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首陀羅迦(約2~3世紀) Sudraka 古印度梵語戲劇家。生卒年不詳,約活動於公元2~3世紀。有劇本《小泥車》傳世,另有獨幕諷刺劇《蓮花禮物》和多幕劇《琶琶和仙賜》(現存前8幕),也被認為是他的作品。

1身世傳說

《小泥車》是印度古代劇作家首陀羅迦的名著。關於這位作家的生平事迹由於時代久遠,缺乏歷史記載,現在已無從查考。中外梵文學者對他大致有以下兩種說法。
下層人民
認為作家是個下層人民,因為首陀羅迦這個名字和印度最低級的種姓「首陀羅」(奴隸)有關,從而暗示作者出身低微。劇本「序幕」中介紹作家的三首詩,是後人加進去的贗品,靠不住的。
因此,作家是個什麼樣子的人,至今未有統一的看法。但從劇本中反映的時代來看,可以認為他生活於公元二三世紀之間。這時期正當印度奴隸制向封建社會過渡時期。由於奴隸主過著淫逸的生活,廣大奴隸和城市貧民均遭受慘重的剝削和壓迫,階級矛盾十分尖銳。人民憎恨暴虐的統治,渴望過自由平等的生活。

2《小泥車》

內容
國舅蹲蹲兒在街上調戲追逐妓女春軍。春軍一時無處躲藏,便逃到善施尊者的家裡。春軍平時愛慕善施人品,善施也喜歡她。這次不明相遇,更增添了他們互相愛慕的心情。春軍要把自己的一盒首飾寄存在善施家裡。她說正是為了這盒首飾,蹲蹲兒那流氓才追逐她的。善施替她收藏了首飾盒。然後,他和好友慈氏踏著明月一同護送春軍回去。
善施是優禪尼城一位貧窮而道德高尚的人。他原是富商的後代,後來家道中落了。他那高大的住宅也顯得格外蕭條冷落。他家原有個按摩匠,在善施貧困后,混進賭場討生活。有一天,他輸給賭場老闆摩吐羅十個金錢,他拿不出錢來,受盡賭場老闆的凌辱和踢打。剛好遇上俠士癲蛤蟆救了他。按摩匠在慌亂中躲進了春軍家。春軍問他的來歷,他便說善施原先是他的主人,還把善施各種好處都讚揚了一番。這些正是春軍喜歡聽的。可是,這時賭場老闆帶領的一幫賭徒仍未離去,躲藏在春軍家附近,等候按摩匠出去時,把他逮住。春軍便脫下自己的一隻鐲子,吩咐婢女愛春把它交給賭場老闆,抵償按摩匠的賭帳。按摩匠深受感動,後悔自己不該墮落成一名賭徒。自此以後,他洗心革面,出家去當了一名和尚。
夜遊是一位破落的婆羅門,因和春軍的婢女愛春戀愛,他想盜竊一筆錢,把愛春從妓院中贖出來。他看善施家高牆大院,以為是個富戶,便在夜裡打地洞鑽進他家。那天晚上,善施和好友慈氏出去聽了一場音樂,回來后都睡得很熟,一點也沒察覺。夜遊在他家裡尋覓了半天,對這個有著高大門庭的人家,連一件值得偷的東西也沒有,感到十分驚奇。後來,他才發現春軍寄存的首飾盒,便把它偷走了。
第二天,善施發現家裡進了賊,春軍寄存的珠寶被竊,他十分難受。這事他怎樣向春軍交代呢?城裡人也許會放出流言,說善施因貧窮吞沒了別人的首飾,而裝出失竊的樣子。他的妻子賢助見丈夫難過,便把自己僅有的一串珠鏈交給善施,要他拿去賠償春軍的損失,決不能在名譽上讓丈夫受到損傷。善施對自己的妻子十分感激,便托慈氏把珠鏈送去給春軍,並要他對她說,善施把她的首飾拿到賭場去輸光了,請她接受這串珠鏈的賠償吧!慈氏說明明是叫賊偷去了,為什麼要撒這個謊呢?何況用這樣名貴的珠鏈去賠償划得來嗎?善施說,不這麼說,春軍是不肯收下的,而且春軍的信任比珠鏈更值錢。
蹲蹲兒送了價值一萬金錢的首飾給春軍,並叫僕人趕車去把她接來。春軍不從。剛好,這時夜遊帶了盜來的首飾,到妓院來贖愛春。春軍一眼就認出了首飾的來歷,但她並不說破,而是為了成全他們的婚姻,命人駕車把愛春和夜遊送出妓院。愛春感動得哭了。可是,當他們正要上車時,傳來了夜遊的好友阿哩耶迦被國王八臘王逮捕的消息,罪名是他聚眾企圖謀反。夜遊為了搭救朋友,他放棄了和愛春結婚的念頭,決定先把她送到長輩那兒居住。自己便出發去救阿哩耶迦了。
慈氏送珠鏈來到春軍居住的妓院。這是一所官辦的妓院。正門富麗堂皇,院落樓閣連亘,箜篌、饒鈸和絲竹之聲不絕於耳,更有那山珍海味,珠寶鳴禽,真箇是溫柔之鄉,銷魂之地。慈氏覺得三十三天的光華都似乎聚集在這裡了。慈氏見到了春軍,便把善施交代的話說了一番,並把珠鏈交給她。春軍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暗想善施這樣慷慨大度,這樣講信用,還用謊話來騙她收下珍藏,越發增加了對他的敬愛。她便把珠鏈暫且收下,以便日後找個借口,好把珠鏈送還他。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春軍在女僕的陪同下,帶了珠鏈來到善施家。她先把被竊的首飾給善施看,善施和慈氏大吃一驚。然後,她把事情經過說給他們聽。說完,她便把善施的珠鏈交還給他。由於雨下得很大,當晚春軍便住宿在善施家,他們成就了一段姻緣。
第二天,善施和慈氏一清早到城外名勝舊花籃園去了。事先他們約好春軍在園中相見,並派僕人增祥駕車接她去。春軍起床后,見到善施的兒子升軍在哭鬧,他要買一輛小金車玩。過去,他曾玩過鄰居小孩的一輛小金車。後來,被鄰居要回去了。善施買不起這麼貴重的玩具,女僕便給他捏了個小泥車,升軍不肯要。春軍便把自己的首飾拿出來,放在小泥車上,好讓他去買一輛小金車。這時,善施的僕人增祥已把牛車趕來了。但他發覺忘了拿車墊,又趕車回去取墊子。
蹲蹲兒的僕人安柱奉主人之命要把空車趕到舊花籃園去。半路上因車道阻塞,他下車去驅趕行人。那輛車正好停在善施家門外。春軍和女僕從家裡出來,誤以為是善施派來接她的車子,便匆忙上了車。安柱回來也沒留意,趕著牛車走出城去。
夜遊劫牢,救出了好友阿哩耶迦。衛隊正在搜捕他們,出不了城。這時增祥取了車墊,把牛車趕回來,停在善施家門口。增祥在車座上聽到後面腳步聲,以為春軍出來,便叫快點上車。阿哩耶迦以為叫他,他正想躲進車裡避一避呢,便從後面上了車。增祥見車子已坐上人,趕著車往城外走去。
城門口,有八臘王派來的吏部官員威猛和禁軍教頭檀香在把守。他們見到增祥的車子,喝問車裡坐著什麼人?增祥說是妓院春軍姑娘,她和善施在舊花籃園有約會。威猛要檀香去車內查看。檀香是夜遊的好朋友,他把頭鑽進車內,見是阿哩耶迦,大吃一驚。阿哩耶迦請求檀香保護他,不要聲張。檀香便對威猛說,車上確系春軍姑娘。但他說話時,神色有些慌張。威猛犯疑,要親自去搜查。檀香不讓,高聲喝道:「嘿!威猛。我檀香搜過了這輛車子,你還想搜。你算個什麼東西!」威猛也回罵。於是,兩人大吵起來,各自誹謗對方的出身和種姓。最後,他們竟動手打起來。檀香把威猛打翻在地。威猛氣急敗壞,便跑進王宮去告狀。檀香這時暗暗遞給阿哩耶迦一把劍,命令增祥趕快把牛車趕出城去。
善施和慈氏正在欣賞舊花籃園美麗的景緻。同時,也焦急地等待春軍的到來。好容易看到增祥遠遠地趕著牛車來了,便迎了上去。不料他在車裡看到的卻是一位寬肩膀、闊胸膛的壯實的漢子。阿哩耶迦知道自己坐的是善施的車子,平時他也聽說過善施的為人,便放心了。他告訴善施,他是八臘王正在追捕的逃犯,請善施搭救他。善施說,他一定保護他,即使犧牲生命,也不會把他拋棄。他立刻叫增祥摘下了阿哩耶迦腳上的鎖鏈。然後,用自己的車子送他逃走。
國舅蹲蹲兒和一批幫閑也來游舊花籃園。這時,安柱把車子趕來了,準備接他回城去。蹲蹲兒卻發現春軍坐在車子里,真是喜出望外,認為這是一塊送上門來的肥肉。春軍發現自己上錯了車,驚慌得說不出話來。蹲蹲兒用各種下流的話和猥褻的動作調戲春軍,春軍用腳踢蹲蹲兒。蹲蹲兒氣極,加上他聽說春軍是坐車來會善施的,便命令幫閑把春軍殺死。幫閑怕遭到報應,不敢動手。蹲蹲兒便命安柱下手,安柱說他要為自己積些陰德,他不幹。蹲蹲兒只好自己動手,把春軍姑娘掐死了。然後,他不許幫閑和安柱聲張出去。一個幫閑見蹲蹲兒喪盡天良,便毅然離開他,投奔起義軍去了。蹲蹲兒把春軍的屍體藏在干樹葉下,便一溜煙逃回城去了。
已出家的按摩師也來游舊花籃園。他在池塘里洗了一件袈裟,正想把它晾在樹枝上,發現干樹葉底下有嘆息聲,嚇了一跳。按摩師撥開樹葉一看,認出是春軍。原來,她剛才被蹲蹲兒掐住脖子,暈了過去,並沒有死。按摩師便為她按摩,幫她恢復了知覺。然後,扶她到附近的一座廟堂里調養歇息。蹲蹲兒逃回城后,他為了對善施進行報復,便到刑部大堂去告發善施,說他貪圖春軍財物,在舊花籃園把她謀害了。並且,他以國舅爺的威勢,要挾法官馬上把善施捉來問罪。法官便傳訊春軍的鴇母和善施。法官見了善施的斯文模樣,覺得他不像殺人犯。這時,看守城門的長官威猛也來告狀。他告發檀香踢打他,並證實春軍是坐了善施的車子到舊花籃園去的。法官要威猛到舊花籃園去,查看有沒有婦人的屍體。威猛答應著去了。
事有湊巧。一個民婦在舊花籃園被大樹壓死了。那屍體又被野獸撕得粉碎,已無法辨認了。威猛不分真假,便以親見女屍回報法官。法官也不細察,便斷定殺人是實。儘管善施進行分辯,也無濟於事。蹲蹲兒要法官立即把善施判處死刑。根據當時的法典:婆羅門犯罪不能判死罪,法官便把善施判處驅逐出國境,呈報國王審核。隨即八臘王卻下旨把善施執行斬首。於是,善施被押赴南郊刑場。
善施詛咒天道不公。國王、法官根據一面之辭,胡亂判人死罪。他要求和自己的兒子升軍最後相見一面。升軍被帶到刑場,父子抱頭痛哭。這時,蹲蹲兒的僕人安柱見善施蒙受不白之冤,便從家裡逃出來,當眾揭發了事實的真相。他談到春軍如何上錯了車子,他的主人蹲蹲兒如何調戲她,調戲不成,便把她掐死了。
正在這時,蹲蹲兒也來到刑場,他想親眼看看善施在他面前如何喪命。突然,他發現了安柱在和眾人談話,便上前哄他回家。安柱卻指著他的鼻子,說他是殺人犯。圍觀群眾也同聲怒斥國舅。蹲蹲兒見來勢不妙,反咬一口說,安柱偷了他家金子,被他鎖在屋裡,現在逃出來還在記他的仇,撒謊誣賴他。劊子手聽了蹲蹲兒的話,便認為奴才的話不可信,把安柱攆出了刑場。蹲蹲兒又趾高氣揚起來,催劊子手快點對善施行刑。
按摩師帶著春軍趕到刑場,他們高喊劊子手刀下留人。蹲蹲兒最初一驚,定定神再看,確系春軍,情知不妙,便乘眾人慌亂時,偷偷地溜了。春軍把善施攙扶起來,當眾講述了自己的遭難和蹲蹲兒謀殺她的經過。按摩師從旁證實,他也講述了他用按摩救活春軍的經過。他說他想不到好人遭此大難,惡人卻逍遙法外。
當眾人要尋找國舅時,城裡卻傳來了一片喊殺聲。原來人民起來造反了,他們推翻了八臘王的專制統治。阿哩耶迦是起義軍的領袖,他親自殺死了八臘王,並登上了王座。新王降旨派夜遊到刑場去釋放善施。善施聽說阿哩耶迦做了皇上,十分高興,連忙謝恩。夜遊還告訴他,阿哩耶迦為感謝他的搭救之恩,已封他為王爺。接著,夜遊便命人把國舅蹲蹲兒捉來。
不一會兒,蹲蹲兒反剪著雙手,被押了進來。這個不可一世的壞蛋,變成一條夾尾巴的狗,雙膝跪倒在善施面前,低三下四地向他磕頭求饒。夜遊十分氣憤,要立刻將他處死。但善施根據「惡人想改惡從善,應以仁愛待之」的道理,主張把蹲蹲兒放了。最後,善施合家團聚,春軍被封為「夫人」。善施一家和廣大人民一道熱烈慶賀新王躋登寶座,振興國家,寰宇澄清,安享太平!

評價

《小泥車》取材於印度古代歷史上的一個傳說。相傳在公元前六世紀有個蒲尼干王朝,第三任王位繼承者八臘王是殘暴的君主。後來,被其侄子阿哩耶迦推翻。《小泥車》的作者借用這一歷史傳說,並進行了革命的改造:
1.把阿哩耶迦由王室貴胄改寫成為一名牧人,原來的宮廷鬥爭改為人民和統治者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並加進國舅爺蹲蹲兒的形象,更加突出了奴隸主腐敗和殘酷的統治。
2.塑造了善施和春軍的形象,通過他們的人品和愛情故事,宣揚了市民階級的道德和理想。
上一篇[《人在天涯》]    下一篇 [銘瑄 MS-D2500]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