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風夜炫 -角色介紹

  易拉罐小說《天使只為星夜哭》里的人物。《天使只為星夜哭1》,《天使只為星夜哭2》是易拉罐轉型之作,由磨鐵文化出版。

風夜炫

有光芒奪目的星星閃耀時,天使怎會注意到夜的黑?可是,當夜離開了,星星又如何發光放亮……天使的淚變成星星,滴落在夜漆黑的掌心裡。

  天使一直愛著黑夜,可因為太仰慕星星散發出的光芒而忽略黑夜的存在,以為對星星的崇拜是愛。直到黎明到來,黑夜沒有了,星星不再發光發亮,天使這才發現星星不過是星星,當他不發光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都是黑夜,可是黑夜已經逝去……

  有光芒奪目的星星閃耀時,天使注意不到夜的黑。可是,一旦黑夜離開了,星星也無法綻放光芒……等到天使明白一切,黑夜已經逝去,錯過了那場愛情……所以當天快亮的時候,天使就會去祭天主,祈禱天黑,祈祝壽愛情再次降臨。如果這時許願,他們也許會聽見,也許能幫忙實現願望!

  如果……天使還有機會等待天黑,一定不會錯過它……

  這是一場關於『錯過』的愛情。

  「維拉斯加」是個四面臨海的島國,一年四季如春。大片大片溫暖的陽光,歐式的古堡樓房,穿著整齊制服的御衛,以及乾淨美麗的街道。整個島嶼都被繁茂的雙生花蔓延,大型巴士行駛在馬路上,走一段就會看到美麗的花圃,裡面種著萬紫千紅的花,還飛滿成千上萬的蝴蝶。

  在這個夏季永駐的夢幻國度,高貴疏離的皇太子成淡星,輕佻妖冶的二皇子風夜炫,以及聰明果敢的夏水希,命中注定地遭遇愛情。

  風夜炫原為「丁斯香蘭」國的皇子,因患有血友病,因此於三年前與「維拉斯加」國的皇子流晨星交換身份,成為了「維拉斯加」國的二皇子。 文中有一段這樣說:「國王和現在的王后是青梅竹馬,因為一些原因,王后嫁給了『丁斯香蘭』國王。可是我們國王一直對其念念產忘,三年前『丁斯香蘭』的國王病逝,所以王后改嫁到了『維拉斯加』。以改嫁的時候,順便進行了兩國交換皇子……至於為什麼會交換皇子,國王沒有說明原因,流傳的版本卻有很多種,有人說也許是兩個皇子小時候抱錯了,有人說這只是兩國合併為一的託詞,也有人說這與現在王後有關係——」,其實叫喚皇子就是因為風夜炫患有血友病。

2 風夜炫 -經典語錄

  1.我不接受"對不起"也不接受"謝謝"。只有欠我的和應該還我的!如果覺得"對不起",就用行動表示。

  2.你千萬不要喜歡上我,我不會對你負責的。

  3.保護我,像保護眼瞳一樣保護嗎?!如果眼瞳是壞的,不管如何,都會失去光明。那麼,在它徹底變瞎之前,是不是因為防止陽光傷害到到它而剝奪讓它見到美好世界的權利?!這樣的保護,和它瞎掉后又有什麼區別!

  4.別把一切看的太悲觀!開始在結束的時候開始,結束在開始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一切只是一場Game……既然已是定局,為什麼不讓這場Game變得有趣一點?!Patty會場跑走的那個女孩,讓她呆在我身邊吧。在她身上,看見了陽光的味道。

  5.在從我視線消失以前,要通知我,最起碼,要留下讓我找到你的線索!我討厭找人,討厭有人一聲不吭地不見

  6.是你跑來我身邊的。當你選擇了一樣東西的時候,就要面對它帶給你所要承擔的後果--書童合約的期限是終身。你不要後悔,我不會給你機會後悔。

  7.你要做的事?!你要做的事很多,你不知道嗎!比如--陪我聊天,陪我上學,陪我吃飯,陪我玩,陪我開心,陪我不開心……如果這些你還嫌不夠,那就陪我更多更多!

  8.她撒謊--是編織給家人掩蓋傷口的謊言,卻把痛苦留給謊言背後的自己。你撒謊,只會用謊言加諸給別人痛苦和屈辱。這樣的你,怎能看到她的美麗?!

  9.受到老師和同學這樣的對待,你不會感到孤獨無助嗎?既然是這樣,你笑給誰看!

  10.站在時間的天花板上,永遠只能倒著看這個房間,為什麼不試著走出房間去看更多的美麗風景?!那個女孩,三年前就死了不是嗎!不懂你這種無謂的思念,更不懂為什麼把那該死的感情放在別人身上!

  11.身為書童……卻拋棄主人跟別的男人手牽手走掉……還放任主人喝醉!是失職吧?藍茜茜,我記得你說過……『樹是你能抱住的東西,是你絕不放棄的東西』,那現在是怎樣?你……要放棄了嗎?放棄做我的書童,放棄守護的幸福……是這樣嗎?

  12.我認為所有的這一切,是因為我喜歡我願意。幸福並不是誰給我,而是我自己給自己。如果有一天我不要我的家人,不要這個世界,我就可以瀟洒地丟棄他們。我從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13.相信我,你跳下來了,我會接住你!

  14.只要你在我手指觸及到的地方,我就會接住你。

  15.來,把你的手給我,只要跟著我走就不會再害怕。從現在起,我保護你。

  16.再也不會有下一次,再也不會將你獨自丟在漆黑的地方,OK?

  17.剛剛你哭得太厲害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再說我吻你你也沒有拒絕我,不要在事後才來追究責任!知不知道你的表現真的很差勁?完全就是我一個人,你都沒反應,感覺跟吻死魚沒什麼差別!所以,你不用太在意。

  18.我討厭被人當作不存在,討厭發生過的事被『省略』掉,你聽清楚了!

  19.跌倒了,並不會因為無視傷口就會忘記它帶給自己的疼痛。藍茜茜,你受傷了如果無法自己包紮,請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同樣,如果你怕黑,我會帶你去光明的地方。但你要記住——我可以隨時被你欺騙,你卻騙不了你自己。

  20.如果我說:誰都不可以,只有她可以?!你不知道吧,從小我就有個毛病,別人越是說『不可以』的事情就越想做,越是『不可以』的東西就越想得到手。你說她『不可以』,可我覺得她『很可以』,怎麼辦?!

  21.我還有一個毛病——只要想做的事誰也不能阻擾,只要是想得到的東西誰也別想碰,哪怕是父母都不行。Do you understood?!

  22.在你毫無意識的情況下想要尋求幫助你的人,居然是我......藍茜茜,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是被人需要的,從來沒想過有一天,這樣的自己也可以幫助別人。

  23.我只做我高興的事,不管會不會讓人擔心,會不會讓人難過。如果因為顧慮別人的感受而阻擾自己的快樂,人生就毫無趣味了。所以,只顧著自己開心,一點也不在意別人感受的我,是個差勁透頂的傢伙,對不對?這樣差勁的傢伙,怎麼會有人需要他?

  24.如果沒有被你當做世界的人,那麼以後,我做你的世界吧。

  25.你果然是喜歡他。既然喜歡他,他不回頭看你,你不知道回頭去看他嗎……

  26.知道昨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的生日。

  我十七歲的生日,可是我今天才醒過來……

  27.只要是我想要的任何東西,只要你能給我,就可以嗎?!

  28.『茜茜禮物』,不要站在距離我那麼遠的地方。

  29.如果是因為同情……即便是因為同情…… 這個,仍然是你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30.你有心事嗎?如果有不開心的事情告訴我,我或話能幫到你?

  31.你不可以這樣無視我!你在想什麼?我討厭你發獃不說話的樣子,你發獃的時候都在想誰,藍茜茜

  32.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我不可以?為什麼是他——

  33.如果我說……你不喜歡他!如果我說你必須忘記成淡星,喜歡我,成為我內夜炫的女人——你會怎樣?

  34.茜茜,你知不知道,我直在等你……那天離開醫院以前,你說好了第二天會去看我,可是你欺騙了我……

  35.你吃定我站不起來,吃定我無法去到你身邊,所以你才不去看我的對不對?今天,我可以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學院找你……為什麼我終於見到了你,你卻一句話都不對我說,告訴我,你討厭看見我嗎?

  36.說話!是不是希望永遠見不到我,和他在一起就夠了,是不是覺得我死在醫院裡會比較好,是不是

  37.我說的話,是認真的。藍茜茜,那天在醫院裡,我說要做你世界的那句話,是認真的……

  38.藍茜茜,你忘了你已經將自己當成生日禮物送給了我……我收下了你,收下了這份禮物,茜茜……

  39.我喜歡你……既然你無法喜歡我,為什麼要出現在我面前,為什麼要展現你的脆弱和美麗……你讓我第一次想要保護一個人……讓我想要好好地保護她,不再讓她受到傷害……

  40.不要討厭我……藍茜茜。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或許做什麼都是錯……不管做錯了什麼,都是出於一個目的……那就是喜歡你……

  41.即使你以後想要討厭我,想要看到讓你討厭的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再見。

  42.以後,不會再嚇你了。即使你以後想要恨我,想要看到讓你憎恨的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43.我所有的願望,只不過是在你的無名指上,套上愛的枷鎖。即使為你生,為你死,為你忍受被囚禁的寂寞和孤獨,也會一直堅持。

  告訴我,我的堅持是你驚恐無助想要逃避的毒蛇嗎?

  如果是那樣…… 如果是那樣……茜茜,我還在堅持什麼呢?

  44.心最不能欺騙自己……心會撕裂地疼痛,會麻,會熱血沸騰,淚腺自然連通……藍茜茜,你在哭。之所以會哭是因為心在痛……那麼,你的心痛是因為我嗎?

  45.應該我說對不起……對不起讓你看見我這個樣子……我想你為我哭,可為什麼你在哭……我卻比你更心痛……

  46.因為我很想你,真的很想見你,茜茜……

  47.怎麼辦,只要一會兒見不到你,就會感到空虛的疼痛。

  48.對,我是生氣。可不是生氣你,也不是生氣流晨星,是生氣自己。你受到麻煩被人打傷,沒有告訴我不是你的錯,是我沒有發現到……以後,你不必告訴我你的傷口和疼痛,讓我發現它。因為,我會比你還要先發現它——

  49.好,我是傻瓜,大傻瓜。為了喜歡的人,做一次傻瓜又有什麼不可以。

  50.我想就這樣抱著你。想這樣一直抱著你,哪怕是十年後,二十年後,直到你身體佝僂走路蹣跚……藍茜茜,我希望在你扭到腳的時候,抱著你朝前走的那個人,永遠會是我。

  51.約定以後只有我能吻你。

  52.我說一定會比你先發現你的疼痛,這次做到了是不是?知道你的怕黑,我就把『星星』都搬到房間里來,對了……

  其實可以沒黑夜的,只要找到屬於你的那顆星。我願意做你的那顆星,以後,你的世界里不會再有黑夜。

  53.你好瘦,瘦到我不放心讓你在地上走。如果哪天風很大,把你吹走了怎麼辦……所以我就一直這樣抱著你吧。

  54.對不起,是我要說這三個字。因為我要失約了,我不能放你走,對不起,我辦不到,不能放你走——

  55.如果選擇的是我,就讓開。

  56.夠了!我說夠了——我不要該死的對不起!

  57.如果這是你的決定,你不要後悔!藍茜茜,你千萬不要後悔——

  58. 茜茜,告訴我,你是喜歡我的嗎?至少曾經,你喜歡過我嗎?

  59.白痴,當然不會了,我這麼喜歡你,怎麼會捨得推開?

  60.鼻子上粘這種東西,不會不舒服嗎?還是……怕自己太美麗,會被我喜歡上啊?

  61. 當然是靠眼睛啊,我風夜炫閱人無數,絕對不會看走眼,尤其是美女。

  62.喂!藍茜茜,還不快去撿球?

  63. 藍茜茜,你千萬不要喜歡上我,我不會對你負責的。

  64嘿,烏龜你好慢啊……勝利只留給奮鬥的人。兔子午睡了這麼久,你怎麼還沒到終點?

  65. 如果我真喝醉了,醉倒在你面前,什麽也聽不見,看不見。這個時候,你會怎樣?

  66.有時候覺得累,有時候卻很幸福。

  67. 咳嗯……怎樣!有燈不是很好嗎?這條路這麼黑,早就應該裝燈柱了。

  68.那麼,你喜不喜歡這個……喜不喜歡這個溫暖善良的好人?

  69. 把你送給我!

  70. 是嗎?或許你的臉天生長的比較苦瓜。

  71.如果我說你必須忘記成淡星,喜歡我,成為我風夜炫的女人,你會怎樣?

  72.所以不要哭,即使我死了,也不需要為我掉一滴淚。

  73.可憐的同情……不要離開我!儘管是同情也沒有關係,藍茜茜,哪怕你留在我身邊是同情,也沒有關係。

  74.如果是因為剛剛那件事在生我的氣……我可以自作多情地認為,你還在乎我嗎?

  75.如果你會,一定要告訴我

  76.趁我現在也還有一點點在乎你,你可以改變一切的……重點是,你會嗎?

  77.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藍茜茜,如果你後悔了,讓得只有一個星期!

  78.我以為你不會來……以為至少會等到我醉得不省人事,至少……至少不會這麼快來……

  79.你知道,我一直很任性……如果你沒有阻止,我會喝很多的酒,會一直喝下去……其實,我並不是想要喝那些酒的……喝下它們,只會讓我覺得難過,嘔吐……

  80.其實……很多的事情,我都不想做的……茜茜,我在等你阻止我,可是我猜錯了……為什麼……

  81.你阻止我,我求你……為什麼你不阻止我…你阻止我,只有你能阻止我,茜茜,茜茜,茜茜……

  82.是最後一次機會,最後一次……你不阻止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83.是啊,我會喝醉,可至少現在沒有……我還很清醒……你知道風一直很任性……如果你沒有阻止,我會喝很多的酒,會一直喝下去……其實,我並不是想要喝那些酒的……喝下它們,只會讓我覺得難過,嘔吐……

  84.如果你想玩若即若離、欲擒故縱的把戲,已經夠了吧!

  85.為什麼總是這樣……總是讓我像個白痴一樣……陪我!在離開之前,你陪我度過剩下的時間!再不要像個白痴一樣彆扭下去……如果只能跟你在一起一分鐘,那就一分鐘……一分鐘之後我再忘記你……

  86.想去一個地方。想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可是我一直走一直走,根本找不到那樣的地方……所以,我想這樣走下去,只要一直走,就可以什麼都不想。

  87.這麼快就受不了了嗎?說好了剩下的時間都陪我的!藍茜茜,不過就是感冒而已,這種小問題都克服不了?還是,你根本就不想去克服它!

  88.我沒想到你的高燒這麼嚴重!白痴,你應該早點告訴我……

  89.你明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也明知道我的願望不可能實現。既然如此,許的願天使聽見了又能怎麼樣?

  90.想這樣一直抱著你,哪怕是十年後,二十年後,直到你身體佝僂走路蹣跚……藍茜茜,我希望在你扭到腳的時候,抱著你朝前走的那個人,永遠會是我。

關於炫皇子

  「風皇子是很脆弱的孩子哦,由於他的體質特殊,受傷后無法自己止血,大家都要小心照顧他、保護他,像呵護稚嫩的幼苗一樣,不能讓他受一點點傷害,知道了嗎?」幼稚園時,老師摸著小夜炫的頭,向同班小小的孩子們說道。 …… 「對不起,媽媽說,你是個玻璃娃娃,輕輕一碰就會摔碎!我不能和你玩,怕會不小心傷到你。」抱著皮球的同班小男孩朝小夜炫搖搖頭,跑進操場里,融入一群男孩之間。

  「夜炫,不論發生什麼,媽媽都會在你身邊保護你的.將來你會成為:丁斯香蘭"國的王,最強大的王,你不是脆弱的……不要哭,你不是脆弱的。」媽媽輕輕將小夜炫腮邊的淚水拭去,幫他把被子掖好,"睡吧."

  「小皇子的身體就好比是一個盛著水的玻璃瓶,如果不小心劃破瓶壁,水就會源源不斷地從洞口流出.不會凝固,不會癒合傷疤.他是個脆弱的孩子,如果保護不慎,很輕易就會……"王醫師停頓了一下,望著不停擦淚的風媽媽,表情凝重,「將『丁斯香蘭』國的未來交給他,恐怕並不適合……"

  「炫,伯母之所以會將你有血友病的事告訴我,是希望我能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保護好你.她那麼愛你,不希望你出事。」女孩飛快地跑上前,拽住臉色陰沉的風夜炫的胳膊,「既然我們是戀人關係,為什麼我不可以保護你,為什麼不可以?」 

  ……

  真的受夠了!每個人都將他當雪人一樣小心翼翼地保護著!不可以做劇烈運動,不可以觸碰尖銳東西,不可以去隨心所欲的地方.身邊布滿了監視他的眼線,還有無數雙嘲笑或同情的眼睛.就彷彿在他心裡懸著一顆定時炸彈,不停嚓嚓響著,提醒他:你很脆弱!你很脆弱!你很脆弱……

  一旦他離開了那些看護他的視線,就等於他一隻腳踏進了死亡之門,他的生命也許會在未知下一秒結束。 與其做一隻困在牢籠里的小鳥,寂寞地成長,寂寞地等待死亡……不如將靈魂交給地獄,在死之前享受藍天白雲的美麗。

  可是為什麼,他遇見她……那個眼底紛揚著花瓣、為了家人幸福可以犧牲自己的女孩;那個倔強地說要做能被他抱住的樹、微笑著教會他如何去愛人的女孩……

  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駐紮在他的心間。

他們的結局

  「爺爺爺爺,爺爺……」小女孩笑著仰起頭,看著眼前牆壁上的壁畫,眨著靈動的大眼睛好奇地問道,「你在牆壁上畫的是什麼呀?」

  老人微笑著將小女孩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邊弓身在顏料桶里拿出刷子,一邊欣賞著眼前還未完成的壁畫,眼角眉梢都漾出笑意:「爺爺畫的是星星、黑夜和天使的故事。」

  「星星、黑夜和天使的故事?」

  好動的小女孩耐不住性子跳下雪池,繞著老人轉著圈子:「爺爺告訴我,星星、黑夜和天使的故事是什麼?!爺爺告訴我,告訴我 ,告訴我嘛——」

  由於是情人節,公元里三三兩兩地依偎著情侶,此時全被小女孩咯咯的笑聲感染,不自然地側頭望了過來。坐在某張長椅上的風夜炫也抬起頭,情不自禁地望向這邊——

  「星星、黑夜和天使的故事就是……」壁畫前,老人沾著顏料在天使的眼角畫上一滴淚珠,惋惜沉重地嘆息一聲,「天使一直愛著黑夜,可因為太仰慕星星散發出的光芒而忽略黑夜的存在,以為對星星的崇拜是愛。直到黎明到來,黑夜沒有了,星星不再發光發亮,天使這才發現星星不過是星星,當他不發光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都是黑夜,可是黑夜已經逝去……」

  小女孩歪著頭打斷他:「爺爺,這是什麼意思啊?」

  「小敏不懂,這是一場關於『錯過』的愛情。」老人更為沉重地嘆息一聲,看著天使眼角上的那滴淚珠,渾濁的眼角也慢慢湧出淚,彷彿觸動了心中某快深藏多年的記憶……

  「炫聽過星星和黑夜的故事嗎……」夏水希感覺心口越來越痛,就好像有千萬隻蟲子正在啃噬著血肉一樣,「有光芒奪目的星星閃耀時,天使注意不到夜的黑。可是,一旦黑夜離開了,星星也無法綻放光芒……等到天使明白一切,黑夜已經逝去,錯過了那場愛情……」她淡淡笑著,「所以當天快亮的時候,天使就會去祭天主,祈禱天黑,祈祝壽愛情再次降臨。如果這時許願,他們也許會聽見,也許能幫忙實現願望!」

  「……」

  「以前住在海邊的每個早晨,我都會起很早來看日出,然後許願……」她靜靜地呼吸著他的氣息,「現在,我所有的願望都實現了呢。炫,你要不要許願?」

  「……」

  「炫……」

  「你明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也明知道我的願望不可能實現。」他眼眸縮緊,眼底晃蕩著一抹濕潤的光芒,「既然如此,許的願天使聽見了又能怎麼樣?」

  「如果……天使還有機會等待天黑,一定不會錯過它……」

  ……

  長椅上,風夜炫身體僵住,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瞬間從喧囂中抽離,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什麼都不存在。有隻無形的大手抓住了他的心臟,牽扯著心臟最柔弱的地方,猛地撕開!

  「茜茜……」

  他苦難吞咽,幾乎是毫無意識地掏出手機。剛開機,就看到鋪天蓋地的未接來電顯示,而所有未接來電都是同一個人——成淡星!

  他的眼皮不祥地跳動著,顫抖著回撥電話,卻響起一聲一聲的佔線,每一聲都像刀鋒劃過他的心臟。他將電話撥到皇室住宅,女傭接起——

  「你找夏小姐嗎?她不是一直都在醫院裡嗎?」

  「……今天來也是因為聽說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擔心你走之前不能去送你,所以……也許這是最後一次見面的機會……」

  「不要——去房子里,我想在外面……咳嗽,想在海邊看日出……如果去李叔叔家裡,他們一定會打電話給淡星哥的……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信我……我沒有事,我想去看日出……炫,咳咳!」

  ……

  「如果……天使還有機會等待天黑,一定不會錯過它……」

  ……

  倉皇地鬆手,手機從他的指尖呻吟著墜進雪地……

  他抬頭看向那個老人,看向那幅未完成的壁畫,看向壁畫里流淚的天使……所有一切組合成一張猖狂的笑臉,嘲笑著他!他的世界轟然爆炸,耳膜嗡嗡響著,茫然地站起來,身邊一雙小手抓住他,他卻恍若不知,掙開那雙手跑出公園——

  他在跑,跑得那麼急那麼快。即使心跳已經快得不堪重負,雙腿已經酸軟得舉步艱難,他還是努力地跑。彷彿體內伸出一雙黑暗的大手,推著他向痛苦的深淵飛奔。

  風夾著雪花擦過他的面頰,呼呼作響,就像夏水希溫柔叫他的聲音……

  「炫……」

  他伸出手……

  「炫……」

  他掙扎著想抓住那道聲音……

  「炫……只要你不將我推開,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會一直在你身邊。你不會推我的,不會的是不是?是不是……」

  ……

  坐落在「維拉斯加」郊區的「十三大廈」真是一座美麗的宮殿——高高的玻璃圍牆,將它和四周隔成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沿著牆一路看過去,都是大小不一的水晶碉堡。從高空俯視,它彷彿是中世紀住著公主的象牙塔,處於夢幻與現實的交錯點,煢煢而立。

  或許,這就是世界上最接近童話的地方。

  銀色玻璃窗鑲在蕾絲般的鋼體框架上,溫暖的光和微風拂起流蘇窗帘,宛如少女的裙擺。成淡星立在窗前,看著拆遷隊伍浩浩蕩蕩地由遠至近開來,在領頭御衛的命令下,拆遷的專用車輛駛進莊園——

  他拉攏窗帘,折身,看向倚坐在三角鋼琴前的夏水希。

  她正昏睡著,頭斜靠在沙發的扶手上,一頭如絲的長發穿過扶手傾斜下去。橘色的燈光下,她頭戴銀冠,身穿繁複花紋的白色禮服,蕾絲拖地,就像住在城堡中的美麗的公主。

  成淡星走過去,將她纖細的身子抱坐在腿上,垂下眼角,將她的十指放在黑色琴鍵上——

  就在這一刻,電路閘,水晶吊燈閃,滅了下來。緊接著,宮殿開始劇烈晃動,好像有什麼重物正在從外向內朝宮殿重重撞擊,發出沉悶的聲響!

  成淡星恍若不知,手覆蓋在夏水希的十指上優美地遊動,在斷續的琴聲和沉悶的撞擊聲中,他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明亮剔透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里有一片茂密的火紅雙生花田,一片金光燦爛的白樺林,一個噴射著銀色水花的噴泉池,還有一棵蘑菇般盛放的大榕樹!小小的夏水希就坐在榕樹下的花藤鞦韆上,吱呀搖晃著,依稀可以聽到她稚嫩的聲音……

  「淡星哥……你聽說過『時間囊』那種東西嗎?」

  「淡星哥——」

  「喂,成淡星——」

  失望氣惱的聲音剛出口,就被牆壁倒塌的轟隆聲淹沒。

  不斷有水晶燈、柱子和牆壁在成淡星的周身轟然陷落。地板震得似乎隨時會裂開,將痛苦都沉進洞口。緊接著,一大塊陷裂的牆壁砸下來,琴聲戛然而止,成淡星抱著夏水希倒在血泊中,眼淚混著鮮血一起流淌。

  「淡星哥,我想埋一個時間囊,你可以幫我嗎?」

  「……」

  「為關係,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

  「希希!我有事情,明天告訴你。」

  「嗯,噴泉池,丘比特之箭指示的方向,二十步的地方。」

  明天……

  明天有多遠?

  有沒有,雙生花背對背的距離那麼遙遠……

  耳邊,不斷傳來石柱落地的聲音,牆壁倒塌的聲音,瓷器碰撞摔碎的聲音。傳來轟隆隆回憶被銷毀的聲音,心臟一片片剝落的聲音,所有事物坍塌下沉的聲音。

  「白蓮」機場,連剛剛下機的乖客們都好像聽到了那種盛大而絕望的坍塌聲。一個少年身形恍惚地隨著人流走出來,還沒有走出大廳,彷彿感受到某種生命的消逝一般,雙腿一折昏厥過去……

炫的番外

  《天使只為星夜哭》番外

  序

  驕陽下,風夜炫站在坍塌的「十三大廈」前,輕輕抬起頭。

  他彷彿看到緋紅的天空中,夏水希那雙如星光般閃耀的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裡站了多久,等了多久,或許再漫長的時光他也等不到她回來。他只知道,兩個月前,他是怎樣衝進這裡。

  他不停地扒開石磚,沉重的石磚磨破他纖細的手指。他的身體變得麻木,血肉彷彿不是自己的,可他還是不停地扒,任何人都無法阻擋——

  他的手指青了、腫了、最後破開,傷口摩擦著石磚,鮮血源源不斷地染紅了那一片地方。

  然而他還是不願放棄。他只想讓夏水希知道,他不會這樣輕易地讓她離開。

  他扒了整整兩天,流盡的血液讓他暈倒在那片血泊之中。等他醒來,他已經永遠地失去她了……

  從此以後的每天,風夜炫都站在這裡,等待。

  1.

  飛雪第一次見到風夜炫的時候,還不知道他就是「維拉斯加」的二皇子。

  在這之前她是流晨星皇子的寵妃。可是一直以夏水希的替身存在的她,不懂什麼是喜歡?什麼是被喜歡?在「丁斯香蘭」國過著毫無夢想的每一天。

  慶國大典,她隨著流晨星踏進這片國土,在接風宴的酒店裡,她看到了風夜炫。

  她永遠忘不了那天,他穿著白色的襯衣,手裡搭著一件灰色的風衣,在一群御衛的簇擁下步入大廳的情形。大理石地面在他的腳下流轉,米希亞水晶大吊燈也抵不過他眼中的光輝。

  有女侍應生殷勤走過去替他拿風衣,他輕輕側開頭,似乎難以忍受別人觸碰他的東西。

  飛雪承認,就連他皺眉呵斥侍應生的表情都很帥!雖然流晨星也有他這樣帥,但他不一樣,他的帥更有味道,更讓人心驚,更充滿男人的邪氣和魅力。

  侍應生都被她責罵得迷醉了!

  風夜炫離開后,所有的侍應生都圍上來,繞著被責備的那個拚命地問:「怎麼樣,你看清楚了沒有,他眼角的那顆是痣嗎?」

  「不是!是六芒星的眼鑽!」

  「哇!貼眼鑽啊,好帥!」

  「你們不是說眼角有痣才帥嗎?」

  「看錯了啦!眼角有痣那也要是他的痣才是帥痣啊!」

  飛雪覺得那群侍應生簡直是不可理喻,可是她覺得自己更不可理喻。從那天以後,她每晚的夢中都會出現那個有著妖冶藍瞳的少年。

  所以多年後,當飛雪有再一次成為夏水希替身的機會的時候,她是欣喜的。她欣喜得甚至忘了有多少個流淚的夜晚,她狠狠地憤怒地詛咒著自己那張酷似夏水希的臉,才會讓彼此沒有任何感情的流晨星將她強行鎖在身邊,徹底地失去自由。

  飛雪想,如果自己的一生都逃不開替身的陰影,何不嘗試去接受?因為這一次,是她想要真心疼愛的少年。

  2.

  飛雪拉著風夜炫去看海,撿貝殼,堆沙堡,跟他講天使、黑夜和星星的故事。

  從小就被流晨星極力培養成夏水希的她已經徹底丟失了原本的自己。她的愛好、她的習性、甚至說話的強調,都跟夏水希如出一轍。

  原本所有人都對風夜炫的生命失去了希望。

  可是飛雪的突然出現,讓一切逆轉了。

  風夜炫開始會說話,會微笑,會比較少地呆在「十三大廈」前暴晒日光,甚至少做噩夢了。他口裡出現的「夏水希」字樣越來越少,也越來越依賴跟飛雪相處的時光。

  只是,誰也不能再在他的面前提及有關他過去的一切。

  兩年後,彷彿是水到渠成的樣子,飛雪和風夜炫開始涉及婚嫁。最高興的莫過於皇后和國王了,突然失去成淡星的巨大悲痛讓他們在一夕之間蒼老了很多歲,再也無力承受風夜炫的一點點閃失。

  可是結婚那天,風夜炫卻離奇地失蹤了。整個「維拉斯加」都陷入瘋狂的尋找中。

  只有飛雪知道,風夜炫藏在了哪裡。迎著夜晚的風,她果然在「拉羅拉」海邊的礁石上找到了他……

  風夜炫看著飛雪笑了:「我忘記了她的樣子。看到你的臉,我總以為她就是你這個樣子。」

  「她走得那麼自私,一張相片都沒有留給我。」

  「連讓我思念的餘地都沒有。」

  飛雪說:「只要你把她當成我,她就是我!我跟她沒有任何不同。」

  「她不是你!」

  「為什麼?」

  「你知道嗎?」風夜炫黑色的影子投在海里,漆黑漆黑就像他那顆流著黑血的心,「有一天,我看到她從陽光中走來,走到我跑車邊的時候,居然掏出一面紙巾去擦拭後視鏡。那時我就在想,這樣的女孩,有一顆怎樣柔軟細膩的心,才會讓她去為別人著想。而她平時又靠著一顆怎樣逞強的心去跟我鬥嘴生氣。」

  飛雪啞然。

  風夜炫嘴角的笑很奇異:「每天我都以為我不會再睜開眼,可每天還是看到這個明亮的世界。很多時候我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我到底是因為什麼信念而活著?」

  飛雪的聲音忍不住哽咽:「因為什麼?」

  「我在想,在我離開之前能夠見她一面就好。真的,我不貪心,只要一面就好。」

  3.

  風夜炫終於還是如願見到夏水希了。

  飛雪不知道自己是經過多少努力,才拿到那一段有夏水希和風夜炫接吻鏡頭的影帶。

  她看到風夜炫在那一刻失控,整個身體都重重撞擊到電視屏幕上。一次一次地撞擊,彷彿要把隔離他和夏水希之間的厚重玻璃撞破。

  沒有人可以拉開他。

  他發狂地用十指揪住自己的頭髮,面孔幾乎扭曲,沉積了兩年的思念和憤怒,就只為等待這一刻。

  屏幕里,夏水希溫暖而幸福的表情,聽著她深愛的少年說:「我想就這樣抱著你。想這樣一直抱著你,哪怕是十年後,二十年後,直到你身體佝僂走路蹣跚……藍茜茜,我希望在你扭到腳的時候,抱著你朝前走的那個人,永遠會是我。」

  風夜炫撞擊得屏幕變成一片密麻的雪花,冒出灰色的煙霧。他的耳膜「嗡嗡」響著,響著影帶里他說過的話,以及他曾如此讓夏水希傷心難過——「以後,要小心了。再扭到腳,我不可能會再抱著你朝前走。」

  直到把自己撞得頭破血流,風夜炫才頹敗地癱倒在地。

  很奇怪,這一次,風夜炫流血的傷口怎麼也停不下來。無論醫生們用了多努力的辦法,都不能將他額頭那小小的傷口縫合。他們分明記得,兩年前,風夜炫在強行撥弄石磚的時候,「十三大廈」原本就不穩的坍塌場再次碎石滾落,他被埋在裡面造成多處地方嚴重受傷。

  然而那一次,他卻自動結痂止血。

  風夜炫流著血躺在擔架上,雙眼迷離著好像看到一團明亮的光暈朝他襲來。

  他伸出手……

  光暈融在他的指尖,慢慢幻成一張歡笑的臉。於是風夜炫也笑了,笑著說:希希……

  《完》

上一篇[情同骨肉]    下一篇 [愛你清晨到黃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