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顯學通常是指與現實聯繫密切,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學問;相反,隱學則是離現實較遠,不那麼為世人矚目的學問。顯學更接近於現在的科學物理研究,被稱為實踐學派;墨家學說與楊朱學派組成了中國較早的顯學學說學術。

1基本信息

與名字的來歷
「顯學」之名始見於《韓非子》,它不僅指盛行於世而影響較大的學術派別,更是指文化內涵豐富、學術價值較高的學問。
「玄學」學術特徵
「玄學」重要學術特徵是:以天地人為研究對象,以天文地理、數學、物理、農業水利、動植物生長規律、音樂、律歷、養生等知識為研究手段,去最終探索天地人的和平發展運作及其內在生態系統規律的一門系統性學問知識。中國歷史上的「玄學」具有「基礎性」學問的特點,它的學術研究資源來自於人類社會的所有領域,但是,它一般又不涉及具體的政治、經濟、倫理和科學技術等問題,而是著力去研究這些知識背後和本質性的同一運作規律,所以,「玄學」的學術成果往往不能夠直接運用於世,卻又是中國古代社會各種知識的基礎。
其文的顯學
世之顯學,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樂正氏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鄧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後,儒分為八,墨離為三,取捨相反不同,而皆自謂真孔、墨,孔、墨不可復生,將誰使定後世之學乎?孔子、墨子俱道堯、舜,而取捨不同,皆自謂真堯、舜,堯、舜不復生,將誰使定儒、墨之誠乎?殷、周七百餘歲,虞、夏二千餘歲,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審堯、舜之道於三千歲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據之者,誣也。故明據先王,必定堯、舜者,非愚則誣也。愚誣之學,雜反之行,明主弗受也。
論富與強
磐石千里,不可謂富;象人百萬,不可謂強。石非不大,數非不眾也,而不可謂富強者,磐不生粟,象人不可使距敵也。今商官技藝之士亦不墾而食,是地不墾與磐石一貫也。儒俠毋軍勞顯而榮者,則民不使,與象人同事也。夫禍知磐石象人,而不知禍商官儒俠為不墾之地、不使之民,不知事類者也。
故敵國之君王雖說吾義,吾弗入貢而臣;關內之侯雖非吾行,吾必使執禽而朝。是故力多則人朝,力寡則朝於人,故明君務力。夫嚴家無悍虜,而慈母有敗子,吾以此知威勢之可以禁暴,而德厚之不足以止亂也。
夫聖人之治國,不恃人之為吾善也,而用其不得為非也。恃人之為吾善也,境內不什數;用人不得為非,一國可使齊。為治者用眾而舍寡,故不務德而務法。夫必恃自直之箭,百世無矢;恃自圜之木,千世無輪矣。自直之箭、自圜之木,百世無有一,然而世皆乘車射禽者何也?隱栝之道用也。雖有不恃隱栝而有自直之箭、自圜之木,良工弗貴也,何者?乘者非一人,射者非一發也。不恃賞罰而恃自善之民,明主弗貴也,何則?國法不可失,而所治非一人也。故有術之君,不隨適然之善,而行必然之道。

論歲

今或謂人曰:「使子必智而壽」,則世必以為狂。夫智、性也,壽、命也,性命者,非所學於人也,而以人之所不能為說人,此世之所以謂之為狂也。謂之不能,然則是諭也。夫諭、性也。以仁義教人,是以智與壽說也,有度之主弗受也。故善毛嗇、西施之美,無益吾面,用脂澤粉黛則倍其初。言先王之仁義,無益於治,明吾法度,必吾賞罰者亦國之脂澤粉黛也。故明主急其助而緩其頌,故不道仁義。
今巫祝之祝人曰:「使若千秋萬歲。」千秋萬歲之聲聒耳,而一日之壽無徵於人,此人所以簡巫祝也。今世儒者之說人主,不善今之所以為治,而語已治之功;不審官法之事,不察姦邪之情,而皆道上古之傳,譽先王之成功。儒者飾辭曰:「聽吾言則可以霸王。」此說者之巫祝,有度之主不受也。故明主舉實事,去無用;不道仁義者故,不聽學者之言。
今不知治者必曰:「得民之心。」欲得民之心而可以為治,則是伊尹、管仲無所用也,將聽民而已矣。民智之不可用,猶嬰兒之心也。夫嬰兒不剔首則腹痛,不副痤則浸益,剔首、副痤必一人抱之,慈母治之,然猶啼呼不止,嬰兒子不知犯其所小苦致其所大利也。今上急耕田墾草以厚民產也,而以上為酷;修刑重罰以為禁邪也,而以上為嚴;徵賦錢粟以實倉庫、且以救饑饉備軍旅也,而以上為貪;境內必知介,而無私解,并力疾斗,所以禽虜也,而以上為暴。此四者所以治安也,而民不知悅也。夫求聖通之士者,為民知之不足師用。昔禹決江濬河而民聚瓦石,子產開畝樹桑鄭人謗訾。禹利天下,子產存鄭,皆以受謗,夫民智之不足用亦明矣。故舉士而求賢智,為政而期適民,皆亂之端,未可與為治也。

2附:中國三大顯學

中國三大顯學分別為:甲骨學、敦煌學和紅學
中國三大顯學研究成果集中推出
為揭示和介紹20世紀中國文化這一奇特景觀的文化底蘊及重大意義,長江文藝出版社新近推出了《甲骨文解謎》、《敦煌滄桑》和《紅學風雨》三本書,分別對三大顯學的百年曆程及其取得的輝煌成就,作了初步的梳理和描述。
據《甲骨文解謎》介紹,目前從已發掘出的近十萬片甲骨中,整理出的單字約4500個,甲骨卜辭則成千上萬段,經過研究破譯,已揭示了其中隱含著的大量歷史奧秘和豐富的遠古信息,為漢字探源和商史解謎,提供了大量信息可靠的依據。
現在已經普遍認同,敦煌學的研究包括了敦煌文書和石窟藝術兩個基本方面。《敦煌滄桑》一書,即探討了百年敦煌學成果所揭示出的敦煌地區兩千多年的各種奇妙的文化現象。而敦煌學的百年,卻充滿了辛酸與屈辱。
紅學真正的輝煌是在20世紀,從世紀初的蔡(元培)胡(適)論戰建立新紅學,到王國維、魯迅的美學、小說學研究,後半葉從政治紅學到學術迷失,到新時期的重新輝煌,通過《紅學風雨》一書對其波譎雲詭的描述,「紅學」的顯學地位更不容質疑。
「世紀顯學」三書的作者分別為中國社科院、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員和副研究員,均是對本學科深有造詣、頗具知名度的專家。以「大學者」寫「小科普」,深厚的學養,嚴謹的態度,嫻熟的文筆,是出版物品質上乘的保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