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馬姓香港作家

馬家輝(1963年-),新香江四少之一,生於香港,灣仔長大,傳媒人、專欄作家、文化評論學者,亦為台灣問題研究員。他是香港著名作家、文化評論人,和梁文道、林夕是香港的「賣紙三人團」,熟悉他的都叫他「馬博士」。他有學院派的深厚理論根底,也有傳媒人的開闊視野,更有文人的筆墨功夫。

1簡介

1963年,馬家輝生於香港,他是家中的獨子,而後在瘋子、妓女、黑社會俱全的灣仔長大。
少年時候,馬家輝上課前在大排檔吃早餐,身後就是打打殺殺的黑社會人,也正是由於環境的影響,使得他從此心底一直根植著江湖情懷。
17歲,馬家輝在一家小書店發現了一本談李敖的書籍,從19歲那年起,他就瘋狂地迷戀上了著名文學家李敖的作品,並且立志21歲之前寫出一本關於李敖的著作。高考之後,馬家輝被香港浸會大學錄取,但是經過再三抉擇,為了李敖,他放棄了徐克,選擇了去台灣大學讀書,念心理系。馬家輝在台大讀書時認識了李敖,每天下午去李敖在金蘭大廈的家中,幫忙整理剪報,聽李敖笑談江湖。大二那一年,馬家輝出版了《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此書成為20世紀80年代台灣青年學子競相閱讀的暢銷書。李敖在閱讀完《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之後,對馬家輝說:「小馬,我當你面這樣說,背後也是這樣說———我以前研究胡適,胡適跟我說,李敖,你比我胡適更了解胡適。那我今天跟你說,你比我李敖更了解李敖」,並且在1997年的回憶錄中將馬家輝列為平生所交好友名單。
1997年1月,馬家輝和妻兒住在台北大直,春節時節,接到高信疆的電話,邀請他去香港《明報》工作,他成了《明報》的副總編輯,且開設專欄,開始寫尖刻的時評,被人們稱為「賤嘴馬」。

2經歷

馬家輝
他獲台灣大學心理學系學士,美國芝加哥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社會學博士,曾以繆思為筆名,曾任台灣華商廣告公司文案企劃、台灣《大地》地理雜誌記者、《明報》世紀版和讀書版策劃顧問(同為該報專欄作家),鳳凰衛視、有線電視、香港電台節目主持,尤其經常出任鳳凰衛視的《鏘鏘三人行》節目嘉賓主持。馬家輝亦活躍於民間政治活動,參加不少公開論壇,分析政治問題。2011年開始在鳳凰衛視香港台主持一檔名為《香港e道》的新欄目。
現為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助理主任,亦為台灣及香港報刊專欄作家,並有多本著作結集出版。其偶像有李敖、繆雨和胡菊人;馬已婚,育有一女。現在在香港電台第二台和普通話台主持節目《思潮作動》(胡世傑/ 鄧小樺 / 馬家輝 / 茹國烈 / 邵家臻 / 金佩瑋 )《文化超現代》。

3著作

《心理學小品》
馬家輝
《消費者心理學》
《都市新人類》
《波霸MTV》
《流行學筆記》
《女兒情》
《李敖研究》
《當眼淚凝固成子彈》
《文化超現代》
《在廢墟里看見羅馬》
《江湖有事:目迷·耽美.第1卷》
《愛戀無聲:目迷·耽美.第2卷》
《我們》
馬家輝
《你們》 《他們》
《死在這裡也不錯》
《明。暗:源於影像的微瑣物語》
《日。月:源於異域的哀樂心情》
《關於歲月的隱秘情事》
《站錯邊》
《愛。江湖》
《維園阿伯》
《溫柔的路途》
《曖昧的瞬間》
《回不去了》

4雙棲作家

馬家輝家裡,目光所及,最多的東西是書。書架見縫插針地豎立在書房、客廳、卧室甚至過道上,「專業書蟲」的綽號果然名不虛傳。
打開「專業書蟲」自己寫的書,個人的經歷、成長的故事、愛恨情仇的種種分佈在文章的各個角落裡。
他的時間表經常都是排得滿滿的,滿得讓人懷疑他哪來的時間看書。比如這一天,3月27日,上午接受採訪,然後午飯也沒吃就趕到香港大學一場「兩岸關係何時了——從台灣政治風氣剖析台海關係」的演講做嘉賓,講罷又立即驅車回香港城市大學——他目前供職的學校——開會去,然後是見自己的醫生,晚上又有幾個朋友約了吃飯……
不過,生活的忙碌並沒有成為他不看書的借口,二十多年來,他堅持每天讀書、記日記。從少年老成到中年感慨,這個香港才子絲絲點點計算著自己生命的每一寸腳步,再通過文字兜兜轉轉表達出來。人到中年的他,身上有著一些既矛盾又統一的東西,既有江湖味又有書生氣,就算幾年前擔任《鏘鏘三人行》嘉賓之後收穫眾多女粉絲,有時也免不了感嘆「中年是一碗失去藥效的廿四味,無論是傾盡或細嘗,都是難以下咽」。

5了解李敖

李歐梵在給馬家輝的影評集《江湖有事》所做的序言中說:「香港文化人的『英雄榜』中鮮有人像馬家輝一樣,可以港台雙棲、經驗豐富,既可在九龍城『方榮記』品嘗火鍋,聽他的父字輩話說當年,又能夠在台灣打彈子,享受『敲桿』之樂——即使他自己沒有親身經歷過,能把侯孝賢和楊德昌的『少年往事』描述得如此入木三分的香港評論家,我看除了馬家輝之外,不作第二人想。」
「港台雙棲」的由頭是李敖。那一年,馬家輝19歲,迷上了李敖的文章,立志在21歲之前寫一本研究李敖的著作,於是離港入台,來到台灣大學讀心理系。
李敖研究的出版比原來的計劃推遲了一年。《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在他讀大二的那一年出版了,成為1980年代台灣青年學子爭相討論的暢銷書。
比出書更振奮的是認識了李敖。大二下學期的時候,一老一少已經成為朋友,李敖曾經對當時的「小馬」說:「胡適曾對我說:『李敖,你比胡適更了解胡適。』現在我也對你說:『馬家輝,你比李敖更了解李敖。』」
那時候的馬家輝,經常到金蘭大廈李敖家裡,一邊幫忙整理剪報,一邊聆聽李敖笑傲江湖。年輕的馬家輝心高氣傲,在大學里和同學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反而和李敖等一班老江湖成為好友,因為「他們年紀大,能容忍年輕人的傲氣」。
1997年,李敖出版的回憶錄中,把馬家輝的名字列入了他的生平所交好友名單。對於自己偶像的認可,馬家輝公開承認:「這便是我自認的一生最大成就。」
畢業之後,除了在廣告公司擔任創意文案的短暫工作,以及中途到芝加哥大學和威斯康辛大學讀碩讀博之外,他的工作就與媒體分不開了。
在台灣錦繡出版社《大地地理雜誌》擔任旅行記者的日子是他至今念念不忘的一段時光。投資者有大志又捨得花錢,所以,他便背起行囊和攝影記者一起穿梭於泰國、越南、緬甸等東南亞國家,在一個國家一呆就是半年,探索風土人情。「回來只要寫個兩千字的稿子,太爽了。可惜後來雜誌倒閉了。」後來他替台灣華視到大陸拍攝節目《海棠風情》,又在大陸各地漫遊,見識各種山水傳奇。
1997年1月,馬家輝和妻兒還住在台北大直。春節前的一個晚上,一家人散完步回家,電話響起,是台灣著名報人、《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創辦人高信疆先生從香港打來,高先生在電話那頭說,「你一個香港人,在台灣幹嗎啊,來《明報》工作吧。」隔天早上,他便坐上了返港的飛機,結束在台灣的生活,到《明報》任副總編輯。

6對手戲

專欄作家毛尖講過一個故事,叫「馬家輝的抉擇」:「江湖傳說馬家輝當年有過一次痛苦的抉擇。兩件好事同時降臨:一是和舒淇演對手戲,一是主持龍應台的演講。實在決斷不下,他去徵詢朋友意見。朋友都說:那還用問嗎?!馬家輝誤會了朋友的凜然正氣,去主持演講了,多年以後大家還在替他惋惜,否則,今天《色·戒》真沒梁朝偉什麼事。」
馬家輝證實,陳可辛導演是曾經找過他,演一個教授,和舒淇演對手戲,不過是他自己決定去主持龍應台的演講,因為那是他和徐克一起辦的一個活動。
除了電影夢,還有一個是很多少年都有的「黑社會夢」。香港電影《蠱惑仔》裡面的紋身少年們喋血廝殺經常發生的地點灣仔,就是馬家輝成長的地方。小時候,他在大排檔吃早餐的時候,「忽見一人拔足狂奔,後面有人持刀追斬,男子終於身中多刀,那股噴射出來的血腥掩蓋了我手裡的那杯咖啡香」。
他有一個舅舅是癮君子,小時候就曾目睹舅舅毒癮發作,索錢不遂,拿刀斫殺其父。他曾在另一位沒有毒癮卻有賭癮的舅舅的洋服店打工,每晚都看到洋水手和土吧女攬腰走過。那種帶有黑社會特徵的詭異氛圍給他帶來神秘的亢奮,慘綠的童年經歷讓他常常幻想自己也身在黑社會。他在黑社會電影里寄託少年時代的「理想」,最愛背誦的詩句是「為女死,為女亡,為女走入雜差房」。可惜個子長得不高,又瘦又白又深度近視,終究與黑社會無緣。
因為父親是《東方日報》的總編輯,孩子半夜醒來時,總會見到父親做版回來,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後來選擇了走進媒體圈,到現在進了學院大門,「整天要裝假道學」。
不過,他的「黑社會夢」依舊沒有泯滅。「香港的大學教授在連續工作6年後,會有一整年的帶薪假期,我有時在想,不如用一年的時間去做一個『泊車佬』,就是黑幫電影經常有的車庫看車的那個角色,很酷啊,又可以不要用腦,多好啊。」說完一臉的壞笑。

7副刊

到了《明報》后,馬家輝創辦了「世紀」人文副刊,一改之前香港報紙副刊上充斥飲食男女市井八卦的「豆腐塊」專欄的小格局,拉大篇幅刊登名家文章,每天有一大塊的3000字長文,選題囊括古今中外,視野遍及內地港台。他約請名人大家寫連載文章,做出香港報紙里的「大格局」副刊。
1998年,他回歸學院,到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任助理主任,負責安排校內公選課,但自己不上課,反倒是在香港大學開了課。其他時間仍未脫離媒體的工作,依然兼任《明報》世紀版的創意顧問,依然為這個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掌舵。有時候,還要參加電視台的節目錄製;每周在香港電台還有兩次節目,每次清談一個小時;《明報》上的專欄每天都準時與讀者見面……
「寫那麼多,累不累?」
「倒不會,文化人平常總有很多想法,把這些寫下來就可以。不過,就算是五六百字的專欄,都是很講技巧的,因為要在這麼小的篇幅里講一個完整的故事或者表達一個觀點,其實很難的。我現在寫專欄有一個策略,周一周二大家精神比較好的時候討論一些嚴肅沉重點的話題,周三周四講一些相對好玩的觀點,到了周末大家都休息的時候,就會寫一些小故事小笑話。」
學者、傳媒人、編輯、客串主持,在眾多的身分頭銜中,馬家輝自己最看重的是「作家」。他無論寫哪種文章,從來都穿插著對文學、文化、政治的論述及個人的回憶。在關於天星碼頭的社論文章里,他用碼頭銅鐘的擬人口吻與現在的香港年輕人對話,這是他有意識嘗試的方向,一方面用文學化的筆調來描述政治文化中的強硬與弔詭,一方面又讓一時性的昨日事成為可以流傳下來的文學。
人到中年的馬家輝,身上有著一些既矛盾又統一的東西,既有江湖味又有書生氣。
上一篇[赤坎水庫]    下一篇 [硇洲古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