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韓壽(?—300)字德真,南陽堵陽人,晉書說他「美姿貌,善容止。」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一個玉樹臨風的大帥哥。歐陽修填過一首《望江南》的詞:「江南蝶,斜日一雙雙。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韓壽愛偷香。天賦與輕狂。微雨後,薄翅膩煙光。才伴遊蜂來小院,又隨飛絮過東牆。長是為花忙。」

1事件

韓壽當時奪冠憑的是他的拿手曲目《偷香》。這《偷香》,乃是韓壽原創,自傳體的歌詞講述了他和他頂頭上司的女兒調情的故事。說他有一次到頂頭上司賈充府上開會,被賈府的小女兒賈午看上,賈午春心蕩漾了幾天後,讓奴婢叫他半夜翻牆入內幽會,雲雨一番纏綿一段之後賈午從她爸爸那兒偷來一種西域來的奇香贈送了給他。

2作品

韓壽演唱得非常自豪、驕傲、沉醉,台下女粉絲興奮得哭天喊地,因為這首歌唱出了廣大懷春少女的心聲:(I'm loving it!)勇敢追求愛情。因此,韓壽和賈午的這段愛情先是在娛樂界傳播,後來傳為美談,文藝界就將它進行再加工,比如明代陸采作過《懷香記》,許多文人將「韓壽偷香」作為典故使用。慢慢的,「偷香」成了男女暗中調情的意思。

3史籍記載

暗中調情,也就是偷情啦。偷情的結局多半不好,比如「浸豬籠」。雖說這賈午還沒結婚,但婚前亂搞在古代終究也不是很流行。她的老爸,賈充,作為當時的權臣,自然善於察言觀色,一下子就覺察出他心愛的小女兒不對勁。加之韓壽這傢伙搽了賈午送給他的來自西域「一著人,則經月不歇」的奇香,很快就被賈充察覺。這香是西域上貢給皇帝的,皇帝只賞賜給賈充和另一個大臣。「自是充意知女與壽通,而其門閤嚴峻,不知所由得入。乃夜中陽驚,託言有盜,因使循牆以觀其變。」無奈「左右白曰:「無餘異,惟東北角如狐狸行處。」可見韓壽這傢伙偷情有一手,翻牆的本事很高,若是放到現在,稍加訓練,定能參加奧運會跳高比賽。賈充沒辦法,抓了賈午身邊的奴婢拷問才得知事實。
賈充很是無奈,他有兩個女兒,大女兒賈南風嫁給了太子,後來成了著名的賈後,這個小女兒他一直捨不得嫁出去,想著釣一個更好的金龜婿。(金龜婿出自唐朝詩人李商隱的詩,這裡是為了表達方便。)誰想到這小女兒居然背著自己搞起了自由戀愛,生米煮成熟飯,賈充只好「遂以女妻壽。」後來,韓壽就平步青雲了,從賈充手下的司空掾一直做到散騎常侍、河南尹。
歷史上將「韓壽偷香」與「相如竊玉、張敞畫眉、沈約瘦腰」一起作為風流四事。李商隱有詩曰「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前半句就是講韓壽與賈氏的故事。
其實韓壽這人偷情,終究不算多麼光榮的事兒,但韓壽偷得頗有專業精神,帶有技術含量(如當司空掾需要有文字功夫、翻牆需要跳高能力、與賈午纏綿估計也需口舌功夫……)再將其修飾一番傳播出去,赤裸裸的性就變成了藝術性,加之賈午這女子痴情,便整出了一出曠世奇緣,偷情變成佳話。
韓壽事件告訴我們:有時候人們記住的並不是事件本身,而只是事件當中的細節。比如偷香當中的「香」。

4詞典解釋

-南朝·宋-劉義慶 《世說新語·惑溺》:「 韓壽 美姿容,賈充辟以為掾。
充(賈充)每聚會,賈女於青璅中看,見壽 ,說之。」后因以「韓壽」借稱美男子,多指出入歌樓舞榭的風流子弟。 -唐-喬知之 《倡女行》:「昨宵綺帳迎韓壽 ,今朝羅袖引潘郎 。」 -唐-羅虯 《比紅兒詩》之十七:「當時若是逢 韓壽 ,未必埋蹤在賈家。」 -元-曾瑞《青杏子·騁懷》套曲:「大筵排回雪韋娘 ,小酌會竊香韓壽 。」
下一篇[佩琉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