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騎木馬(騎木驢)昔官刑之一,木貫長釘,置犯人於其上,釘由肛入,直穿心脛而死。

1 騎木馬 -介紹

騎木馬騎木馬
女子在中國古代地位的低下,常常使她們處於男性附屬品的地位,深居簡出。因此犯罪的幾率較之男性,當是鳳毛麟角。不過,也不排除某些女性的過激行為惹怒了官府的事情。於是,如何給女人施以刑罰,成了一個頗讓人傷腦筋的問題。
有的婦女犯了罪,根本可以不受懲罰,因為她們是男人的附屬品,可以有自己的男人代為受刑。這應該算是對女子行刑的一個極端。古書中關於「婦人不著械」「婦人無肉刑」的說法也有很多,體現出法制的「德」的一面。就笞杖刑罰而言,對婦女也是有照顧的,而改用鞭背,對於犯奸罪的則採取脫褲留朡(內褲)的方法。而且,對這類不得不施以笞杖的女犯,行刑者也多半會比較寬容,憐香惜玉之心怕是天生的。
對於處死女犯,古人多用毒藥、活埋等「體面」的方法。賜三尺白綾讓人自盡的方法看起來也是比較人道的,可是法國一位漢學家依然批評了這種做法,因為在中世紀的法國,為了「體面」,女人是不會被弔死的,畢竟一個女人吊在半空中,在眾人的眼皮下甩來扭去,晃動著雙腿是極不合禮儀的事,所以必須活埋她。
近代民主革命烈士秋瑾在被捕赴死時,向縣令提出了三個條件:「一請作書別親友,一臨刑不能脫衣帶,一不得梟首示眾。」縣令同意了後面兩個條件,「秋謝之」。
不過,總有些心理變態的長官,不僅不懂得給女犯留面子,還要變本加厲地暴露她們的恥部。在他們看來,目睹女性赤裸的臀部受抽打,耳聞雌性弱者的呼號,世上或許沒有比這更能滿足人的偷窺欲和更刺激性慾的事了。前面「旁觀者」一節提到的故事,也是一個很好的佐證。
不知什麼時候,一種超級變態的刑具——騎木驢,悄悄登上了歷史舞台。這種刑具是專為因姦情殺夫的女人設置的,當然也包含與姦情有關的直接責任人。據《二十四史演義》說,明末的騎木驢是這樣的:先在一根木頭上豎起一根木柱,把受刑的女子吊起來,放在木柱頂端,使木柱戳入陰道內,然後放開,讓該女身體下墜,直至木柱「自口鼻穿出,常數日方氣絕」。遍覽中國野史,死於木驢的中國女性有姓名可考者不下百人。這不能不說是一門處心積慮的刑罰,為了尋找這種「偉大」刑罰的發明者,我幾乎淪為「尋章摘句老雕蟲」,終於在一個夏日的午後,尋到了這位在中國歷史上口碑極好的神判——施公施世綸。 《施公案》中,這位老爺子洋洋得意地將自己的發明展示給看客,看客們快感十足——誰讓那女子淫蕩,這下,做鬼也是做愛的姿勢!
中國歷史上對女人使用凌遲也是極少的,主要用於謀殺親夫、忤逆以及政治犯。由於受刑前要脫掉衣服,原來與皇帝有過關係的,有身份的嬪妃就可以免受此刑。

2 騎木馬 -木驢

是古代專門懲治那些勾結姦夫謀害親夫的女人所用的酷刑。據《二十四史演義》說,明末的騎木驢是這樣的:先在一根木頭上豎起一根木柱,把受刑的女子吊起來,放在木柱頂端,使木柱戳入陰道內,然後放開,讓該女身體下墜,直至木柱「自口鼻穿出,常數日方氣絕」。
所謂「木馬」,又名「木驢」。有兩種。一種是「輔助型」刑具。有如一個木架,將犯人綁在上面,用以遊街,或是進行更嚴重的刑罰,如凌遲。 《水滸傳》中有王婆被釘木驢遊街一節,即如此。
另一種「木馬」,乃和性器官有關。橫置粗木,兩端高架於地,橫木上豎有直木,長約數尺。將女犯吊起,由陰戶插入,因為兩腳不觸地,體重下墜,木條會慢慢由口鼻穿出,往往受折磨多日方死。假如是男犯,就插肛門。
近日查知,四川、雲貴一帶還有人用此私刑。但並非用木馬,而是在春天將犯人綁在竹筍上,筍尖插入陰戶肛門,一旦下雨,竹筍發飆生長,將人慢慢刺穿而死。

3 騎木馬 -相關信息

《中國文明的秘密檔案》 ,李陽泉著,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佐季奇]    下一篇 [張少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