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驚世奇緣是一部由香港著名影星吳卓義主演的61集電視連續劇。

1 驚世奇緣 -收視評價

  《驚世情緣》故事性非常強,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Zee TV 2002年度獻給廣大觀眾的一部力作,得到各界人士的力捧。演員出色的演技以及奇特新穎的故事情節,受到公眾的認可與好評。

  《驚世情緣》被安排在Zee TV黃金時段播出,面向650萬戶20歲以上的男女觀眾。透過劇中人物命運的曲折離奇,人們看到了愛情的力量和人性真善美的一面。觀眾被影星精彩的表演所吸引,更被其可歌可泣的故事情節所震撼。該劇除了深受家庭觀眾的喜歡之外,還意外地得到許多高素質人士的青睞和好評。在印度各大著名的論壇上,總體評價滿意度、演員陣容、劇情滿意度以及拍攝效果滿意度,都達到80%以上,是所有參與評論的觀眾都一致向大家推薦的年度好戲。

2 驚世奇緣 -劇情簡介

  桑卡是孟買一家大醫院的醫生,阿莎是他大學最好朋友阿洛的妹妹。他們倆雖然從未見面,卻通過阿洛了解到對方的許多事情並悄悄對彼此產生了興趣。

  另一方面,淑蒂,桑卡手下的實習醫生,與待業青年阿卡什相愛了。淑蒂的媽媽為想了卻她意外昏迷至今的父親的願望,讓她與同年玩伴拉胡結婚,在婚禮的最後一刻,拉胡得知淑蒂所愛的是阿卡什,於是取消了婚阿洛想把妹妹的終身大事定下來,因為他們的父母已經相繼去世,而這是他的責任。於是他為妹妹選了一個叫內讓吉的男子並定下了結婚日期。然而就在結婚那一天,內讓吉病了,並被診斷為白血病晚期,於是他選擇了離開。桑卡來參加了婚禮,他終於向阿莎表白並決定與她結婚。

  在與淑蒂結婚的那天,阿卡什不得不回家照顧生病的父親。父親好轉后,他的父母強迫他迎娶一個他們選擇的女子努菩。桑卡和阿卡什的婚禮都在同一天,而他們也正巧搭上了同一輛回孟買的火車。火車在駛過一座橋的時候發生了事故,桑卡和阿卡什都活了下來,他們努力尋找著各自的新娘。桑卡找到了努菩的屍體,錯以為是阿莎,因為屍體已經嚴重毀容,無法辨認。他認領了屍體並同她進行了宣誓。而阿卡什找到了已失去知覺但還呼吸尚存,同樣穿著紅色婚紗的阿莎,把她錯認為自己的妻子, 並把她帶到最近的醫院。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阿莎逐漸清醒,卻以失憶為代價。淑蒂在參加醫療救護小組時遇到上司桑卡,並告訴他,她將盡一切努力找回阿莎. 桑卡是否能找回心愛的阿莎?失憶的阿莎是否會與阿卡什擦出火花,他們之間的故事怎麼延續,最終每個人都能得到屬於自己的愛情與幸福嗎......

3 驚世奇緣 -主創陣容

  片名:《驚世情緣》

  原名:《Miit》

  長度 :61集 (原版152集,每集23分鐘)

  導演:阿努拉格·巴蘇(Anurag Basu)

  製片人:迪普什卡·博斯(Deepshikha Bose)

  主要演員:

  
 維卡斯·巴拉(Vikas Bhalla) 飾 阿卡什(Aakash)

  迪帕·普拉布(Deepa Parab) 飾 阿斯塔(Aastha) / 諾普爾(Nupur)

  拉吉·弗爾瑪(Raj S Verman) 飾 桑柯普(Sankalp)

  普麗蒂·梅赫拉(Priti Mehra) 飾 施盧蒂(Shruti)

  央視配音:

  阿斯塔/諾普爾——張碧玉

  阿洛克——高楓

  施盧蒂——李金艷

  桑柯普——庄豐源

  拉胡爾(大)——張雲龍

  尼勒吉——王雪亮

  阿卡什——王秋明

  拉夫利——王雪亮

  查特吉——任怡傑

  普拉芭——李冬梅

  迪內什——付紹業

  普麗蒂——任怡傑

  拉胡爾叔——高楓

  索娜莉——張碧玉

  普拉卡什——高楓

  阿斯塔叔——星群

  阿斯塔嬸——崔慕燕

  梅赫拉——高楓

  吉坦達——高楓

  南蒂塔——崔慕燕

  香卡(沙希康特)——付紹業

  瑪雅——劉雪婷

  普麗雅——陳紅

  古普當——庄豐源

  拉瑪納——王雪亮

  蒙格路——付紹業

  蘇麗卡——張元

  穆克吉——張雲龍

  蘇迪夫——星群

  沙希康——星群

  賽義德·海珊——張雲龍

  瓦伊帕——高楓

  拉胡爾(小)——陳紅

  阿傑——張碧玉

  坦尼雅——崔慕燕

  維倫——張雲龍

  蘭傑——高楓

  迪帕克——張雲龍

  迪派克——王雪亮

  烏米拉——崔慕燕

  吉爾米——陳紅

  蘭吉娜——李冬梅

  拉西米——陳紅

  瑪妮——張元

  片名:《驚世情緣》

  原名:《Miit》

  導演:阿努拉格·巴蘇(Anurag Basu)

  製片人:迪普什卡·博斯(Deepshikha Bose)

  主要演員:

  
 維卡斯·巴拉(Vikas Bhalla) 飾 阿卡什(Aakash)

  迪帕·普拉布(Deepa Parab) 飾 阿斯塔(Aastha) / 諾普爾(Nupur)

  拉吉·弗爾瑪(Raj S Verman) 飾 桑柯普(Sankalp)

  普麗蒂·梅赫拉(Priti Mehra) 飾 施盧蒂(Shruti)

4 驚世奇緣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第1集
      阿斯塔的哥哥阿洛克是個鄉村大夫,由於父母早逝,阿洛克將妹妹撫養成人。阿斯塔漸漸長大,阿洛克開始為妹妹的親事操心。桑柯普是阿洛克的老友,在千里之外的一家大醫院就職。阿洛克的家鄉發生洪災,應阿洛克的請求,桑柯普帶著醫院裡的幾個實習生乘火車趕往災區。一同前往的實習生中有一個名叫施盧蒂的女孩,漂亮聰明,桑柯普對她暗生情愫,而施盧蒂本人卻渾然不知,因為她早已經有了心上人----阿卡什。阿洛克本想將妹妹嫁給桑柯普,發現桑柯普暗戀施盧蒂的秘密后,只好收起這個念頭,反而建議桑柯普向心上人主動進攻。然而生性靦腆的桑柯普始終羞於開口。施盧蒂雖然有所察覺,但此時的她心中只有阿卡什。阿卡什因為施盧蒂舅舅的威脅幾番躲避施盧蒂,施盧蒂頗為傷心。恰在此時,舅舅和媽媽卻以她父親的遺願為由,逼迫施盧蒂在她父親生日的這一天與拉胡爾成親。
  • 第2集
      鬱鬱寡歡的施盧蒂終於見到了阿卡什,不料阿卡什也勸說她犧牲自己的幸福,以滿足家人的願望。施盧蒂悲痛萬分,將定情物一一還給阿卡什,只留下了他送的幾張情人卡。一天,阿斯塔在路上差點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撞上,不料這個名叫尼勒吉的小夥子卻是叔叔給她介紹的對象。施盧蒂的未婚夫拉胡爾從澳大利亞趕了回來,二人的定婚儀式上,施盧蒂鬱鬱寡歡的神情讓拉胡爾疑竇叢生。阿斯塔雖然曾經心儀桑柯普,但從哥哥那裡知道他心有所屬后,也只得勉強同意與尼勒吉交往。施盧蒂對阿卡什依然舊情難忘,但阿卡什謊稱自己的家人已經在為他張羅婚事,勸施盧蒂安心結婚。施盧蒂十分傷感。眼見施盧蒂始終對自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拉胡爾善解人意地對她說,他可以給她一年的時間,之後再來談感情問題。
  • 第3集
      為了博得施盧蒂的芳心,蒙在鼓裡的拉胡爾以施盧蒂的名義買下了她和阿卡什經常幽會的地方,將之稱為浪漫之地,誰知更觸動了施盧蒂的心事。阿斯塔終於接受了哥哥的意見,決定嫁給憨厚老實的尼勒吉,只是心中對未曾謀面的桑柯普依然存有一絲幻想。桑柯普答應趕過來參加阿斯塔的婚禮。施盧蒂的姐姐普麗蒂終於察覺出妹妹的憂傷,了解實情之後,普麗蒂勸施盧蒂當機立斷,在拉胡爾和阿卡什兩個人中間做出選擇。成親之日,施盧蒂抑制不住對阿卡什的思念,毅然離家出走。然而就在此時,阿卡什卻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說父親突然一病不起,讓他速回老家賴布爾。為了躲避迪內什的追蹤,阿卡什將施盧蒂臨時安頓在自己的好友拉夫利家,自己跳上了返鄉的火車。湊巧的是,桑柯普也登上了同一趟列車,去參加阿斯塔的婚禮。他與阿卡什在車廂里不期而遇,交談之中發現他們兩個人都認識施盧蒂。阿卡什在站台撥通了拉夫利家的電話,卻得知迪內什已經闖進了拉夫利的家,強行帶走了施盧蒂。
  • 第4集
      拉胡爾的叔叔和妹妹前來探望施盧蒂,她的媽媽正在慌亂地應付,迪內什拽著施盧蒂從外面走進來,讓拉胡爾的妹妹大驚失色。普麗蒂將真相如實轉告拉胡爾,讓他從美夢中驚醒。阿卡什的父親終於清醒過來,妹妹說,爸爸病倒是因為接到了一個神秘的電話,而且跟施盧蒂有關。阿卡什明白那個人就是施盧蒂的舅舅迪內什。阿斯塔的婚事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但準新郎尼勒吉突然發燒暈倒,化驗結果讓阿洛克難以接受----尼勒吉得的是血癌,而且是晚期。尼勒吉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擊,沒等成親就不辭而別。阿卡什的父親終於見到了心愛的兒子,為了不讓兒子繼續糾纏在施盧蒂家,他執意要給阿卡什娶親。孝順的阿卡什只好答應。獲知真相的拉胡爾決定跟施盧蒂開誠布公地談一次。然而他的突然造訪卻讓迪內什驚慌失措,而施盧蒂更是閉門不見。為了替好友阿洛克化解尷尬棘手的局面,經過慎重考慮,桑柯普決定娶阿斯塔為妻。阿洛克十分感激,但阿斯塔卻堅決拒絕。她雖然暗戀過桑柯普,卻不需要他的憐憫與施捨……
  • 第5集
      阿洛克與桑柯普同窗五年,阿洛克每天都會跟桑柯普說起他的小妹阿斯塔,因此桑柯普雖然從未見過阿斯塔,卻對她相當了解。在桑柯普的解釋和表白下,阿斯塔終於回心轉意,同意了這樁婚事。善解人意的拉胡爾從施盧蒂那裡了解了她的真實想法,當即宣布取消婚約,施盧蒂如釋重負,不知道此時的阿卡什已經經不住父母的各種攻勢,同意娶諾普爾為妻。阿斯塔和桑柯普的婚禮將在小鎮比萊舉行,而阿卡什和諾普爾的婚禮也將在賴布爾同時舉行。按照印度的結婚習俗,入洞房之前,新娘的臉是不能被新郎看見的。因此阿斯塔和諾普爾都戴著蓋頭,而桑柯普和阿卡什也都不知道自己的新娘長得什麼樣。湊巧的是,她倆的蓋頭和禮服完全一樣。當晚,阿卡什帶著自己的新娘、父母和妹妹,從賴布爾站乘夜車返回賈巴爾普爾。諾普爾的父母梅赫拉夫婦與一行人一一惜別。當列車途徑比萊站時,桑柯普也帶著自己的新婚妻子阿斯塔登上了這趟列車。列車行駛途中突然發生了嚴重車禍,慌亂中阿卡什看見一個新娘子模樣的人倒在那裡,以為是諾普爾,抱起來就奔往醫院。阿卡什的父親因傷勢太重溘然長逝,被誤認為是諾普爾的阿斯塔因頭部受傷昏迷不醒,被轉入特護病房。
  • 第6集
      在特護病房裡,諾普爾的媽媽莎麗妮根本看不清女兒的面容,只是從她左腳上系著的一根黑繩子上確認那便是自己的女兒。與此同時,阿洛克被告知,自己的妹妹阿斯塔在慘烈的車禍中喪生,阿洛克和桑柯普悲痛欲絕,為在車禍中面目全非的阿斯塔舉行了傳統的葬禮。桑柯普捧著阿斯塔的骨灰返回家中,而阿洛克卻開始懷疑他們火葬的那個姑娘可能不是阿斯塔,因為當時他們並沒有明確辨別出她的真實身份。諾普爾終於醒過來了,但病情極不穩定,而且患上了暫時性的失憶症。醫生建議阿卡什帶諾普爾回家靜養,每隔一日到醫院複查,並且叮囑他務必悉心照顧諾普爾,否則後果難以預料。拉夫利搞到了阿卡什在賴布爾的地址,施盧蒂不顧舅舅迪內什的阻撓,踏上了去賴布爾火車。
  • 第7集
      施盧蒂按照拉夫利給她的地址找到了阿卡什在賴布爾的家,卻沒有見到阿卡什的蹤影,她只好失望而歸。阿洛克終於接受了現實,決定回比萊繼續行醫。在阿卡什耐心細緻的照顧下,諾普爾漸漸從車禍的緊張中放鬆下來。為了方便定期複查,阿卡什一行人只好暫時居住在他的姑父吉坦達家。對於諾普爾的到來,阿卡什的姑姑南蒂塔非常抵觸。拉胡爾臨時取消了回澳洲的計劃,因為他覺得有一個重要的情況要當面告訴施盧蒂,而且讓她務必小心。原來在他們舉行婚禮之前,施盧蒂的舅舅迪內什找到了拉胡爾,說施盧蒂結婚之後,她爸爸的家產按照遺囑都歸施盧蒂所有,但在此之前一直是由迪內什掌管的。他可以不干涉他們的婚姻,但條件是婚後這些家產依然由他來掌管。
  • 第8集
      施盧蒂當著媽媽的面揭穿了舅舅的陰謀。氣急敗壞的迪內什對施盧蒂的爸爸大加貶損,而媽媽卻無動於衷,施盧蒂被徹底激怒了。阿卡什雖然對施盧蒂舊情難忘,卻覺得對無辜的諾普爾負有責任。施盧蒂的實習終於結束了,桑柯普想讓她留在自己的醫院工作。但施盧蒂已經決定回她的老家科波利,桑柯普提出開車送她回家。在路上,當他知道施盧蒂並未結婚,不禁心中暗喜。施盧蒂的決定讓他的媽媽和舅舅大為恐慌。為了守住已經隱瞞了7年的秘密,他們要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施盧蒂前往科波利,迪內什趕緊通知他的爪牙蘇迪夫,要他密切注視施盧蒂的動向,同時威脅她不要跟當地的人往來,需要出門時由蘇迪夫擔任她的司機,施盧蒂對此頗為不解。諾普爾需每隔一天都要去醫院複查,這天路過鐵路道口時,飛馳而過的火車使她再次受到了驚嚇……
  • 第9集
      主治醫生認為諾普爾受到驚嚇是記憶恢復的跡象。諾普爾的爸爸媽媽終於在醫院裡看到了諾普爾,卻發現眼前的諾普爾並不是他們的女兒。這讓阿卡什大為震驚。施盧蒂到了科波利之後,很快就甩掉了前來監視她的蘇迪夫,並且與爸爸的老同事古普當叔叔聯繫上了。讓迪內什和施盧蒂的媽媽感到更加恐慌的是,施盧蒂在她爸爸生前住過的屋子裡找到了一個箱子,裡面有一個尚未沖洗的膠捲和一個日記本,日記上寫到,他的生命受到威脅,因為有人要製造車禍將他置於死地。施盧蒂立刻質問媽媽為什麼隱瞞真相,她的媽媽矢口否認,施盧蒂發誓要找到殺害父親的兇手。阿卡什的媽媽病情突然惡化,大夫通知阿卡什立刻預付十天的費用,沉重的醫療費壓得阿卡什喘不過氣來。
  • 第10集
      沖洗出來的照片上是一個非常嫵媚的女人。施盧蒂滿腹狐疑,打電話向姐姐普麗蒂詢問,普麗蒂告訴她爸爸媽媽過去經常為了一個女人吵架,但她並不知道那個女人長得什麼樣,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施盧蒂拿著照片去找爸爸的好朋友古普當,希望能從他那裡找到一點線索。但古普當也從未見過此人,他絕不相信她的爸爸會有婚外情。諾普爾再三要求阿卡什帶她去見她的父母。重壓之下的阿卡什終於控制不住自己,對她大叫大嚷。諾普爾被嚇得驚恐萬狀,隨即發起高燒,被送往醫院急救。阿卡什十分懊悔,決心耐心照顧諾普爾。諾普爾惶恐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並且發現自己會縫扣子,還會泡茶。她的記憶似乎有了恢復的跡象。施盧蒂發現有人多次跟蹤她,幾經周折,她終於驚訝地發現,那個人就是她父親的司機、據傳已經喪生車禍的拉瑪納叔叔。
  • 第11集
      為了籌集給母親治病的錢,阿卡什決定返回賈巴爾普爾,賣掉他的那套小公寓。阿卡什突然要走,諾普爾頓時慌了神,以為他不回來了。諾普爾的依賴讓阿卡什感到了家庭的溫馨。施盧蒂的媽媽趁她不在家,偷偷地在她的箱子里翻找日記本,不想卻翻出來了那個搶走了她丈夫的女人的照片。施盧蒂的媽媽立刻將這些照片付之一炬,此舉激怒了施盧蒂。趁施盧蒂已經返回賈巴爾普爾,迪內什決定親自去一趟科波利,把事情的真相查個水落石出。他暗中跟蹤拉瑪納,企圖對他下手,卻始終找不到恰當的時機。阿洛克告訴了桑柯普一個新情況:在鐵路局提供的名單上,無論是死亡者還是失蹤者里,都沒有阿斯塔的名字。也就是說,阿斯塔可能還活著。桑柯普對此不以為然。
  • 第12集
      拉瑪納叔叔從科波利打電話告訴施盧蒂,說迪內什要殺他,施盧蒂非常氣憤地指責舅舅,迪內什惱羞成怒,當著眾人的面佯裝要離家出走。在普麗蒂的勸說下,施盧蒂被迫跟舅舅道歉。醫院的複查結果顯示,諾普爾恢復的情況並不理想。大夫勸她保持愉快的心情。吉坦達對諾普爾十分疼愛,想收她為乾女兒。原來他們的親生女兒琳奇無法忍受母親南蒂塔的嘮叨,遠走高飛去了美國。諾普爾答應了吉坦達,這讓吉坦達既感動又高興。普麗蒂跟施盧蒂說,其實她也不喜歡舅舅,但認為他並不壞。就在此時,一個神秘電話打過來。施盧蒂預感就是阿卡什。阿卡什的媽媽瑪雅終於醒過來了,她要見阿卡什和諾普爾。吉坦達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阿卡什,讓他立刻回來,並說自己準備先帶著諾普爾去見瑪雅。阿卡什聽后慌了神,不知道該如何向母親交代。
  • 第13集
      阿卡什及時趕到了醫院,把諾普爾和姑姑南蒂塔擋在了外面,這讓南蒂塔起了疑心。施盧蒂在科波利的診所開設心血管科的申請獲得批准,普麗蒂很為妹妹高興,但對她追查父親疑案的執著感到無奈。梅赫拉夫婦前往警察局報案,稱自己的女兒諾普爾在恰蒂斯加爾邦火車翻車事故中失蹤,並留下了她的照片。諾普爾無意中看見一張施盧蒂的照片,阿卡什大發雷霆,責備她不該隨便去醫院看望他的媽媽,諾普爾深感委屈。對於施盧蒂要去科波利,媽媽依然反對,但舅舅卻出人意料地表示贊成。原來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要除掉拉瑪納。儘管阿卡什再三隱瞞,但還是被妹妹普莉雅發現了真相,她指責哥哥當初不該一時衝動,拒而不見自己的新婚妻子,從而鑄成後來的大錯。儘管如此,阿卡什表示他從未曾將諾普爾當做自己的妻子。桑柯普對施盧蒂的決定大加讚賞,並表示全力提供幫助。臨行前,施盧蒂的媽媽送給了她一個禮物----她爸爸當年使用過的聽診器,並再次勸告她不要聽信別人的流言蜚語。施盧蒂只好答應下來。
  • 第14集
      到科波利拜訪了穆克吉大夫之後,施盧蒂馬上趕去探望拉瑪納叔叔。卻意外地得到了一個消息:拉瑪納被迪內什綁架了。迪內什逼迫拉瑪納說出實情,並且威脅要將他的兩個兒子也一起扣做人質。女人節就要到了。按照印度的風俗,女人節那一天,妻子要祈禱丈夫的平安和健康,並為此齋戒一天。到了晚上月亮升起時,丈夫要親自動手給妻子喂飯,齋戒方才結束。為了避免給諾普爾留下錯覺,阿卡什只好躲了出去,直到天亮了才回來,發現諾普爾因為自己餓了一整天,阿卡什又氣又急,諾普爾不理解阿卡什的心情,感到非常委屈。阿卡什與妹妹普莉雅商討出了一個方案,就是去車禍發生地的警察局報案,以期能找到諾普爾家人的線索。桑柯普接到施盧蒂的邀請,來到科波利看望施盧蒂。與桑柯普在一個路邊的售貨攤休息時,施盧蒂突然發現旁邊的一座房子很是眼熟。她連忙在爸爸留下的照片中翻找,確認那些照片就是在眼前的這座房子前拍攝的。柯在桑柯普的一再追問下,施盧蒂只好將有關父親的事情如實說出。
  • 第15集
      桑柯普決定暫時留下來,幫助施盧蒂查清真相。第二天,兩人去了那所房子,發現門是鎖著的。他們從鄰居那裡了解到,房主是一位不知姓名、行蹤神秘的女士。阿卡什的態度忽冷忽熱,令諾普爾無所適從。一天,她意外地發現了施盧蒂寫給阿卡什的情書,她萬分難過,給吉坦達姑父留下一封信,毅然決然地離開了這個家。阿卡什知道了,焦急萬分,當她終於找到諾普爾時,諾普爾反而有些欣喜,因為從阿卡什的臉上,她看出了自己的重要性。幾經周折,施盧蒂和桑柯普終於找到了那個女人,她坦率地承認自己跟施盧蒂的父親沙希康沙爾瑪大夫關係非同一般,但拒絕對此做進一步說明。施盧蒂對於父親的婚外戀並沒有感到心痛。相反,有了神秘女人的幫助,她對找到真兇更有信心了。吉坦達叔叔已經察覺出了問題,但他始終沒有挑明。
  • 第16集
      諾普爾的媽媽接到警察局打來的電話喜出望外,以為自己的女兒找到了,結果又一次失望了。不過她告訴警長,她在醫院裡見過照片上的女孩。諾普爾在普莉雅的陪同下來到醫院看望婆婆,而她的哥哥阿洛克陪著身染重痾的尼勒吉也在同一時間來到了這家醫院。在走廊上,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在諾普爾的腦海里喚起了什麼,她慘叫了一聲「阿洛克哥哥」就昏了過去。然而此時的阿洛克卻已經不見蹤影。阿卡什與警察的一番對話,終於讓吉坦達姑父看出了破綻。阿卡什只好將事情的原委和盤托出,善解人意的吉坦達答應幫他儘快找到諾普爾的家人。桑柯普暗中抄下了神秘女人蘇麗卡的電話號碼,向施盧蒂承諾一定幫忙,此時的施盧蒂心裡想的都是追查兇手,對桑柯普的深情厚誼渾然不覺。令施盧蒂萬分驚訝的是,當她撥通蘇麗卡的電話時,聽到的竟然是她早已死去的爸爸的聲音!
  • 第17集
      儘管施盧蒂的媽媽普拉芭和桑柯普都不相信,但施盧蒂依然懷疑,她的爸爸有可能還在人世,她決定跟桑柯普一起,再次尋訪蘇麗卡。姑姑南蒂塔聽信算命人的話,力主為阿卡什和諾普爾舉辦婚禮,然而,就在祭司祝福新人平安幸福的時候,阿卡什痊癒出院的媽媽瑪雅突然闖了進來,她本打算給大家一個驚喜,卻驚愕地發現,眼前的兒媳婦並不是她認識的諾普爾。吉坦達見嫂子進來,連忙叫停儀式。南蒂塔大為不滿,吉坦達只得跟她說了實情。南蒂塔聽罷,立刻要將諾普爾趕走,卻被吉坦達阻止。雖然阿卡什極力安撫,但瑪雅依然拒絕接受這個陌生人。諾普爾滿心以為婆婆回來,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不想卻遭到了這樣的一番冷遇。對此她百思不得其解。施盧蒂和桑柯普雖然沒有找到拉瑪納叔叔,但是她卻執著地相信父親就在附近,因為她感覺自己與父親心心相印。
  • 第18集
      迪內什的爪牙蘇迪夫在施盧蒂的房間里翻箱倒櫃,終於翻到了那本至關重要的日記本和一疊照片。這讓他喜出望外。他逼迫迪內什給他一百萬酬金,否則就要把所有資料送交警察局。可是,隔牆有耳。他們的對話被普拉芭聽見了。婆婆的態度令諾普爾大惑不解,激動之下,她頭痛發作,昏倒在地。阿卡什打算帶諾普爾搬出去住,無奈積蓄已經花光。吉坦達不顧南蒂塔的激烈反對,臨時籌措了二十萬交給阿卡什,此舉令阿卡什萬分感激。施盧蒂和桑柯普突然發現日記本和照片被盜,知道自己處境危險,正要離開時,卻被蘇迪夫攔住。蘇迪夫聲稱他們可以用五十萬買回日記本和照片。施盧蒂聽了怒不可遏,而桑柯普卻給了他一張自己的名片,以便匯錢時聯絡。迪內什此時帶著酬金和武器也來到了科波利。可是,當迪內什走進蘇迪夫的家時,發現蘇迪夫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 第19集
      迪內什在蘇迪夫的口袋裡找到了桑柯普的名片,便直接打電話威脅桑柯普,讓他交出日記本。施盧蒂為把桑柯普牽扯進來深感內疚。為了諾普爾的安寧,阿卡什帶著諾普爾離開了姑姑家,他一邊找工作,一邊背著諾普爾在當地的報紙上為她刊登了尋人啟事。這則尋人啟事被病入膏肓的尼勒吉看到,他連忙按照尋人啟事上的地址,找到了阿卡什的姑父家,卻聽說她剛剛搬走。施盧蒂和桑柯普按照地址終於在馬哈拉特拉找到了蘇麗卡的家,重逢了十多年未見的父親。原來,施盧蒂的媽媽和舅舅為了獨佔沙希康的財產,賄賂他的司機拉瑪納,陰謀製造車禍置他於死地。但拉瑪納臨時放棄。於是,沙希康將計就計,將兩具屍體放在了自己的車上,然後將車點燃,推下來了懸崖。從此他倆銷聲匿跡,過上了隱姓埋名的日子。
  • 第20集
      阿卡什在新的地方一直沒找到工作,徵得諾普爾的同意后,二人一同返回老家賈巴爾普爾。找到了父親,施盧蒂本該很高興。可是回到家見媽媽和殺父仇人舅舅之後,施盧蒂的心情反而更複雜了。她給爸爸打電話報平安,卻引起了迪內什的懷疑。迪內什拿起外甥女剛剛放下的電話按下重撥鍵,聽到的卻是令他毛骨悚然的聲音。尼勒吉此時也跟著阿卡什來到了賈巴爾普爾,他使盡最後一點力氣給阿洛克打電話,想告訴他阿斯塔的下落,但是阿洛克卻沒有接到那個電話。尼勒吉終於倒在了街頭,被過路的好心人送進了桑柯普的醫院。尼勒吉看著聞訊趕來的阿洛克,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咽了氣。
  • 第21集
      安葬了尼勒吉之後,阿洛克徹底放棄了尋找阿斯塔的念頭。跟爸爸通了電話,施盧蒂心情大好,但沒有跟姐姐普麗蒂透露實情。姐姐以為她跟桑柯普相處一個星期產生了感情,便拿此事打趣她,施盧蒂連忙極力否認。阿卡什的老朋友拉夫利無意中發現阿卡什背著大家娶了親,不禁大為光火。阿卡什的一番解釋雖然使他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但對他的做法卻頗不以為然。阿卡什找到了工作,他特意給諾普爾買了新紗麗,這讓諾普爾感受到了家的溫馨。迪內什威脅桑柯普說出他和施盧蒂去了什麼地方,施盧蒂知道后怒火中燒,一氣之下,她將舅舅趕出了家門,並且威脅他要將日記本交給警察。為了報復,迪內什設計了一場車禍。施盧蒂手臂骨折,沒有生命危險,然而現場有目擊者稱,車禍是有人蓄意造成的,因此該案已改按刑事案件處理。沙希康聽說女兒出了車禍,連忙趕到醫院,在桑柯普的幫助下,他巧妙地避開迪內什,與施盧蒂見了面。
  • 第22集
      在施盧蒂住院期間,桑柯普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二人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桑柯普的媽媽查特吉也去醫院探望了施盧蒂,對兒子心儀的這個女孩子頗感滿意。桑柯普十分開心。諾普爾向吉坦達姑父傾訴自己的煩惱,吉坦達很是難過,他從尼勒吉的訃告里查到了桑柯普所在的醫院,繼而又查到了阿洛克的地址。拉夫利聽說施盧蒂出了車禍,特意上門前來探望。施盧蒂迫切地想從他那裡了解到阿卡什的一些情況,因為她心裡依然深深地愛著阿卡什。為了遵守諾言,拉夫利對阿卡什的現狀隻字未提。施盧蒂很是失望。警方懷疑迪內什與車禍有牽連,因為有目擊者稱,肇事司機在事發前一天與迪內什見過面。但是此時,迪內什已經前往搜尋沙希康的路上。迪內什終於在昌德拉普找到了沙希康的家。蘇麗卡強裝鎮定,矢口否認自己認識沙希康大夫。施盧蒂打電話告訴爸爸,警察懷疑車禍與迪內什舅舅有關,讓他多加小心。沙希康這才意識到,自己因為一時衝動去看女兒,恰好中了迪內什的圈套。
  • 第23集
      施盧蒂的生日快到了,桑柯普從普麗蒂那裡得知施盧蒂的願望是上台唱歌。桑柯普在午夜時分第一個給了施盧蒂生日祝福,此後又把施盧蒂帶到了一個劇場的舞台上。這個獨特的生日禮物令施盧蒂難忘,也頗為感動。不過,對於姐姐的調侃,施盧蒂仍然沒有在意,因為她心裡想的始終是阿卡什。桑柯普的母親媽媽查特吉苦勸兒子向施盧蒂表白,但是桑柯普也有自己的顧慮。他一是擔心阿洛克不贊成,畢竟他認為阿斯塔還活著;二是擔心施盧蒂不同意,畢竟她曾經跟阿卡什熱戀過。但是查特吉等不急了,趁施盧蒂來自家做客,她忍不住當面試探施盧蒂,這令施盧蒂好不尷尬。
  • 第24集
      桑柯普小心翼翼地試探施盧蒂,是否找到了阿卡什。對於阿卡什,施盧蒂已經有些失望,儘管她千辛萬苦地到處找他,可是他卻始終沒有給過她任何消息。施盧蒂決定不再等他了。這讓桑柯普暗自高興。阿卡什知道施盧蒂就在附近,卻不知如何面對她,心中很是矛盾,經常借酒澆愁,動輒對諾普爾發火。諾普爾頗覺委屈。在律師的幫助下,迪內什行賄了警長,獲得了保釋,這讓沙希康和蘇麗卡大為恐慌,二人決定立刻搬家。然而還沒等他們出門,就被已經趕到的迪內什堵在了屋裡。他用兩個人的孩子阿傑做人質,威脅他們說,如果沙希康一家要想活命,就必須把一年以後將正式由施盧蒂擁有的所有財產轉到迪內什的名下。
  • 第25集
      儘管在報紙上登了尋人啟事,卻一直沒有人來認領諾普爾。阿卡什決定求助於受眾面更大的電視媒體。諾普爾為阿卡什準備午飯時被碎玻璃扎了腳,阿卡什連忙替她包紮,這讓諾普爾很是感動。諾普爾做的盒飯也受到了同事們的好評,這讓阿卡什覺得很有面子,心中對諾普爾也漸漸生起了好感。但他清楚地知道,諾普爾並不是自己的妻子,他要剋制住自己,守著應有的道德底線。在諾普爾的一再央求下,阿卡什終於答應帶她一起去逛街。路上遇到了阿卡什的同事,阿卡什介紹說諾普爾是自己的太太,這讓諾普爾很是高興。阿卡什的媽媽瑪雅許久沒見著兒子,生怕他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決定搬去跟兒子同住。
  • 第26集
      桑柯普的善解人意讓普麗蒂很感動。她鼓勵他對施盧蒂要採取主動。於是,桑柯普約施盧蒂在風景如畫的市政中心見面,準備向她求婚。不料,施盧蒂在路上竟然看見了阿卡什。她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追上去告訴阿卡什她當時並沒有結婚,而且在一直默默地等他。阿卡什聽后萬分激動,二人抱在一起,失聲痛哭。阿卡什的媽媽終於要來了,這讓阿卡什的處境更加艱難:在家裡,他要應付母親和諾普爾,在外面,他又要應付施盧蒂。同時用謊言在三個女人中間周旋,這令阿卡什身心俱疲。不久,施盧蒂打電話找阿卡什,接電話的正是諾普爾。施盧蒂頗感奇怪,阿卡什的家裡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女人。
  • 第27集
      施盧蒂感覺到阿卡什終日心不在焉,像是變了一個人。儘管如此,她還是準備帶他去見她的爸爸。拉瑪納跟蹤蘇麗卡,終於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蘇麗卡居然偷偷摸摸地去跟她的殺夫仇人迪內什見面。坦尼婭在電視偶然看見了尋人啟事,立刻來找阿卡什詢問究竟。阿卡什只好將實情跟坦尼婭和盤托出,不想被她當做了把柄。跟迪內什見面,蘇麗卡拿到了沙希康全部財產的估價——五千萬盧比,她勸沙希康把所有財產都轉到迪內什的名下,目的是為了不再過擔驚受怕的日子。施盧蒂向阿卡什提出了結婚的建議,阿卡什十分慌張,連忙顧左右而言他。桑柯普在醫院門口碰上了施盧蒂跟阿卡什在一起的親密情景,心中很不是滋味。施盧蒂提出來要帶阿卡什去見她的爸爸,阿卡什異常驚訝。
  • 第28集
      阿卡什的媽媽來了以後,對諾普爾的限制比阿卡什有過之無不及,這讓她十分鬱悶。波斯大夫給諾普爾在當地推薦了一個大夫,居然就是桑柯普。阿卡什的媽媽帶諾普爾去醫院複查,桑柯普很快認出來,眼前諾普爾就是他在普里塔普車站救過的那個女人。接到拉瑪納的報告,沙希康趕到了樹林里,終於親眼目睹了迪內什和蘇麗卡在一起密謀要對他謀財害命的一幕。他預感自己會有不測,想在臨死前回科波利老家,與施盧蒂和普麗蒂再見一面。阿卡什的堂兄維倫是一個說話風趣的花花公子,他的到來打破阿卡什家沉悶的氣氛。瑪雅卻讓諾普爾躲維倫遠點兒。施盧蒂和普麗蒂背著媽媽前往科波利去與爸爸會合。看見拉瑪納出門了,迪內什悄悄潛進了沙希康的家裡,不想卻看見他倒在了血泊中……
  • 第29集
      施盧蒂姐妹向警方舉報:殺人兇手就是她們的舅舅迪內什,並且將重要的證據——爸爸日記本的複印件交給了警察。迪內什鋃鐺入獄。為了避免引起維倫的懷疑,阿卡什只好搬進屋裡睡,卻受到了瑪雅的訓斥。維倫聽見了母子間的這番對話,便百般討好諾普爾,花言巧語地哄騙諾普爾跟他一起去逛街。諾普爾十分開心。阿卡什知道以後很生氣,不允許諾普爾再出去了,並且要她提防維倫。迪內什懷疑兇手是蘇麗卡,而施盧蒂卻在以父親的名義接濟她,這讓普拉芭很不理解。完成了援外任務的阿洛克不願意回老家,便趕來投奔桑柯普,卻沒有想到,坐在他面前的病人,竟然是自己失散了四個月的妹妹阿斯塔。
  • 第30集
      桑柯普的媽媽查特吉在賴布爾開了一家非贏利的女子庇護所——研修院,阿洛克有意去那裡當大夫。桑柯普決定陪他去,並且將最後兩個病人委託給了施盧蒂。其中之一就是諾普爾。從施盧蒂的口中得知,阿卡什和施盧蒂還在來往,諾普爾很痛苦。考慮再三,諾普爾終於鼓足勇氣,當面揭穿了阿卡什的謊言:他愛的是施盧蒂。儘管這是阿卡什無法辯駁的事實,但是阿卡什在感情上對諾普爾的依賴卻在一天天加深。施盧蒂、普拉芭和蘇麗卡都證明迪內什是殺人兇手,迪內什有口莫辯,為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他假裝服毒自殺,在被送進醫院后乘機逃了出去。警長在施盧蒂家布置了警力,並且監聽電話。不想,迪內什早已潛伏進去。他要姐姐普拉芭幫忙找到拉瑪納,因為只有拉瑪納能證明他是清白的。
1-10集11-20集21-30集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裂縫》[電影]]    下一篇 [吳賢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