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顧歡,南朝齊著名道教學者。生卒年不詳,字景怡,一字玄平。吳郡鹽官(今浙江海寧市西南黃岡)人。家貧好學,於天台山開館講授,徒生常近百人,口不辯,善著論,征為揚州主簿,自稱山谷臣,遷太學博士,不就。

1生平簡介

顧歡自幼好學,家貧,無力就學,鄉中有學舍,歡於舍壁后倚聽。八歲時,即誦《孝經
顧歡像

  顧歡像

》《詩》《論語》。及長,篤志於學。年二十餘,就豫章雷次宗咨玄、儒諸義。母亡,據稱水漿不入口者六七日,廬於墓次,遂隱遁不仕;於天台山聚徒開館,受業者常近百人。齊高帝蕭道成輔政時,征為揚州主簿,並遣中使迎歡。及踐阼,乃至,稱山谷臣顧歡上表。「謹刪撰《老氏》(即《老子道德經義疏》),獻《治綱》一卷」。旋辭謝榮祿,曰:「臣志盡幽深,無與榮勢,自足雲霞,不須祿養。」其「辨章治體」』很受齊高帝之景仰。東歸之日,乃賜塵尾、素琴。
永明元年(483),又詔征歡為太學博士,仍不就。史稱顧歡「晚節服食,不與人通。每旦出戶,山鳥集其掌取食。事黃老道,解陰陽書,為數術多效驗。」齊永明(483~493) 中卒於剡山,時年六十四。齊武帝蕭賾詔歡諸子撰歡《文議》三十卷。

2個人成就

道教
顧歡是南朝道釋鬥爭中的著名人物。他見釋、道二家互相非毀,欲辨其是與非,於宋末作《夷夏論》,以論釋、道二家的是非、優劣。論中雖有調和二教之辭,如云:「二經所說,如合符契」,「道則佛也,佛則道也」。但重點是強調二者之異,說道教是產生於華夏的聖教,佛教則是出於西戎的戎法。雖然二教皆可化俗,但只能各自適用於自己的國度,即道教適用於中國,佛教只適用於西戎。謂:「雖舟車均於致遠,而有川陸之節;佛、道齊乎達化,而有夷夏之別。若謂其致既均,其法可換者,而車可涉川,舟可行陸乎?」同時,他還進一步指出,產生於西戎的佛法,有些思想是與中國的禮教不相容的。他認為佛教「下棄妻孥,上廢宗祀。嗜欲之物,皆以禮伸;孝敬之典,獨以法屈。悖禮犯順,曾莫之覺。弱喪忘歸,孰識其舊?」意思是說,對一切鳥獸蟲蟻,皆以慈悲為懷,不得傷害,而獨獨對父母不存孝敬之心,這怎能讓它在中夏傳播下去?因此他問:「舍華效夷,義將安取?若以道耶?道固符合矣。若以俗耶?俗則大乖矣。」此外,他又對道佛二教信仰及其他特點論述了二者的差異,目的都是論證華夏之邦只能施行道教,不能「述效」戎法,佛教應該回到它的本土去。
由上可見,顧歡是站在道教立場上,用中國傳統的尊夏卑夷觀點來反對佛教的。正如《南齊書》所說:「歡雖同二法,而意黨道教」。所以此文一出。立即遭到佛徒及其信仰者的強烈反對,紛紛著文反駁,形成南朝齊初一場規模頗大的道釋鬥爭。

3顧歡好學

顧歡字景怡,吳郡鹽官人。歡年六七歲,父使驅田中雀,歡作《黃雀賦》而歸,雀食過半,
顧歡

  顧歡

父怒,欲撻之,見賦乃止。鄉中有學舍歡貧無以受業,於舍壁后倚聽,無遺忘者。八歲,誦《孝經》、《詩》《論》歲時,可以背誦《孝經》《詩》《論》。等到長大了,專心致志,勤奮好學。母親年紀大了,顧歡一邊親自種地,一邊背書,晚上就把糠點燃,照著看書。同郡顧愷之來到縣裡,見到他(如此勤學)感到驚異,讓自己的幾個兒子與他一起交遊 ,到了孫憲之處,和他們一起接受教育。

4軼事典故

《顧歡驅雀》
南北朝時,吳郡鹽城人顧歡,十分喜愛學習,孜孜不倦,總是一邊勞動一邊讀書。 一次,他父親讓他到稻田去看守稻穀,驅趕麻雀。他吆喝幾下,便在田邊聚精會神地作起《黃雀賦》來。由於精力高度集中,把別的事全忘記了。等他作好《黃雀賦》,突然想起驅趕麻雀的事,一看,這才發現稻田裡的稻穀被麻雀吃了好大一片。麻雀吃稻穀的事被父親發現后,父親大發脾氣,父親這才轉怒為喜,饒了他。
上一篇[孟景翼]    下一篇 [嚴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