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網路筆名:niuniu 出版筆名:風維。

1個人檔案

網路筆名:niuniu
出版筆名:風維
性別:(腐)女
《一個爹爹三個娃》

  《一個爹爹三個娃》

血型:O型
最喜歡的活動:睡覺
生平最得意的事:當媽媽 (且因為做媽媽了所以封筆退出耽美界)
愛好:潛水(常在網上游)、看別人坐過山車(自己從沒坐過)、園藝
優點:勇於認錯,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錯都會以最快速度承認
缺點:記憶力差、挑食、喜歡從二樓向下扔軟墊子砸人

2個人作品

長篇作品
一個爹爹三個娃》
番外:《爹爹語錄》《席天的學習記錄》《惡搞美人魚》《搬家記事》《江南才女》《影子師兄》《家譜》《吵架》《我和席太爺不得不說的故事》
《南極星》
番外:《小六》《天隱》
帝台春》(封筆作)
短篇作品
《碎簫》
《如果他們懷孕》別名《niuniu的惡搞》
《美人外商追蹤報道》
《幸運兒》
會者定離——評《鳳非離》
By:洛月若櫻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既含睇兮又喧笑,子慕予兮善窈窕。」第一次看到鳳非離出場,頭腦中驀然就躥出這個句子。閉上眼睛,那個華彩輝煌,宛如九天鳳凰般的男子,眉目斜睇,嘴角微挑的鳳陽王非離君就在面前,對著我笑的傾國傾城。 非離,非離。先帝的得名字,真正就困住了這隻鳳凰的翅膀。宛如遙遠和國鬼怪故事中的言靈。名字,是最短促的咒。凡事妖魅也好,人鬼也好,仙凡也好。名字,一定不能輕易告訴他人。因為被掌握了名字,就被人禁錮了靈魂。然而,像鳳非離這般洒脫瀟洒,戲如人生的人,怎麼會為了區區一個稱呼,真的就甘心失去自由,禁錮靈魂?
說到底,不過一個不舍。因為不捨得那個寂寞的孩子一直孤獨下去。不捨得那個倔強的孩子把一個責任都攬上肩頭,獨自負重下去。因為不捨得那個執著的孩子,為了逝去的戀人就這麼一直疼痛下去。所以,非離才捨得翱翔九天的自由,輕輕的降落在他身邊,展開溫暖的羽翼,柔柔將他覆蓋其中。
你可以放心愛我。因為,我足夠強。強的能夠保護我們兩個。就這樣,所謂戲看人生,洒脫不羈的鳳非離,有了此生唯一看不穿也放不下的執著——寂寞而倔強的皇帝宮棣。愛情啊愛情,就連自詡非凡的鳳陽王也看不穿的愛情。
然,該要有怎樣的勇氣,怎樣的一顆心,才承受得起,充盈滿溢這樣一份真摯沉重的感情?宮棣顯然是退怯的。不是不愛,而是不敢愛。只是習慣了,去背負,去承擔。不能理所當然的放棄重擔,心安理得的躲入他人懷抱,放任的享受溫暖。只是太懂得感情的微茫,微茫的抵不過父命母憂,抵不過生死離別……那一樹的柔柳,溫柔纏綿,卻像極了水底蜿蜒而生的水藻,在不知不覺中纏繞在心頭,綿綿密密的將整顆心包裹其中,見不了陽光,也不堪見陽光。而包藏在裡頭的一顆心,脆弱的難以呵護。
只因為,不再想愛,不堪承受愛,也不堪再忍分離。所以年輕的皇帝,也就這樣了,時刻給自己一個蹩腳的借口。接近鳳陽王,只是因為那個人是一動天下亂的鳳陽之主;接受他的關心,只是因為他活在戲中,而他自己不過正好是他選擇的戲碼。正好,兩個名優,一齣戲劇,一場歡情。其中你情我願,歡愛情好,皆是你眼角眉梢的風情,動心到極處,也不過一場敷衍虛演。當不得真,也算不上真。正因為處在戲中,扮演戀人,所以寂寞而怯弱的皇帝,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鳳非離所有的關懷和愛。然,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在耳邊說著愛你的人,一說便是十七年,逗你騙你十七年,是否還會一直這樣下去?宮棣希望一直這樣下去就很好。不談愛,無關愛,一直這樣在彼此身邊就好。
可是,即使閉上眼睛,捂住耳朵,封印感情。也騙不了自己的心,包裹在水草里的心啊。怎麼會看不到他的笑容,他的溫暖,他的陽光?只要出事,不論大小事宜,只要他有需要,就會出現在他身邊的鳳非離啊。
彼時尚小,心智未開,所有的欺負作弄,是那個同樣稚齡的孩子彆扭喜歡的方式。
幼年懵懂,毒蜂惹禍,拉著他的手,帶他躲避的人,同樣是那個他啊。
經年未見,霜果試情,勸他打開心目,淋漓痛苦的人,仍然是他。
直到戀情不堪,唯一能躲避的地方,宮棣也知道,只有鄴州。只要他在,只要鳳非離在,他和柳兒都能安全。
只嘆命運,柳逝心死,護著他,寵著他,鼓勵他的人,還是他。
非離,非離,一生不離。
鳳非離,該是怎樣一個人,怎樣一段深情。所以才能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他朱宮棣呢?
忍受蠻橫無理的小皇子,忍受冷漠自傲的大殿下,忍受愛上柳兒的皇帝,忍受一直以來把他當成復仇利器和療傷靈藥的朱宮棣呢?
直到宮棣驀然醒悟,原來一直以來,努力背負責任,忍受壓力,為的只是不負人,不傷人。而他卻傷了他,也負了他。
原來,從來不是那個聰明凌駕於他之上的鳳非離,手握動天下之權的鳳陽王負他朱宮棣,而是他,自詡不負人,不傷人的朱宮棣負他!
可堪回首,一切物是人非。原來,一樹柔柳早已散開。人死,情斷,唯一放不下的,看不穿的只有他朱宮棣而已。唯一不肯停止的,是他對那個柳樹般少年的愛。而他這份執著的愛與憐憫,卻傷了這世上最有資格驕傲,也最愛他的人,鳳非離。
所幸,尚未晚矣。所幸,非離,乃是一世非離。那個人,不會因他的自私與軟弱而離開他。不止如此,那個人,不會因為任何事,任何人而離開他。
只是,同樣年輕和驕傲的鳳陽王,大抵也不甘。所以最後,才牛刀小試。戲神一出,唬的小宮棣哭的死去活來。
只是想聽一聽他的真心而已。只是想知道,過了這麼久,守了這麼久,等了這麼久,他的心裡,究竟有沒有他鳳非離的名字。
事實,鳳非離贏了。傻孩子,如果你不愛我,我就會變成泡沫哦。和人魚公主一樣在陽光下變成泡沫哦。即使變成泡沫,也會在陽光下,期待你的笑容哦。是句和煽情的話,對不對?但是呢,小宮啊,不捨得呢,還是不忍心離你而去。
非離啊,我的名字決定了我的選擇,禁錮了我的靈魂。而你這個人,才是我終究也捨不得離開的原因啊。
誰愛,誰輸。
然到最後,一切鋪陳開來,無所謂輸贏。
因為愛你,所以情願為你放棄天空。
因為愛你,所以重新為你打開心目。
只是相守,絕不分離。

誰家帝台別有春——讀《帝台春》

By:流夕芺汀
據說這篇文文是風維的封筆之作。我向來是很願意看風維的文的,她的文字乾淨、溫暖,充滿陽光的味道,讓人覺得愛情就應該是這樣的,真誠,向上,是力量,而不是傷害。
也有悲劇的《橙黃》,哭到無奈。凜冽的《暗紫》,寒風刺骨。
但是即使是這些帶著幾分清冷的故事,所講述的也是世間最美好真摯的感情。它們的故事,灼灼其華,現實雖然無奈,但是那份愛,總能感動人間。
《帝台春》亦是這樣一個故事。陽洙是被權臣節制的幼帝,應崇優是官宦世家的獨子,為了天下歸於帝王之手的時刻能有一個英明君主,應崇優男扮女裝以皇后的身份入宮成為帝師,而後伴隨皇帝奪回帝權。
從十七歲到二十二歲,少年皇帝以其驚才絕艷震驚天下,一代明君的風姿已然樹立。只是那個溫雅的夫子是他心頭永
《帝台春》

  《帝台春》

遠的唯一。
君臣之戀,師生之戀,原是天下之大不韙,但誰說帝王就合該無情,帝台便理當無春呢?
所以這是個為愛抗爭的故事(啥?)
我並不知道旁人的感受,起碼我,是喜歡這樣的故事的。
它溫暖。通篇不曾有過為了一己之私而強迫對方。更不會為了愛而背棄天下。
他們站在一個很高也很高尚的地方,相愛不因為一見鍾情,不因為英雄救美,不因為外貌權勢……只因為他們望著相同的方向,走過相同的路,並且彼此重視。
細水長流的愛情,才更真實。或許不夠戲劇化,或許不夠激越,但它持久而恆遠。
雖然面對諸多俗世紛擾,依然絕不退縮的帝王,和即使逃避也難掩深情的帝師,都是足以叫人心痛憐惜的存在。而又是那麼的叫人尊重和敬仰。
我不喜歡那些會認為有些東西理所當然的人。
並不是身為皇帝就理所當然應該執掌天下。
並不是身為臣子就理所當然應該忠於君主。
所以我喜歡《帝台春》裡面的帝王陽洙,他身為帝王,但是被權臣節制,既沒有人身自由,還要擔心著隨時因著沒有價值而殞命,但是他並沒有抱怨,沒有悲傷,沒有養成或者暴虐或者軟弱的性子。
他用自己的方式堅持著健康的長大。在全無教育的皇宮憑著母親一些不合系統的教育,敏銳的從朝臣真真假假的做戲中找到或許能給他以幫助的應太傅,更以決斷的方式傳出求助的「旨意」,至於血旨用了羊血則多少帶著幾分孩童的可愛。
風維

  風維

從一開始,我就如此喜愛這個小皇帝。我知道,他是個能把握自己命運的孩子。他,也值得坐擁天下。
所以我喜歡《帝台春》裡面的帝師應崇優,他出場的時候已經二十二歲,身為浮山門下高徒,當朝太傅獨子,他回到了風雨飄搖的京城。老父的要求固然是重要的理由,可是若不是看見獨自哭泣的堅強少年,他又怎肯付出這諸多……
他忠於君王,但君王若不是那個堅強聰慧的孩子,他不會為了君王而效愚忠。他原就不是兼濟天下的人,心繫百姓但決不將自己捆綁於朝廷,獨善其身才是他的本性。
可是,就因為那是陽洙。他必須聽從,自己的心。
愛,原就是當在生活之點點滴滴寸寸滲入,七年扶持,方有一世情緣。
作者用筆大方恢宏,平定天下之大氣磅礴,令人陽洙君臨天下的傲世之氣幾乎破紙而出,算得上風維幾篇代表作中敘事最為厚重圓潤的了。單為此節,本文亦可算得佳作。:
平定天下中,可以忍受這曖昧的愛。那麼,當海晏河清,這君臣,師生,短袖……該如何對天下交代?N
畢竟,也真的,沒有人能真的不在乎俗世。
尤其,應崇優原本就是個受過情傷的人。
尤其,陽洙的身份是天下最高貴也最孤獨的皇帝。
亂世中滋生的愛,也許是最真實的,但是,誰又知道少年的愛何時會消退?
皇帝先不愛了,可以拋棄,受傷的弱勢的青年。
青年先不愛了,皇帝卻不會放手,受傷的依然是弱勢的他。
這本就不是公平對等的愛啊,怎麼敢投入百分百的情?
退吧,逃吧,拒絕吧,裝傻吧……
年輕的帝師能夠堅強的帶著少年天子翻過險峻的雪山,卻沒法帶著自己走出心靈的困境。
迷惘的帝師只能用最無奈的方式將自己放逐。
被關在遠離紛擾的樓台,應崇優是不惱皇帝的。這本就是不能輕易解開的結。
所以,皇帝這麼做,沒有錯。
如果沒有師叔和師兄強迫他假死遁世,應該不會那般的刺激到皇帝吧。不過,也好,總好過,兩個人,傻傻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的感情,一個把自己困在朝堂,一個把自己放逐樓閣。
最是生離死別才見真情,老套俗套,可是,真是因為這原本就是人性最後的弱點才在戲中一遍遍上演。
陽洙為應崇優發瘋一節其情深義重,肝腸寸斷,即使是我這等早已看盡這狗血情節的觀者也止不住的淚流滿面。
即便如今已不是無依無靠困於深宮的當年,如今已是手握江山坐擁天下的當今第一人,可懷抱著這個年輕男子的時候,仍然會刻骨銘心地感覺到,那才是自己在這世上所擁有的全部。
兩年深宮躲開權臣的監視為生存而戰,三年軍旅平天下為責任而戰。
他們一直在一起。無論是否承認,那心底早已無法抹去的,那便是愛了。
所以,即使離開。也沒所謂的。
當少年皇帝揮手下令,撤去搜查的官衛。
我並不擔心,我想,到時候了吧,到了他們為愛情而戰的時候了。
無論多久,他們是命中注定的契合……
【應少保此生為朕摯愛之人,此情上不瞞天,下不瞞地,列祖列宗、百官黎民,都可鑒朕心】
朝堂之上,少年皇帝鏘鏘真言,算得我聽過的最動人的甜言蜜語之一。
祝你們幸福。一定,會幸福的。
朗朗碧空,且看誰家帝台別有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