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本文寫的是顏斶與齊宣王的對話,爭論國君與士人誰尊貴誰卑微的問題。

1 顏斶說齊王 -原文:

【顏斶說齊王】(《國策》)
齊宣王見顏斶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宣王不說。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王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可乎?」斶對曰:「夫前為慕勢,王前為趨士。與斶使為慕勢,不如使王為趨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貴乎?士貴乎?」對曰:「士貴耳,王者不貴!」王曰:「有說乎?」斶曰:「有。昔者秦攻齊,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齊王頭者,封萬戶侯,賜金千鎰!』由是觀之,生王之頭,曾不若死士之壟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願請受為弟子。且顏先生與寡人游,食必太牢,出必乘車,妻子衣服麗都。」顏斶辭去,曰:「夫玉生於山,制則破焉,非弗寶貴矣,然太璞不完。士生乎鄙野,推選則祿焉,非不得尊遂也,然而形神不全。斶願得歸,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凈貞正以自虞。」則再拜而辭去。
君子曰:「斶知足矣,歸真反璞,則終身不辱。」

2 顏斶說齊王 -註釋:


①齊宣王:戰國時齊國國君。前316-前301年在位。顏斶:齊國隱士。②說:同「悅」,高興。③趨士:接近士人。④柳下季:又名柳下惠,春秋時魯國賢士。壟:指墳丘。⑤游:交遊。⑥太牢:古代帝王、諸侯祭祀時,牛、羊、豕三牲齊備,稱作太牢。⑦麗都:華麗,華美。⑧太璞:未經雕琢的玉石。完:完整。⑨尊遂:尊貴顯達。⑩晚食:推遲吃飯時間。○11虞:通「娛」,愉快。

3 顏斶說齊王 -【譯文】

齊宣王召見顏斶,說,「顏斶,到我跟前來!」顏斶說:「大王,到我跟前來!」齊王很不高興,左右的侍臣說:「大王是君主,你是臣子。大王說:『顏斶到我跟前來。』你居然也說『大王到我跟前來』,這怎麼行呀?」顏斶說:「我到大王跟前去,是羨慕權勢;大王到我跟前來,是尊敬士人。與其要我羨慕權勢,不如讓大王尊敬士人。」
齊王氣得臉色都變了,說:「那麼你說說看,是君王尊貴呢,還是士人尊貴?」顏斶說:「當然是士人尊貴,君王並不尊貴!」齊王說:「你有什麼證據?」顏斶說:「有啊!從前秦軍攻打齊國,下令說:『誰敢到柳下季墓五十步內砍柴的,死罪,決不赦免!』又下令說:『誰取得齊王首級,封萬戶侯,賞給黃金二萬兩!』由此可見,生王的頭顱,遠不及死士的墳墓。」
齊宣王說:「唉!君子怎好侮辱呢?寡人自討沒趣啊!希望先生收我為弟子吧!先生肯和我交遊,吃飯必有太牢,出門必定坐車,妻兒都穿得漂亮。」顏斶辭謝而去,說:「璞玉在山,加工之後就破壞了;並非不貴重,只是璞不完整了。士人處在鄉野,經過推選而享受祿位,並非不顯達,但是他的形體和精神便損傷了。我寧願回到鄉下,餓了再吃飯,比吃肉還香;從容走路,比坐車還穩當;不犯罪,人們自然尊重我;生活清凈而正直,心裡才真是快樂啊!」
君子說:「顏斶真知足呀!能夠歸真反璞,終生不受侮辱。」

4 顏斶說齊王 -本文讀解:


顏斶敢叫國王向前迎接他,敢說士比國王更高貴,只有在戰國時代才可能,難怪那時候百家爭鳴、人才輩出了。這篇小故事也就成為千載難遇的好文章。

 

5 顏斶說齊王 -本篇名句:


「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靜貞正以自虞」
餓了才吃,素食當肉;緩步徐行,安穩如車;無罪無尤,最為尊貴;潔靜正直,自得其樂。
「夫玉生於山,制則破焉,非弗寶貴矣,然太璞不完。士生乎鄙野,推選則祿焉,非不得尊遂也,然而形神不全」美玉雕琢后失去了璞石的天然和本真,人顯貴后就要依附於身份、爵位,形神就不在屬於真正的自我,這不是幸運而是可悲,不是顯達而是淪落。

6 顏斶說齊王 -出自本文典故:

成語「安步當車」也出自上文。毛澤東有詞《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首句「顏斶齊王各命前」,即言上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