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風子是我的愛

標籤:許廣平

1簡介

作者:許廣平
創作時間:1925年10月
文體:散文詩
1925年3月11日,許廣平就已開始與魯迅通信,到當年7月底,信件往返41封(此據原件,而非公開的《兩地書》)。考慮到郵遞時間后,可以說通信從未間斷,其親密如此。我再告訴諸評論家一點一般讀者不知道的情況:1925年8月中旬,受學潮牽連,許廣平曾到魯宅住了約一周,兩人於此時定情,以後常常相見,許也有時到魯宅居住,所以信也不必再寫了(兩人恢復持續的通信,是南下以後的事)。10月,兩人的關係進入親昵階段,許廣平有散文詩《風子是我的愛》記其事:「即使風子有它自己的偉大,有它自己的地位,藐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罷!不合法也罷!這都於我們不相干,於你們無關係,總之,風子是我的愛……」「風子」即暗指魯迅,「不合法」是因為魯迅有原配朱安。

2內容

原文:
它,我不知道降生在什麼時候。這是因為在有我的歷史以前,它老早就來到這個宇宙和人們結識了吧。
風子是什麼一個模樣呢?我可說不出,因為自始我就沒法子整個的了解它,許是因為我太矮小的原因吧!
即使我看著最有趣的書,或者干著最聚精會神的事體,耳根響著隆隆的1 2 3 4 5 ,5 4 3 2 1,1 3 5,5 3 1ooo鋼琴的竟日震動鼓膜的聲音,任何人都不容易忍耐的下去領會或細心高興的工作吧。這時風子突然投入我的懷,令我不期然而然的拋開工夫,裝作假寐的去回味它,屢屢不只一二次的追溯它,當遇著我的時候和離開我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景。
比起螻蟻雞犬之流。我,小小的我勉強可以算是龐然大物吧!然而風子總看我是小孩子。
這於我真算是莫大的恥辱。它,是天上的一種氣體,時間,空間,自然比我偉大得多。在解凍的時候它算是春風;在汗流浹背的時候,它算是薰風;梧桐葉落的時候呢,人們知道它換了秋的袍子;而狂風怒號,有似刀割的時候,人們在它的名字上改換了一個名,說是冬風了。它雖則能被人改變各式花樣,但仍不是風子嗎么?時候地位的不同,風子能單隻不給我一些暖暖的呵氣嗎。有誰能禁止我不愛風子,為了我的藐小,否認我的資格呢。
風子有一個劫運,就是在上古的時候,人們把它女姓化了,說它是「風姨」,然而我則偏偏說它是風子。何以故,因為我是男姓化的,不妨引為同類,可以達到我同姓愛的理想的實現,而且免掉了她和他的麻煩。
淡漠寡情的風子,時時攀起臉孔呼呼的刮叫起來,是深山的虎聲,還是獅吼呢?膽小而抖擻的,個個都躲避開了!穿插在躲避了的空洞洞呼號而無應的是我的愛的風子呀!風子是我的愛,於是,我起始握著風子的手。
奇怪,風子同時也報我以輕柔而緩緩的緊握,並且我脈搏的跳蕩,也正和風子呼呼的聲音相對,於是,它首先向我說:「你戰勝了!」真的嗎?偌大的風子,當我是小孩子的風子,竟至於被我戰勝了嗎?從前它看我是小孩子的恥辱,如今洗刷了!這許算是戰勝了吧!不禁微微報以一笑。
它——風子——承認我戰勝了!甘於做我的俘虜了!即使風子有它自己的偉大,有它自己的地位,藐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罷!不相當也罷!同類也罷!異類也罷!合法也罷!不合法也罷!這都於我們不相干,於你們無關係,總之,風子是我的愛……呀!風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