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尼拉人質事件

標籤: 暫無標籤

馬尼拉人質事件,事件發生於2010年8月23日當地時間上午9時半左右。

1 馬尼拉人質事件 -概述

  馬尼拉人質事件,菲律賓政府稱為黎剎公園人質事件(英語:Rizal Park Hostage-taking Incident),香港特區政府稱為馬尼拉人質事件或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國政府稱為8一3香港人質事件。

馬尼拉人質事件遭挾持的旅行團旅遊巴士
事件發生於2010年8月23日當地時間上午9時半左右,被辭退的前菲律賓國家警察高級督察羅蘭多·門多薩手持步槍,登上香港康泰旅行社一個旅行團在馬尼拉的旅遊巴士,挾持車上23名人質,要求菲律賓政府讓他復職。綁匪先後釋放了6名香港遊客、1名菲籍導遊及2名菲籍攝影師,另有1名菲籍司機逃脫。

  事發近10小時后綁匪與菲律賓國家警察馬尼拉警區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及特別行動隊爆發槍戰,駁火逾1小時后綁匪被擊斃。事件持續12小時后以流血告終,最後15名被挾持的人質中,8死7傷[7][8]。

  事件造成菲律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一度緊張。香港政府在事發當晚21時45分向菲律賓發出黑色外游警示,迄今仍未解除。

2 馬尼拉人質事件 -背景

綁匪

  主頭目:羅蘭多·門多薩

  菲律賓籍男子羅蘭多·門多薩畢業於菲律賓大學主修犯罪學,並獲得犯罪學學士學位;1981年加入菲律賓國家警察部隊分部(馬尼拉警察分局);1991年加入剛成立的菲律賓國家警察局並獲得3級高等警官銜,后升任高級警務督察。門多薩在1986年曾被國際青年商會選為菲律賓十大傑出警員,獲得"國家警察局效率獎"、"國家警察局功勛獎章"、"國家警察局服務獎章"等共17項榮譽。

  在1990年代,他曾因涉嫌械劫及強姦而遭起訴,但其後由於受害人沒有現身頂證,案件最後不了了之。2008年,他因涉嫌勒索而被停職,次年被國家警察局開除,同時被剝奪了原本可以在2011年1月獲得的一切退休福利,也不再具有擔任任何政府職務的資格。門多薩應交還用以槍殺人質的M16自動步槍,警方於過去兩年曾3次去信門多薩要求還槍不果。門多薩堅決不會歸還槍械,因他相信最終會復職。而門多薩手持的另一支.45口徑曲尺手槍是失槍。

旅行團

  涉事的旅行團為香港康泰旅行社組織的馬尼拉四日旅行團,編號PMK04-100820-PRO,於2010年8月20日出發,該旅行團在事發當天──2010年8月23日(陰曆七月十四處暑和盂蘭節)展開最後一日行程,原訂於當日晚上返回香港。他們所乘坐的車牌TUU-799旅遊巴士當時全車共23人,包括20名團友、1名領隊、1名當地導遊(菲藉)、以及司機(菲藉)。團友年齡介乎4歲至72歲,當中包括17名成人及3名小童,12名女性及8名男性。

事發當地社會概況

  菲律賓的重要產業之一是旅遊業,但當地治安欠佳,針對外國遊客和華人的搶劫及綁架時有發生。當地因為官員腐敗,槍械管制又很寬鬆,加上失業和貧窮問題嚴重,勒索贖金成賺快錢途徑,加上多數受害者選擇支付贖金,導致經常發生綁架案,而馬尼拉因為富有人集中,被稱為「綁架之都」。即使是在案件發生后不久,菲律賓南部亦有發生類似案件。一批槍手喬裝警察,在公路上攔截客車,開槍射殺4名乘客,包括2名巴士巡警。

3 馬尼拉人質事件 -事件經過

準備及挾持過程

  2010年8月23日上午6時10分,身在塔里扎伊爾市的槍手門多薩,請求他的好友岡薩雷斯(Melecia B. Gonzales)陪同他前往馬尼拉,以向警方交還槍械。她曾詢問門多薩為何身穿警服及迷彩服,但他回應指交還槍械須穿著制服,兩人於6時30分驅車前往馬尼拉。門多薩在車程中曾向她表示,槍械由馬尼拉當局發放,必須到當地交還。兩人約7時半抵達馬尼拉岷倫洛區(唐人街)吃早餐,約8時10分抵達聖地牙哥古堡(Fort Santiago)停車場,兩人下車到古堡遊覽片刻,其後驅車兩度經過古堡200米外的安達迴旋處(Anda Circle),該處為外國旅行團參觀古堡的上落車地點。最終兩人在附近的前西班牙總督府(Palacio del Gobernador)外停車,門多薩從後車廂取出背包及長槍,並著她駕車回家,自己則在附近徘徊。

  康泰旅行團在9時前抵達古堡,原定於9時40分離開,但因團友羅錦芬和李瀅銓遲到,旅遊巴士未有準時開車,當時附近有兩輛分別接載日本旅客及菲律賓的廣告攝製隊的旅遊巴士。門多薩曾向古堡一名女導遊詢問旅遊巴士是否到烈士墓園,並自稱是護送人員。

  未幾,門多薩走近康泰旅遊巴士,首先向菲籍攝影師尼德路詢問旅行團的目的地,尼德路回應指旅行團準備前往機場,門多薩答道:「多幸運,我會跟你同行」,隨即登車表露警員身份。尼德路及菲藉導遊林友蘭曾拒絕他登車,又打算向古堡守衛求助,但被他命令關上車門及後退,門多薩要求司機盧邦把旅遊巴士駛至黎剎公園。當旅遊巴士駛經安達迴旋處,門多薩向團友宣布:「對不起,你們現在是我的人質!」林友蘭即以中文向團友翻譯。

  門多薩當時允許人質聯絡親友及警察,林友蘭以手機簡訊通知接待旅行社發生挾持事件,而領隊謝廷駿致電康泰旅行社,先後向香港區客戶服務部職員王敏儀及助理經理陳小冰報告,指「依家有咗好大鑊嘅問題……有個軍人上咗我部車挾持咗我哋成部車,佢有兩把槍(現在有了很嚴重的問題……有一個軍人上了我的車,挾持了我們整輛車,他有兩支槍)。」陳小冰著謝廷駿確保團友冷靜,以免觸怒槍手,通話時間共1分29秒。門多薩其後要求林友蘭收起所有手機,並在9時30分致電好友岡薩雷斯告知她已挾持旅遊巴士,叫她收看電視后掛斷電話。

  當旅遊巴士駛至黎剎公園附近的馬尼拉酒店,門多薩要求司機盧邦駛至公園內的基尼諾大看台(Quirino Grandstand)前,並於9時50分左右抵達。門多薩用手銬把盧邦左手扣在駕駛盤上,命令把車橫放於馬路中間,令該段行車線全線封閉。林友蘭向接待旅行社發送簡訊「ge in MNL rizal park」,指被挾持到黎剎公園,旅行社助理經理阿曼錫(Lourdes V. Amansec)其後聯絡到尼德路,並有簡短交談。

談判及釋放部分人質

  門多薩在背包中取出一些紙張,命令林友蘭貼在旅遊巴士的擋風玻璃上,向團友講述自己被警方開除,聲稱是下屬犯錯,自己無辜,又要求人質合作,指會在15時前釋放他們。其後門多薩要求林友蘭致電接待旅行社,自己則致電一名以「Pare」稱呼的人,期間門多薩對電話稱:「現在你看到自己做過什麼,我單人匹馬就在大看台……我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

  接待旅行社助理經理阿曼錫與職員驅車經過康泰旅遊巴士,確定旅遊巴士遭槍手挾持,於是到馬尼拉酒店附近的警崗報警,但當值警員不相信,於是她帶警員到現場附近的一家餐廳,其中一名警員透過無線電彙報事件。其後,司機盧邦致電阿曼錫報平安,並把電話交給門多薩,他向阿曼錫表示只要求復職及取回福利,不會傷害人質。偕同她的警員獲知槍手身份,要求增援,警方談判專家薩爾瓦多(Romeo B. Salvador)及耶夫拉(Orlando Yebra)在10時許抵達現場,馬尼拉警區首長馬格提貝亦於10時10分到場指揮。馬尼拉市長林雯洛在10時許的例行會議獲悉事件,要求副市長莫雷諾趕到現場善後。

  約10時30分,團友李徐鳳群舉手稱感到肚痛,門多薩命令林友蘭陪同她離開旅遊巴士找廁所,他對林說:「你下去報警,我也會跟他們說我挾持了這旅遊巴士的人質。」警方及傳媒其後接觸獲釋的兩人,而阿曼錫亦將司機盧邦的手機號碼提供給警方,試圖聯絡車內的門多薩。李徐鳳群、林友蘭及阿曼錫其後被帶到警崗,但只有紅十字會人員向他們索取人質姓名,並無警察向他們查問。香港的入境事務處1868熱線在11時許接獲旅遊業界通報事件,當局即時致電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要求支援;保安局亦致電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要求菲律賓政府以旅客安全為首要考慮及妥善處理事件。

  談判專家薩爾瓦多在11時前透過盧邦的手機聯絡門多薩,獲准走近旅遊巴士司機席旁的窗戶,展開談判。門多薩向他要求即時復職,若當局答允願意自行鎖上手扣自首,又要求他抄錄玻璃上給申訴專員的陳情書。薩爾瓦多以提供食物及飲料交換人質,但遭到門多薩以擔心被落毒而拒絕。談判在11時許由耶夫拉接手,門多薩向他遞上文件要求親身送到司法部長德利馬,並彙報給現場危機小組,隨後耶夫拉被命令到黎剎警崗彙報,副市長莫雷諾建議把文件送交申訴專員公署較為合適。

  12時許,門多薩同意釋放團友曾懿麗及其兩名子女(即10歲的傅澤賢及4歲的傅頌賢)。當曾懿麗走到第3、4排座位,見到楊綺華回頭望她,故她望向楊的兒子汪政逸,門多薩見狀問她,汪政逸是否其兒子,曾詐稱對方是親戚,於是著她把汪政逸帶下車,當時汪父汪子林一度站立問道:「做咩帶走我個仔?(為何帶走我兒子?)」曾輕聲問汪政逸︰「跟唔跟阿姨走?(跟阿姨離開嗎?)」汪政逸點頭,曾見汪太沒有異議,遂將他帶走,此時其丈夫傅卓仁亦站起來,但被槍手兩度喝止,她要求丈夫坐下后帶同3名小童離開旅遊巴士。此時,神父羅賓路.雅歌喬(Roberto Agojo)到場要求與門多薩對話,被薩爾瓦多拒絕。

  副市長莫雷諾在中午抵達事發現場,與警方開會,並自願到15公裡外的奎松市申訴專員辦公室,親自與專員交涉。門多薩透過談判專家向莫雷諾道謝,並於12時30分與莫雷諾有簡短的電話交談。總統阿基諾三世在13時許聽取警方及內政部簡報后,下令派遣警方特別行動隊(Special Action Force,簡稱SAF)快速反應部隊及救護車到場戒備,身處現場的馬格提貝被告知有關命令,並於13時許首度與擔任危機處理小組主席的市長林雯洛接觸,林於13時30分向阿基諾三世電話彙報人質安全及談判進展 。14時許,門多薩接過電話后,詢問車上是否有糖尿病人,團友李奕彪示意后獲釋,期間團友羅錦芬一度以協助他下車為由起身跟隨,但遭門多薩阻止。

  14時30分,由旅行社提供的飯盒送往車上,但門多薩未有與人質一同進食。警方應門多薩要求為旅遊巴士加油,成功換取釋放菲籍攝影師利哥·告魯斯。團友陳國柱曾與坐在旁邊的謝廷駿商討使用太平門逃走的可行性,最終擔心槍手會傷害其他人質而放棄,英國駐馬尼拉大使館及香港旅遊發展局人員到場了解事件。槍手先後在旅遊巴士車門或車窗貼出以下3張字條:「BIG MISTAKE TO CORRECT A BIG WRONG DECISION(以大錯糾正一個大錯決定)」、「BIG DEAL WILL START AFTER 3:00PM TODAY(今天下午3時正後將有大事發生)」、「3:00PM TODAY DEAD LOCK(今天下午3時最後期限)」。此舉一度令現場氣氛變得非常緊張,幸好到下午3時正,槍手只揭開窗帘外望,未見異樣。

  任職警員的槍手弟弟格雷戈里奧.門多薩其後到場,擅自走近旅遊巴士,被薩爾瓦多要求交出配槍,門多薩在旅遊巴士大叫道:「這是我的弟弟,他還是警察,為何奪去他的配槍?」又要求談判人員即時交還配槍。15時,門多薩要求GMA電視台女記者依安立奎(Susan Enriquez)到場,並走到車尾位置。副市長莫雷諾再度致電門多薩,問他是否希望與申訴專員交談,並安排他與副申訴專員古鐵雷斯通電話,門多薩向他怒斥:「你這個混蛋,你就我的案件索款15萬披索,這裡有人死的話都是你的錯!」。門多薩其後獲保證重新審視個案,而莫雷諾亦要求他再釋放5名人質,門多薩表示會考慮,並再度要求食物與水。16時許,門多薩釋放曾以照顧團友為由,拒絕下門的菲籍攝影師尼德路,莫雷諾再度與門多薩通電話,不滿對方只是釋放多1名人質。

  17時,門多薩拒絕談判人員要求在旅遊巴士外進行訪問的要求,而馬格提貝亦不准許記者登車,隨即要求女記者依安立奎及攝影師離開現場。市長林雯洛在17時10分首度抵達黎剎警崗,並與格雷戈里奧會面。包括狙擊手等16名快速反應部隊,在17時30分抵達看台南端待命。副市長莫雷諾其後亦抵達警崗,並在格雷戈里奧在場下閱讀申訴專員發出的信件,格雷戈里奧認同信件能解決事件后,偕同兩名談判人員帶同信件走近旅遊巴士。

情況惡化

  門多薩在18時03分起接受電台棉蘭老島廣播網(Radyo Mo Nationwide,簡稱RMN)的電話訪問,表示希望收到申訴專員的復職信,主持人其後訪問司機盧邦。談判人員耶夫拉於18時14分向門多薩遞上申訴專員回信,並應主持人要求即場宣讀,門多薩聽罷直斥信件是垃圾,他需要知道專員是維持抑或推翻決定,而非重新審視復職申請,一直拖延他的個案,又道「我不是要這些,我要的是(復職的)命令」。耶夫拉回應與專員再度商討,又要求事件儘快落幕,門多薩稱以後再談,此時格雷戈里奧突然向門多薩指稱,自己的配槍仍未被交還,又向他說:「哥哥,若他們不交還我的配槍,別達成協議」,門多薩斥責耶夫拉是騙子,要他離開,耶夫拉只好著格雷戈里奧一同回去,其後門多薩於18時20分向談判人員開槍,但無擊中。

  耶夫拉其後斥責格雷戈里奧,「你在做什麼?你只關心你的槍。你說過可以幫我們,結果你就在亂事」,並向馬尼拉警區首長馬格提貝指格雷戈里奧是共犯,要求將他拘捕,其後市長林雯洛下令對格利哥里奧扣上手扣,並帶往警察總部問話。市長林雯洛在與警方高層開會後,在18時45分與馬格提貝等人前往餐館用膳,又稱「這根本是場等待的遊戲,等一下吧,可能他疲倦,缺乏睡覺,就會棄械投降」,在場待命的菲律賓國家警察快速反應部隊未有接獲行動命令,而由馬尼拉警方的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SWAT)接手。

  18時許,門多薩要求領隊謝廷駿從車尾走到車門,並將他鎖上手扣,系在車門的扶手上。門多薩在18時30分恢復接受RMN的電話訪問,期間威脅談判破裂會殺害謝延駿,稱社會不公義,期間應主持人要求,曾經給團友楊綺華接受訪問,楊以簡單英語表示「OK,but afraid(很好,但害怕)」,又指自己15歲女兒汪綽瑤仍在車上。

  約19時15分,格雷戈里奧由警署押往警察總部被在場傳媒發現,他在鏡頭前跪地喊冤稱:「他們會殺我!他們會殺我!我不是共犯!」他的子女及妻子亦一同聲援,雙方激烈拉扯,場面混亂,儘管警方要求停止錄影,但片段仍然被實時直播。門多薩在旅遊巴士車頭位置收看電視新聞,見到親人被捕,情緒轉趨激動,威脅說:「釋放我的弟弟,他是無辜!如果不釋放他,我會殺害所有人」,並對著手機大喊「LAST 15 MINUTES!(最後15分鐘)」及「LAST 5 MINUTES!(最後5分鐘)」,當時團友意識到槍手可能動手,已開始計劃如何反抗和自保,領隊謝廷駿、團友李瀅銓、陳國柱及梁錦榮曾商討合力制服槍手,但各人商量后認為門多薩「侵略性不算大」,擔心行動失敗會累及團友而未有行動。梁錦榮向陳國柱稱必要時試圖制服匪徒。

最終

  19時21分,門多薩對電台主持人威脅指警方若帶走格雷戈里奧,會先殺死在車頭的人質(即領隊謝廷駿);主持人羅加斯(Michael Rogas)要求他冷靜,並會把要求向警方轉達,隨即傳出槍聲及哭叫聲。此時,門多薩先射殺車門位置的謝廷駿,再走向前排的易小玲開槍,易中槍后一直保持姿勢,合上兩眼坐在座位上裝死。傅卓仁及梁錦榮隨即撲向門多薩,傅卓仁推開槍嘴,大叫「唔好!(不要!)」,槍手立即後退一步,並向傅連開兩槍,他胸腹中槍倒地,接著朝撲向他的梁錦榮開了一槍,梁錦榮胸口中槍即時倒地,一同衝出打算制服匪徒的陳國柱被逼退回座位。

  門多薩其後從車頭走到車尾,一左一右以瞄準頭部的方式向團友開槍,先後射殺梁頌詩、汪子林、楊綺琴及楊綺華。門多薩最後向車尾的陳國柱開槍,他本能舉起裝有水樽的尼龍袋背包擋子彈,雙手重創倒地。梁頌儀欲爬往受傷兄長梁頌學身邊,結果被槍手開兩槍打死。

  門多薩其後走到旅遊巴士第6排準備向車外迎擊,期間他透過電話向主持人要求警方放人,威脅會殺害更多人質,在19時30分掛斷電話。門多薩命令司機盧邦把旅遊巴士向前開,但遭警員射擊車輪,旅遊巴士移動一段短距離后停下。盧邦要求門多薩釋放他,獲對方同意,並利用指甲鉗打開手扣成功逃脫,由司機席旁邊的門窗跑向警方,並表示車上人質全部被殺。談判人員嘗試聯絡門多薩,但直至20時仍未接通。

  馬格提貝確定槍聲后命令進行攻堅,由3個小隊組成的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於19時35分包圍旅遊巴士,門多薩以M16自動步槍在車內開火,而攻堅部隊以鐵鎚企圖擊破車窗的強化玻璃不果,並於20時09分報告未能從缺口進入車內。他們向巴士投擲自購的螢光棒[35],又試圖用警車和繩索強行拉開在車前方的推入式車門,但繩索在拉扯下繩結鬆開,攻堅行動直到20時11分仍然膠著。指揮官其後命令警方特別行動隊聯合進行攻堅,20時16分以梯子接駁成功開啟的太平門,但警員進入即遭到門多薩伏擊開火,警察才踏入一步,半身進車,即被連開4槍,直接打在防彈盾上,持盾警員即時驚叫「嘩、嘩、嘩、嘩」,並同時急忙退走。

  期間槍手突然用M16突擊步槍向車外亂槍掃射,至少狂射20發子彈,留下1-2排共超過20個子彈孔。在現場採訪的香港無線電視新聞部工程人員溫明及一名小孩被流彈擊中,分別為擦傷肚部及擊中腿部。在警方施放3枚催淚彈下,門多薩走到旅遊巴士前方,在20時41分被狙擊手開火擊中頭部,屍體跌出旅遊巴士的車門外,警方在證實槍手已被擊斃后,一擁而上包圍旅遊巴士,協助死傷者離開巴士。

4 馬尼拉人質事件 -事後調查

  事發后旅遊巴士送往國家首都警察總部的一個貨倉,旅遊巴士內外都會安裝閉路電視,並歡迎國內外專家參與,當局會在3周內完成調查報告。香港警方根據國際警務合作原則,在得到菲律賓當局同意及協助下,先後四次派員到馬尼拉進行蒐證工作,包括在案發巴士取證、進行槍械測試及槍械彈道的取證工作、會見部分案發時目擊證人及參與行動之菲律賓警方人員。菲方亦提交宣誓供詞、報告及其他所需資料予香港警方。

  港方調查人員在8月29日曾企圖登上旅遊巴士被拒,翌日港方與菲律賓司法部長、內政部長、國家調查局負責人及警方代表會面,會後司法部長已承諾並叮囑國家調查局主管協助香港調查人員蒐證。港方調查人員登車,連續16小時通宵蒐證,在車上進行包括血濺形態分析、玻璃碎裂狀況、座位纖維和彈孔位置等法證調查。警方在11月5日完成包括驗屍、彈道和化驗等調查報告,並呈交死因裁判法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