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高安道[元](約公元一三二一年前後在世)字,里;生卒年不詳,約元英宗至治初前後在世。生平事迹無考。其一生甚為落拓,懷才不遇。工作曲,散布四方。有御史歸庄南呂小曲,已佚。元·鍾嗣成《錄鬼簿》將其列於「方今才人聞名而不相知者」四人之中。明·朱權《太和正音譜》將其列於「詞林英傑」一百五十人之中。

1作品

嗓淡行院
暖日和風清晝,茶餘飯飽齋時候。自漢抱官囚,被名韁牽挽無休。尋故友,出來的衣冠濟楚,像兒端嚴,一個個特清秀,都向門前等候。待去歌樓作樂,散悶消愁。倦遊柳陌戀煙花,且向棚闌玩俳優。賞一會妙舞清歌,瞅一會皓齒明眸,躲一會閑茶浪酒。
【耍孩兒】詫跋的單腳實村紂,呼喝的擔倈每叫吼。瞅粘的綠老更昏花,把棚的莽壯真牛。吹笛的把瑟歪著尖嘴,擂鼓的撅丁瘤著左手,撩打的腔腔嗽。靠棚頭的先蝦著脊背,賣薄荷的自腫了咽喉。
【七煞】坐排場眾女流,樂床上似獸頭,欒睃來報是些十分丑。一個個青布裙緊緊的兜著奄老,皂紗片深深的裹著額樓。棚上下把郎君溜,喝破子把腔兒莽誕,打訛的將納老胡彪。
【六】攛斷的昏撒多,主張的自吸溜,幾曾見雙撮泥金袖。可憐虱蟣沿肩甲,猶道珍珠絡臂耩。四翩兒喬彎紐,甚實曾官梅點額,誰肯將蜀錦纏頭。
【五】撲紅旗裹著慣老,拖白練纏著月曲月秋,兔毛大伯難中瞅。踏鞽的險不樁的頭破,翻跳的爭些兒跌的迸流。登踏判軀老瘦,調隊子全無些骨巧,疙痘鬼不見些搊搜。
【四】捎倈是淡破頭,口晝佅是餓破口,末泥引戲的衠勞嗽。做不得古本酸孤旦,辱末煞馳名魏、武、劉。剛道子世才紅粉高樓酒,沒一個生斜格打到二百個斤斗。
【三】妝旦不抹彪,蠢身軀似水牛,嗓暴如恰啞了孤樁狗。帶冠梳硬挺著粗脖項,恰掌記光舒著黑指頭。肋額的相迤逗,寫著道翩躚舞態,宛轉歌喉。
【二】供過的散嗽生,嗟頂老撇朗兜,老保兒強把身軀紐。切駕的波浪上堆著霜雪,把關子的栲門上似告油。外旦臊腥臭,都是些唵口替砌末,猥瑣行頭。
【一】打散的隊子排,待將回數收,搽灰抹土胡?#93;僽。淡翻東瓦來西瓦,卻甚放走南州共北州。凹了也難收救,四邊廂土糝,八下里磚彪。
【尾】梁園中可慣經,桑園裡串的熟。似兀的武光頭、劉色長、曹娥秀,則索趕科地沿村轉疃走。

皮匠說謊

十載寒窗誠意,書生皆想登科記。奈時運未亨通,混塵囂日日銜杯,廝伴著青雲益友。談笑忘機,出語無俗氣。偶題起老成靴腳,人人道好,個個稱奇。若要做四縫磕瓜頭,除是南街小王皮。快做能裁,著腳中穿,在城第一。

2耍孩兒

鋪中選就對新材式,囑付咱穿的樣制。裁縫時用意下工夫,一樁樁聽命休違。細錐粗線禁登陟,厚底團根教壯實。線腳兒深深勒,靿子齊上下相趁,革翁口寬脫著容易。
【七煞】探頭休蹴尖,襯薄怕汗濕。減刮的休顯刀痕迹,剜裁的臉戲兒微分間短,攏揎得腮幫兒省可里肥。要著腳隨人意,休教腦窄,莫得趺低。
【六】丁寧說了一回,分明聽了半日,交付與價鈔先伶俐。從前名譽休多說,今後生活便得知。限三日穿新的,您休說謊,俺不催逼。
【五】人言他有信行,誰知道不老實,許多時剗地無消息。量底樣九遍家掀皮尺,尋裁刀數遭家取磨石。做盡荒獐勢,走的筋舒力盡,憔的眼運頭低。
【四】幾番煨膠鍋借揎頭,數遍粘主根買樺皮,噴了水埋在糠糟內。今朝取了明朝取,早又催來晚又催。怕越了靴行例,見天陰道膠水解散,恰天晴說皮糙燋黧。
【三】走的來不發心,燋的方見次第,計數兒算有三千個誓。迷奚著謊眼先陪笑,執閉著頑心更道易。巴的今日,羅街拽巷,唱叫揚疾。
【二】好一場惡一場,哭不得笑不得,軟廝禁硬廝拚卻不濟。調脫空對眾攀今古,念條款依然說是非。難迴避,骷髏卦幾番自說,貓狗砌數遍親題。
【一】又不是鳳麒麟鉤絆著縫,又不是鹿銜花窟嵌著刺,又不是倒鉤針背襯上加些功績,又不是三垂雲銀線分花樣,又不是一抹圈金沿寶里。每日閑淘氣,子索行監坐守,誰敢東走西移。
【尾】初言定正月終,調發到十月一。新靴子投至能夠完備,舊兀刺先磨了半截底。
上一篇[沖積層]    下一篇 [科達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