他不如在地上打滾,那樣也比電腦遊戲有利於健康。東東正在滾來滾去時丹雅進屋,送給東東一套《三國志》漫畫。會長和東東二人爭看漫畫……


  第11集


  丹雅來到英仁家,要為她做海帶湯滋補身體。英仁內心感動,問丹雅是否宗家的孩子都會如此行事,丹雅回答稱,自己的名字由祖父所取,她不想違背名字的含義,所以一直這麼過的。英仁坦率地講了自己無法嫁給錫浩的理由,並聲稱想獨自一個人靜一會兒,丹雅沒有同意英仁的要求,輕手輕腳地進入廚房煮海帶湯。


  江錫到學校找到丹雅,問她是否了解大成建設面臨的危機,提出如果丹雅肯把族譜交給自己的話,由他出手救大成建設……


  第12集


  英子接到電話,得知無法參加歷史學習聚會,自尊心很受傷。江錫安慰英子,不能參加是因為聚會裡的媽媽們嫉妒英子的美貌。


  英仁聯繫錫浩,稱自己一個人食不甘味,約錫浩一起吃晚飯,錫浩告訴她自己正在努力忘記自己是個男人,拒絕了英仁的提議。


  丹雅向河會長表示,聽到過哥哥們的談話,認為千甲父子是不應該合作的人,問他可否重新考慮合作之事,河會長認為不能坐視鄉親們的血汗錢浪費在公司的工程上,希望江錫千萬要放棄心中的想法。


  丹雅和會長在曾祖父的房間外看到東東在屋裡讀《三國志》,臉上露出會心的微笑……


  第13集


  千甲父子對宗家的祭祀十分好奇,直接來河會長家中拜訪。千甲父子參觀了宗家祭祀,面對村中長者的問題,千甲做出出身名門之家的樣子,以不方便回答掩飾過去。


  河家姑奶奶珠晶對江錫一通誇獎,然而當聽說江錫實是想吞併河家公司的人後,故意弄濕了江錫的衣服。丹雅熨幹了江錫的衣服還給他,江錫以深邃的目光注視著丹雅……


  江錫母親英子向丹雅提出跟她學習歷史。千甲找到錫浩,提出了一個讓錫浩為難的建議。河萬起會長叫來丹雅,詢問丹雅的意思……


  第14集


  丹雅來到江錫家,和英子討論學習歷史問題,英子說她想學古董方面的知識,丹雅表示那不是她的專業,江家人聽丹雅這麼說,一陣忙亂,令丹雅很吃驚。學習結束后,英子打電話炫耀她學到的知識,對自己的表現心滿意足。


  泰泳不滿意江錫參與公司的經營,向秀泳提議下班后和父親一起去喝一杯。兄弟二人推開錫浩辦公室的門,發現錫浩正動情地擁抱著英仁……


  第15集


  丹雅去千甲家給江錫母親講解歷史,被留在千甲家中吃晚飯,席間江錫說出造成他買不到族譜的人就是江雅,並稱丹雅天賦異稟,生來就有教訓別人「錢不是萬能的」的使命感。


  茉順在路邊小攤喝醉了酒,與打女人的男子動起手來。泰泳恰好路過這裡,看到茉順挨打,也參與了戰鬥。


  錫浩向萬起會長提出與英仁結婚要求,並告訴會長英仁已懷孕,會長聽了臉色陰沉……


  第16集


  會長召集家庭成員,宣布錫浩與英仁的婚事,泰泳站起來大聲反對,堅決不同意父親娶已患「重病」的李英仁室長。


  千甲家裡英子在講丹雅的事,她告訴千甲和江錫父子:丹雅是寡婦,新婚旅行途中發生意外。


  錫浩帶英仁到家裡拜見萬起會長,會長叮囑英仁多替他人著想。


  玄奎嚴厲制止惠珠再跟蹤他,惠珠深受打擊。第二天,江錫發現惠珠在卧室里昏睡不醒,急忙送她去醫院……


  第17集


  江錫正式向丹雅提出配合他演戲給惠珠和玄奎看,丹雅為惠珠和玄奎二人著想,同意了江錫的建議。江錫和丹雅在博物館見面,見玄奎出現,立刻按約好的內容做給玄奎看,玄奎十分生氣,轉身離開。


  終於,英仁和錫浩在宗家舉辦了隆重的傳統婚禮,按照傳統方式打扮一新的二人,坐著轎子出現在婚禮現場……


  第18集


  英仁凌晨5點醒來,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聽三月說宗婦要每天早晨穿著韓服請安,連忙求三月網開一面照顧照顧自己。早晨吃飯時,英仁對男女分開就餐很不理解,指出這是性別歧視,萬起會長同意了英仁所有人一桌就餐的要求。


  丹雅腿痛的毛病發作,玄奎要送丹雅回家,但丹雅打電話讓江錫來接他。當著玄奎的面,丹雅上了江錫的車,惠珠在後面目睹了這一幕……


  第19集


  江錫稱丹雅中了愛情之毒,建議丹雅利用自己解毒,丹雅聽了揮手要給江錫一巴掌,江錫抓住了丹雅的胳膊,留下一句「我們的演戲越來越有趣」后離開。


  真兒在秀泳的公司里工作,經常會碰到秀泳,真兒為此感到疲憊,於是向秀泳告別,離開公司。


  水晶拒絕做宗家的記錄片,局長生氣地揚言要把她下放到江陵。江錫在練歌房讓丹雅練歌……


  第20集


  真兒看到秀泳的車停在了自家門前,跑了出去,兩手拍打著秀泳的車窗,淚水止不住流下來。


  茉順的病房裡,泰泳和茉順一起看漫畫書,茉順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后,伏在泰泳的肩上大哭。


  丹雅坐在江錫車裡,兩人正說話間突然一輛車插在了前邊,江錫一個急剎車,丹雅瞬間臉色慘白,一邊的江錫大惑不解地望著丹雅……


  第21集


  丹雅深受腿痛困擾,江錫為此感到擔心,直到凌晨未能入睡。三月和英仁心疼地看著凌晨時分還受腿痛折磨的丹雅。


  丹雅向來博物館找她的江錫講述了兒時在青鶴洞的生活及和鎮河的回憶。秀泳在公司屋頂上用拳頭教訓了想要擁抱真兒的民俊。


  第22集


  江錫借口要參加年底同學聚會,和丹雅在練歌房唱歌跳舞,丹雅望著江錫又唱又跳的樣子,感覺自己似乎在向某處陷下去。


  惠珠告訴千甲和英子,她同意相親,也同意結婚。江錫詢問惠珠原由,惠珠稱只有這樣做才能阻止江錫去干擾玄奎與丹雅。


  被裁員的公司管理人員來千甲家鬧事,險些和江錫動起手來,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的丹雅為了安慰江錫,陪他去喝酒。兩人從酒吧里出來,天空飄起了雪花,「今天就忍一次,可以嗎?」江錫說著,甜蜜地第一次吻了丹雅……


  第23集


  吻過丹雅的江錫提出要丹雅晚上和他在一起,丹雅拒絕了江錫的要求,認為那樣會讓彼此都更加可憐。江錫回家后,和父親千甲邊喝酒邊交流人生看法,千甲認為人生只有兩種,一種是搶奪別人的人生,另一種是被人搶奪的人生。


  為準備江錫的同學聚會,丹雅和江錫練習唱歌和跳舞……


  第24集


  江錫找到玄奎打工的地方,請玄奎勸說惠珠打消結婚念頭,玄奎要求江錫不要讓丹雅傷心。江錫到博物館找丹雅,問她是否好奇已打破規則的遊戲能否進行下去,丹雅沒有回答。丹雅對南教授表示,自己好像走得很遠了,感到害怕。


  泰泳給出院的茉順買了手機做禮物……


  第25集


  參加度假村開張儀式的英仁對三月奶奶擁有股份感到吃驚。滑雪場上,丹雅和東東坐在一起猶豫著不敢滑,江錫在後面猛然一推,丹雅失去平衡摔倒。東東和江錫一起滑得很開心。


  英仁要為丹雅安排相親,恰好被江錫得知,江錫向丹雅提議,在二人的戀愛戲結束前,做完所有的戀人們做的事……


  第26集


  丹雅家門前,江錫為丹雅圍好圍巾,同時請她記住他們曾是戀人。丹雅回到家裡,英仁向她提起相親的事,丹雅拒絕了英仁的好意,稱振河很可憐,她無法忘記他。


  英仁繼續宗家改革,安排男人們清掃和洗衣服,這時茉順打來電話,泰泳順勢偽裝,以朋友父親去世為借口溜之大吉。秀泳與真兒約會。泰泳與茉順要去超市買咖啡,恰好遇見東東……


  第27集


  丹雅不解江錫為什麼對他自己那麼殘忍,勸他珍惜自己,好好生活。江錫望著江水,眼裡噙滿了淚水。看過日出的二人牽著手並肩站著,一會兒,二人決定去喝醒酒湯。


  玄奎看到丹雅一大早從江錫的車裡出來,不由得十分生氣。


  惠珠的事引出了父母對往事的悲慘回憶,也刺激了江錫賺錢的慾望,他決定最後一次與丹雅約會……


  第28集


  江錫醉意朦朧中把丹雅叫了出來,告訴丹雅雖然不知自己會做什麼,但請丹雅阻止他。丹雅對他表示抱歉,對他說如果自己不想停止,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阻止。江錫聽了丹雅的話,臉上露出凄涼的笑容,轉身回去。


  秀泳和真兒在一起時恰好被英仁撞到,英仁憑直覺意識到二人關係不一般,於是分別詢問二人的心思。


  江錫矛盾之中提出召開股東大會,並積極奔走,拉攏其他股東支持自己一方。河家的人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採取推遲股東大會策略,並著手做其他股東的工作。圍繞著公司的經營權,雙方都在摩拳擦掌……


  第29集


  江錫向玄奎承認玄奎是勝者,請求他在丹雅哭的時候能在丹雅身邊安慰她。玄奎問江錫愛不愛丹雅,愛的話為什麼把河家的公司搞成那樣,難道錢比愛情重要嗎?回到家裡,江錫向惠珠道歉,稱他雖然想讓惠珠和玄奎好好發展,但卻沒法辦到。惠珠說她很懷念兒時的江錫,求江錫回到那時候的樣子。


  丹雅請求玄奎做一天鎮河……


  第30集


  江錫找到河會長,告訴他這場戰鬥自己準備了很久,現在想給河會長一個體面退出的機會。泰泳聽到江錫的話,憤怒地揪住江錫的衣領,但河會長命令他放手,因為這不是河家的待客之道。河家人因為江錫十分惱火,丹雅無奈地望著家人。


  英仁把真兒叫到辦公室,宣布承認她是秀泳的朋友,現在秀泳因為公司的事心情很糟糕,請真兒多多安慰秀泳……


  第31集


  江錫對丹雅表示,沒有丹雅他會活得很辛苦,鎮河在丹雅心中是什麼位置都沒關係,希望丹雅能在自己身邊,丹雅想到為救自己而死的鎮河太可憐了,對江錫說她不能那麼做,但江錫堅稱沒有丹雅他就沒法過下去,央求丹雅無論如何都要留在自己身邊。


  玄奎無法忘卻丹雅,終日以酒為伴,惠珠在一邊焦慮地望著他……


  第32集


  江錫送丹雅漂亮的外套,稱要讓她穿得厚厚的,抵禦從現在開始的冷風。接著他又帶丹雅去珠寶店買戒指,看著江錫挑選的大粒鑽戒,丹雅告訴江錫,河家人的結婚戒指不能是鑽石的,建議選一個金指環。


  江錫來拜訪河會長,提出要與丹雅結婚……


  第33集


  江錫向會長保證,雖然以前的他讓會長無法接受他為孫女婿,但他會努力改變,請會長同意二人的婚事。除會長外,英仁和錫浩等都認為江錫不適合丹雅,不過,會長最終還是決定尊重丹雅本人的意願,讓江錫先徵得李家父母的同意。


  英仁對秀泳說,即使不是宗孫,人也都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建議他和真兒沒有進一步發展之前,結束二人間的關係……


  第34集


  期待見到身世了不起的姑娘的千甲夫婦,見江錫帶來的女友原來是丹雅,大為光火,認為丹雅曲折的命運配不上江錫。聽父母對丹雅惡語相向,江錫對父母宣布,他已經過夠了一個瘋子似的鬥士的生活,希望活得有個人樣兒,千甲盛怒之下打了江錫一耳光,罵他因為女人如此,還不如直接朝父親的臉上吐唾沫。


  江錫以千甲的名義發出告示,撤回敵對性的兼并,把公司改為共同經營體制,請股東們支持…… 第35集


  千甲盛怒之下給了江錫一耳光,大吼著讓江錫在丹雅和自己之間選擇一人。


  平村長者來到河家,談到了秀泳的婚事,秀泳對家人們說他已有心上人。茉順約出泰泳,提出分手,泰泳很受打擊,茉順心裡也十分難過,她這麼做只是不想讓自己的家人拖累泰泳。


  為不使真兒以後難過,秀泳聲稱自己有不育症,並找到河會長,告訴他自己不能生育,河會長聽后險些暈倒……


  第36集


  江錫星期天早晨早早來到公司,恰好遇到泰泳,兩個心情複雜的人一起去喝咖啡。千甲家裡,惠珠陪父母吃過早飯後,告訴父母,如果他們同意哥哥和河教授的婚事,那麼她一定用心治療,好好生活。


  錫浩約千甲見面,提出如果李家同意婚事,自己家願意退出公司的經營,邊說邊老淚縱橫。同為父親的千甲有所感觸,到學校與丹雅見面。千甲決定改變主意,贊成兒子的婚事,且不調整公司經營模式。


  泰泳與茉順重歸於好,決定結婚。秀泳和泰泳兄弟二人帶著真兒和茉順到家裡拜見長輩……


  第37集


  真兒和茉順第一次登門拜見河會長和家人,兩個人緊張得手足無措。河會長對二人說,在當今世人眼中,河家宗家是極其土氣的家庭,二人能有心嫁給河家的子孫,十分感謝。接著會長又叮囑真兒,嫁給宗孫之後就要做宗婦,責任很重。真兒表示自己一無所知,但有一顆跟著秀泳去做的心,一定會擔負起沉重的宗婦的責任。一邊,茉順由於過分緊張,當著河會長的面開始打嗝。


  隔日,英子來到河會長家,直截了當地對會長說,無法接受八字不好的丹雅當兒媳。河會長見識了英子的無禮之後,告訴丹雅,心是可以收回的……


  第38集


  丹雅來到英子的病房,對英子說將和江錫分手,並說自己不會說謊,不會瞞著長輩和江錫見面。英子沒料到丹雅會出此言,茫然地望著丹雅,丹雅說她不能再看著江錫因自己而疲憊,她對江錫的心意是誠懇的,請英子理解和原諒。丹雅離開,英子心中難受,千甲在一邊勸解,所謂八字都是個人的想法在作怪。


  與丹雅分手后,江錫每日借酒澆愁,見兒子如此,表面上取得了勝利的英子也難展笑顏。時間一天天過去,江錫決定去美國……


  第39集


  江錫神情嚴肅地和河會長下圍棋,錫浩勸他們休息,因為勞累了一整天。珠晶接著對江錫說,會長非常好勝,很可怕,讓江錫適當認輸,但江錫表示,自己對勝負的態度很認真,於是二人繼續下棋。丹雅看不下去,趁江錫去衛生間的時間,威脅江錫,如果他不認輸,她要追究酒店事件。


  秀泳與真兒、泰泳與茉順,兩對新人一起去新婚旅行,茉順因為太緊張,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


  第40集


  千甲要丹雅把她保管的族譜交給自己,她嫁過來之後,大家都成了一家人,心中也就不要有怨氣了。千甲打算搬到大房子住,復興名門宗家,江錫和丹雅聽了目瞪口呆。英子提出丹雅婚後不要上班,又讓丹雅大吃一驚,還好千甲與英子意見不同,支持丹雅繼續工作,他認為一個教授兒媳婦會為家門增光。


  秀泳把工資存摺交給真兒保管,茉順得知后,也去管泰英要存摺。茉順婚後第一天上班那天,早晨河家人一起高高興興出門,晚上,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茉順在同事警察的攙扶下回家……


  第41集


  善泰闖進江錫的辦公室,大罵江錫是導致明成集團沒落,導致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逼江錫認錯,但江錫毫不示弱地指出明成倒閉原因是善泰三兄弟自己不爭氣,他無錯可認。善泰見不能得逞,灰溜溜地離開。


  千甲又把丹雅叫到家裡談族譜的問題,丹雅告訴千甲族譜是不能用錢買的,提議千甲興建新的家族,千甲聽了心花怒放。


  江錫和丹雅街頭漫步,江錫去取咖啡,回來時被飛速駛過的汽車撞倒……


  第42集


  江錫被送到醫院急救,丹雅在一邊淚流不止,護士告訴她江錫狀況危急,讓她立即聯繫家人。英子聽說事故,對丹雅破口大罵,認為是丹雅不好的八字惹的禍,丹雅理解難過的英子,對她的責罵默默忍受。江錫需要再次緊急手術,所有的人都提心弔膽,家人聽說江錫內臟破裂嚴重愈加難過,英子對丹雅的怨恨也在加深。


  過了很多天,江錫一直沒有恢復意識,丹雅暗自許願:如果是自己命運導致江錫受傷,那麼請讓江錫醒來,她一定離開江錫。許罷願,丹雅深情地吻了江錫,幾乎就在同一時刻,丹雅發現江錫睜開了眼睛……


  第43集


  善泰綁架了打完工要回家的惠珠,玄奎跑出去后發現惠珠被塞進了善泰的車裡,急忙追上去。隨後趕到的玄奎也被善泰打暈。善泰給千甲打電話,讓他準備30億元,否則惠珠會有危險。英子和千甲趕到醫院和江錫商量該怎麼辦。


  千甲籌錢之際,玄奎趁善泰不備救出了惠珠。玄奎發現自己的心好像不知不覺間被惠珠打動。


  真兒生日到了,每個家人都準備了生日禮物,給真兒一個驚喜。秀泳對真兒體貼入微,同是新婚不久的茉順看在眼裡很不是滋味兒,可泰泳偏偏不是懂得體貼的人……


  第44集


  丹雅告訴江錫要去中國一年,江錫十分吃驚,追問丹雅逃避的理由,丹雅流著淚講述了她在病榻許下的誓言:只要江錫醒來,她就遠離江錫。丹雅說她很害怕自己的命運,江錫聽罷,伸手給了丹雅重重一記耳光,告訴丹雅事故是因為自己的結下的孽緣,讓丹雅不要離開。


  玄奎向惠珠坦白,自己的心開始一點點向惠珠靠近,可是惠珠不想看到玄奎以後在面對丹雅時苦惱,決定不再跟玄奎來往。為了躲開玄奎,惠珠打算去留學。


  江錫送丹雅回家,善泰等候在門口,窮凶極惡的善泰朝舉刀刺向江錫,丹雅衝上前去,中刀倒地……


  第45集


  丹雅被送進手術室。英仁嗚咽著,不解江錫剛走過一趟鬼門關,丹雅怎麼又遭遇事故。江錫失魂落魄地盯著手術室,錫浩見血從江錫的胳膊上流下來,讓他去包紮,但江錫根本無心顧及自己。東東在家裡對河會長說,他要去向曾祖父祈禱,求姑母平平安安,東東的話令淚水在河會長的眼中打轉。


  丹雅手術很成功。英子看到丹雅因為江錫幾乎把性命都搭上了,再也不提丹雅八字不好的話頭,還主動取消以前索要的嫁妝。惠珠把丹雅受傷的事告訴了玄奎,玄奎因為不想讓惠珠心中難過,沒有去探望丹雅。


  丹雅身體復元,但由於行兇的善泰還沒有落網,江錫心中不安,為了保證丹雅安全,江錫主動向河會長提出,推遲婚禮……


  第46集


  丹雅責怪江錫推遲婚禮的事不和自己商量,並提出按原計劃結婚,因為她也不放心江錫獨自一個人。丹雅取得了雙方家人的支持,二人的婚禮定在下周舉行。


  惠珠改變出國留學的想法,重回店裡打工。玄奎發現惠珠看到哭泣的小女孩不再發病,露出滿意的笑容。丹雅的聘禮送來,亮閃閃的首飾尤其奪目,英仁怕新進門的兩個兒媳婦看了心中有想法,為二人準備了特別的獎勵。


  身披婚紗的丹雅美麗端莊……


  第47集


  丹雅和江錫的新婚之夜,江錫看到了丹雅肩上的傷痕,十分心疼,向丹雅承諾與丹雅同甘共苦,說罷親吻了丹雅的傷痕,丹雅淚水止不住落了下來。


  玄奎扶著一臉驚恐的惠珠出現在李家,原來二人看電影時電影中的鏡頭勾起了惠珠恐怖的回憶,玄奎向惠珠承諾,以後一起看電影前,他會先把關看一遍。丹雅和江錫結束了愉快的新婚旅行,為迎接二人回家,英仁親自下廚……


  第48集


  丹雅到婆家的第一天,千甲就提出玩花牌,丹雅雖然很疲勞,但仍陪千甲玩到盡興。丹雅的婆家生活忙忙碌碌,做飯、洗衣服、祭祀……一刻也不閑不下來,婆婆英子心疼地給丹雅端來了補藥。丹雅融洽的婆家生活讓河會長深感欣慰。


  英仁早晨起來后突然腹痛,錫浩急忙送英仁去婦產醫院,英仁過度疲勞導致出現流產徵兆,醫生叮囑英仁要好好休息。英子得知英仁原來有孕在身,和丹雅一起到醫院看望英仁,離開醫院時,恰巧見千甲攙扶著一年輕女子從面前經過……


  第47集


  丹雅和江錫的新婚之夜,江錫看到了丹雅肩上的傷痕,十分心疼,向丹雅承諾與丹雅同甘共苦,說罷親吻了丹雅的傷痕,丹雅淚水止不住落了下來。


  玄奎扶著一臉驚恐的惠珠出現在李家,原來二人看電影時電影中的鏡頭勾起了惠珠恐怖的回憶,玄奎向惠珠承諾,以後一起看電影前,他會先把關看一遍。丹雅和江錫結束了愉快的新婚旅行,為迎接二人回家,英仁親自下廚……


  第48集


  丹雅到婆家的第一天,千甲就提出玩花牌,丹雅雖然很疲勞,但仍陪千甲玩到盡興。丹雅的婆家生活忙忙碌碌,做飯、洗衣服、祭祀……一刻也不閑不下來,婆婆英子心疼地給丹雅端來了補藥。丹雅融洽的婆家生活讓河會長深感欣慰。


  英仁早晨起來后突然腹痛,錫浩急忙送英仁去婦產醫院,英仁過度疲勞導致出現流產徵兆,醫生叮囑英仁要好好休息。英子得知英仁原來有孕在身,和丹雅一起到醫院看望英仁,離開醫院時,恰巧見千甲攙扶著一年輕女子從面前經過……


  第47集


  丹雅和江錫的新婚之夜,江錫看到了丹雅肩上的傷痕,十分心疼,向丹雅承諾與丹雅同甘共苦,說罷親吻了丹雅的傷痕,丹雅淚水止不住落了下來。


  玄奎扶著一臉驚恐的惠珠出現在李家,原來二人看電影時電影中的鏡頭勾起了惠珠恐怖的回憶,玄奎向惠珠承諾,以後一起看電影前,他會先把關看一遍。丹雅和江錫結束了愉快的新婚旅行,為迎接二人回家,英仁親自下廚……


  第48集


  丹雅到婆家的第一天,千甲就提出玩花牌,丹雅雖然很疲勞,但仍陪千甲玩到盡興。丹雅的婆家生活忙忙碌碌,做飯、洗衣服、祭祀……一刻也不閑不下來,婆婆英子心疼地給丹雅端來了補藥。丹雅融洽的婆家生活讓河會長深感欣慰。


  英仁早晨起來后突然腹痛,錫浩急忙送英仁去婦產醫院,英仁過度疲勞導致出現流產徵兆,醫生叮囑英仁要好好休息。英子得知英仁原來有孕在身,和丹雅一起到醫院看望英仁,離開醫院時,恰巧見千甲攙扶著一年輕女子從面前經過……


  第49集


  千甲被誤解為有了外遇,一進家門就遭到了妻子聲色俱厲的責問,千甲忙著解釋中又不小心說出了江錫幫他掩蓋賓館事件之事,這件事變得越描越黑。英子傷心之餘揭露江錫跟著千甲去過包房,告誡丹雅從一開始就不要太相信丈夫。


  第二天英子帶著丹雅去證實千甲的辯解是否真實,在確信千甲只是好心地幫別人忙之後,英子才算消氣。


  茉順懷孕,全家人都很高興,但真兒心裡卻不是滋味。爺爺叫來秀泳,讓他正式對外宣稱是自己不能生育,通過這種方式保護真兒免受別人指指點點,因為保護了宗婦就是保護了宗家……


  第50集


  姑奶奶珠晶終於打探出了河氏宗家的秘密,原來自己與河家沒有血緣關係!珠晶深受打擊。珠晶又從三月奶奶和錫浩那裡證實了這一說法,想起已故父親,珠晶難過得大哭。三月把珠晶已知自己身世的事告訴了河會長。夜深了河會長一個人在外面等珠晶回來,告訴珠晶她是上天賜給河家的孩子,一番真誠的話語再次感動了珠晶。


  李家再玩花牌,這一次千甲在丹雅的配合下贏得很開心。輸牌的江錫在門口遇到了送惠珠回家的玄奎,邀玄奎一起玩花牌,玄奎欣然同意……


  第51集


  三月情緒低落地丹雅說,自己不想給河家添麻煩,但不知現在怎麼會這樣,丹雅抓著三月的手安慰她,她一輩子都在為河家操勞,現在應該多休息休息,身體有點不舒服也不要擔心。河家的人都為三月的狀況擔憂。


  時而清醒時而糊塗的三月一日犯糊塗時告訴丹雅,她很想有來生,來生她要做小姐。原來三月一生一直默默地喜歡著河會長,三月的話令珠晶等唏噓不已。三月的病情不見好轉,丹雅想安排三月去養老院,真兒表示,她願意當親奶奶一樣侍奉三月,家人都很感動。


  金善泰在電腦上敲完字后自殺……


  第52集


  丹雅得知江錫現在在網上被傳成邪惡的商人,逼死了金善泰,而江錫為了不讓自己擔心,都沒有告訴她此事。晚上丹雅在家門口等著江錫下班,江錫回來交給丹雅一個盒子,告訴她這是從老人專門醫院工作的朋友那裡拿來的提醒老人吃藥的工具,丹雅很感動,抓過江錫的手,對他說以後有事要一起面對。


  江錫可能被檢察部門調查,千甲和英子對自己多年來的經商方式悔恨不已。河會長向子孫們宣布,他的遺產將一分也不留給家人,河家子孫欣然接受。


  江錫接到電話,第二天接受調查。第二天晚上,夜很深了,丹雅一直在門外等江錫歸來……


  第53集


  丹雅擔心江錫,以不停地做家務來排遣心中不安,英子和千甲見丹雅飯也不吃終日幹活,很擔心丹雅的身體,惠珠勸丹雅休息,丹雅為自己讓家人擔心而抱歉。江錫終於接受完調查回家,河會長一家也放下心來,河會長叮囑江錫以後要多檢點,江錫表示他已經深刻反省。


  秀泳、泰泳、江錫帶著妻子們一起去度假村,真兒、茉順、丹雅三人在一起各自誇讚起自己的丈夫……


  第54集(大結局)


  珠晶得知河會長原來並非河家的親子孫,很受衝擊,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問河會長一輩為河家操勞,有沒有後悔過?接生婆婆的孫子用河會長的身世秘密敲詐珠晶,接生婆婆得知后,來見河會長。河會長召集河家所有子孫,公布了自己的身世。


  一年後,東東和河會長一起照看剛出生不久的妹妹和叔叔,江錫陪挺著大肚子的丹雅回河家。產期臨近的丹雅在河家生下了一對胖小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