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革命

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又稱花朵革命,是指21世紀初期一系列發生在獨聯體國家和中東北非地區的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這些有著明確政治訴求的活動,背後一般都有外部勢力插手的因素,經過社會動員,往往導致持久的社會對立和動蕩,給執政者形成強大壓力 。

1釋義

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

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
顏色革命(ColourRevolution)參與者們通常通過非暴力手段來抵制他們所認為的獨裁政府,擁護民主、自由以及國家的獨立。他們通常採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他們的標誌。顏色革命已經在塞爾維亞、喬治亞、烏克蘭和吉爾吉斯斯坦這幾個國家取得成功。因為沒有採用軍事手段,所以沒有大規模的人員傷亡。但在軍隊與民眾發生衝突時,可能會有人受傷。

2相關事件

玫瑰革命
喬治亞的玫瑰革命(RoseRevolution):發生於2003年,因喬治亞盛產玫瑰,故得名。
紫色革命
伊拉克的紫色革命(PurpleRevolution):發生於2005年,伊拉克民眾選舉時,塗了紫色墨水按手印,故名。
鬱金香
吉爾吉斯斯坦的鬱金香革命(TulipRevolution)或黃色革命,檸檬革命。發生於2005年,因吉爾吉斯斯坦首都市花是迎春花,為黃色,發生革命的時間正是迎春花開的季節,故稱黃色革命,或者檸檬色革命。2010年4月7日,巴基耶夫政權被推翻!
並非革命
獨聯體國家的選舉,幾乎成了「顏色革命」的代名詞。這些國家每逢選舉,幾乎都要上演一場旨在改變政權的所謂「顏色革命」。但是,這種革命並不是在每個國家都能取得勝利。至今,已有喬治亞和烏克蘭兩個國家取得了「革命勝利」,在獨聯體國家的反對派及其西方支持者看來,這樣的「成功率」足以令人鼓舞,他們的「革命熱情」因而得到了進一步激發。白俄羅斯的選舉差一點也演變成一場「顏色革命」,但由於種種原因,這場革命至今還難以取得勝利。
爭奪利益
如果僅僅是國內反對派的力量,「顏色革命」還不至於在獨聯體國家如此風行,外國勢力的支持和干預使獨聯體國家的反對派「如虎添翼」,大大鼓舞了他們發動「革命」的熱情。
從至今發生「顏色革命」的情況看,反對派都得到了美國、歐盟的大力支持。美歐國家不僅給這些國家的反對派提供「道義」上的支持,而且還給予資金上的援助和人員上的培訓。如這次白俄羅斯選舉后,歐盟國家的大使們明目張胆地來到抗議現場,向反對派表示聲援,這是對一個主權國家內政的粗暴干涉,是一種嚴重違反國際準則的行為。
美歐國家之所以如此熱衷獨聯體國家的「顏色革命」,並不是為了幫助這些國家發展經濟,增強國力,而是出於自身地緣政治利益的需要,說白了,就是要扶植親西方的力量,擠壓俄羅斯的影響。西方在獨聯體國家所支持的政治力量均主張疏遠與俄羅斯的關係,而極力主張與西方結盟。從這個意義上講,「顏色革命」是西方國家披著民主和自由的外衣,用來爭奪地緣政治利益的一種手段。

3出現原因

這次「顏色革命」發生的背景和原因非常複雜,簡單地說,可以分成國內因素和國外因素兩部分。
國外因素
從這輪「顏色革命」的外部背景和原因來看,主要是俄羅斯與西方尤其是美國的地緣戰略爭奪和意識形態競爭。有學者認為,俄美歐之間的戰略博弈是「顏色革命」的一個重要誘因。通過各種手段來對后蘇聯地區各國施加影響,使之與俄羅斯保持最大的距離,這正是美國、歐洲在這次「顏色革命」中的重要目標。
1.俄羅斯國力的衰落及其獨聯體政策的失誤
首先,繼承前蘇聯主要遺產的俄羅斯,無論其「硬實力」還是「軟實力」均有較大下降,面對轉軌時期處境困難的前蘇聯獨聯體各國,心有餘而力不足,無力提供相應的援助,降低了俄羅斯在各國人民中「領導威信」,使得美國等西方國家乘虛而入,影響不斷擴大。趙華勝教授認為,俄美競爭無疑是「顏色革命」的背景之一。但與冷戰時期的蘇美競爭有所不同,這場競爭的制勝手段不是坦克和飛機的數量,而是「軟國力」和「軟力量」。在這在場競爭中,美國佔有明顯的上風,處於戰略進攻的態勢;俄羅斯不僅在「硬」國力上而且在「軟」力量上在與美國的競爭中處於全面下風。在政治文化上,俄羅斯提不出任何可以與美國和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相抗衡的概念;在經濟模式上,俄羅斯不是值得仿效的樣板;俄羅斯的生活方式對年輕一代也缺乏吸引力。在獨聯體國家的年輕人中,親俄感情已經日漸式微,而親美和親西方的情緒卻不斷涌漲。這一切都使俄羅斯在與美國的爭奪中處境艱難。這一總的態勢在今後相當一段時期里恐怕也難以改變。
其次,俄羅斯的獨聯體政策存在失誤。俄羅斯一直把獨聯體視為其無可置疑的勢力範圍,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前蘇聯時期的高官為主的當權派身上,與各國反對派之間缺乏聯繫。俄羅斯的做法激起各國反對派的反對和廣大民眾的不滿。實際上,10多年來,俄羅斯嚴重缺乏對各國國情和現狀的深入研究,缺乏系統的符合各國實際情況的外交政策。當「顏色革命」爆發后,俄羅斯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無可奈何,眼睜睜地看著美國和西方挖自己的牆角。
俄羅斯為了保住自己的「後院」和維持自己的戰略生存空間,一方面不斷批評、警告美國、歐盟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等要「謹言慎行」,另一方面,主要利用歷史形成的紐帶聯繫和政治支持施加影響。比如,在烏克蘭的總統選舉中,當亞努科維奇宣布自己獲勝時,就迫不及待地承認併發出賀電,結果反而給自己造成了很大的被動。由於各種歷史的、現實的限制,俄羅斯的具體作為很少,也無法給親俄的政治勢力提供現實的幫助,在爭奪中明顯處於下風,給人以力不從心之感。
2.美國及西方國家不失時機地大力推動「顏色革命」
反觀美國和西方,在布希政府的「民主擴展」戰略的指導下,抓住有利時機,政府支持和非政府組織積极參与雙管齊下,始終掌握著競爭的主導權,取得了有利的戰略態勢。
(1)西方尤其是美國政府公開支持反對派
自「9·11」以後開展反恐戰爭以來,布希總統一直強調在海外擴展西方式民主是美國對外政策的主要目標之一。與此同時,美國在國際社會的威望也在降低,包括美國的歐洲盟友在內的許多國家的政府都對布希政府的外交政策進行了尖銳的批評。許多美國的分析家都認為,布希應該放棄這種擴展民主的意識形態使命,轉而採取一種更實用主義的和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重新贏得世界的尊重,切實有效地保衛美國的國家利益。
但是,布希很固執,在其第二任期更加突出了在世界範圍「擴展民主」的戰略。如果說,布希政府的第一任期對外政策的關鍵詞是「反恐」的話,那麼在第二任期對外政策的關鍵詞則是「自由」和「民主」,也就是在反恐戰爭取得階段性成果的情況下,以「擴展民主」戰略繼續為美國獲取意識形態和地緣戰略利益。布希在2005年1月20日的第二任就職演說中,連續用了49個「自由」(34個freedom和15個liberty),可稱是一個21世紀的「自由宣言」。布希宣稱:「我們獲得和平的最佳途徑就是把自由擴散到全世界每個角落」。
當然,美國是一個實用主義至上的國家,其「擴展民主」戰略也不可避免地帶有實用主義色彩,也就是說,美國並不是關注所有國家的民主問題,只是特別對那些對美國具有重大的全球戰略和地緣戰略價值的國家表現出對其「民主」進程的關心。從已經發生「顏色革命」和目前正在受到「顏色革命」威脅的國家來看,幾乎都處於關鍵的地緣戰略區域,對美國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支持「顏色革命」已經成為美國「擴展民主」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13]美國政府對「顏色革命」的支持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兩手就是:一是公開為反對派搖旗吶喊,製造有利於發對派的國際輿論環境,進行赤裸裸的政治干預;二是提供實實在在的技術和資金支持。據美聯社報道,美國國務院每年用在所謂「推動全球民主」方面的總支出高達10億美元。美國官員辯解說,美國資金從沒直接提供給反對派政黨,大多數情況下,資金都是通過非官方組織、選舉培訓組織或人權論壇送出。
需要指出,吉爾吉斯的情況比較特殊。俄羅斯對吉爾吉斯的事變一直保持低調,而熱衷於推動「顏色革命」的美國對於吉爾吉斯斯坦的「革命」也沒有流露出過多的喜悅,國務卿賴斯僅僅表達了希望吉爾吉斯「成為和平演變的成功例子」,並強調「美國跟俄羅斯在這個前蘇聯共和國發生的動亂問題上沒有利益衝突」。美國如此低調,主要是因為吉爾吉斯的情況與喬治亞和烏克蘭相比有些特殊。美國擔心,在吉爾吉斯這樣一個伊斯蘭教傳統濃厚的國家搞西方式「民主」,極有可能被宗教極端勢力利用,從而引發「伊斯蘭革命」。到那時,吉爾吉斯非但不會成為民主國家,反而可能會出現一個伊斯蘭極端主義政權和成為恐怖主義的「新溫床」。
(2)非政府組織與美國政府密切配合
在「顏色革命」的準備和進行過程中,非政府組織發揮了特殊的作用,大量的支持、幫助反對派的工作都是由非政府組織具體實施的。當然,非政府組織的情況也不完全一樣,有的具有很強的官方背景,接受政府資助並為政府的對外政策服務,比如國際共和政體協會、自由之家、歐亞基金會等;有的純屬民間個人建立的非政府組織,最典型的如索羅斯基金會,完全從個人的意識形態信仰出發,積极參与「顏色革命」,在中亞國家的政治風波中推波助瀾。儘管這些非政府組織的活動與政府行為不完全是一回事,但是由於它們的出發點都是推廣美國的價值觀和擴展美國的利益,客觀上對美國政府的「民主擴展」戰略起到了密切配合的作用。
上一篇[博覽會杯]    下一篇 [因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