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2003年2月15日,英格蘭足總杯第五輪,曼聯隊主場迎戰阿森納隊。客場作戰的阿森納隊分別在第37分鐘和第52分鐘由埃杜和維爾托德各入一球,從而2:0淘汰了曼聯。比賽結束后,曼聯隊主教練弗格森在更衣室里勃然大怒,猛烈的批評了曼聯球員。弗格森與貝克漢姆在第二個丟球上起了爭執,弗格森一腳踢飛地上的一隻球靴,這隻球靴剛好擊中了貝克漢姆的左側眉骨,頓時血流如注,史稱「飛靴門」。這次受傷除了讓小貝流血受傷險些破相外,也標誌著他與弗格森的親密關係結束。03/04賽季結束后,貝克漢姆就被賣到了皇馬。

小貝自傳​
在小貝的自傳《我的立場》中,貝克漢姆對「飛靴門」也有描述:
比賽很不順了。阿森納歪打正著,以一個幸運的自由球先得一分。比賽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老頭子說,他對我的表現很不滿意。他讓我不要在右方後退,而應該朝著阿什利那邊深入挺進。我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我望著站在我後方的加里,看得出他也不同意這個安排。我不想說什麼。現在我們不過才落後一分,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扳回一分,而且比賽還剩下45分鐘,我們完全可以扭轉戰局。
然而,我們踢的越來越糟。下半場剛開始,埃杜傳球給維爾托德,結果阿森納隊又進一球。我踢的很不好,其他人也是。賽后我們成群結隊的回到更衣室,我馬上脫下自己的球鞋和護腿板,因為我在比賽中腿被踢了一腳,我把這些換下來。老頭子走了進來,關上門,脫下夾克掛到衣鉤,他第一句是:
「大衛,第二個球怎麼說,你當時在做什麼?」
他在怪我嗎?我非常吃驚。
「這個不是我的錯。他們隊有個傢伙在中場越位了」
老頭子繼續說到:「我在比賽前告訴過你。問題在於你根本不讓別人跟你說話,你根本就不聽別人說話。」
我無法相信他為什麼這麼說,我整個足球生涯中都一直在聽,而且也想聽別人的話。
從見到教練開始,一直到現在,我難道不是一直在聽他說話的嗎?
「大衛,當你犯錯誤的時候,你得坦率的承認錯誤。」
「教練,對不起。但我沒錯,這不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受到責備。」
「不,你應該受到責備」
更衣室的每個人都聽見了我們的對話。當然,每個人都知道我是對的。
隊里有一半的人都應該對阿森納的第二球負責。然而老頭子卻把責任推到我一個人身上。我覺得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受了欺負,我被逼退在角落裡,毫無理由的受到唾罵。我陷入困境。
老頭從房間的另一頭向我走近一兩步,地板上正放著一隻球鞋,他抬起腿一腳踢開那鞋,我不知道他朝著我踢,還是朝著牆踢。他是那麼憤怒,我突然覺得自己左眼被球鞋擊中了,劇烈的疼痛了起來。我用手捂著左眼。發現我的眉毛上面開始流血。我不顧一切的沖向老頭子,我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沒有像這樣失控過。
幾個隊員站了起來。吉格斯第一個拉住了我,然後是加里和范尼斯特魯伊也拉住了我。突然間,這一切就像槍戰片裡面的場景一樣,我拚命沖向老頭子,一群人拉著我。老頭子後退了幾步,我想當時的場景也讓他大為震驚,我的暴怒持續了一分鐘。然後我就平靜了,走向醫務室。
上一篇[薩姆埃爾]    下一篇 [漢普頓公園球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