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歇爾·麥克盧漢

標籤: 暫無標籤

馬歇爾·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1911年-1980年),20世紀原創媒介理論家。麥克盧漢1933年在加拿大曼尼托巴(Manitoba)大學拿到了文學學士學位;1934年在同一所大學獲得碩士學位;此後不久到劍橋大學留學,繼續文學方面的研究;1942年獲得劍橋博士學位。主要著作有《機器新娘》(1951年)和《理解媒介》(1964年)。

1 馬歇爾·麥克盧漢 -人物介紹

馬歇爾·麥克盧漢馬歇爾·麥克盧漢
馬歇爾·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1911年-1980年):20世紀原創媒介理論家,思想家。

麥克盧漢1911年出生於加拿大艾伯塔省埃德蒙頓市,他於1933年在加拿大曼尼托巴(Manitoba)大學拿到了文學學士學位;1934年在同一所大學獲得碩士學位;此後不久到劍橋大學留學,繼續文學方面的研究;1942年獲得劍橋博士學位,並在美國多所大學執教。其間出過許多巨著,在社會上有莫大的影響。於1980年聖誕除夕去世。

麥克盧漢一生勤於學問,拿了5個學位,完成了幾次重大的學術轉向:工科-文學-哲學-文學批評-社會批評-大眾文化研究-媒介研究,終於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媒介思想家之—。麥克盧漢的著作如天書,文字詭譎俏皮書信則明白如話。

麥克盧漢在對傳播的研究中進行了獨特的探索。他試圖從藝術的角度來解釋媒體本身,而不是用實證的方式來得出結論。在這種藝術的探索中,麥克盧漢得出了那個後來震驚世人的結論:「媒介就是訊息」,「媒介是人體的延伸」。

作為一位文學學者,麥克盧漢以詩人的想象力來探索語言的極限,而不是接受那些現成的教條。詩歌藝術為文化定位和感覺意識提供了新的視角。麥克盧漢欣賞詩歌語言的藝術特徵,在他的著作中多處可以看到詩歌的影響。麥克盧漢認為在技術特別是傳播技術飛速發展的新時代里,人們如果不想成為文盲的話,或者在「媒介本身直接影響我們內心最深處的意識的情況下」不成為被動的受害者的話,就必須採取藝術家的態度。「藝術家的頭腦在大家都認可的文化中對現實扭曲的暴露總是最敏感和最機智。」

1964年麥克盧漢出版了他的《理解媒介》,在該書的第一章第一段里,他這樣寫道:「在我們這樣的文化中,長期以來已經習慣於把所有的事物都分裂和切割,以此作為控制事物的手段,如果有人提醒我們說,在事物運轉的實際過程中,媒介就是訊息,我們難免會感到吃驚。」。「嚴肅的藝術家是僅有的能夠在遭遇新技術時不會受到傷害的人,因為這樣的人是認識感覺變化方面的專家。」

用藝術的方式進行探索,就意味著放棄邏輯推理式的話語,放棄因為、所以那類的推斷。麥克盧漢說:「我不解釋,我探索。」當他說他探索的時候,他指的是他喜歡發現和辨識、用雙關語等類似的技巧,而不是利用邏輯分析和實證測試等學院派的傳統做法。他在學術上的藝術嘗試,以及傳統社會科學界對媒介本身研究的忽略,使麥克盧漢的理論在他畢生工作的學術圈裡要遭到冷遇。

2 馬歇爾·麥克盧漢 -人物思想

馬歇爾·麥克盧漢媒介及信使
馬歇爾·麥克盧漢是西方傳播學的巨匠,他的成名作《理解媒介—論人的延伸》問世之後,在整個西方乃至全世界引起了強烈的衝擊。這本著作之所以引起世人的關注,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麥克盧漢提出來的新穎的學術觀點,其中包含有媒介觀、傳播觀、社會觀等;二是他的研究方法。他的方法和西方科學研究、實證研究的傳統背道而馳。他反常的研究方法,可以概括為:探索而不做結論,定性而不定量。

一、「媒介即是訊息」使人們對媒介的考察從單一視角轉向多維視角。

麥克盧漢認為媒介即是訊息指的是媒介對個體和社會的影響源於新的尺度的產生;任何一種新的媒介都要在人們的事務中引進一種新的尺度。並指出,任何媒介的訊息是由它引入的人間事物的尺度變化、速度變化和模式變化。一種新媒介的出現總是意味著人的能力獲得一次新的延伸,從而總會帶來傳播內容(訊息)的變化。

這個新穎的觀點和以往傳播學家提出來的媒介理論觀點大相徑庭。一般人把媒介看作是工具或傳播通道,往往關注媒介傳遞的內容是什麼,並從媒介傳遞的內容出發來分析個人與社會發生變化的原因。

而麥克盧漢認為媒介帶給個人與社會的影響並不在於媒介傳遞的內容本身,「鐵路的作用,並不是把運動、運輸、輪子或道路引入人類社會,而是加速並擴大人們過去的功能,創造新型的城市、新型的工作、新型的閑暇。無論鐵路是在熱帶還是在北方寒冷的環境中運轉,都發生了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變化與鐵路媒介所運輸的貨物或內容是毫無關係的」,「媒介的內容或用途是五花八門的,媒介的內容對塑造人際組合的形態也是不能為力的。」相反,他認為能對個體和社會發揮塑造和控制作用的在於媒介自身。例如他通過分析精神病學家J.C.加羅瑟斯的《非洲人的精神健康與病變》一書,指出「從西方輸入的技術力量如何在偏遠的叢林、草原和沙漠中起作用」,「文字環境把迦納土著拽出集體的部落社會,使他擱淺在個體孤立的沙灘上。」循著這種思路,麥克盧漢就要求媒介研究不僅要考慮其傳遞的內容,還要考慮媒介自身及其賴以運轉的文化母體。

麥克盧漢的這種觀點使人們研究媒介的思維方式由平面思維進入到立體思維,從微觀思維進入到宏觀思維,由單一片面思維進入到全面思維。這種研究問題的視角方法有助於人們能更科學地尋找個體心理和社會變化的原因,從而制定出比較客觀準確的解決問題的對策。

二、麥克盧漢關於媒介的內容依然是媒介的觀點啟示運用媒介之間的相互容納性開發出新的媒體技術。

沒有一種媒介能夠獨立存在,一種媒介總是充當另一種媒介的「內容」。媒介之間只有進行相互作用才具有自身存在的意義,例如文字的內容是言語,正如文字是印刷的內容,印刷又是電報的內容一樣。而言語的內容是實際的思維過程,而這一過程本身又是非言語的。

這種觀點使得對媒介的疊加與融合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兩種媒介雜交或交匯的時刻,是發現真理和給人啟示的時刻。由此,人們可以進一步思考:如果將新近出現的幾種新媒介技術按照上述思路融合在一起,可以開發出另一種新型的媒介技術,從而具有更強的功能。

三、麥克盧漢界定的媒介範圍的模糊性使人們對什麼是媒介無從把握。

麥克盧漢從理論和應用兩個層面、微觀和宏觀兩個角度對媒介進行分析。其中他在應用篇里分析了從古到今的26種媒介。這26種媒介分別是口語詞、書面詞、道路與紙路、數字、服裝、住宅、貨幣、時鐘、印刷品、滑稽漫畫、印刷詞、輪子自行車和飛機、照片、報紙、汽車、廣告、遊戲、電報、打字機、電話、唱機、電影、廣播電台、電視台、武器、自動化。他對什麼是媒介並沒有一個嚴格的界定,無法感知媒介到底以什麼樣的標準來界定。實際上,對於媒介有必要下一個嚴格的定義,這對進行相關的媒介研究、媒介分類有重要的意義。

馬歇爾·麥克盧漢麥克盧漢書簡
四、「冷媒介」和「熱媒介」的提法流於直覺,缺少科學依據,與人們對媒介的實際感知狀況有矛盾之處。

麥克盧漢認為,「熱媒介只延伸一種感覺,並使之具有『高清晰度』。高清晰度是充滿數據的狀態」 ,「熱媒介要求的參與程度低;冷媒介要求的參與程度高,要求接受者完成的信息多。」並且他指出收音機、電影、照片等是熱媒介,而電話、電視、卡通畫等是冷媒介。按照麥克盧漢的觀點,熱媒介延伸一種感覺,那麼電話、卡通畫應該是熱媒介,他們分別延伸了人的聽覺和視覺。電影不僅延伸了人的視覺而且也延伸了人的聽覺,應該是冷媒介。 按照以上的邏輯分析,明顯麥克盧漢對於冷媒介和熱媒介的界定與其所舉的例子有矛盾之處。這就顯示他對冷媒介和熱媒介概念的模糊性,因此他下的這兩個定義不具有科學性。

五、過分強調了個體在媒介面前的無能為力。

新媒介的產生並不僅意味著一種新工具或新技術,而且是一種社會「新尺度」的創造,這種創造意味著新的社會內容。例如,在印刷媒介出現之前,人際傳播往往是直接地和面對面地進行的,而印刷媒介則突破了這種時間和空間都十分有限的傳播方式的限制,促使人們去解讀和思索更為精密和複雜的印刷符號。而電子媒介的普及,則更是導致了全球生活的革命性變化。麥克盧漢的這一觀點富於啟發性地揭示了媒介的重要作用,但又將這種作用作了過分渲染。

麥克盧漢認為媒介的魔力在人們接觸媒介的瞬間就會產生,正如旋律的魔力在旋律的頭幾節就會施放出來一樣,並斷言:任何媒介都有力量將其假設強加在沒有警覺的人身上。那麼面對媒介的強大控制力和塑造力,人們應該怎麼辦呢?我們一般的想法是變換使用媒介的方法,在改變媒介的內容上下工夫。可是麥克盧漢卻認為這是「技術白痴的麻木態度」,因為「媒介的『內容』好比是一片滋味鮮美的肉,破門而入的竊賊用它來渙散思想看門狗的注意力。媒介的影響之所以非常強烈,恰恰是另一種媒介變成了它的『內容』」。誠然,麥克盧漢的媒介的內容是媒介的觀點有一定道理,但憑此判斷人與社會在媒介影響下的無能為力顯得有些武斷。因為一種媒介如印刷刊物的內容是文字信息,雖然文字信息的載體是另一種媒介即麥克盧漢所謂的媒介的內容是媒介,但以文字為載體傳遞出的信息、表達的思想卻是可以讓人們學會思考、保持警惕、辨別好壞是非。

六、地球村——麥克盧漢關於媒介作用的預言。

麥克盧漢對現代傳播媒介的分析深刻地改變了人們對20世紀,當然也包括21世紀生活的觀念特別是當代青年人的觀念,他所預言的地球村在現在的社會已經變成了現實。

在麥克盧漢看來,「地球村」的主要含義不是指發達的傳媒使地球變小了,而是指人們的交往方式以及人的社會和文化形態的重大變化。交通工具的發達曾經使地球上的原有「村落」都市化,人與人的直接交往被迫中斷,由直接的、口語化的交往變成了非直接的、文字化的交往。而電子媒介又實施著反都市化,即「重新村落化」,消解城市的集權,使人在交往方式上重新回到個人對個人的交往。「城市不復存在,惟有作為吸引遊客的文化幽靈。任何公路邊的小飯店加上它的電視、報紙和雜誌,都可以和紐約巴黎一樣,具有天下在此的國際性。」麥克盧漢時間和空間的區別變得多餘。這種新興的感知模式將人類帶入了一種極其融洽的環境之中,消除了地域的界限,文化的差異,把人類大家庭結為一體,開創永恆的和諧與和平。舊的價值體系已經崩潰,新的體系正在建立,一個人人參與的新型的、整合的環球村即將產生。事實上,這種環球村已經產生。麥克盧漢的「地球村」理論,是全球化理論的萌芽,對後來研究全球化的學者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3 馬歇爾·麥克盧漢 -主要著作

1951年,麥克盧漢第一本專著《機器新娘》出版,這本書廣泛分析報紙、廣播、電影和廣告產生的社會衝擊和心理影響,但沒有產生多大的影響。直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麥氏依然不名一文,在大學教英美文學。衣著隨便,丟三拉四,清瘦的面相中透出幾分厚道。在時尚的美國學界看來,這個北美人像是個不合時宜的堂吉訶德。但接著他的二本著作出版:《谷登堡星漢璀燦》(1962)、《理解媒介》(1964),一時間令人嘆為觀止,在人文學科領域引起強烈震撼。《舊金山記事報》稱為 「最為灸手可熱的學術財富」。到了1965年秋天,《紐約先驅論壇報》不得不宣告該書的作者是「繼牛頓、達爾文、弗洛依德、愛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後的最重要的思想家……」一夜成名的麥克盧漢到處演講,聽者如雲。記者描述說:他獲得了人們「以偏執狂似的不可抗拒的信仰所賦予的、羅馬祭師才享有的那種魅力」。

4 馬歇爾·麥克盧漢 -人物影響

馬歇爾·麥克盧漢麥克盧漢如是說
世人對他的評價是:毀譽參半、別若天壤

褒之者宣告他是「繼牛頓、達爾文、弗洛伊德、愛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後的最重要的思想家」,是「電子時代的代言人,革命思想的先知」。1964年12月28日的《國家》雜誌,把麥克盧漢列為風雲人物;1965年的《讀者指南》列出四篇有關他的文章,分別刊載於《評論》、《紐約客》和《哈潑斯》。一時間「麥克盧漢熱」風靡美國,他的著作也成為暢銷書。1966年至1967年,這「熱」潮達到頂峰,美國最著名的幾十種報刊如《幸福》、《新聞周刊》、《生活》、《老爺》、《全國評論》、《黨派評論》、《紐約客》、《新墨西哥季刊》、《周末評論》、《花花公子》等,都刊登了有關麥氏的文章。他還不時應邀在電視上演講,出盡了風頭。他太有名了,歐洲語言里居然出現了幾個以他命名的辭彙:Mcluhanism,mcluhanist居然產生了「麥克盧漢學」。

貶之者罵他是「通俗文化的江湖術士」、「電視機上的教師爺」、「攻擊理性的暴君」、「走火入魔的形而上巫師」、「波普思想的高級祭司,在歷史決定論的祭壇前為半拉子藝術家做黑彌撒的教士」。攻擊他「出盡風頭,自我陶醉,趕時髦,追風潮,迎合新潮。可是他錯了」。宣判他的文字「刻意反邏輯、巡迴論證、同義反覆、絕對、濫用格言、荒謬絕倫」。

世界範圍的麥克盧漢熱,一共有兩次。第一次是20世紀60年代,時間不長。現在的麥克盧漢熱,開始於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受到冷落的麥克盧漢,終於在數字時代復活了。這是理性的回歸,也是歷史的必然。這一次熱潮,不僅範圍廣、勢頭猛、評著多,而且已然經過歷史的考驗和汰洗。信息高速公路崛起,知識經濟到來,虛擬現實的出現,才使人們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對的!他所謂的意識延伸就是賽博空間,他所謂的地球村已然到來!他的確是電子時代的先驅和預言家!

上一篇[美甲]    下一篇 [傳播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