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原阿瓦爾人的疆域在9世紀末期被馬扎爾人(或者說匈牙利人)佔據了。匈牙利語並不屬於突厥-蒙古語,而是屬於芬蘭-烏戈爾語系中的鄂布·烏戈爾語族,在突厥-蒙古語系和芬蘭-烏戈爾語系之間還沒有發現最初的聯繫。然而,很可能就在這段時期,匈牙利人在政治上是由突厥貴族階級組織起來。

1歷史沿革

大約833年,馬扎爾人生活在頓河和第聶伯河之間的列維底亞,屬突厥可薩大帝國的保護之列。近850年,或860年時,被佩切涅格突厥人趕出列維底亞,進入阿特爾庫祖。大約在880年到達多瑙河三角洲。在多瑙河的新駐地內,匈牙利人繼續是可薩突厥國的臣民(看下面),人們認為,有一位可薩可汗,以匈牙利人的宗主身份,任命卡巴爾部名叫阿爾帕德的年輕貴族作匈牙利人的大公。此後不久,拜占庭皇帝尼祿六世,由於當時正在與保加利亞大公西蒙打仗,要求匈牙利援助。於是,匈牙利人在阿爾帕德的率領下渡過多瑙河,使保加利亞處於火與劍之中。但是,保加利亞人當時向南俄草原的主人佩切涅格人求援,佩切涅格人從後方進攻匈牙利人,迫使阿爾帕德及其人民逃到特蘭西瓦亞山區避難。當時,日耳曼尼亞的國王阿爾努爾弗在與大摩拉維亞國(捷克斯洛伐克、奧地利、匈牙利西部)的斯拉夫王斯維雅托波爾克打仗,他決定像拜占庭一樣向匈牙利人求援。阿爾帕德匆忙趕來打敗了斯維雅托波爾克,後者在戰爭中消失(895年),大摩拉維亞國崩潰,匈牙利人佔領和一直居住在以後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這一國家裡(899年)。

2所在地區

像《世界境域志》的作者和迦爾迪齊(1084年)這樣的阿拉伯地理學家們似乎區別了(或者說是混淆了)兩個馬扎爾集團:其中的一群仍留在烏拉爾山區,今天
馬扎爾族

  馬扎爾族

,窩古爾人仍生活在那裡,而另一群馬扎爾人先遷到亞速海北面的列維底亞,後來又遷到阿特爾庫祖,阿特爾庫祖是處在第聶伯河下游、喀爾巴阡山脈、謝列特河、多瑙河三角洲和黑海之間的平原。在這一時期,上述的阿拉伯地理學家們(也像君士坦丁·波菲羅吉里特斯一樣)把「majghari」作為突厥人談起,無疑是因為芬蘭-烏戈爾種的這兩支已經被保加爾人組織起來:在烏拉爾山的馬扎爾人由在卡馬的保加爾人組織起來,在阿特爾庫祖的馬扎爾人由烏基杜爾人(或烏基爾人)組織起來,在9世紀時烏基杜爾人佔領了喀爾巴阡山脈的東南地區。匈牙利人一名(指馬扎爾人)可能源於9世紀下半期與他們雜居的這些烏基爾人。另一些史書把這些芬蘭-烏戈爾族的馬扎爾人與另一支突厥部落、卡巴爾人聯繫起來,卡巴爾人與可薩人有關,人們認為馬扎爾人的王室,即阿爾帕德家族是卡巴爾人派來的。在馬扎爾人中存在著烏基爾或卡巴爾的一支突厥貴族可以解釋拜占庭的備忘錄,根據這些備忘錄,在君士坦丁·波菲羅吉里特斯統治下在交換使者的時候,馬扎爾首領們總是被稱為「突厥王公們」。

3民族入侵

他們的部民們由此出發去劫掠歐洲。他們入侵義大利,兵鋒遠至帕維亞(900年)。在德國,他們打敗了最後一位加洛林王朝的國王、幼童路易斯(910年)。他們對洛林(919年)發起攻擊,放火燒了帕維亞,越過阿爾卑斯山到達法蘭克王國的勃艮第和普羅旺斯(924年)。緊接著是對香巴尼地區的阿蒂尼(926年)的攻擊,掠奪了蘭斯、桑斯、貝利(93年),洗劫洛林、香巴尼、勃艮第(954年)。阿提拉時代又來到了。而且似乎沒有盡頭。
最後,日耳曼王奧托一世於955年8月10日在奧格斯堡戰役中打敗他們,這次勝利結束了他們的入侵,這一次日耳曼社會拯救了歐洲。

4馬扎爾人命運

匈牙利王瓦伊克皈依了基督教,被命名為斯提芬,這將改變匈牙利人的命運。
在聖斯提芬的統治下(997-1038年在位,他先稱大公,后稱國王),匈牙利人開始了新的事業。直到當時一直威脅著歐洲的匈牙利民族將成為它的可靠的保衛者,即「基督教之盾」,使歐洲免遭亞洲蠻族的攻擊;從13世紀的蒙古人入侵到17世紀的奧斯曼人的擴張,匈牙利人的生涯是堅持不懈的英勇和光榮的十字軍軍人的生涯。
阿瓦爾人和馬扎爾人前後在匈牙利平原上呆過,但最後堅持下來的是馬扎爾人,可以這麼說,阿瓦爾人和馬扎人都是現代匈牙利人的先輩,而歷史學家一般都認為馬扎爾人是匈牙利人比較直接的祖先了。
上一篇[《腐蝕的構造》]    下一篇 [山毛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