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基德·馬基迪

標籤:電影藝術電影伊朗電影

馬基德·馬基迪(Majid Majidi)1959年出生於德黑蘭,他最初工作於伊朗伊斯蘭宣傳局的藝術部門,後來非常幸運地獲得了伊朗著名導演慕森·馬克馬巴夫的賞識,參與其多部影片的演出,為自己日後的導演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獲獎情況

所獲獎項
1998年的《天堂的孩子》成為首次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伊朗影片,擴大了伊朗電影的國際影響力,馬基德迅速成為伊朗人心中的民族英雄。1999年《天堂的顏色》繼續《天堂的孩子》的輝煌,蟬聯了蒙特里爾電影節上最佳電影獎。之後又推出了反映難民生活的《巴倫》等。一直痴迷於兒童電影的馬基德·馬基迪,首次轉變題材,創作出反映難民生活的《巴倫》,顯現出其作為一個優秀導演對各種題材的超常把握能力。

2特點

兒童題材:伊朗電影有著特殊的電影機制,作為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家,清規教律很多,電影領域也不例外,嚴格的電影審查制度使導演們似乎在戴著鐐銬跳舞,為了增加安全係數,大多導演選擇兒童電影為突破口,於是在其他國家始終處於陪襯地位的兒童影片,在伊朗卻繁榮蓬勃,並以其清新、自然、質樸的風格迅速形成了世界影壇一道獨特清新的風景線,產生了許多以兒童為主角的影片。馬基德·馬基迪則似乎尤其偏愛,亦十分擅長於這種題材。他的多部作品均透過孩子們純真的眼光看世界,經常以家庭為背景,通過簡單的劇情探討親情、血緣關係的溫暖與沉重。不難看出,馬基德的兒童影片是典型的伊朗式的,他沒有僅僅停留在滿足於兒童的觀賞需求,而是力求用洋溢著人性與關懷的最簡單故事牽引出人類最深沉的情感,終極目的是要通過兒童純真的眼光來看待現實世界,以一種充滿童趣而溫暖的方式闡釋伊朗人民對生命的熱誠。
民族化:從伊朗宗教和文化的層面出發,來表現伊朗文化內在的韻味。馬基德對自己民族文化有著自己的堅守。影片中波斯民族獨有的自然風物和人情風俗之美隨處可見,濃郁的本土風情使得其每個電影故事都有了寬廣而又厚實的人文背景。在他的每一部影片中我們都可以看到伊朗的本土風情:獨具伊斯蘭特色的虔誠的宗教儀式;伊朗人人飲茶,一日多飲的習俗;作為伊朗人民主食的扁平大餅……馬基德就是這樣用自己手中的攝影機對準平民的日常生活,真誠地去描摹伊朗人們有質感的真實生活。從最平凡瑣碎的事情中挖掘出人類最深沉的情感,探索出司空見慣日常生活中蘊藏的不平凡性。
苦難中的樂觀:雖然馬基德從心底熱愛身處第三世界的家鄉,但他的影片沒有從自己的主觀出發來粉飾太平,通過其影片我們近距離地感受到了平民生活的艱難,整個古老民族的貧窮,在那裡有為一雙鞋而受盡苦難的兄妹;有為再婚而遺棄盲孩的父親;有為謀生而女扮男裝在工地工作的巴倫……他們個個嘗盡人生的艱辛,但貧窮並不是馬基德的表述重點,重點是在窘迫的生存環境中呈現伊朗民眾對待貧窮的態度,發現苦難中最激勵人心的生命力,將伊朗人民頑強的生存的意願展露無遺,於是一種獨特的伊斯蘭特色的浪漫詩意油然而生。《小鞋子》通過兄妹的童稚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渴盼著一雙鞋的兩兄妹,不見絲毫的自卑與怨天尤人,他們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希望,在他們臉上看不到絲毫對窮苦生活的抱怨,他們的心靈就象西亞的陽光一樣明亮。讓人感受到貧困生活中仍存在著金錢買不到的希望與溫暖。《天堂的顏色》中的墨曼,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處於黑暗中的盲童,沒有失去生活的信仰,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手感受這個世界,他能聽到鳥在說話,捕捉到窗外溫柔的風,能撫摸到妹妹的笑容,能感受到奶奶又白又嫩的手,他的世界遠比現實世界更多姿多彩,誰又能說他是孤獨無助的呢?即使是《巴倫》中顛沛流離的阿富汗難民巴倫,也在苦難的生活中保有一份對美的追求,她平靜沉默的面對一切苦難,細心的感受生活的每一處美麗,她將髒亂不堪的廚房整理得井井有條,那打滿補丁卻依然色彩鮮艷的門帘,一莖單薄卻仍生機盎然的綠葉,都讓我們感受到巴倫那柔弱身體下堅韌的生命力。馬基德對自己民族樂觀豁達精神的這種自豪和欣賞使得他的電影總是在憂傷的調子里不乏幽默感,《天堂的顏色》中老師用墨曼的假手機打電話給爸爸;《巴倫》中阿提夫撐拐杖裝瘸子搭順風車……在眼淚中微笑的民族精神表露無遺,馬基德無疑是溫情的,他讓我們看到了這片安靜而貧窮的土地,但又不自怨自憐,而是以一種堅強樂觀的態度去直視它,每個故事的結局都留下了一份希望,流露出溫暖的氣息:阿里的父親將鞋買來;墨曼終於重新獲得父親的愛;巴倫留給阿提夫一個微笑……
寫實不乏詩意的鏡頭語言:伊朗導演對義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推崇不已,為了再現真實的生活場景,寫實的鏡頭、非職業化的表演和淡化的情節結構成為他們在電影里不倦的追求。在馬基德電影中,好萊塢電影中花哨眩目的場面調度難以看到,與其憂傷而不乏希望的影片基調相對應的是影片質樸而又充滿詩意的影像表徵。他潛心用段落鏡頭捕捉住生活中一個個精彩的瞬間,《天堂的孩子》的結尾,獲得冠軍的阿里失望地將滿是水泡的雙腳浸在水池裡,陽光下,小紅魚輕輕地吻著他的腳,似乎在安慰他,又像是在為他慶賀,暖意盈盈。《巴倫》中阿提夫偷偷地看滿面笑容的巴倫在樓頂快樂地喂鴿子,遠遠地久久地注視著巴倫在冬日刺骨冰冷的河水中搬運石塊,這些貌似客觀平靜的長鏡頭傳達出的卻是對難民悲憫傷感的同情以及對和平的渴望。影片最末處,在一派蕭索的灰色中,巴倫踏上歸鄉之途漸行漸遠,未來怎樣不可預知,但最後一刻男女主人公都乍然浮現的那一抹珍貴的笑容,卻讓我們在無望中感到了些許愛的希望。馬基德對鏡頭語言的把握能力是極強的,總是能在別人經常忽視的細微處獨具匠心,善用特寫在影片真實質樸的總體影調里強調出一份詩意美,使影片格外動人。《天堂的孩子》以鞋匠手中正在修補的一雙粉紅色的小鞋子的特寫為開端,粉紅色的鞋子和鞋面上的蝴蝶;結尾陽光下水池裡游來游去的小紅魚;阿里和妹妹的洗鞋時,空中飛舞的五彩肥皂泡,所有這些都用醒目濕潤的暖色調將它們逐步詩化。《天堂的顏色》是馬基德的極至唯美之作,片中視聽語言極具視覺表現力:鄉間尋常的景緻被渲染得如詩如畫,多次特寫的盲童表情和雙手傳遞出導演那彌足珍貴的悲天憫人情懷。即使是以灰色為主調的《巴倫》也力圖在用光、構圖上挖掘出色彩、美感和詩意。石灰瀰漫中那一莖吸吮清水的綠葉、那塊印滿鮮花的門帘、巴倫嬌艷的綠衣長衫、最後那淡淡的微笑……一張張特寫將那一絲絲細微的美的氣息放大,沉重晦暗的生活也跳動著生命的不息音符。雖然馬基德的電影也是低成本的製作,但導演還是成功地以非常到位的調光、精緻的構圖對伊朗紀錄風格電影作出了一種超越,使其電影詩化風格獨樹一幟。為了突出緊張的氣氛,《天堂的孩子》和《巴倫》都對跑步鏡頭進行了高速處理;《天堂的顏色》中早晨放雞出籠一場也用慢鏡頭表現雞毛飛上天……在特別寫實的戲里,因為有了這些特寫、慢鏡頭、長鏡頭,片子變得韻味十足,馬基德總是在非常實在的環境中頑強地尋找著一種詩意,展現自己對美好生活的期待:丟失的粉色小鞋,盲童送給奶奶的彩色髮夾,帽子上別著的黑色小發卡……這些都一一記錄了堅韌的人性,美好的情懷,讓我們隨之回到那明凈如鏡的另一種世界。

3作品年表

導演-馬基德·馬基迪 Majid Majidi
風吹柳樹靜 The Willow Tree (2005年)
Beed-e majnoon
Weeping Willow
Pa berahneh ta Herat (2002年)
Barefoot to Herat
巴倫 Baran (2001)
天堂摯愛
Hamsay-e khoda
天堂的顏色 Color of Paradise (1999)
Rang-e khoda
The Color of Paradise
The Colour of Paradise
The Rang-e khoda
天堂的孩子 The Children of Heaven (1997年)
小鞋子
Bacheha-Ye aseman
父親 Pedar (1996年)
後父
The Father
天堂捎來的喜訊 Khoda miad (1995年)
God Shall Come
手足情深 Baduk (1992年)
巴都客
編劇-馬基德·馬基迪 Majid Majidi
風吹柳樹靜 The Willow Tree (2005年)
Beed-e majnoon
Weeping Willow
Pa berahneh ta Herat (2002年)
Barefoot to Herat
巴倫 Baran (2001年)
天堂摯愛
Hamsay-e khoda
天堂的顏色 Color of Paradise (1999年)
Rang-e khoda
The Color of Paradise
The Colour of Paradise
The Rang-e khoda
天堂的孩子 The Children of Heaven (1997年)
小鞋子
Bacheha-Ye aseman
父親 Pedar (1996年)
後父
The Father
手足情深 Baduk (1992年)
巴都客
製作人-馬基德·馬基迪 Majid Majidi
Pa berahneh ta Herat (2002年).....producer
Barefoot to Herat
巴倫 Baran (2001年).....producer
天堂摯愛
Hamsay-e khoda
演員-馬基德·馬基迪 Majid Majidi
手足情深 Baduk (1992年)
巴都客
Baykot (1985年).....Valeh
Boycott
小鞋子
中文片名
小鞋子
英文片名
The Children Of Heaven
更多中文片名
天堂的孩子
年 代
1997
國 家
伊朗
類 別
劇情
語 言
波斯語
IMDB評分
7.6/10 (1,572 votes)
片 長
89 Min
顏 色
彩色
類 型
劇情片
分 級
智利:TE 法國:U 阿根廷:Atp 澳大利亞:PG 美國:PG
幅面
35毫米遮幅寬銀幕系統
製作成本
$180,000 (estimated)
導 演
馬吉德 馬吉迪 (Majid Majidi)
編劇
馬基德·馬基迪 Majid Majidi
主 演
Mohammad Amir Naji
Amir Farrokh Hashemian
Bahare Seddiqi
Nafise Jafar-Mohammadi
Fereshte Sarabandi
Kamal Mirkarimi
Behzad Rafi
製作人
Amir Esfandiari
Mohammad Esfandiari
製作公司
 The Institute for th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 Young Adults
發行公司
Arthaus Filmverleih [德國]
Asmik Ace Entertainment [日本] ..... (Japan)
博偉國際 Buena Vista International [阿根廷] ..... (Argentina)
博偉國際 Buena Vista International [美國] ..... (Argentina)
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EDKO Film Ltd. [香港] ..... (Hong Kong)
Gativideo [阿根廷] ..... (Argentina) (video)
Mars Distribution [法國] ..... (2006) (France) (theatrical)
米拉麥克斯影業公司 Miramax Films [美國] ..... (1999) (USA) (subtitled)
New Films International [愛沙尼亞] ..... (1999) (USA) (subtitled)
Paris Vídeo [巴西] ..... (Brazil) (VHS)
RCV Film Distribution [荷蘭] ..... (Belgium)

4個人簡介

創作經歷
1991年開拍第一部劇情片《手足情深》(Baduk),首度獲選1992年戛納影展導演雙周放映。  1996年他執導的《父親》一片在若干影展上獲獎,而《小鞋子》一片不僅橫掃伊朗票房和眾多電影節,更是代表伊朗首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這部圍繞一雙鞋子展開故事,著墨於兄妹情深,從情節到畫面都異常乾淨純樸,與孩子們單純的世界相配合,平靜中洋溢著一股淡淡的溫暖引發人來自內心深處的感動,洋溢著渾然天成的童真童趣,情節看似鬆散平淡,實則緊湊,其中也有跌宕起伏,小小的懸念扣人心弦,充滿了張力。儘管影片最終在競爭中惜敗於《美麗人生》,但足以使馬基迪成為伊朗的民族英雄。  1999年馬基迪帶著他的《天堂的顏色》再次在蒙特利爾電影節上奪取大獎。較之前部作品樸實無華的影像,這部影片畫面之多姿多彩令人難忘。馬基迪再度將焦點對準兒童,細膩地刻畫了盲童的真誠執著和一片天真,及他豐富的內心世界,藉著他與父親之間「遺棄和救贖」的關係,發展出感人肺腑的情節。  伊朗電影由於其特殊的電影機制,產生了許多以兒童為主角的影片。馬基德·馬基迪則似乎尤其偏愛,亦十分擅長於這種題材。他的多部作品均透過孩子們純真的眼光看世界,經常以家庭為背景,通過簡單的劇情探討親情、血緣關係的溫暖與沉重。「我對兒童世界特別感興趣,我的童年也是我思路的泉源,我也經歷過『天堂的孩子』的童年,拍攝兒童電影你不用墨守成規,可以渾灑自如。純真是兒童世界中最令人折服的。」  較之其他伊朗導演,馬基迪似乎受好萊塢的影響頗深。他的影片中多有好萊塢情節劇的痕迹,而且他相當會煽情和製造戲劇性的高潮,他甚至被稱為「伊朗的斯皮爾伯格」。《天堂的顏色》算是個極至,其煽情力度以及格外精美詩意的畫面多少都有過火之嫌。他自己在接受採訪時也承認他將以情動人視為目標。  2001年,馬基迪將創作重點放在愛情戲上,《巴倫》便是一例,少女自然是主角,由於探討非法移民的社會問題,情節感人。
上一篇[河車粉]    下一篇 [《胎產心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