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顧敻,五代詞人。生卒年、籍貫及字型大小均不詳。前蜀王建通正(916)時,以小臣給事內廷,見禿鷲翔摩訶池上,作詩刺之,幾遭不測之禍。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累官至太尉。顧夐能詩善詞。 《花間集》收其詞55首,全部寫男女艷情。

1 顧夐 -簡介

  顧夐(音xiòng),五代詞人,字瓊之【參見《人間詞話》】。生卒年、籍貫不詳。前蜀通正(王建)時,以小臣給事內庭,恰逢有禿鶖鳥飛翔於摩訶池上,他作詞諷刺,幾遭不測之禍。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又事高祖(孟知祥),累官至太尉。善填各種結構上迥然不同的詞,詞風綺麗卻不浮靡,意象十分清新生動,情致極其悱惻纏綿,有些詞作(如《荷葉杯》)還化用口語,琅琅上口,增加了諧趣和可讀性。顧夐實在是不可多得的詞工巧匠,其填詞之用語和手法都很值得研究借鑒。《花間集》收夐詞五十五首,《全唐詩》同。所錄各詞儘是佳作。

2 顧夐 -作品評價

  況周頤評為「五代艷詞上駟也」。認為其特點是「工緻麗密,時復清疏。以艷之神與骨為清,其艷乃益入神入骨。其體格如宋院畫工筆折枝小?,非元人設色所及」(龍榆生《唐宋名家詞選》引《餐櫻廡詞話》)。如〔荷葉杯〕第 9首:「一去又乖期信,春盡。滿院長莓苔,手挼裙帶獨徘徊。來摩來,來摩來!」語言質直,寫情傳神入骨。又如〔訴衷情〕「永夜拋人何處去」寫空閨曠怨,「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王士禛稱許為「自是透骨情語」(《花草蒙拾》)。這類詞已開宋代柳永一派,並對元人小曲影響較大。此外,如《醉公子》「岸柳重金線」,則被鄭文焯評為「極古拙,亦極高淡,非五代不能有是詞境」(《唐宋名家詞選》引)。其事迹見《十國春秋》。

3 顧夐 -作品賞析

  訴衷情·永夜拋人何處去   

  永夜拋人何處去?絕來音。
  香閣掩,眉斂,月將沉。
  爭忍不相尋?怨孤衾。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這是一首單調小令。開頭五句,奏的是感情音響的主旋律——怨。「永夜」兩句,就懸想負心人行蹤著筆。「長夜漫漫,負心人啊,你拋下我到哪裡去了?」自問還復自答:「音信已絕,奈何!」這一「絕」字,點出薄悻者之寡信絕情。「香閣掩」三句,就閨中人己方情況著筆,從環境描寫(閨門緊閉)、表情描寫(眉頭緊皺)、時間推移(斜月將落、長夜將盡)這三個方面,寫出了終宵坐候之難耐。這兩筆歸結到一點——對薄悻者之怨。
  「爭忍」句以下寫心池又起新瀾。「爭忍」兩句是第一個浪頭,特點是思之不已,愛怨兼發。「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尋啊?」這一句心靈獨白,表明她怨中有愛,情絲難解。但稍加推究,閨門緊閉,室內一目了然,有何可尋?「尋」這一動作,正好顯示她已陷於身難自主迷離恍惚的精神狀態。等到她頭腦稍為清醒,又得面對令人心碎的現實——孤衾獨處,因而「怨」字又重上心頭。「換我心」三句是第二個浪頭,特點是情之所鍾,忽發痴語。換心者,移心之謂也。主人公是多麼希望把自己的一顆心移置在對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對方對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論事,移心之說似屬無理,而主人公發此痴想,卻正好顯示其愛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謂「無理而有情」。當然儘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劇命運將是難以避免的。這一點,明湯顯祖在《花間集》評本中曾一語道破:「若到換心田地,換與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傾向性卻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損害的弱女子這一邊,這也就從側面鞭撻了薄悻之徒。
  這首詞通過女主人公口語式的內心獨白,揭示了作為一個閨中弱女子被負心人所折磨而帶來的心靈創傷,表現了舊社會情愛悲劇的一個方面。主人公怨中有愛,愛怨兼發,心情複雜。作品在藝術構思與表現手法上甚見匠心,深得後代詞評家的讚賞。

4 顧夐 -作品列舉

  虞美人
  深閨春色勞思想,恨共春蕪長。
  黃鸝嬌囀泥芳妍,杏枝如畫倚輕煙,鎖窗前。
  憑欄愁立雙蛾細,柳影斜搖砌。
  玉郎還是不還家。
  教人魂夢逐楊花,繞天涯。
  河傳
  棹舉,舟去,波光渺渺,不知何處?
  岸花汀草共依依,雨微,鷓鴣相逐飛。
  天涯離恨江聲咽,啼猿切,此意向誰說?
  倚蘭橈,獨無聊,魂銷,小爐香欲焦。
  訴衷情
  永夜拋人何處去?絕來音。
  香閣掩,眉斂,月將沉,爭忍不相尋?
  怨孤衾。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醉公子 貳首
  漠漠秋雲澹,紅藕香侵檻。
  枕倚小山屏,金鋪向晚扃。
  睡起橫波慢,獨望情何限!
  衰柳數聲蟬,魂銷似去年。
  岸柳垂金線,雨晴鶯百囀。
  家住綠楊邊,往來多少年。
  馬嘶芳草遠,高樓簾半卷。
  斂袖翠蛾攢,相逢爾許難!
  荷葉杯
  春盡小庭花落,寂寞,憑檻斂雙眉。
  忍教成病憶佳期, 知摩知,知摩知。
  歌發誰家筵上,寥亮,別恨正悠悠。
  蘭釭背帳月當樓, 愁摩愁,愁摩愁。
  弱柳好花盡拆,晴陌,陌上少年郎。
  滿身蘭麝撲人香, 狂摩狂,狂摩狂。
  記得那時相見,膽戰,鬢亂四肢柔。
  泥人無語不抬頭, 羞摩羞,羞摩羞。
  夜久歌聲怨咽,殘月,菊冷露微微。
  看看濕透縷金衣, 歸摩歸,歸摩歸。
  我憶君詩最苦,知否,字字盡關心。
  紅箋寫寄表情深, 吟摩吟,吟摩吟。
  金鴨香濃鴛被,枕膩,小髻簇花鈿。
  腰如細柳臉如蓮, 憐摩憐,憐摩憐。
  曲砌蝶飛煙暖,春半,花發柳垂條。
  花如雙臉柳如腰, 嬌摩嬌,嬌摩嬌。
  一去又乖期信,春盡,滿院長莓苔。
  手挪裙帶獨裴回, 來摩來,來摩來。
  【獻衷心】
  綉鴛鴦帳暖,畫孔雀屏欹。人悄悄,月明時。
  想昔年歡笑,恨今日分離。銀釭背,銅漏永,阻佳期。
  小爐煙細,虛閣簾垂。幾多心事,暗地思惟。被嬌娥牽役,
  魂夢如痴。金閨里,山枕上,始應知。
上一篇[新羈]    下一篇 [島嶼地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