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飢餓戰役,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陸軍航空兵於1945年3~8月對日本周邊海域的空中佈雷封鎖作戰行動。代號為「飢餓戰役」。

1 飢餓戰役 -戰役介紹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陸軍航空兵於1945年3~8月對日本周邊海域的空中佈雷封鎖作戰行動。代號為「飢餓戰役」。

  1944年底,美軍為切斷日本本土與西南諸島、中國、朝鮮之間的海上交通線,及早結束對日作戰,制訂了用水雷封鎖日本海域的計劃。由於日本近海水雷、防潛網和岸上防禦工事給美軍潛艇和水面艦艇活動造成較大困難,決定由美陸軍第20航空隊使用80~100架B-29型轟炸機完成空中佈雷封鎖任務。戰役共分5個階段:①1945年3月27日~5月3日,出動飛機246架次,布雷2 030枚,布雷海域主要在下關海峽及阿久根和佐世保等。②5月4~13日,出動飛機195架次,布雷1 422枚,布雷海域除下關海峽外,還有瀨戶內海和東京、名古屋、神戶、大阪諸港。③5月14日~6月6日,出動飛機209架次,布雷1 313枚,布雷海域是本州西北各港口和九州的近海海域。④6月7日~7月8日,出動飛機404架次,布雷3 542枚,布雷海域主要是瀨戶內海一帶。繼續封鎖下關海峽,並對神戶、大阪等重要港口反覆佈雷。⑤7月9日~8月15日,出動飛機474架次,布雷3 746枚,布雷海域廣闊,除封鎖下關海峽和本州、九州地區外,圍繞朝鮮海岸,在釜山、馬山、元山、興南、清津各港佈雷,使日本全島陷入被封鎖狀態。

  美軍佈雷封鎖歷時4個半月,共出動飛機1 528架次,布雷1.2萬餘枚,基本上達到了戰役目的。共炸沉、炸傷日本艦船670艘,其中包括「海鷹」號航空母艦在內的65艘軍艦。損傷的艦船總噸位近140萬噸,相當於戰役開始前日本艦船總噸位的75%。港口、航道被封鎖,日本艦船幾乎停航,對外海上交通線中斷。日本失去原料來源,軍工生產陷於停頓,全國陷入飢餓狀態,國力和軍隊戰鬥力急劇下降,加速了日本的崩潰。整個布雷作戰美軍損失15架飛機。★

2 飢餓戰役 -戰役背景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鑒於日本是個島國,資源匱乏,橡膠、棉花和羊毛需求的100%,石油需求的92%,鐵砂的87%,煤炭的24%(其中焦炭佔90%),糧食的20%都依賴從國外進口。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本隨著軍事工業的擴大生產,戰略物資和工業原料的進口也大幅度增加,完全可以說,海上交通線是日本賴以生存的生命線!因此美軍決定擊其要害,扼殺日本的生命線,削弱其經濟潛力和軍事工業的生產,加快戰爭的進程。美軍出於上述設想,除以潛艇、水面艦艇等兵力開展海上破交,還組織實施了系統的攻勢佈雷,以封鎖日本港口、航線,達到破壞海上運輸的目的。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授權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尼米茲上將主持制定水雷封鎖日本本土的計劃,美軍預見到封鎖的結果將使日本國民斷絕糧食供應而以「飢餓」為戰役代號。

  由於日軍在九州、四國和本州沿海水域布設了大量水雷障礙和防潛網,還有海岸防禦炮火的威脅,美軍潛艇和水面艦艇都難以進入日本近海執行布雷使命。而隨著美軍戰略轟炸的展開,日軍航空力量已受到嚴重削弱,日本近海地區的制空權已牢牢掌握在美軍手中,使用飛機實施航空佈雷的條件已經成熟,於是尼米茲決定動用B ―29來執行這一任務,因為太平洋戰場上的所有B―29均由陸軍航空兵司令阿諾德指揮,所以1944年12月尼米茲將計劃送交阿諾德,得到了阿諾德的全力支持。

  1945年1月,美軍出動B―29在越南金蘭灣、西貢和新加坡海域布下593枚水雷,這是美軍在二戰中首次大規模實施的航空布雷行動,也是為即將開始的對日本大規模攻勢布雷進行的一次實戰演練。

  美軍「飢餓戰役」計劃投入兵力為100架B―29,每架B―29可攜帶12枚453千克水雷或7枚900千克水雷,出發基地為塞班島和提尼安島機場。 1945年1月美國海軍的水雷專業人員到達提尼安島,設立了水雷裝配中心,對水雷觸發引信進行調整和改進,以增加日軍清掃時的難度,並為水雷加裝降落傘,以減緩空投時的下落速度,避免入水時因為速度較大而爆炸。

3 飢餓戰役 -戰役經過

  整個戰役共分五個階段:

  從3月27日至5月2日為第一階段,美軍通常都會同時組織空襲,作為佯攻,吸引日軍注意掩護航空布雷行動。這一階段共出動B―29轟炸機246架次,布雷 2030枚,布雷海域主要集中在下關海峽和吳港、佐世保軍港。除了戰略上的目的外,還帶有支援沖繩戰役的戰術性質。正是美軍的布雷使下關海峽無法安全通行,迫使日軍增援沖繩的以「大和」號戰列艦為核心的艦隊不敢經下關海峽南下,而由豐后水道南下,不得不較早進入美軍艦載機的作戰半徑,因此日本海軍聯合艦隊象徵的「大和」號戰列艦最終在美軍數百架次飛機的猛烈攻擊下沉沒。4月27日,名古屋港因水雷封鎖被迫關閉。

  第二階段從5月3日至5月12日,美軍出動B―29轟炸機195架次,布雷1422枚,開始使用抗掃能力較強的水壓水雷,除繼續在下關海峽進行補充布雷外,還在東京、大阪、神戶等港口和瀨戶內海主要航道上佈雷,封鎖瀨戶內海,並切斷日本幾個大工業城市之間的海上交通。由於瀨戶內海遭到水雷封鎖,從中國東北和朝鮮駛來的許多船隻無法進入瀨戶內海,被迫改到九州或本州西北港口卸貨。

  第三階段從5月13日至6月6日,共出動B―29轟炸機209架次,布雷1313枚,開始使用另一種抗掃能力較強的低頻音響水雷。這一階段主要針對由於瀨戶內海遭封鎖后,日本船隻改往九州或本州西北的情況,集中在上述水域佈雷,鑒於水雷的巨大威脅,日本被迫於5月14日、5月23日、5月27日關閉清水、橫濱和東京港,使日本與亞洲大陸的海上運輸量急劇下降。

  從6月7日至7月8日的第四階段,美軍的攻勢布雷規模進一步擴大,出動B―29轟炸機404架次,布雷3542枚,一面對下關海峽、神戶、大阪等港口進行補充佈雷,一面加強對九州和本州西北部的全面封鎖。同一時期,美軍駐沖繩的岸基航空兵也在朝鮮沿海布雷186枚,主要迫使日本運輸船隻遠離沿岸海域,進入比較開闊海域航行,以便於對其進行攻擊。這一時期,日軍為了恢復其海上交通,投入340餘艘艦艇,2萬餘人進行掃雷作業,但由於前一時期因觸雷沉沒的船隻較多,很多船隻不敢再冒觸雷的危險進入雷區,因此該階段日本船隻的損失有所下降,但實際運輸量也大為降低,以神戶和大阪港為例,5月卸貨量為32萬噸,而 7月僅為4.4萬噸,降幅達86%!

  7月9日至8月15日的第五階段,美軍出動B―29轟炸機474架次,布雷3746枚,除在日本本土港口布雷外,還在朝鮮釜山、馬山、元山、興南和清津等港口佈雷,以阻止滯留在這些港口的日本船隻出海。

4 飢餓戰役 -戰役結果

  歷時四個半月的「飢餓戰役」,美軍出動B―29轟炸機1528架次,布雷12053枚,其中磁性水雷4900枚、音響水雷3500枚、水壓水雷2900 枚、低頻音響水雷700枚(美國海軍出動的飛機和布設的水雷未計在內),所布水雷共炸沉炸傷包括「海鷹」號航母等65艘軍艦在內的670餘艘船隻,其中炸沉和重創無法修復的達431艘,總噸位140餘萬噸,相當於戰役開始時日本船舶總噸位的75%。美軍此次攻勢布雷效果非常顯著,平均每布21枚水雷就炸沉日本船隻1艘,而美軍損失極其輕微,僅損失飛機15架。

  「飢餓戰役」的成功實施,幾乎徹底切斷了日本至關重要的海上運輸,1945年8月比1945年3月,下關海峽運輸量下降98%,幾乎完全中斷,而瀨戶內海也只能通行機帆船之類的小型船隻。在這四個半月中進口物資下降90%,維持戰爭所急需的石油、煤炭、糧食等戰略物資供應近乎中斷;軍工企業由於原料斷絕,紛紛停產或關閉;日軍大批飛機、艦艇由於燃料極度缺乏而被迫停飛、停航,直接影響了部隊的戰鬥力;由於航運中斷,250萬噸大米堆積在朝鮮港口,而日本國內的糧食供應卻極其困難,因為要優先保證軍隊需要,廣大平民糧食配給降至最低限度,食不果腹,終日在飢餓線上苦苦掙扎。

  此次戰略性的攻勢佈雷,美軍準備充分,計劃周密,海空兵力協同配合,投入兵力之集中,布雷海域之廣闊,布雷強度之密集,可稱得上史無前例,尤其是最後兩個階段,兩個半月之中,共出動飛機878架次,布雷7288枚,更是收到了顯著效果,最終實現了全面徹底封鎖日本海上交通的戰役企圖。在物質上和精神上都給予日本以極其沉重的打擊,顯示了水雷這一古老兵器在現代戰爭中的巨大作用,與戰略轟炸相結合,大大加快了日本的徹底失敗

上一篇[精子存活率]    下一篇 [張空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