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里奧·貝內德蒂

標籤:烏拉圭 人文

馬里奧·貝內德蒂(Mario benedetti,1920-2009),烏拉圭著名詩人、小說家、散文家和文學批評家,早年經歷坎坷,但他勤好學,憑個人的努力躋身文壇,成為烏拉圭「四十年一代」的重要作家。

1獲得獎項

其著作豐富多彩,深受廣大讀者歡迎。曾獲國家文學家。其著作豐富多彩,深受廣大讀者歡迎。曾獲國家文學獎、西班牙索菲亞王后拉美詩歌獎和何塞·馬蒂詩歌獎眾多獎項。
其詩歌題材廣泛,詩句美麗雋永,形象生動,想像豐富,許多詩樸實無華,朗朗上口,被譜成歌曲廣為傳唱。俳句首首小巧玲瓏,精美別緻,三言兩語,字字珠璣,為拉美詩壇增添了一道富有異國情調的風景線。
馬里奧·貝內德蒂

  馬里奧·貝內德蒂

「字母們在哭泣」——這是古巴報紙報道烏拉圭頭號大作家和詩人馬里奧·貝內德蒂(Mario Benedetti)辭世時所用的標題。5月19日,貝內德蒂在蒙得維的亞中央公墓隆重下葬。作為烏拉圭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朋友們樂於叫他「馬老大」(Don Mario)。雖然半輩子流離,但他十分多產,著書逾60種,包括詩歌、小說等,其小說以描寫城市中產階級生活見長,詩歌則在整個西班牙語世界被廣泛傳誦。

2逝世

哀悼 屬於全世界的詩人
5月17日,貝內德蒂在蒙得維的亞家中去世,享年88歲。烏拉圭政府宣布第二天為全國哀悼日,並將其遺體移入國會大堂,開放瞻仰。巴斯克斯總統亦到場致哀,並稱:「馬里奧這樣的人永遠不會死!」
烏拉圭文化部長瑪麗亞·西蒙也表示:「我不認為我們失去了他,因為他將永遠和我們在一起。」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也向貝內德蒂的家人發去唁電,最後一句是:「在西班牙,帶著痛苦思念他。」
古巴的《格拉瑪報》使用了更為感性的標題:「字母們在哭泣(Las letras lloran)。」
「痛苦和悲傷不會很快平復。」病體虛弱的葡萄牙大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若澤·薩拉馬戈說,「這位偉大的烏拉圭詩人贈予我們的,不只是人生的經驗,更重要的是對世界、國家、城市或鄉村中人生意義的不懈追尋。」他說,或許繼續閱讀貝內德蒂的意義就在於此。「噢,是的,一位屬於全世界的詩人!」他說。
貝內德蒂5月6日才從醫院回家,此前一年多的時間裡,他一直受到呼吸系統和腸道疾病的折磨,並數度入院。

3政治立場

一生支持古巴革命
貝內德蒂政治立場左傾,終其一生堅定支持古巴革命。1959年,他前往美國旅行前,不得不對當局簽署承諾,保證不刺殺美國總統。
1973年烏拉圭發生軍事政變,開始反動而黑暗的軍人獨裁統治,貝內德蒂逃離祖國,從此開始長達12年的流亡生活,輾轉於哈瓦那、馬德里、利馬和布宜諾斯艾利斯。
「人生如機器/沒有答案/不得空閑……」貝內德蒂的詩歌句子短,容易讀,有許多被譜成歌曲,傳唱最廣的一首,當屬流行歌手華安·曼努埃爾·塞拉特作曲並演唱的反美歌曲《南方也存在》(El sur también existe)。
他膝下無子女。與他相守整整60年的太太露絲·洛佩斯·阿萊格雷已於2006年先他而去。
路透社說,到了晚年,貝內德蒂以其花白的小鬍子和友善的圓眼睛,依然在烏拉圭廣受歡迎。
他經常與藝人一起外出表演,坐一把搖椅,捧一本大書,大聲朗讀。美聯社的報道也寫道,幾乎每到午餐時間,貝內德蒂都會和兄弟勞爾、秘書阿維拉一起,到離家幾步遠的一家飯館用餐,此地遂成蒙得維的亞一景點,仰慕者不斷攜書前來,看貝老,索簽名。

4作品

作品 《情斷》大放異彩
1920年9月14日,貝內德蒂生於烏拉圭帕索·德·洛斯托羅斯一個義大利移民家庭,由於貧困,只念過幾年中學,而後便打工謀生,做過速記員,一直堅持在業餘時間寫詩,1945年出版詩集《難忘的前夜》(La víspera indeleble),四年後出版短篇小說集《今天早晨及其他故事》,成為烏拉圭文壇「四五一代」(Generación del 45)的中堅分子。1959年的短篇集《蒙得維的亞人》(Montevideanos)和1960年的日記體長篇小說《情斷》(La tregua)令他大放異彩,一舉奠定了他的文壇地位。《情斷》也成為貝內德蒂最具世界影響的作品。

5評價

他的出現,尤其是對蒙得維的亞城市生活的深刻描寫,改變了鄉土文學一統天下的局面,被視為烏拉圭現代文學史上意義重大的轉折。他早年寫蒙得維的亞中產階級的道德虛偽和犬儒主義,流亡時寫他們的鄉愁、屈辱與對死亡的恐懼,晚年則繼續以痛苦的回憶揭露獨裁時期的黑暗,同時不忘嘲諷新一代的唯物質主義。
國內出版的貝內德蒂著作有《情斷》(劉瑛譯)、《馬里奧·貝內德蒂詩選》和《讓我們墜入誘惑:馬里奧·貝內德蒂作品選》,其短篇小說亦在國內文學雜誌中多有刊載。
馬里奧·貝內德蒂經歷坎坷,命運多舛,但一生相信理想,信奉自由,家庭,愛以及一切非流行的東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