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歸有光

《項脊軒志》是明代文學家歸有光的名篇。文章借項脊軒的興廢,寫與之有關的家庭瑣事,表達人亡物在,三世變遷的感慨,也表達作者懷念祖母、母親和妻子的感情。被編入多種版本的高中語文課本。

1作者簡介

主要作品
著有《悠然亭記》、《寒花葬志》、《滄浪亭記》、《項脊軒志》、《先妣事略》、《亡兒孫壙志》、《女二二壙志》、《女如蘭壙志》等文經董正位等人襄助刻成《震川先生全集》

2原文

第一段
寫項脊軒修葺前後的不同變化,以「喜」貫穿。修葺前,項脊軒狹小、陰暗、破漏;修葺后,項脊軒明亮、幽雅、安靜。在這段,作者意在表現自己青少年時期讀書生活過的書齋,可愛、可親、可美,以表達自己深深的眷戀之情,而作者欲揚先抑,先極力敘述原來的項脊軒的舊、小、漏、暗,為下文寫修葺后的項脊軒的優美可愛作鋪墊。
項脊軒志
修葺后的項脊軒迷人可愛,令人留戀之處,不僅僅表現在修葺后的明亮、不漏和安靜等方面,更表現在作者的生活情趣上,與周圍環境的自然融合上。
作者筆下修葺后的項脊軒,充滿了詩情畫意:原來陰暗的小屋變明亮了,是因為陽光照射在新修的圍牆上,重新開的四扇窗戶反射到室內;原來院前普通的圍攔因主人在周圍種植了蘭花、桂樹、修竹而增添了無限美景;白天,在小屋或仰或躺,或長嘯或吟唱悠然自得;有時,靜靜地獨自端坐,可以清晰地聆聽大自然各種各樣美妙的聲音;庭院前幽靜的環境,吸引著小鳥常來覓食,有人來了也不願飛走;每當農曆十五的晚上,皎潔的月光照亮了院前半截牆壁,桂樹的影子交雜錯落在牆上,有如一幅清淡優美的水墨畫,而且是活的水墨畫!——微風吹來,花影搖動,美麗可愛之極。
第三段
敘寫自己閉門苦讀的情景及小軒多次遭火未焚的事情,是寫「悲」的進一步補充,同時,字裡行間,又透露出作者埋頭苦讀,要實現理想的期望。
最後一句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借物抒情,表現了作者對妻子深深的懷念之情,也表明了作者在項脊軒年日之久。

3細節賞析

項脊軒是作者成長的重要見證,《項脊軒志》以項脊軒為明線,以自己對親人的深摯感情為暗線,展開敘事抒情,《項脊軒志》以第一人稱敘事,翔實生動,如身臨其境,運用動作、語言和景物描寫,寄託了對「對自己人生成長有過深刻影響的女性」(如母親)的誠摯緬懷。
前已有劉禹錫《陋室銘》。《陋室銘》用韻文形式,主要抒發個人情趣志向,體式短小。歸有光的《項脊軒志》雖也有近似的感想(「項脊軒」在某種意義上說也是「陋室」),但作者卻用散文形式,多敘家常,故別具風味。作者因遠祖歸道隆住在太倉(今屬江蘇)的項脊涇,遂將自己的書齋命名為「項脊軒」。《項脊軒志》這篇文章,是分兩次寫成的。前三段寫於十九歲時,是本文;「余既為此志」以下一段則是十餘年後,作者覽舊作而續寫的。故全篇合為四段。
項脊軒志
從篇首到「風移影動,珊珊可愛」為第一段,記項脊軒修葺前後的情況。是文中著意描寫軒室環境的部分。先記項脊軒的「前身」,舊時南閣子破舊的情景。一是很小:「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二是很舊:「百年老屋,塵泥滲漉」。三是漏雨:「雨澤下注」。四是昏暗:「又北向不能得日,日過午已昏」。總之,是一間不折不扣的陋室。經作者添窗檢漏,一番修葺之後,始得不漏不暗;又由於花木之置,小小軒室,居然成為勝境,成為幽雅的書齋。此節在全文最具文采:「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月明半牆,桂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於景可愛,於情則可喜。
「然余居於此,多可喜,亦多可悲」一句承上段,同時又是一個轉折,進入第二段。從寫環境轉入寫人事的變遷,由可喜轉入可悲。又分數層。先一層寫庭院的幾經變故,即諸叔伯分居前後,庭院由通到隔(「始為籬,已為牆」)的經過,「東犬西吠」、「雞棲於廳」等句寫分居后的凌亂。客觀的敘說家庭瑣事中,寓有人世滄桑之慨。此可悲一也。進而通過家有老嫗說亡母舊事,寫家庭人事變故。須知作者生母去世時,他年齡尚小,所以母親的形象在他是記不分明的(參《先妣事略》)。而那位老嫗既是母親的婢女,又作過兩代人的奶媽,通過老嫗來追憶舊事,是自然入妙之筆。她所說的,不過是先前母親曾在何處站過,曾有過一些什麼對話,然而就是這些平淡處,最為關情。「兒寒乎?欲食乎?」短短的兩句,就惟妙惟肖地刻畫出一個聞兒啼而動了憐愛的年輕母親的形象。這種追憶,無疑會引起過早地失去母愛的作者的傷心。此可悲二也。再有便是作者自己對祖母的追憶。那段往事似乎也很平常,卻同樣洋溢著淳厚的人情味。「吾兒,久不見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類女郎也」的垂問,和「吾家讀書久不效,兒之成,則可待乎」的自語,以及持象牙朝笏的一段勉勵,生動地表現了老祖母對孫子的疼愛與厚望。以上回憶,看來不過是家庭生活中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然而「一枝一葉總關情」,而且是為中國人文化心理結構所決定的至深之情,即人子之思和傷逝之痛,難怪作者說「瞻顧遺迹,如在昨日,令人長號不自禁」。以下又帶過一筆敘軒中幽靜與軒屢遭火而倖存,均關題意。其中軒中關門讀書,聞足音而辨人一節,不但善寫日常細微感覺,而且還寫出了一個耐得寂寞的讀書人形象,為下段議論伏筆。姚鼐說「震川之文,每於不要緊之題,廣闊不要緊之語,卻自風韻疏淡。」本段即其例證。
第三段即項脊生(作者自稱)的一番議論。作者以守丹穴的巴寡婦清和高卧隆中的諸葛亮,與處敗屋寒窗之下的自身相比附,既自慨局促,又有自矜抱負之意。故語末雖以「坎井之蛙」自嘲,又未嘗不含有對凡夫俗子的反諷與孤芳自賞的意味。
最後是若干年後的補記。續寫項脊軒在妻死前後的變化,寓有新近的悼亡之情。文中記妻生前瑣事,亦平淡中見雋永,與前文格調毫無二致。「不常居」三字似可收融一文,然文末又搖曳生姿,寫到亡妻手植的一樹枇杷「亭亭如蓋」,寓睹物懷人、悼亡念存之思,較之「墓木已拱」之類的成語,尤覺餘味無窮,饒有新意。
總之,此文在敘事上以白描見長,抒情亦以素樸為本。老老實實地回憶,平平淡淡地敘述,其淡如水,其味彌長。恰如王錫爵所說:「無意於感人,而歡愉慘惻之思,溢於言語之外。」(《歸公墓志銘》)這種以口頭語說家常事的意境與筆墨,乃是歸有光在唐宋八大家之後的一種創造。所謂「豪華落盡見真淳」,是可以移評歸文的。行文散漫,似隨口道來;然而無論寫景、敘事、抒情,均圍繞「項脊軒」這個中心,故能形散而神聚。雖總以素筆為主,但也有變化。如第一段稍具文采,與後文的質樸不同,卻正與可喜可悲的情感變化、對照相吻合。故不能說作者在寫作時毫無「匠心」。(周嘯天)
《項脊軒志》是一篇出色的抒情散文。作者:「借一閣以記三代之遺迹。」(清人梅曾亮語)睹物懷人,悼亡念存,隨事曲折,娓娓細談,筆意極清淡,而感情極深至。情,使這篇文章不事雕飾,而自然動人。縱觀全文,以項脊軒起,以項脊軒結,用一間舊屋作線索,將人物,事件聯繫在一起。粗看,作者似乎是信手而書,無拘無束,漫無章法,實則經過精心的提煉和嚴密的構思。內有身世之感和思親之情貫串,外有項脊軒的變遷綰合,雖然全文所寫的都是日常生活小事,追念的人又分屬三代,(祖母、母親和妻子)但讀起來卻沒有一點散漫瑣碎的感覺,反而顯得非常凝鍊和集中。
細節「撩」情
善於從日常生活中選取那些感受最深的細節和場面,表現人物的風貌,寄託內心的感情,是歸文的一大特色。如寫修葺后的南閣子,圖書滿架,小鳥時來,明月半牆,桂影斑駁,把作者的偃仰嘯歌、怡然自得的情緒充分表現了出來。環境固然清幽、謐靜,充滿詩意,然而作者更為懷念的是自己的親人。作者寫祖母、寫母親、寫妻子,只是通過一兩件和她們有關聯的事來敘述。筆墨不多,事情不大,只留下人物的一些身影,但人物的音容笑貌躍然紙上。
如寫母親聽到大姐「呱呱而泣」時,用手指輕輕叩打南閣子的門扉說:「兒寒乎?欲食乎?」極普通的動作描寫,極平常的生活話語,生動地描寫了母親對孩子的慈愛之情,讀來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倍感真切。「語未畢,余泣,嫗亦泣」,悲戚的感情是很自然的生髮的。林紓曾說:「震川之述老嫗語,至瑣細,至無關緊要,然自少失母之兒讀之,匪不流涕矣。」(《古文辭類纂選本、〈項脊軒志〉評語》這個評價是很恰當的。
再如寫祖母的一段文字,簡潔細膩,繪聲傳神,「大類女郎」,「兒之成,則可待乎」一兩句話;「比去,以手闔門」,「頃之,持一象笏至」一兩個動作,把老年人對孫子的牽挂、讚許、鞭策的複雜感情,描繪的惟妙惟肖。寫亡妻,只說:「時至軒中,從余問古事,或憑几學書。」寥寥數筆,繪出了夫妻之間的一片深情。末尾,作者把極深的悲痛寄寓一棵枇杷樹。「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枇杷樹本來是無思想感情的靜物,但把它的種植時間與妻子逝世之年聯繫起來,移情於物;在「亭亭如蓋」四個字的前面加上「今已」這個時間詞,表明時光在推移,靜物也顯示著動態。樹長,人亡!物是,人非!光陰易逝,情意難忘。由於想念人而觸及與人有一定關係的物,便更添了對人的思念;再由對物的聯想,又引發對往事的傷懷。於是托物寄情,物我交融,進一步把思念之情深化了。只說樹在生長,不說人在思念,它所產生的藝術效果則是:不言情而情無限,言有盡而意無窮。
疊字「助」情
和一般疊詞一樣,本文的疊詞也是為了增加形象性和音樂美。如用「寂寂」來烘托環境之清靜,用「往往」來渲染門牆之雜亂,用「呱呱」來描摹小兒的哭聲,用「默默」來狀寫作者攻讀之刻苦。又如寫月下之樹隨風搖曳,用「姍姍」;寫枇杷樹高高聳立,用「亭亭」。用疊詞,摹聲更為真切,狀物更為細緻,寫景更為生動。而且讀起來,音節和諧,更富美感。
但短短一篇散文(全文不到800字),作者為何六用疊詞,單純是為了狀物、寫景、繪情?顯然難於令人信服。「隨物以宛轉」,「與心而徘徊」,劉勰老先生可謂一語中的。寫物關情,情景交融,這才是本文多處用疊詞的真實用意。如「寂寂」一詞,既強調環境的清幽、靜謐,又充滿了對「項脊軒」的生活的懷念;「往往」一詞既強調門牆到處都是,語言中又流露出作者對分家后出現的雜亂現象的不滿和對家族衰敗的哀痛。再如「亭亭」一詞,既使人想到樹木高高聳立,又使人想到人之亭亭玉立,在這一筆中間,寄寓了作者對亡人的感慨和惆悵,讀來富有餘味。
黑格爾說:「在藝術里,感性的東西是經過心靈凈化了,而心靈的東西也借感性化而顯現出來了。」課文中的疊詞用法這說明了這一點。

4文言知識

一詞多義
1、
  室洞然 (副詞,才)
  庭中為籬,已為牆 (副詞,起初,起先)
  2、
  日午已昏 (動詞,偏過)
  大母余曰 (動詞,探望)
  從軒前(動詞,經過)
  3、
  顧視無可者 (動詞,放置)
  內外多小門 (動詞,設置)
  4、
  余扃牖居 (連詞,表修飾)
  萬籟有聲,庭階寂寂 (連詞,表並列)
  牆往往是 (連詞,表修飾)
  某所,母立於茲 (通「爾」,代詞,你的)
  呱呱哭泣 (連詞,表修飾)
5、
  始籬,已牆 (動詞,扎/砌)
  軒東故嘗廚 (判斷詞,是)
  庭中通南北一 (判斷詞,是)
  吾從板外相應答 (介詞,為,給)
  余稍修萁(介詞,為,給)
  6、
  當南日 (連詞,表目的,用來)
  能足音辨人 (介詞,憑藉)
  執此朝 (相當於「而」,連詞,表修飾)
  7、
  且何閣子也 (叫做)
  嫗每余曰 (告訴,對……說)
  8、
  庭中通南北為(整體)
  先妣嘗至 (副詞,時而)
  9、
  不能得(陽光)
  過午已昏 (太陽)
  一,大母過余曰 (天,一晝夜為日)
  10、
  是,庭中通南北為一 (在……之前)
  大母婢也 (去世的,已故的)
  11、
  辟四窗 (名詞作狀語,在前方)
  從軒過 (前面)
  12、
  吾妻死年所手植也(助詞,的)
  他日汝當用(代詞,指象笏)
  兒成 (助詞,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頃(助詞,調節音節)
  13、西
  東犬西吠 (名詞作狀語,向西邊)
  室西連於中閨 (西邊)
  14、
  不能日 (照到)
  不焚 (能夠)
  15、
  日過午昏 (副詞,已經)
  為牆 (副詞,不久)
  16、
  以南日 (擋住)
  他日汝用之 (應當)
  17、
  室始洞(形容詞詞尾,……的樣子)
  余居於此 (連詞,然而,但是)
  18、
  借滿架 (書籍)
  或憑几學(寫字)
  19、
  小鳥時來啄(食物)
  欲乎 (吃)
  20、
  類女郎也 (副詞,很,非常)
  先大母婢也 (大母,雙音節詞,指祖母)
  21、
  某而母立於茲 (地方)
  吾妻死之年手植也 (動詞前的指示代詞,……的……)
  22、
  吾板外相為應答 (介詞,由,自)
  余問古事 (動詞,跟從)
  23、
  余束髮 (從,由,介詞)
  語曰:「……」 (自己,代詞)
  24、
  吾妻來(動詞,女子出嫁)
  吾妻寧 (動詞,返回。歸寧指出嫁的女兒回娘家探親)
  25、
  移案,顧視無可置者(副詞,每次)
  嫗謂予曰:「某所,而母立於茲。」(副詞,常常)
詞類活用
1、名詞用作動詞
  (1)二世 (用乳汁餵養)
  (2)客逾庖而(吃飯)
  (3)執此以(上朝)
  (4)吾家讀書久不(有成效,此指考取功名)
  (5)或憑几學(寫字)
  (6)垣牆周庭(砌上圍牆。)
  2、名詞用作狀語
  (1)雨澤注;使不漏(下,朝下,上,從上面)
  (2)辟四窗 (在前面,指閣子北面,因閣子是向北的)
  (3)東犬西吠 (向西面)
  (4)吾妻死之年所植也(親自) 
  (5)內外多置小門(在內外) 
  (6)至軒中(不時) 
  3、數詞用作名詞
  庭中通南北為(整體)

特殊句式

1、判斷句
如:項脊軒,舊南閣子也
  2、省略句下列各句中的括弧表示省略了的成分。如:
  束髮讀書(於)軒中 (省介詞「於」)
  3、倒裝句(介詞結構後置)下列各句狀語(斜體)放在動詞(粗體)之後。翻譯時,一般將狀語前移。如:
  蘭桂竹木於庭(在庭院里種蘭桂竹木)
  於此(在這裡居住)
  於中閨(與中閨相連)
  於廳(在廳里棲息)
  於前(跟以前不同)
  4、被動句
  得不焚(意念被動句)
  5、賓語前置句
上一篇[小蛋糕簾蛤]    下一篇 [張家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