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驀山溪》,詞牌名。又名《上陽春》、《驀溪山》。《清真集》入「大石調」。雙片八十二字,前片六仄韻,后片四仄韻。亦有前片四仄韻,后片三仄韻者,列為別格。

1詞牌簡介

《驀山溪》正格上、下片第四句均為「上三下四」句式,上三字平仄多不拘,然以音節而論,則應以「仄平平」為佳。第五句四字,第六句五字;第六句可用平韻,亦可不用。第五、第六兩句,又可合為「上四下五」結構的九字句,語氣須連貫,無須用韻。后兩個三字句(即第七、第八句)以對仗為美,且常與尾句三連韻,一氣呵成。

2詞牌格律

定格對照例詞:【北宋】周邦彥《驀山溪·湖平春水》
平平中仄(韻),
湖平春水,
中仄平平仄(韻)。
菱荇縈船尾。
中仄仄平平,仄中中、平平中仄(韻)。
空翠入衣襟,拊輕桹、游魚驚避。
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晚來潮上,迤邐沒沙痕,山四倚。
平仄仄(韻),中仄平平仄(韻)。
雲漸起,鳥度屏風裡。
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仄(韻)。
周郎逸興,黃帽侵雲水。
中仄仄平平,仄中中、平平中仄(韻)。
落日媚滄洲,泛一棹、夷猶未已。
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韻)。
玉簫金管,不共美人游,因個甚,煙霧底,
中仄平平仄(韻)。
獨愛蒓羹美。
(說明:詞牌格律與對照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對照詞使用斜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3驀山溪·重陽日

現代·向天琦
畫樓月伴,墨發愁銀斷。
織吐蛹休眠,幾千秋,蝶魂破繭。
綺羅分袂,緣宿似薄紗,如煙散。
重陽嘆。
獨對東樓岸。
箜篌吟曲,湘水隨琴亂。
悵惘訴誰彈,夢湮隳,孤燈一盞。
擷菊作酒,添兩瓣花芳,心入喚。
遷徒雁。
帶去相思萬。

4詞文註解

「畫樓月伴,墨發愁銀斷。」何等的一種憂愁,連頭髮都轉瞬之間花白斷落。
「織吐蛹休眠,幾千秋,蝶魂破繭」,破繭化蝶固然很美,但是卻不知需要幾個千秋,轉念之間多麼可望「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相思無悔的感慨。
「綺羅分袂,緣宿似薄紗,如煙散」,那夢中的女子卻在眨眼之間和我灑淚道別,我們之間的緣分薄如輕紗,如煙般飄散在天邊。
「重陽嘆。獨對東樓岸。箜篌吟曲,湘水隨琴亂。」又是重陽節,站在小樓之上,望著湘水東岸獨自慨嘆,柔美清澈的箜篌此時顯得有些低沉凌亂,憂鬱的曲調像是感染了湘江,湍急的江水也變得更加凌亂。
「悵惘訴誰彈,夢湮隳,孤燈一盞。」獨坐江邊小樓,憂鬱的琴聲似是訴說的彈琴人的惆悵,遙望遠處的江面,只有一盞孤燈飄搖的江面,薄霧中輕嘆,飄渺之中,夢已破碎。
「擷菊伴酒,添兩瓣花芳,心入喚。」夕陽西下采一支菊花伴我下酒,嗅著東籬下的菊香,回想起飄香的綺羅,心念間已呼喚的心中素影千百遍。
「遷徒雁。帶去相思萬。」望著遷徙的大雁,遙思她無數遍,只能把思念寄托在那南去的飛雁。
不禁想起李清照的《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東籬把酒後的黃昏還留有菊香, 小樓東岸的西風卻吹不散思念,湘江的流水影射了「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愁思。
「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晨露下的蒹葭還留有綺羅的幽香,而心中的素影卻已不知去到何處。
再回首,已是破繭成蝶的幾世千秋。無盡的相思還在箜篌中彈奏。

5賞析

這是首詠梅詞。上片寫梅花品格的高潔。「洗妝」四句贊梅花不御鉛華脂粉之「真態」與「竹外一枝斜」之逸姿,如「在山泉水清」的佳人。「黃昏院落」五句感嘆梅花「清香」無人知賞,藏於黃昏院落其清香無處寄託,更何況僻在江頭路旁,又遭風雪交摧,實在是孤寂不幸。詞人對梅花孤芳無賞的命運深致同情和傷惋。下片寫作者賞梅時的情懷。「疏影」寫月映梅花,花開冷淡,詞人為之消魂痛楚。「結子」寫梅子成熟,又遭遇細雨淋漓,如淚如泣。「孤芳」五句詞人感嘆梅花一生清真孤高卻頻遭摧折和棄置,過於凄涼、孤寂,竟使同情和喜愛梅花的有情者為之平添無窮愁傷。「消瘦」三句詞人以多情瘦損的沈約自比,講我而今為伊(梅)「消瘦損」,梅花你可知否?顯然,詞人以惜梅、愛梅的多情者自詡,亦以梅之品格,境遇映襯自身,顯然是有一定的寓意或寄託。綜觀全詞,此詞很少對梅花作具象的描摹與比喻,「而純在空處提筆描寫」,遺形寫神,顯示了梅花孤高幽獨、清真絕逸的本性。

6典範詞作

1.〔宋〕歐陽修《驀山溪·新正初破》
2.〔宋〕黃庭堅《驀山溪·別意》
3.〔宋〕晁補之《驀山溪·亳社寄文潛舍人》
4.〔宋〕周邦彥《驀山溪·樓前疏柳》
5.〔宋〕賀鑄《驀山溪·楚鄉新歲》
6.〔宋〕晁端禮《驀山溪·輕衫短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