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巴政治活動家、詩人、作家,古巴獨立革命的先驅,有大量著述。他的詩歌創作一方面受到傳統詩歌的影響,另一方面又不滿足於當時流行的表現形式,在表現美洲主義精神方面作了努力的探索,從而開拓了拉丁美洲現代主義詩歌的道路。

何塞·馬蒂(1853-1895)古巴政治活動家、詩人、作家,古巴獨立革命的先驅,有大量著述。他的詩歌創作一方面受到傳統詩歌的影響,另一方面又不滿足於當時流行的表現形式,在表現美洲主義精神方面作了努力的探索,從而開拓了拉丁美洲現代主義詩歌的道路。他的詩集《伊斯馬埃利約》(1882)是最早帶有現代主義色彩的詩作品。詩集《自由的詩》(1891)表露了他內心的矛盾和苦悶,帶有哲理和說教的意味。《純樸的詩》(1891)的內容也比較深刻,形式上更多地受到傳統詩歌的影響:真摯、自然、純樸,同時帶有鮮明的民歌特色。馬蒂在文學上的影響遍及拉丁美洲和西班牙。作為溝通後期浪漫主義和現代主義之間的橋樑,在文學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我的小騎士 心中的樹 硬馬鬃 我走遍所有的村莊尋找你 當你看到白浪滔天 憂鬱籠罩著我的心 當我離開這世界 我多麼高興 縱然匕首刺進我的心臟 我是一個誠實的人 


1 馬蒂 -我的小騎士

每天清晨,
我的小淘氣
總要以長長的吻
將我喚醒。
於是,把我當作馬兒,
騎上我的胸膛,
將我的頭髮
當作馬韁;
快樂使他陶醉,
我也同樣歡暢,
我的騎士
用馬刺催我,
多麼柔軟的馬刺呀,
原是兩隻嬌嫩的小腳!
多麼歡快的嬉笑,
我的小騎手呀!
我親吻著
他的這雙小腳,
只需一個吻
便可親遍這兩隻腳!
    (譯自《伊斯馬埃利約》)
          陳光孚譯
  選自《拉丁美洲抒情詩選》,江蘇人民出版社(1985)


2 馬蒂 -心中的樹

我心中的樹
像鳥兒在天空飛翔,
你的形象展開翅膀
要將巢兒築在我的心房。
我心中的樹鮮花盛開,
它的枝條顫抖
就像小夥子鮮紅的嘴唇,
他第一次擁抱美麗的姑娘;
樹葉兒竊竊私語,
像嫉妒的女僕們喋喋不休,
忙著為富戶的千金準備洞房。
我的心胸寬廣,而且完全屬於你。
容得下世上所有的痛苦、
悲傷、哭泣和死亡!
我要將枯枝落葉和灰塵除凈,
小心翼翼地使青枝綠葉閃光:
我要將害蟲和蛀蝕的花瓣去掉,
讓周圍的草地散發出芳香。
為了迎接你,純潔無暇的小鳥啊,
我的心如痴如狂!
  (譯自《自由的詩》)
          趙振江譯


3 馬蒂 -硬馬鬃

我破碎的詩句
就像受驚的馬
在乾枯的林中
看到惡狼的利爪尖牙,
鬃毛直立?
是的,然而它更像匕首刺進馬頸,
血柱衝天而起。
只有愛情才會產生悅耳的旋律。
  (譯自《自由的詩》)
          趙振江譯


4 馬蒂 -我走遍所有的村莊尋找你

我走遍所有的村莊尋找你,
一直找到白雲飄飄的天涯,
為了找到你的影子,
我在山谷里采了很多鳶尾花。

花兒對我愁苦地傾訴:
「你隨身帶來了多少痛苦!
你何必採集藍色的花兒,
她已經選中了黃色的花束。」

怎麼一回事呀?我走遍了天下,
昨天終於把你找到,
可是我那顆跳動著的心,
卻忽然不屬於我的了!
          烏蘭汗譯
  (選自《馬蒂詩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


5 馬蒂 -當你看到白浪滔天

當你看到白浪滔天,
那就是我的詩篇:
它像一座高山
又像一把羽扇。

我的詩像一把短劍
從劍柄放射光焰:
我的詩像一眼噴泉
噴出銀珠兒串串。

它有時碧綠晶瑩
有時熾熱火紅,
像一隻受傷的小鹿
在山中尋求庇護。

我的詩使勇士高興,
我的詩簡潔、赤誠,
寶劍的銳氣鋼鋒
鑄就它的魂靈。
     《純樸的詩》
          趙振江譯


6 馬蒂 -憂鬱籠罩著我的心

憂鬱籠罩著我的心,
我要講的故事多麼動人;
瓜地馬拉的姑娘①
為愛情獻出了青春。

百合的花枝裝點,
木樨和茉莉的花環;
我們將她安葬,
用襯著絲綢的木棺。

……對那負心的男子
她送了一個香囊;
他攜妻而歸,
她為愛情而亡。

大使和主教們抬著她,
惋惜而又驚訝;
後面是成群的人們
手裡拿著鮮花。

……姑娘跑到陽台,
為了與他重逢;
他娶別人為妻,
她以生命殉情。

在訣別的時刻
親吻她的前額——
熾熱的青銅鑄就,
我平生愛得最多!

……傍晚跳入河中,
救上岸已經喪生;
都說她死於寒冷,
我知她死於愛情。

在兩條長凳上安歇,
葬進冰冷的墓穴;
我吻她纖細的手
又吻她潔白的鞋。

黑夜垂下幕帳,
掘墓人叫我前往;
今後再不能見到
為愛情獻身的姑娘!
 ① 馬蒂在瓜地馬拉結識了馬利婭·加西亞·格拉納多斯,
她是一位將軍的女兒。這首詩就是獻給她的。
       《純樸的詩》
            趙振江譯


7 馬蒂 -當我離開這世界

當我離開這世界
要從自然之門:
綠葉圍成的彩車
引我去見死神。
別將我放在黑暗的地方
如同將一個叛徒埋葬;
我是好人,作為好人而死,
我要面向太陽!
      《純樸的詩》
           趙振江譯


8 馬蒂 -我多麼高興

我多麼高興
像個樸實的學生,
想起那金絲鳥——
一雙烏黑的眼睛!

當我長眠在異地,
沒有祖國,但也不是奴隸,
只願我的墳墓上
放著一束花、一面旗。
      《純樸的詩》
           趙振江譯


9 馬蒂 -縱然匕首刺進我的心臟

縱然匕首刺進我的心臟,
又能將我怎樣?
我有自己的詩句
比你的匕首更強!

縱然大海乾涸、蒼天無光,
這痛苦又能將我怎樣?
詩歌是我甜蜜的安慰,
痛苦會使它生出翅膀!
      《純樸的詩》
           趙振江譯


10 馬蒂 -我是一個誠實的人

我是一個誠實的人,
來自椰子的故鄉,
但凡我在人世,
就把心上的歌兒高唱。

我曾涉足天南海北,
今後還將雲遊四方,
千支歌中我是一曲,
萬峰之中我是一座山崗。

無論奇花還是異草,
我都曉得它的怪名,
無論上當還是受騙,
我均深知它的苦痛。

我曾見
黑夜之中
聖潔的美女將純真之光
溫柔地灑在我的額頭上。

我曾見
漂亮女人的肩頭上
生長出會飛的翅膀,
瓦礫廢墟之上
亦有蝴蝶在飛翔:

我曾見
一位男子生活孤寂,
一把匕首形影不離.
令他心灰意冷的美女,
永遠不再把她的名字提起。

靈魂的顯現光一般地迅疾,
我曾兩度看到它的底細:
一次是可憐的父親彌留之際,
一次是她道聲再見,離我而去。

我曾搖撼那扇籬笆,
是在葡萄園的門口,
因為可恨的蜜蜂,
蜇傷了我女兒的頭。

我曾品嘗過一次享受,
一次從未有過的享受,
那是當法官一邊哭泣
一邊宣判我的時侯。

隔著海洋越過大地,
我聽到有人在嘆氣,
不,那不是嘆氣,
是我兒躁動欲醒的鼻息。

如果有人對我說:
「去,拿走世界上最好的寶貝!」
我將選擇一位真誠的朋友,
而不去把愛情加以理會。

我曾見受傷的蒼鷹,
翱翔在萬里晴空;
亦曾見噴毒的蛇蠍,
死於自己的巢穴。

我曉得
即使世界長眠,一片昏暗,
萬物靜寂之時也會聽到
溫順的小溪流水潺潺。

天上的星辰失去了光輝,
恰巧隕落於我家的荊扉;
我驚喜交加,不知所措,
竟用僵直的手將它撫摩。

在我憤怒的胸膛,
隱藏著刺痛的哀傷。
被奴役人民之子
生活只有這樣:
或是沉默,或是死亡。

一切,都美好而久長,
一切,都和諧而舒暢,
一切,都酷似那金剛,
原來是炭,倘若失去了光。

我曉得
愚頑之輩的隆重葬禮,
豪華奢侈,哀樂四起;
也曉得墓地結出碩果,
將會超出一般的土地。

我沉默不語,心明眼亮,
不再讓韻律的馬達隆隆作響。
我將脫下博士服,
把它掛在一棵枯萎的樹上。
      《純樸的詩》
          孟繼成譯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首頁


參考資料

* 中國詩歌庫 http://www.shigeku.com
* 中國詩歌史 http://poetrycn.com

上一篇[Bonnie McKee]    下一篇 [凱文·費德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