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飛影,動漫作品《幽游白書》中四主角之一。

 

1 飛影 -簡介

飛影【飛影/聲優:檜山修之】
生日:11月11日
星座:天蠍座
血型:AB型

出生在冰河之國,因是忌子而遭捨棄,為了生存不停的搶奪和殺人,為了尋找妹妹和自己的冰淚石,而請時雨裝了邪眼。
一開始偷了靈界的3個寶物,與靈界偵探的幽助對抗,最後被由暗黑鏡反射回來的靈彈給擊中,而被捕。後來靈界以幫助幽助為條件交換自由,飛影幫忙幽助打敗四聖獸,在垂金別墅救出妹妹雪菜,參加暗黑武術會……
飛影表面上雖然冷酷,但實際上卻……

與藏馬關係密切,在《幽游白書》第7卷的卷末番外中相識。

被幽助影響深刻。與桑原拌嘴是習慣。

2 飛影 -幽游白書故事大綱

一個十四歲的不良少年,浦飯幽助為了救一名小孩而被汽車撞死了,由於靈界並沒有預計到他的死亡,並沒有他的容身之所,所以他得到了一個重生的機會。經過了靈界的考驗,幽助終於重回自己的身體,並成為靈界偵探。

在一次任務中,幽助結識了藏馬和飛影,他們三個加上桑原(幽助的死黨)一起替靈界解決了不少的案子。接著在「暗黑武術大會」中擊敗實力強勁的對手們,他們的實力和友誼與日俱增。  

為阻止前任靈界偵探-仙水忍,打開魔界到人間界的通道,幽助他們進入了魔界,幽助更為仙水「殺」了,但原來幽助本來是魔族的後代,因此幽助又復活了。在老爸的幫助下,幽助終於打敗了仙水,眾人亦回到了人間界。

幽助他們和仙水的打鬥驚動了魔界里的妖怪,其中勢力最大的三組集團--黃泉、雷禪和軀各自向幽助,飛影和藏馬發出邀請,希望他們成為自己的助手。幽助因為不滿雷禪在他和仙水打鬥的時候「幫」了他,要去找他「算帳」,而飛影為了給自己多些的住戰機會和經驗,亦接受了軀的邀請,藏馬則因多年前的一些恩怨,不得不接受黃泉的要求,他們三人都又再到了魔界,更於不到一年就成為了各國的次強。  

一年後,雷禪死了,幽助成為了該國的國君,並提出了要舉行一場魔界統一戰,勝利者可以成為魔界的統治者,反之,落敗者便要聽從勝利者的命令。第一次魔界統一站的勝利者是雷禪以前的朋友--煙鬼,他訂立了「不準干擾人間界」的規定,並希望每三年便再舉行一次同樣的比賽。賽后,幽助和藏馬回到了人間界,而飛影則打算繼續留在魔界。

【飛影】在魔界中有名的盜賊妖怪,額頭上有第叄隻眼-邪眼,睜開可使妖力上升。人如其名,身法之快有如影子般迅捷。除了是一位拳術高手以外,更是劍術的高手。在冷酷無情的外表下,卻有一顆熱血柔情的心。為了尋找妹妹雪菜,流浪於人間界和魔界之間,然而在找到妹妹之後卻不敢與她相認。雖然常與幽助等人保持距離,但在行動上一致。且由於受到幽助等人的影響而逐漸消彌原有的殘忍妖怪性格。 

【必殺技】

〖劍術〗手持一把不算長的直刀,劍法之快連幽助與藏馬都自嘆弗如,與四聖獸之一的青龍對決時,盛怒之下一次砍了十六刀!

〖邪王炎殺煉獄焦〗邪王炎殺拳之一,以火炎包裹著拳頭擊出。雖然是人間界的火焰,但威力驚人。在暗黑武術會中曾對黑桃太郎使用過。另外,還有以火焰和妖氣組合使用的邪王炎殺劍。  

〖邪王炎殺劍〗邪王炎殺拳中的招式之一,以混合著妖氣的火焰包裹劍身,配合飛影高超的劍術發動致命的攻擊,因邪王炎殺劍招式與桑原的靈氣之劍相似,因此被飛影認為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邪王炎殺黑龍波〗操縱火炎的邪王炎殺拳是飛影最厲害絕技!能成為投射性的武技,也能使術師的妖力大增,在暗黑武術會中對武威一戰時發揮了強大的威力。放出黑龍波的飛影需六小時的冬眠才能恢復體力。

3 飛影 -角色特點

四人團體中比較個性的角色,敏捷型英雄,最大特點是速度快,由於身世離奇,一出生便有強大妖力,再加上後天努力,其格鬥技能和妖術拳法都很精通,戰力很強。武器是劍,不用劍的時候可以通過額頭上的邪眼召喚出魔界火焰,從而使用絕招邪王炎殺拳,邪眼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別的功能,主要是有類似千里眼的功能。飛影是主角中最酷的人物,似乎也是在讀者中有最高的人氣度。讀者喜歡他不是沒有原因的。
  
飛影很酷。冷冷的外表,冷冷的表情,冷冷的眼神。打架的時候身手矯健,敵人往往還沒反應過來就中招了,而手下決不容情,一出就是殺招,確實很厲害,看他的打鬥從來不用擔心,因為他的絕招總是壓倒性的強大。
  
飛影由於強大而自負,通常的表情是冷冷的高傲,他也能敏銳的看出戰鬥中的形勢,戰鬥中不管敵方或我方出什麼招數,很少能讓他吃驚,慣常的表情只是眉頭一皺,嘴角一挑,那笑也是冷冷的,更顯蔑視。幾乎從來不會誇獎和鼓勵別人。對於實力不如他的,他一向就沒有什麼耐心;對於實力比他強的,他也不會輕易認輸,一般來講他不認為有人比他強,如果有人比他強,他也會儘力鍛煉自己使自己最後超過那人。對於產生於強大中的自負,要降伏他也只有更加強大。
  
飛影表面冷漠,對別人的事似乎從來不放在心上,只以自我為中心,不會想到主動幫助別人,多少有點自私,是流川楓式的人物。其實他的感情深沉內斂。身為妖怪的他,似乎羞於承認自己心裡也有溫柔,也有愛和被愛的需要,找多少理由也要掩飾自己。但他對妹妹的親情,對朋友的友情,總是在一不小心就流露出的關切中暴露無遺,他打死也不承認的表情顯得很可愛,最經典的當屬暗黑武術會上會場坍塌時救雪菜的那一幕,「不要傻盯著我。」無比深情又冷漠的樣子。宣揚自我中心的他,為了朋友,也可以拚命的,在暗黑武術大會上,藏馬與魔性使者隊的戰鬥中身受重傷失去知覺,被卑鄙的爆拳毆打,他就曾打算不顧一切的衝出結界;在幽助被仙水殺了之後,他也曾忘我的戰鬥,為了報仇。東方人的感情含蓄,崇尚堅毅而內斂的性格,所以很容易會被這樣的男人打動,飛影的高人氣就不足為奇了。
  
飛影在漫畫中也有一段長的成長經歷。魔界統一戰的情節多有漏洞,我一向對其主線劇情基本無視,但是那裡介紹的幾人的過去倒是有點看頭,對他們性格和成長的理解是有補充的。飛影出生於雪之國。雪之國沒有男人,雪女可以直接生育,生下的也全是女孩,只有男女之事後才會生下男孩,所以雪女一旦生下男孩,就意味著……。雪女生下的男孩,被稱為「忌子」,是要立即處理掉的,因為忌子是火妖,是雪女的客星,生下男孩的雪女也會受到懲罰。飛影就是忌子,一出生便有強大的妖力,雪女們用符咒封住他,扔下了懸崖。被扔掉之前,飛影得到了母親的信物——雪女在生孩子時會流下一滴眼淚成為冰淚石,是稀世珍寶。
  
帶著與生俱來的強大妖力和天才的戰鬥領悟力,並且還有人人覬覦的稀世珍寶,在強盜窩裡長大的飛影的成長之路似乎已經註定了。沒有溫情,沒有僥倖,這是個以力為勝的冷酷世界,一切全要靠自己,要殺死對手才能生存下去,不然就是被對手殺死,也沒有人會同情。只有變強,只有冷酷,這正是飛影一直以來的信條,戰鬥是手段,生存是目的,至於為什麼生存,他都沒有多餘的精力去考慮,因為維持生存已經要用盡全力。但是,若說不為了什麼而生存,為什麼,他會在心情鬱悶之時,借冰淚石平靜下來?冰淚石是他心中的寄託嗎?只是冰淚石嗎?冰淚石代表了什麼意義呢?他的家鄉,他後來回去了,可是並沒有如他所發的誓願那樣,殺掉所有雪女;他的收穫是得知了母親的死和妹妹的存在。從此以後他就開始了漫長的尋找過程,尋找妹妹,尋找後來無意中丟失的冰淚石。很難想象一個崇尚暴力、冷酷無情的人,會對親情這麼執著,而且是他從沒得到過的親情。也許,飛影的心裡天然有對感情的親和慾望,得不到感情使他更加渴望感情。也許,他已經足夠強到保護自己了,也應該給自己找個目標了。
  
一找到目標,飛影就很認真了,當剛剛能騰出時間來思考時,所有人都會考慮為什麼而生存的問題的。不然沒有理由生存下去的話,自己都會陷入混亂。飛影的生存目標,只有那一個吧,所以他不惜犧牲自己A級的妖力裝上邪眼,只為了能找到妹妹。知道他唯一信奉的就是力量,可知道這樣的犧牲有多大,從而也可知道生存目的的重要性。飛影為了親情而放棄力量,是很偉大的行為,但他自己當時卻不自知。來到人界,初識藏馬,打了半天才知道是被挑撥了,不打不相識。藏馬為他治傷,又一眼就幾乎看穿了他最心底的秘密。飛影畢竟年輕,與人相比可能年頭不算少,但在妖怪中就只能算個孩子,在聰明而處世老到的藏馬面前,幾乎是透明的。飛影一定也對藏馬印象深刻,所以後來才會與他合作,盜取靈界寶物,從而遇見幽助。與幽助的戰鬥是他們倆在漫畫中頭一次亮相。
  
現在想想,我之所以更喜歡藏馬,也許一個理由是飛影給我的第一印象太壞了吧。藏馬的出場並不特別,只是拿來煽情;飛影卻完全是以反派出場,而且還是個不怎麼高明的反派,竟然拿主角的女友做人質,戰鬥的時候除了很張狂,也沒顯出有什麼實力,他賴以成名的速度在當時完全被幽助掌握,加上藏馬出頭,很快被打敗。如果把全書聯繫起來看,確實不知道飛影是怎麼想的,不是來找妹妹嗎,怎麼突然想與靈界和人界為敵,偷三件與他的目的毫無關係的寶物,然後想稱霸?而且就憑他當時的妖力?只能解釋為作者當時並沒有想好後面的內容,也許甚至一開始都沒想把他畫成主角(雖然他出場時也是很帥的,不遜於藏馬;不過戰鬥時張狂的樣子也不太好看)。

不過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等作者畫到妖魔街的時候,也許是覺得四個主角比較好看,就突然想到了可以把飛影拉出來幫忙(桑原在幽助打亂童的時候被決定為主角了,藏馬以正面形象一出場人就知道他已被內定為主角了)。既然是主角,就不能再像以前那麼不象樣了,為了讓飛影翻身,作者在這場主角聚齊展現本領的第一場戰中把飛影塑造得最搶眼,那種無與倫比的速度和毫髮無傷的一擊必殺瞬間迷倒了大量的讀者,轉型成功(真奇怪如果他那麼厲害,與幽助交戰時怎麼不使出來,幽助絕對擋不住)。
  
且當這種安排是合理的,回到飛影的成長。飛影在背叛之門是第一次受到震撼的時候。在以前,他不相信世界上除了對手還有什麼。即使和藏馬合作,關係不一般,也只是合作而已,互相利用就是本質,沒有用了就不用再合作,也就沒有什麼關係了,甚至變成敵對方,都很正常。幽助的信任打破了他的信條。很諷刺的,他雖然想要感情(表現為想找到妹妹),可是感情出現的時候卻不認識。幽助所遵循的是他從沒見過的風格,不存在利用之心,也就沒有防範之心,自己的性命怎麼可以就這樣託付給別人?飛影第一次違背了自己的信條,這種感覺雖然不認識,可總感覺比過去非要和遇見的每個人都拼個你死我活要好,知道有個人,你不用防範他,他不會殺你,不會搶你東西,不僅不會算計你,反而處處為你著想,從來不會想你有沒有用,只想我對你有沒有用,這種感覺,到底是比孤單一個人要好。

信任是一種強大的感情,夥伴關係是一種奇妙的關係,尤其是與沒有同伴意識的四聖獸團隊對比,在敵方團隊只有孤軍奮戰,還要防範被自己人拋棄;在我方團隊卻可以放心大膽的拚命,因為知道如果自己不行了,會有人守護,油然而生的優越感,飛影剛剛看到一點苗頭,他想接著看看吧,到底會如何發展。終於他的表現還不賴,讓主角們和讀者們都鬆了一口氣。這時飛影就從完全的「我」中跳出來了,開始看到自己以外的別人。在青龍殺掉沒有利用價值的白虎時,飛影就看不慣了。成長得過於迅速嗎?不過,可能很多時候,成長就是這樣,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一晃就過去了,卻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在心裡起了革命,人確實會因為最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最深刻的變化,只要茅塞頓開就行。這就是飛影初次見識到真正的感情。在打敗朱雀后,面對捨身而戰的兩個人類,飛影說他不明白為什麼要犧牲自己為別人而戰,以前他也的確是只考慮自己的,但,當時發出疑問的飛影,已經不同了。後來參加暗黑武術會,夥伴意識就得到了一個最好的機會滲入飛影冷酷的心,共同經歷過生死關頭的人們很容易結成生死之交;又因為找到了妹妹,也觸發了他的感情開啟。當然,他是不會承認的,從小根深蒂固的信條,讓他始終還是看重力量勝於一切,最信任的還是自己的力量;沒有溫情的童年,讓他把表達感情看作是羞愧的事情,脆弱愚蠢的表現。他有了感情也當作沒有,或者說,是他不願意接受有了感情的自己。

他的自我意識還是矛盾的。後來在魔界洞窟開啟的威脅下也才會有一開始漠不關心的舉動,他要維持自己冷酷的一貫形象,做點事情首先要講條件,雖然他甚至是偷偷跟蹤幽助(不然很難相信那麼巧在刃霧下殺手時出現),關鍵時刻出手相救,還和幽助肉搏一場以滿足幽助的願望(非常可愛的行為,這一刻飛影的冷漠蕩然無存,非常的人性化),並提出忠告,明擺著是關心,也還要找一堆不是理由的理由。因為他的自我認同是冷酷,對他來說感情是不好的,會被利用,被傷害(在藏馬身上總有教訓),童年的陰影一直纏繞著他,他要裝出一副冷酷的樣子才能嚇人。這一點,藏馬看得最清楚,只有他知道怎麼對付飛影的表裡不一,給他壓力又給他台階,讓他在儘可能不造成自我混亂的情況下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因為把自己當成壞人,做件好事還得自己跟自己戰鬥一下,飛影活得也真夠累的。
  
此後飛影是逐漸變化的,雖然越來越認同這種夥伴關係,越來越離不開友誼,越來越富有感情,可是沒有階梯式的飛躍。直到遇見了軀,是他第二次比較大的變化。  

4 飛影 -角色評價

如果說前面飛影主要是在學習感情,主要是在受別人的影響,只是在心裡悄悄的發生著變化;那麼,遇見軀,就像是他把學到的武功應用於打架一樣。軀的身世,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他把接受的感情訓練釋放出來,也可以去影響別人。軀的身世同樣離奇,而且跟他是很有異曲同工之處的,他們同樣是一出生就被放逐,飛影傷人而生存,軀是自傷而逃離苦海;他們都是從小就沒有溫情,沒有愛,卻同樣渴望感情,飛影心中潛在的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軀是寄托在一個虛假的溫情記憶上;他們同樣也都不相信感情,在嚴酷的生存鬥爭中屏棄沒用的感情,看不到自己最渴望的東西,處於沒有目標的空虛和自我否定的矛盾當中。

但是,飛影在遇見軀的時候,已經如前所述的改變了,軀彷彿就是過去的他,一定引起了他的共鳴,知道他的過去的軀,當然更早就共鳴了。剛剛改變,而且正在改變,飛影不費力就可以把還很新鮮的經驗傳授給軀。當他在改變別人的時候,是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的深刻變化產生了,從這時候起,他不僅是看到別人,而且是主動付出感情了,從被動到主動的變化。軀的生日賀禮,一句「Happy Birthday」,他已經學會為別人考慮了。
  
當然,飛影並不是已經發展完全了,他自己還在轉型期,他和軀更像是兩個孤單的孩子,發現了另一顆同樣孤單的心,於是兩份孤單接近了,相互扶持著尋找道路,逐漸的熟悉感情,適應感情,不再孤單,最終才能接受有了感情的自己。
  
漫畫的最後,飛影也還沒完全學會,而且依他的性格,也許就停在某一階段了,稍嫌冷淡的階段。他始終不會像幽助那樣什麼都寫在臉上,不會像藏馬一樣懷有熱烈的愛。表達感情到軀的生日那樣已經是極致了。你不用指望他在你需要的時候說好話安慰你鼓勵你,不用指望他會專門顧忌你的感受,連他知道雪菜在尋找自己的哥哥,還是不打算告訴她,若說以前是為了她少一些煩惱,可是現在就忍心讓她心裡一直牽挂,一直也得不到結果,說到底還是嫌感情之事麻煩吧。他一直不願意把感情表達出來的。雖然很酷,可是真憋死人了。不過,他可以做到的是,如果他牽挂的人需要他,他知道了,一定會出手的。對他來說,這就到頭了;對別人來說,這也就夠了。
上一篇[《用情》]    下一篇 [少司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