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高呼與可圖卷

標籤: 暫無標籤

石濤《高呼與可圖卷》,清,原濟繪,紙本,墨筆縱40.2厘米,橫518厘米,故宮博物院藏。此卷竹樹純以水墨寫成,老竿新篁,或疏或密,縱橫恣意,各盡其態。故名《高呼與可圖卷》。

 

1 高呼與可圖卷 -基本資料

高呼與可圖卷高呼與可圖卷
石濤《高呼與可圖卷》,清,原濟繪,紙本,墨筆縱40.2厘米,橫518厘米,故宮博物院藏。此圖將近4米長墨竹一卷,看來作者畫畢頗為得意,又於卷前題寫了「高呼與可」四個人字,引畫竹名家文同以自譽,故名《高呼與可圖卷》。
    正如本幅自題七言絕句:「老夫能使筆頭憨,寫竹猶如對客談。十文魚骨七寸管,攪翻風雨出莆龕。」鈐「何可一日無此君」、「老濤」、「眼中出入吾老矣」、「痴絕」、「清湘老人」、「膏盲子濟」印六方。卷首隸書自題「高呼與可」四字。
    卷后錄《東坡題文與可篔簹谷偃竹記》,記的是北宋畫竹名家文同與蘇軾詩畫交酬的一段軼事。文同出守洋州時,一次寄詩蘇軾,曰:「擬將一段鵝溪絹,掃取寒梢萬尺長。」蘇軾笑稱:「竹長萬尺,當用絹二百五十匹,知公倦於筆硯,願得此絹而已。」文同無言以對,則曰:「吾言妄矣,世豈有萬尺竹哉!」蘇軾卻又機辯地答詩:「世間亦有千尋竹,月落空庭影許長。」文同擊節嘆服,因以所畫《篔簹谷偃竹圖》相贈,並說:「此竹數尺耳,而有萬尺之勢。」一時傳為藝壇佳話。元豐二年(1079年)文同辭世,蘇軾悲痛失聲,寫下這篇《題文與可篔簹谷偃竹記》,懷念二人「親厚無間」的感情。原濟於卷首自題「高呼與可」四字,一方面是表達敢於"血戰古人"的藝術自信,更是藉此抒發自己難覓知己,悠然懷古的無限感慨。
    此卷竹樹純以水墨寫成,老竿新篁,或疏或密,縱橫恣意,各盡其態。畫家利用長卷的廣度延展,在不經意中營造出一種起伏跌宕的流動性和張弛有度的節奏感,充分發揮了水與墨遣興寄情的藝術效能。卷中山石以大筆側鋒掃出,落墨即是竹葉,不見復筆,乾濕濃淡,筆墨紛披,於無法中有法。畫面逸宕飛動,充滿撼人的血性與真情,使觀者似聞風雨之聲。實踐了畫家「借筆墨寫天地萬物而陶泳乎我」的藝術主張。
   《高呼與可圖卷》(以下簡稱為《高圖》)多次作為石濤的繪畫精品發表於《故宮博物院50年入藏文物精品集》、《四僧繪畫——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等書,《榮寶齋》雜誌2005年第5期載《「慣寫平頭樹」——石濤山水畫辨偽初探》一文,亦將此圖列為石濤真跡。據《收藏》2005年第9期載《實事求是是非分明——訪著名古書畫鑒定家徐邦達先生》一文透露,《高圖》是徐老建議故宮購買的,徐老說:「《高呼與可》是石濤作品中既精又少的作品之一,非常難得,屬於文物中的一級品。」
    1996年秋,故宮博物院以重金將這幅珍品從北京嘉德拍賣公司購回入藏。

 

2 高呼與可圖卷 -相關鏈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