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順民指歸附外族侵略者或新統治者的人。含貶義。 章炳麟 《駁康有為論革命書》:「今者 北京 之破,民則願為外國之順民,官則願為外國之總辦,食其俸祿,資其保護。」 老舍 《四世同堂》二二:「城亡了,他一籌莫展;國亡了,他還是低著頭去作個順民。」 田漢 《回春之曲》第三幕:「 日本 帝國主義正企圖繼續進攻 中國 、奴役 中國 人民,不願意做亡國奴的,不願意做順民的起來,殺啊,前進!」

1基本信息

【拼音】shùn mín

2順應民心

《孝經·廣致德》:「非至德,其孰能順民如此,其大者乎。」 邢昺 疏:「若非至德之君,其誰能順民心如此。」 三國 魏 鍾會 《檄蜀文》:「 高祖 文皇帝 應天順民,受命踐祚。」 南朝 齊 王屮 《頭陀寺碑文》:「應乾動寂,順民終始。」

3教化百姓

順,通「 訓 」。《管子·牧民》:「守國之度,在飾四維;順民之經,在明鬼神,祇山川,敬宗廟,恭祖舊。」

4舊指聽天由命、安守本分的人

《列子·楊朱》:「不逆命,何羨壽?不矜貴,何羨名?不要勢,何羨位?不貪富,何羨貨?此謂之順民。」 漢 桓寬 《鹽鐵論·授時》:「 三代 之盛無亂萌,教也。 夏 商 之季世無順民,俗也。」

5泛指逆來順受的人

老舍 《茶館》第三幕:「我呢,作了一輩子順民,見誰都請安、鞠躬、作揖。」 柳青 《狠透鐵》五:「三十來歲,還是光棍漢,和他媽一塊過著他是暴君、老婆婆是順民的無衝突的日子。」

6文言文

《順民》

7原文

《呂氏春秋》-季秋紀第九
二曰:先王先順民心,故功名成。夫以德得民心以立大功名者,上世多有之
矣。失民心而立功名者,未之曾有也。得民必有道,萬乘之國,百戶之邑,民無
有不說。取民之所說而民取矣,民之所說豈眾哉?此取民之要也。
昔者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餘一
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餘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
命。」於是翦其發,磨阝其手,以身為犠牲,用祈福於上帝。民乃甚說,雨乃大
至。則湯達乎鬼神之化、人事之傳也。
文王處岐事紂,冤侮雅遜,朝夕必時,上貢必適,祭祀必敬。紂喜,命文王
稱西伯,賜之千里之地。文王載拜稽首而辭曰:「願為民請炮烙之刑。」文王非
惡千里之地,以為民請炮烙之刑,必欲得民心也。得民心則賢於千里之地,故曰
文王智矣。
越王苦會稽之恥,欲深得民心,以致必死於吳。身不安枕席,口不甘厚味,
目不視靡曼,耳不聽鐘鼓。三年苦身勞力,焦唇乾肺,內親群臣,下養百姓,以
來其心。有甘脆不足分,弗敢食;有酒流之江,與民同之。身親耕而食,妻親織
而衣。味禁珍,衣禁襲,色禁二。時出行路,從車載食,以視孤寡老弱之漬病、
困窮、顏色愁悴、不贍者,必身自食之。於是屬諸大夫而告之曰:「願一與吳徼
天下之衷。今吳、越之國相與俱殘,士大夫履肝肺,同日而死,孤與吳王接頸交
臂而僨,此孤之大願也。若此而不可得也,內量吾國不足以傷吳,外事之諸侯不
能害之,則孤將棄國家,釋群臣,服劍臂刃,變容貌,易姓名,執箕帚而臣事之,
以與吳王爭一旦之死。孤雖知要領不屬,首足異處,四枝布裂,為天下戮,孤之
志必將出焉!」於是異日果與吳戰於五湖,吳師大敗,遂大圍王宮,城門不守,
禽夫差,戮吳相,殘吳二年而霸。此先順民心也。
齊莊子請攻越,問於和子。和子曰:「先君有遺令曰:『無攻越。越,猛虎
也。』」莊子曰:「雖猛虎也,而今已死矣。」和子曰以告鴞子。鴞子曰:「已
死矣,以為生。故凡舉事,必先審民心,然後可舉。」

8參考譯文

先王首先順應民心,所以功成名就.依靠仁德得到民眾擁護而建立大功,成就美名的,自古以來不勝枚舉.失去民眾的擁護建立功名的,從來沒有過.獲得民眾的擁護是有方法的,無論是具有萬輛兵車的大國,還是僅有百戶的小邑,人民中沒有不喜悅的.擇取人民所喜悅的事,就獲得人民的擁護了,人民喜悅的事難道很多嗎 這是獲得人民擁護的關鍵.
從前,湯戰勝夏朝而統治天下.天大旱,農業五年沒有收成.湯於是在桑林用自己的身體(作保證)向神祈禱,說:"我一人有罪,不要禍及天下人;即使天下人有罪,罪責也都在我一個人身上.不要因我一人不聰慧,使天帝鬼神傷害人民的生命."於是湯剪斷自己的頭髮,用木夾擠壓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身體作為祭祀的物品,來向天帝求福.人民於是大喜過望,雨也大降.這可以說湯是通曉鬼神的變化,人事轉移的道理了.
文王住在岐山侍奉紂王,雖遭到紂王的冤枉侮慢,依然端莊恭順,早晚一定準時朝拜,進獻貢物一定恰到好處,祭祀一定畢恭畢敬.紂王很喜歡,封文王為西伯,賞賜他千里封地.文再拜稽首,辭謝說:"我只願替人民請求廢除炮烙之刑."文王並不是討厭千里的土地,用千里的土地替人民請求廢除炮烙之刑,必定是想要換取民心.得到民心,勝過得到千里的土地.所以說,文王是非常聰明的.
越王深為會稽之恥而痛苦,想要得到民眾的真心擁護,以求和吳國決一死戰.於是他睡不安枕席,口不嘗美味,眼不看美色,耳不聽音樂.用了三年,苦心勞力,唇乾肺傷.對內愛撫群臣,對下教育百姓,以便使他們衷心依順自己.有香甜美食,如不能人人都有,自己不敢獨吃;有酒,把它倒入江中,與人民共飲.吃自己親身耕種的穀物,穿妻子親手紡織的布做的衣服.飲食拒絕珍奇,衣服不穿兩層,裝飾禁用兩種顏色.他時時出外巡視,隨從的車輛上載著食物,去探望孤寡老弱中生病的,困厄的,面色憂愁和生活困難的人,一定親自給他們食物吃.在這之後,他召集大夫們,向他們說:"我願與吳國最終求得上天裁正.現在吳,越兩國相互殘殺共同毀滅,士大夫踏肝踐肺同日戰死,我跟吳王頸臂相交肉搏而亡,這是我最大的願望.如果這樣仍不能實現願望,從國內狀況衡量,我們的國力不足以損傷吳國,從國外考慮,與諸侯結盟也不能損害吳國,那麼,我將拋棄國家,捨棄群臣,身帶長劍,手持利刃,改變容貌,更換姓名,手執箕帚去服侍吳王,以便跟吳王決死於頃刻之間.我雖然知道這樣做會遭致腰頸斷絕,頭腳異處,四肢分裂,被天下人所羞辱,但是我的志向一定要實現!"後來越國終於與吳國在五湖展開決戰,吳國軍隊被打敗,緊接著越國軍隊包圍了吳國的王宮,吳國城門失守,活捉了夫差,殺死了吳相.滅掉吳國之後兩年稱霸諸侯.這是先順民心的結果.
上一篇[貴公]    下一篇 [部分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