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概述

依唐代密教,釋迦的說教,因為全是「隨他意」的說教,所以不可稱為「真言」;既然是「隨他意」的,就是淺顯易知的,因而可稱為「顯教」。大日如來的說教因為是「隨自意」之語,所以可稱為「真言」;既然是「隨自意」的,就是很難了解的,故也可稱為「密教」。難,不僅僅是「語」的難以了解,就是身、意,也不全是顯教之徒可以了解的,所以完整地講稱為「三秘密宗」。
大凡教門的優劣,以佛身論作為根本。而如果說佛有法、報、應的三身,那麼教也應分為三類。「應身說」是小乘教,「報身說」是大乘教,「法身說」是秘密教。相對於「法身說」這個秘密教來說,報、應二身說的大乘、小乘,可以合稱為顯教。所以,從橫的方面看,就可分為顯密二教;顯教淺近,密教深奧。
因此,密教不是化身佛釋迦世尊所說,而是直接由法身佛大日如來所說。化身佛釋迦世尊所說的佛法,稱顯教;法身佛大日如來所說的佛法,稱密教。密教與顯教均為佛法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是因入道之門的不同而有此分別:
顯教從其可思議處而入,乃化身佛釋迦世尊所說之當機法門,因眾生根基不同,故有人天乘、小乘、聲聞緣覺乘、菩薩乘的分別;密教從其不可思議處而入,乃法身佛大日如來所說之內證法門,非菩薩凡夫所知,如法三密加持,可即身成佛,故密乘亦稱佛乘。在一定意義上說,密乘也是應機法門,只是此機乃應化身佛釋迦如來教化所成就的菩薩之機。因化身佛與法身佛不一不異,顯密兩教圓融無礙,渾然一體,顯為密之基礎,密為顯之歸宿。顯教從可思議處入手,通過講經言說,信而能解;信而能解者,力微功緩,成佛通常需三大阿僧祗劫,故教人修身近佛。密教從不可思議處入手,代之以真言總持,深秘難究;深秘難究者,力偉功速,故教人即身成佛。無論是三乘或五乘,最後都要歸於一乘即密乘(佛乘)。前幾乘是為佛乘打下基礎,佛乘則是前幾乘的必然歸宿。
密法因殊勝異常,被譽為佛法中的「醍醐」。《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將佛法「攝為五分:一素咀纜(經),二毘奈耶(律),三阿毘達磨(論),四般若波羅蜜多(般若),五陀羅尼門(真言),此五種藏教化有情,隨所應度而為說之。」「此五法藏譬如奶、酪、生酥、熟酥及妙醍醐。契經如乳,調伏如酪,對法教者如彼生酥,大乘般若猶如熟酥,總持門者譬如醍醐。醍醐之味,乳酪酥中微妙第一,能除諸病,令諸有情身心安樂。總持門者,契經等中最為第一,能除重罪,令諸眾生解脫生死,速證涅盤安樂法身。」

2相關文章點評

抉擇
禪密兩字,皆一乘教。息腦運心,宗要無異;上求下化,宗趣攸分。悟則恆相資,迷則每相爭。根機所限,不克同歸於悟;孰能消其爭端?然因指見月,大有人在。茲篇所談,虛心參究者,未始無真實利益。基本之辨,先當料簡兩宗本旨:
(一) 禪宗本旨,與般若波羅蜜相應。
未達此旨者,任修何種禪定,縱能一坐萬年,乃至有剋期示寂之功,皆非正宗。
(二) 密宗本旨,與金剛波羅蜜相應。
未達此旨者,任持何種密咒,縱能驅鬼役神,乃至有肉身飛升之效,皆非正宗。古雲;「不揣其本,而齊其末;方寸之木,可使高於岑樓」。本旨未明,或逞其異說,或誇其神驗,總屬枝末,徒增戲論。真正學者應知抉擇。
即身成佛
禪密之異宗趣,在透重關後分途。(在人間:初關、重關、牢關)平等開展,心體朗然;觀察融通,性理歷然;二空真如所顯之圓明,藉示菩提心妙相。從此歸於無所得,即與般若波羅蜜相應。依此三昧,泯入涅盤妙心(注二);任運應世,自身等佛,是為禪宗宗趣。依此三昧,進求如來果位,精修三密,即身成佛,是為密宗宗趣。
禪宗自身等佛,乃比擬詞,無庸解釋。密宗即身成佛,是何等義?則須討論。夫佛身者,一切種智闡發極致之結晶體也。常途教法,任一「種性」皆從經驗上熟習之。種性無量無邊,故經驗之事亦無量無邊。歷無央數大劫,經驗猶未能備。如屆圓備,則得一切種智.此智有名大圓鏡智,為果位法身之主體。平等性智洞開之,妙觀察智條理之;成所作智變化之;總匯於一切皆空之法界體性智;五智法身於焉具足。彰為妙相,內證則顯自受用身;外表則顯他受用身。而就眾生緣之所近,隨機流現種種變化身,斯乃成佛正義也。然常途須歷不思議劫數而後成,密宗謂能即身實現。究憑何種方法?實現何種佛身?此固學人所當精研者。
法相之現,或單依內根,或兼依外境。前者惟己自知;後者乃眾共感。所以其感者,眾各有粗重業力參加其間也。諸佛微細法流,未嘗不參加眾生之心。眾生內根不自覺,無明遮蔽,接受力薄耳。若能提高接受之力,心內自然發現種種莊嚴妙相,諸佛皆得示身其中。然如何方能提高接受力?則三密加持之道也(注三)。
行者於自心圓明中,取有緣之佛為本曾,而修其三密。精誠所感,加持力自必濃厚。力用漸強,根本無明漸被衝破。工夫純熟,本尊妙相自然現前。同修者若具相當根機,個見尊身赫奕。次焉者,或感凈光,或感妙音,或感異香等等。下此只見行者趺坐壇中而已。本尊已常現前,進一步則融入已身;自成尊形,與肉身不相妨礙,此導非具(蓮花眼)不能見。他人偶得見之者,每由凈光幻出相似境,非必真相也。行者功夫未臻極熟,所成尊身只名加持身。舍加持力,此身即隱。其能永顯者,則名受用身、須待上品悉地成就之時也,雖已成就,無論現生來生,只以等流身應世。若欲現三十二相之應身,要由多數眾生相當凈業感得。法華會上諸垂跡尊者,如舍利弗,須菩提等,夙曾示現應身;仍授記若干劫后始有機緣成某某應身佛;正以眾生共業關係,未易隨時成熟故。學者聞密宗即身成佛之義,或以為當顯示三十二相為眾生所共見者,誤會耳。
上品悉地成就,得受用身,是為即身成佛之正義。然尚有完全局部之分。蓋法身具含十六大菩薩特性。一生練習圓滿,固成完全要用身,若分十六生習之,現在惟專修金剛薩埵特性,到無功用道后,得成東方諸佛之一尊。工夫至此,雖只成局部受用身,已符即身成佛之義矣!成佛之時,無論完全局部,十萬諸佛法流必集中於其身。而能攝受全體佛性一一保持之者,乃金剛波羅蜜菩薩特性。無此特性,則十方諸佛不克現前證明之。是故密宗真實行者,必與金剛波羅蜜相應。
(注一)常途以緣覺乘只究小乘教義;此乃通諸大乘。六祖之意,以專憑意識解釋教理而不能發明心光,概名中乘也。准此推之;徒從又字言說討活計者,雖高談《法華》《華嚴》,仍屬緣覺攝!惟遵大乘教法而實踐之,方稱大乘行者.然未能明心見性,只歸三乘之列,不足以稱一乘,益必於靈活心中會得佛性而運用之,庶足當一乘之名耳。
(注二)菩提心與涅盤心之別:一明朗,一寂靜。明心見性,即如實了知自心理致。《大日經》云:「云何菩提,謂如實知自心。」是明心見性工夫,即開發菩提心之道也。釋尊傳禪於摩訶迦葉,示之曰:涅盤妙心。為六祖「一無所得」之本。是禪宗以菩提心為根據,涅盤心為究竟,可知矣!馬祖判二徒曰:「藏頭白,海頭黑」;趙州贊投子曰:「我早候白,伊更候黑」:白喻菩提心;黑喻涅盤也。密宗志求實證佛果,依菩提心單發一切種智,以達金剛后心;非若禪宗趨重應用。申言之:密宗依般若波羅蜜而上求,禪宗依般若波羅密而下化。
(注三)任何佛種,原具眾生心中。埋沒太深;無從開顯。加持者,請佛各以強大法流,衝動行者心中相當種性而提挈之。自心如能先現圓明,則圓明之上自現一種熾盛妙性。提挈之法,恆以相當手印施之。以能密起佛身種性,名曰身密。佛種既起於心;雖凈光無量,而渾然未划。不加滋潤,難以敷榮。於是以妙觀察力,稱其性理,播為真實言音。此真言出自佛口,能密播意當,故有口密之名,無相,惟顯特性。微細開展,容有未周,性相不二,不妨籍相啟性。是故身口二密外,尚須相密。意密者,佛以清凈意顯示依正莊嚴:蓋籍妙色表佛德也。行者以身密提挈自心原具佛種;為加持力之大本。口意二密,循佛口佛意之活用而順應之;則加持力之增上者也。所謂三密加持之道,要領如是。
上一篇[內山春彥]    下一篇 [那年,雨不停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