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反對特定地區或民族的情緒

香蕉人又叫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最初意指出生在美國的華人。現在,這個概念的範圍已不再限於美國,而擴及整個海外,泛指海外華人移民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女。他們雖然也是黑髮黃皮,但不識中文,說一口地道的美國英語。他們自小就受美國文化、美國教育的熏陶,其思維方式、價值觀也是完全美國化的,同移民來美的上輩不同。這其中,「黃皮其外、白瓤其內」、「黃皮白心」、「夾縫中的人」、「中文盲」、「邊緣化」,是描述「香蕉人」時使用頻率最多的辭彙。

1簡介

問題
當他們進入大學后,問題就來了:儘管他們的英語說得同美國人一樣好,甚至還更好——由於中國家庭重視教育的緣故。但在美國青年的眼中,香蕉人依然是外國人,難以建立起關係較密切的朋友圈子。這種圈子多半仍只局限於香蕉人之間。大學不比中學,範圍大,香蕉人少,這時的香蕉人就體會到孤獨——找不到歸宿的孤獨。

矛盾

尋求文化認同的渴望,使許多香蕉人在成年時開始滿懷熱情地學起中文來,大學里開設中文班,成員最多的往往就是香蕉人。香蕉人開始自覺學習中文之際,卻是他們的父母開始痛苦之時,因為孩子到了十八歲,美國的習慣,父母已無權干涉。如繼續表示出中國家長式的關心,非鬧翻不可。而香蕉人也會像美國青年那樣行動,搬走一人獨居,只剩下孤單的父母在家向隅而嘆。有些父母害怕孤單,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文化價值的觀念不同,他們心理又何常平靜得下。他們一心指望孩子長大了融入主流社會,現在孩子成為「美國青年」,卻要遠走高飛了;而他們已進入老年,正是最需要子女親情的時候,卻得不到了。這時候,他們就會說,還是中國式重視家庭、重視人情味的文化好。

2家庭觀

「香蕉人」遇到的第一道關卡就是他們的父母,由於基本上已完全西化,所以他們難以認同父輩們傳統的中式思維方式。於是,雙方的矛盾不可避免。
「親愛的媽媽,我丟兩個問題給你接招:第一,請問為什麼我們的『品位』如此不同?是因為我們分屬不同的時代還是因為我們成長於不同的文化?第二個問題比較關鍵,就是,老媽,你為什麼不去了解我的時代或者文化的品位世界呢?……你為什麼不試試看進入我的現代、我的網路、我的世界呢?……難道你已經老到不能再接受新的東西?還是說,你已經定型,而更糟的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經定型得不能動彈?」
「親愛的安德烈,你的母親出生的1952年……一貧如洗……貧窮使得我缺少對於物質的敏感和賞玩能力,但是卻加深了我對於弱者的理解和同情,可能也使我更加勇敢……你能回答這個問題嗎:如果這太好的環境賦予了你美感和品位,那麼它剝奪了你一些什麼?你這一代,是否其實有另一種的『貧窮』?」
這是作家龍應台與她的兒子安德烈之間的通信。安德烈在德國接受教育,穿Polo襯衫,聽HipHop和R&B音樂的他,很享受目前所能享受到的物質生活,並且十分不能理解父母這一輩持有的「品位」。在他看來,父母的品位是老舊而落伍的,他甚至斷言他的母親已經是一個被「定型而不自知的人」。
事實上,這也是絕大多數「香蕉人」和他們的父母都會有的爭論。
美國華盛頓的石東華先生,為了給女兒補補中華文化這一課,在女兒石珊大學畢業那年,特意帶她回國遊覽名勝古迹,誰知女兒除了對美食和美景感興趣以外,對其它的一切都很排斥。石先生感到很是困惑。
「德國是我的出生地,德語是我的母語,我從小在德國文化下長大,你非讓我說自己是個中國人,我肯定說,關鍵是我的內心會說——我不是。」喻利雅,德籍華人,17歲時就奪得德國2003園藝世博會命題徵文大獎。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與父母的文化衝突日增,「她從來不看中國電視,看的都是美聯社、綜合外電消息的報道。」母親這樣形容女兒。

3文化觀

香蕉人

  香蕉人

一方面,「香蕉人」在學校接受的是完全西方的教育,他們的思維方式可以說已經和西方人全無二致,西方世界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是他們為人處事的基礎,而這顯然是其父母——擁有中式傳統思維方式的第一代移民所不能接受的。「香蕉人」看不慣父母謹小慎微的行事作風,父輩們也搞不懂子女張揚外露的價值選擇。
另一方面,對中華文化的認可程度是「香蕉人」與其父母爭論的又一焦點。作為接受了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的父母,當然希望自己的子女能中西兼備,然而,在說英語、看美劇的大環境下成長的「香蕉人」,脫離了祖籍國的文化氛圍,要做到這一點確實不容易。
於是,一個家庭,兩代人,兩種思維方式,矛盾在所難免。黑頭髮、黃皮膚,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漢字卻不識得幾個。中國人會對他們說:「你是中國人?那你怎麼不會說漢語?」外國人會對他們說:「你是中國人?你的英語怎麼說這麼好?」

4夾縫一代

黑頭髮、黃皮膚,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漢字卻不識得幾個。中國人會對他們說:「你是中國人?那你怎麼不會說漢語?」外國人會對他們說:「你是中國人?你的英語怎麼說這麼好?」這就是「香蕉人」,「夾縫中的人」也許是對他們所處的尷尬最好的形容。
「朋友,我的電腦不能顯示中文,所以我只能用英文發信……請不要叫我『香蕉人』,我用英語寫信的無奈只有蒼天才懂,作這番解釋的悲哀只有鍵盤能知……」
這是西班牙的Ninette寫在博客里的話。面對著祖籍國傳統文化的缺失,體味著住在國不認同的邊緣化,向左轉?向右轉?「香蕉人」承載著前所未有的無奈和迷惘。
「當他們自己有了慾望要進入中國文化的川流譜系時,他們會自己找到自己在地圖上的那一點,這是一種自願的行為。」而今天,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移民子女選擇做一個「芒果人」。從「香蕉人」到「芒果人」,所有的努力有目共睹。
上一篇[大左翼]    下一篇 [體力勞動強度分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