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三台縣

馮信,字季誠,西漢郪(qī,郪縣,屬廣漢郡,治所在今三台縣郪江鎮)人,事見《華陽國志》。

1人物簡介

馮信為西漢醫生。臨淄(今屬山東)人。嘗任齊太倉長(一說為太倉馬長),其性好喜方。
華陽國志》卷十中·廣漢士女·馮信傳
徵君肥遯(dùn,通「遁」 )。馮信,字季誠,郪人也。郡三察孝廉,州舉茂才,公府十辟,公車再徵,不詣。公孫述時,托目青盲,侍婢奸其前,陽不覺。述敗,卒以年老不出。

2相關故事

閹黨之禍
當初,公孫述徵召廣漢人李業當博士,而李業堅持說有病而不肯接受。公孫述因不能把李業召來而感到羞恥,派大鴻臚尹融拿著詔書脅迫李業:「你如果接受職位就封公侯,如果不接受職位就賜予毒酒。」尹融解釋說:「當今天下分崩離析,誰知道什麼是是和非,而敢用區區身體去試探不可測的深淵?朝廷仰慕您的名望品德,給您留下官位,到現在已七年了。四季進貢的山珍美味,不會忘記送給您。您應該讓奉知己,下為子孫,性命和名譽都可保全,這樣做不是上策嗎?」李業於是嘆息說:「古人說,危險之邦不進入,混亂之邦不居住,我正是為了這個緣故。君子遇到危險而肯獻出生命,為什麼竟用高官厚祿引誘呢?」尹融說:「應該叫家人來商量。」李業說:「大丈夫決心斷絕仕途已經很久了,為什麼要和妻子兒女商量?」於是飲毒酒而死。公孫述恥於背上殺死賢才的名聲,派使者弔喪祭祀,贈送一百疋絹帛助喪。李業的兒子逃跑,推辭不接受。
公孫述又聘請巴郡人譙玄,譙玄不接受任命。公孫述也派使者用毒藥相威脅。太守親自到譙玄家拜訪,勸他動身,譙玄說:「堅持我的志向,保全我的氣節,死又有何遺憾!」於是接受毒藥。譙玄的兒子譙瑛痛哭,向太守磕頭,情願捐獻家產一千萬錢,以贖父親的死罪。太守為此請示公孫述,公孫述應允。
公孫述又徵召蜀郡人王皓、王嘉,怕他們不來,就先拘捕他們的妻子兒女。使節對王嘉說:「趕快整理行裝,妻子兒女可以保全。」王嘉回答說:「狗、馬還認識主人,何況人呢?」王皓先自刎而死,使者用首級上報。公孫述大怒,於是誅殺王皓的家屬。王嘉聽說后嘆息說:「我走在後面了!」於是面對使節用劍自殺而死。
犍為郡人費貽,不肯做公孫述的官,身塗油漆成為癩瘡,假裝瘋狂以逃避做官。同郡人任永、馮信全都假託患青光眼而辭謝徵召。劉秀平定蜀地后,下詔追贈常少為太常,追贈張隆為光祿勛。譙玄已經去世,用羊、豬各一頭祭祀,命令當地官府還給他家贖死的錢。在李業家所居地的里門刻石,表彰他的節操。徵召費貽、任永、馮信,正巧任永、馮信病逝,只有費貽官至合浦太守。劉秀因公孫述的將領程烏、李育有才幹,一齊提拔任用。於是蜀地上下喜悅,百姓無不歸順。
《後漢書》卷111載:「犍為任永及業(吳註:李業)、同郡馮信,並好學博古,公孫述連征命,待以高位,皆托青盲以避世難。永妻淫於前,匿情無言;見子入井,忍而不救。信(吳註:馮信)侍婢亦對信奸通。及聞述(吳註:公孫述)誅,皆盥洗更視,曰:世適平,目即清。淫者自殺。」翻譯成現代話,就是:犍為郡的任永,梓潼的李業和同郡人馮信,都好學博古。割據四川的公孫述多次要他們做高官,他們都推託說自己眼睛瞎了,藉此逃避亂世的危難。任永的妻子在他面前與別人有私情,他裝做沒有看見;看到兒子跌落到井裡,他也狠心裝著看不見,不去施救。而馮信的侍婢也在馮信面前和他人通姦。到了聽說公孫述失敗而死之後,任、馮兩人都用水洗了洗眼睛,聲稱說:世道清平了,眼睛也就好了。結果,他們家裡有私情人的都自殺了。
上一篇[羅允聰]    下一篇 [饒正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