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香菱《紅樓夢》中的十二丫環之一(十二丫環包括:晴雯、麝月、襲人、鴛鴦、雪雁、紫鵑、碧痕、平兒、香菱、金釧、司棋、抱琴。) 香菱,薛蟠之妾,原名甄英蓮,甄士隱的女兒。三歲那年元宵,在看社火花燈時被騙子拐走,十二三歲時,被薛蟠強買為妾,改名香菱。她生得裊娜纖巧,做人行事又溫柔安靜,夏金桂極為嫉妒她。香菱備受夏金桂的折磨,不僅名字被改為秋菱,還險遭謀害。薛蟠出獄后,把香菱扶了正,后難產而死。

1 香菱 -簡介

香菱香菱

香菱,《紅樓夢》人物,本名甄英蓮,甄士隱之女。元宵節賞花燈時,家奴霍啟看護不當而被拐,時年三歲。在人販子手中先是賣給馮淵,后被「呆霸王」薛蟠奪去做妾,改名「香菱」。后隨薛家進京,一直住在榮府的梨香院。平日她要伺候薛蟠,難得有空。這一次因薛蟠外出經商,薛寶釵便把她帶進了大觀園給自己做伴。環境的變化還激發了香菱學寫詩的願望,並向林黛玉拜師學詩。薛蟠娶夏金桂后,又被金桂改名為「秋菱」,並遭金桂多次折磨。在高鶚續書中,夏金桂服毒而死,香菱被扶為正妻。但有人認為,這與曹雪芹的原意不符。根據第五回香菱判詞中的「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反故鄉」一句中,可以得出,香菱最後的結局應該是被夏金桂迫害而死。

早在香菱未被拐時已有一僧一道見甄士隱抱著英蓮,那僧便大哭起來,又向士隱道:「施主,你把這有命無運、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懷裡作甚?舍我罷,舍我罷!」已點出香菱「平生遇際實堪傷」第七回周瑞家的在送宮花時見金釧兒和香菱在曬日陽兒,也向金釧兒說:「倒好個模樣兒,竟有些像咱們東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兒。」蓉大奶奶即秦可卿,劉心武認為拿香菱和秦可卿相比是暗指兩人現在的出身並不是真出身,而且要比現在出身高。

2 香菱 -判詞

癩頭跣腳的僧人給甄士隱暗示香菱命運的判詞:

嬌生慣養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
好防佳節元宵后,便是煙消火滅時。

香菱的正式判詞:

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
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第一句是說,「香菱」原來就是「英蓮」;英蓮三歲時被拐子拐走,養到十幾歲賣給薛蟠,給這個花花太歲作了侍妾。後來薛蟠娶了個攪家不賢的潑婦夏金桂,又貪又嫉,又狠又毒,香菱受盡他們的凌辱虐待,含恨而死。關於香菱的結局,這首判詞說得很明確。高鄂的續書寫夏金桂死後,香菱被扶正,當了正夫人,是顯然不符曹雪芹的意圖的。
如果說甄家的小榮枯映襯著賈家的大榮枯,那麼香菱的命運也是對大觀園群芳命運的一個暗示。誰能想象得到嬌生慣養的甄家的掌上明珠,會成為一個讓人作踐的奴才呢?誰能容忍那麼聰明俊秀的姑娘,配給一個只會作「哼哼韻兒」的蠢材呢?有人說過這是「玉碗金盆貯以狗矢(屎)」 (二知道人:《紅樓夢·說夢》),實在令人惋惜。英蓮就是「應憐」,從作者宿命的觀點看來,這是不可解的,命運是無情的。
首句「根並荷花一莖香」寫的是蓮跟荷花同長在一根莖上,一樣芳香。荷花也稱蓮花,這裡暗示香菱原名英蓮。
「自從兩地生孤木」的「兩地 生孤木」寓一個「桂」字,點出夏金桂的名字。
最後一句「致使香魂返故鄉」指的是死亡,暗示香菱被夏金桂虐待致死。香菱由地主階級出身的小姐而終於落入四大家族的羅網,這種遭遇深刻反映了在封建社會的鬥爭中,中、小地主必然破敗的命運,也抨擊血淋淋的妻妾制度的殘酷,從而揭示封建「末世」女子的悲慘命運。

3 香菱 -香菱學詩

香菱學詩是《紅樓夢》中的一個插曲,但聯繫香菱的一生遭際來看,這個插曲的描寫是作者頗具匠心的安排。脂硯齋對此有精闢的分析,說:「細想香菱之為人也,根基不讓迎探,容貌不讓鳳秦,端雅不讓紈釵,風流不讓湘黛,賢惠不讓襲平,所惜者幼年罹禍,命運乖蹇,致為側室。且曾讀書,不能與林湘輩並馳於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豈可不入園哉。故欲令入園,終無可入之隙,籌畫再四,欲令入園必呆兄遠行後方可。」香菱是小說中出場最早的薄命女,自幼被拐,十幾歲時被呆霸王薛蟠強買為妾;後來正妻夏金桂一來,她的命運就更為不堪,很快就被折磨致死了。后四十回寫她死於難產,並不符合曹雪芹原來的設計。在情榜當中,香菱位居副冊首位,可見是相當重要的人物。作者寫她學詩,也是為了抬高她的身份,增加讀者對她的好感。這樣,當她被無情的命運折磨致死時,就使悲劇性更為強烈了。

香菱香菱學詩
香菱學詩,大致可分三個步驟:首先是拜黛玉為師,並在黛玉指導下細細品味王維詩;其次是一邊讀杜甫詩,一邊嘗試作詩;其三是經歷了兩次失敗,終於成功。香菱作的第一首詩比較幼稚,用語直露,把前人詠月慣用的詞藻堆砌起來,湊泊成篇。最大的問題是,全詩沒有表達真情實感,了無新意。詩中所用「月桂」「玉鏡」「冰盤」等,詞藻陳腐,所以黛玉說「被他縛住了」,即不能從前人的套子中跳出來。

她的第二首詩就有所進步了,能用「花香」「輕霜」等比喻,又用「人跡」「隔簾」等情景烘托,漸漸放開了手腳。但「玉盤」「玉欄」等。詞語仍有陳舊的氣息,而且全詩在詠月色而不是月亮本身,有些跑題,所以黛玉說「這一首過於穿鑿了」。香菱的第三首詩是這樣的: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

博得嫦娥應借問,緣何不使永團圓?

這首詩是成功的。除首聯外,句句都似非寫月,但句句與月相關。用詞典雅含蓄,設意新奇別緻。尤其是頷聯,對仗工穩,言淺意深,堪稱精妙。它最大的優點,是切合香菱自己的身世,借詠月而懷人,流露了真情實感。這樣,詩就不是空洞的而是有內容的了。香菱的成功,一方面說明了她自己的聰明與優雅素質,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一個道理,即小說四十九回寫眾人看了她第三首詩所說的「無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如此,香菱住在大觀園裡更為名正言順,她做副冊第一人也就順理成章了。

《紅樓夢》中有許多詩詞,這是今天讀者的閱讀難點之一。許多人草草看過,以為作者無所用心,這是可惜的。書中詩詞,往往是與故事情節融為一體的,每個人的詩作都有自己的特點,表現了不同人物不同的思想性格。有些詩作,還點明了人物的處境與命運歸宿。如上引香菱詩第三首中的「精華欲掩料應難」,實際就是在說香菱目前的情況。因此,仔細品味書中詩詞,也是欣賞《紅樓夢》的樂趣之一。

曹雪芹借寫香菱學詩,還表達了自己對詩藝的一些看法。他特彆強調詩要有新意,要寄情寓興,不能以詞害意,這是一種通脫明達的認識。從文章中,讀者還可以了解到作者比較欣賞唐人詩作,如王維,杜甫,李白等都是曹雪芹心儀的優秀詩人。

香菱要學詩,不拜身邊的寶釵為師,卻去找黛玉,這也是合乎小說情理的一筆。寶釵博學多才,詩也寫得不錯,但她並不看重這個,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而且,寶釵生性沉穩,不喜歡太麻煩的瑣事,所以香菱是不便向她學詩的。黛玉雖然生性孤僻,喜散不喜聚,卻也有熱情大度的一面。她指導香菱不厭其煩,循循善誘,而且言簡意賅,所以香菱才能很快悟入門徑,獲得成功。黛玉的這種表現,是她性格中另一側面的反映。從某種角度說,黛玉比寶釵其實更容易相處,也更同情弱者。

4 香菱 -不幸命運

香菱的命運是可悲的,但是在《紅樓夢》中曹雪芹對這個人物特別鍾愛,賦予她特殊氣韻,致使在大觀園中游移著一股極清的暗香,然而終究「菱花空對雪澌澌」了。

香菱原名英蓮,她出身在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姑蘇,母親封氏性情賢淑,深明禮義,父親甄土隱嚴正清白,稟性恬淡,為本地望族。年已半百的夫妻倆,膝下無兒,只有一女,乳名英蓮。

香菱香菱詠月
英蓮「生得粉妝玉琢,乖覺可喜」,全家極其疼愛。應該說英蓮生活在這樣的家庭是幸福美好的。不幸的是,在她三歲那年的元霄佳節,土隱命家人抱去看燈,至半夜時家人因小解,將英蓮放在一家人家門檻上,待他回來,英蓮不見蹤影。全家人到處尋戲,皆無音訊,英蓮早被拐子拐去,另走他鄉。當天甄家又遭大火,燒成一片瓦礫場,這一個又一個的不幸遭遇,給英蓮的命運籠上了悲劇色彩。甄土隱只得將田莊折變,與妻投岳父家去。

當人們再悉英蓮時,她已長到十二、三歲了。她被拐子養在僻靜處,認著親爹。當英蓮,已有些姿色時,拐子騙她說,爹因無錢還債,要賣她。這時正巧本地有個馮淵的小子,父母早亡,又無兄弟,有些薄產,一眼看上這丫頭,立意買著作妾,發誓不再續娶,議定三日後過門。英蓮的命運這時似乎出現了轉機,英蓮被磨折了多年,得了這段姻緣,倒是英蓮不幸中的有幸。然而又偏偏不幸的命運在捉弄這紅顏薄命女。拐子為嫌錢,第二日又將英蓮賣予「豐年好大雪」的薛家「呆霸王」薛蟠,意欲捲走兩家銀子,逃往他鄉。薛蟠橫行霸,淫佚跋扈,拐子哪能走脫,被兩家拿往打個臭死。拐子求饒,兩家都不肯收銀,只要領人。薛家勢強人多,將馮淵打了個稀爛,抬回家三日便死了,薛蟠生拖硬拽拉把小小的英蓮拉回家作了小妾,進行肆意蹂躪與踐踏。後來她被人們、薛蟠的妹妹薛寶釵漸斬喚著香菱。曹雪芹安排這薄命女名字的更改,寓意著很深的含義:它是說,蓮的質地高潔,貴若襯飾凈瓶水的柳枝,或如如來親炙的座席,一旦脫離蓮座,委落紅塵,處於污泥,甚而成為野草閑花群落中的一株菱花。

但是曹雪芹對香菱是十分鐘愛的,可以說《紅樓夢》中有兩類截然不同的女子形象:一類是像黛玉、妙玉、齡官等人的冷僻高傲;另一類是像寶釵、襲人、湘雲等人的世故練達。而曹雪芹在塑造香菱時,卻拋撇了這兩種典型,把她塑造成矯憨天真、純潔溫和、得人憐愛的女性。香菱雖遭惡運的磨難,卻依然渾融天真,毫無心機,她總是笑嘻嘻地面對人世的一切,她恆守著她溫和專一的性格。當薛蟠在外尋花問柳被人打得臭死,香菱哭得眼晴都腫了,她為自已付出珍貴的痴情。薛蟠外出做生意,薛寶釵把她帶入大觀園來往,她便有機會結識眾姑娘。為了揭示香菱書香人家的氣質曹雪芹還安排了香菱學詩的故事。她拜黛玉為師,幾經失敗,終於成功,夢中得句,寫出了「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博得嫦娥應借問,緣何不使永團圓」的精彩詩句,贏得眾人讚賞,被補為《海棠詩社》的社員。曹雪芹在百草千花、萬紫千紅的大觀園中特意植入的一朵暗香的水菱。這時香菱命運的轉機,給了讀者一次小小的安慰。

可是好景不長,她舛苦的命運又到來。薛蟠外出做生意又遇夏金桂,不幾天就粘上了,不久娶為正室。金桂的出現,使香菱步上死陰的幽谷。金桂未來之前,她雖不幸,但終究還很自足的狹小女性侍妄世界,快活單純過日子。金桂到來為爭寵,開始找碴,先命香菱陪她睡,香菱不肯,金桂說她嫌臟,怕夜裡伏侍;不久又裝起病來,說是香菱氣的;金桂自扎紙人,挑唆薛蟠,薛蟠不問清渾皂白,抓起門閂打香菱。香菱倍受到精神與肉體雙重磨折。金桂還像歷史上肆行文字獄的暴君,連薛蟠的妹妹薛寶釵給取的名字,也要找碴兒,她說:「菱角花開,誰見香來?若是菱角香了,正經那些香花放在哪裡?可是不通之極!」香菱道:「不獨菱花香,就連荷葉,蓮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它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靜日靜夜,或清早半夜,細領略了去,哪一股清香比是花都好聞呢,就連菱角、雞頭、葦葉、蘆根,得了風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令人心神爽快的。」金桂道:「依你說,這蘭花桂花倒香的不好了?」香菱說到熱鬧頭上,忘了忌諱,便介面道:「蘭花、桂花的香,又非別的香可比。」一句未了,金桂的丫頭忙指著香菱的臉,說道:「你可要死!你怎麼叫起姑娘的名字來?」香菱猛省,依著金桂從此改名「秋菱」。

香菱最終忍不往百般虐待折磨,把前面路徑競一心斷絕,跟隨寶釵去了。

但是老天會替人嗚不平,金桂弄巧成拙,自己落入自已設計的陰謀中毒斃了,香菱解除禁忌,扶為正室,這是香菱命運的又一次重要轉機,這正像她第一次可能嫁給多情專一的馮淵一樣,是黑暗生命中的一線曙光,後來又為薛家懷上了一個胎兒,眼看一切惡運即將過去,曙光即在前面,一個徹底改變命運的機會就要到來,然而它來得太遲了,太遲了,因為一生的劫難、坎坷、舛苦、不幸,特別從薛蟠房中移出,不免對月傷悲,挑燈自嘆,氣怒傷肝,內外拆挫不堪,已釀成干血之症。最後香菱生下的同樣是一個「粉妝玉琢,乖覺可喜」的寧馨兒,而自已難產,在血汗床房掙扎而離開人世。這一生一死閃差野,讓人感到香菱的命運何等蒼涼、乖蹇與不幸,給讀者留下了深深的思索!

5 香菱 -王蒙說香菱

香菱為何排名在晴雯和襲人之前

香菱香菱
《紅樓夢》中的人物皆極生動,包括不那麼重要顯眼的人物如李嬤嬤、王善保家的、賈芸、倪二、劉姥姥乃至板兒,都栩栩如生,掩卷難忘。惟獨香菱,我讀「紅」少說著也有十幾遍了,始終沒找到對於香菱的感覺。

而香菱這個人物並非不重要。她的父親是甄士隱,是「紅」里也是「紅」外的人物,他早早地受到了命運的無情打擊,從而早早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看破紅塵,四大皆空,成為其他人物的觀察者超度者,成為攘攘擾擾的其他人物的參照系統。

當然書中還有一僧一道,但是那兩「人」(?)如神如妖如影如幻,與其他人與事隔著一大層,與其說是人物不如說是概念理念信念的符號。而甄士隱有個女兒卻是香菱,香菱是書里故事裡的人物,是薛蟠強搶來的通房丫頭,是黛玉的詩徒,是夏金桂的眼中釘。尤其在後四十回中,與薛、夏、寶蟾等有一番烏煙瘴氣的糾葛。

香菱之悲慘遭遇使我屢屢懷疑甄士隱的選擇的正確性,一任自己的女兒塗炭蹂躪,這樣的高士、正果、超拔令人不忍,不認,難以苟同,思之毛骨悚然。這是不是反映了作者的自相矛盾呢?色即是空,色何嘗空?誰能無情?誰能無咎?誰無塵緣?誰能無痛!

而且在太虛幻境中香菱佔有重要位置,她的排名在晴雯與襲人之前,前二人又居於副冊,而她居於副冊之首。判曰:

根並荷花一莖香,

平生遭際實堪傷,

自從兩地生孤木,

致使香魂返故鄉。

評價很高,哪兒都香,接近完美或已經完美。明言其堪傷,亦是正面評價的表示。兩地生孤木好辦,二土一木的桂也,被夏金桂所害。魂返故鄉則只能是死的別稱了。

是不是作者太同情和喜歡這個人物了,反看不出人物輪廓了呢?如此悲慘而無悲情,如此孤單而不感孤單,如此學詩有成心有靈犀,乃至可以與黛玉對話至少能與黛玉做伴。如此能為寶玉情解石榴裙(按情解石榴裙的含義是絕無含糊的,就是把身體給了寶玉之義),而又天真無瑕。被稱為美香菱而不涉風月,這可能嗎?其高度甚至超過了寶釵了。寶釵還是教育出來的,她對黛玉講過她讀閑書而受責罰的事迹,而香菱從小被人販子拍去,哪有受教育的可能?幸而她的命太不好了,命運對她太苛刻了,作者又一再強調其呆傻,否則,她會不會也被懷疑是城府權謀韜光養晦呢?

襲人的「正確」令人起疑,寶釵的正確令人半信半疑,香菱的正確令人不疑。

讓我們反過來思索一下,有沒有可能就是有人接受了當時的主流價值觀,由真性出發而感悟到了主流價值帶來的本分、快樂、和平、安寧、秩序、希望,就基本真實地正確起來了呢?要知道那個時候並沒有多少人將那種主流價值視為吃人的洪水猛獸哇。一種價值觀念能主宰一個大國那麼長時間,難道只是靠虛偽和荒謬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