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原文
孔子窮乎陳、蔡之間,藜羹不斟,七日不嘗粒,晝寢。顏回索米,得而焚之,幾熟。孔子望見顏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選間,食熟,謁孔子而進食。孔子佯為不見之。孔子起曰:「今者夢見先君,食潔而後饋。」顏回對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棄食不詳,回攫而飯之。」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弟子記之,知人固不易矣。」
翻譯:
孔子在陳國和蔡國之間的地方受困缺糧,飯菜全無,七天粒米未進,體力不支,白天也只能躺著休息。顏回不知道從哪裡討來一些米,回來后就煮起了飯,快要熟了。孔子卻看見顏回用手抓鍋里的飯吃。一會兒,飯熟了,顏回請孔子吃飯。孔子假裝沒看見剛才他抓飯吃的事,起身說:「我剛才夢見了先父,這飯很乾凈,我用它先祭過父親再吃吧。」(用過的飯是不能祭奠的,否則就是對先人不尊重——成傑注)顏回回答道:「使不得!剛才煮飯的時候,有點炭灰掉進了鍋里,弄髒了米飯,丟掉不好,我就抓起來吃掉了。」孔子嘆息道:「人應該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即便是眼睛看到的仍不一定可信;人依靠的是心,可是自己的心有時也依靠不住。學生們記住,了解一個人是多麼不容易呀。」
上一篇[晏子使楚]    下一篇 [知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