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高峰原妙禪師

標籤: 暫無標籤

原妙(1238~1295),南宋臨濟宗楊岐派破庵派僧。蘇州吳江人;俗姓徐。字高峰。十五歲出家,十七歲受具足戒。十八歲修學天台教義。二十歲入杭州凈慈寺立死限三年,勤苦修道。翌年,請益斷橋妙倫,次參叩雪岩祖欽,受印記。

 

1 高峰原妙禪師 -介紹

咸淳二年(1266),隱龍鬚寺,后再遷武康雙髻寺。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登杭州天目西峰入張公洞,閉死關,不越戶達十五年之久。后,學徒雲集,參請不絕,僧俗隨其受戒者數萬人。后開創師子、大覺二寺。元·貞元年十二月一日,焚香說偈坐亡,世壽五十八,法臘四十三。謚號「普明廣濟禪師」。門下有中峰明本、斷崖了義、大覺祖雍、空中以假等人。世稱高峰和尚,有《高峰妙禪師語錄》一卷、《高峰和尚禪要》一卷行世。

  

2 高峰原妙禪師 -附一

石峻(等)編《中國佛教思想資料選編》第三卷第一冊(摘錄)

  原妙在發揮禪宗「明心見性」的思想時,反對故意追求,反對執著於古人語句,而著重強調「必須自然入於無心三昧」。具體說來,就是要下大決心,專心地去想諸如「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萬法歸一,一歸何處」這樣一些問題,(中略)就會到達「不動不搖,無來無去,一念不生,前後際斷」,一如「夫子三月忘味,顏回終日如愚,賈島取捨推敲」的境地,而「此等即是無心之類」。從而也就會頓然覺悟到「元來盡大地是個選佛場,盡大地是個自己」。他反覆強調,這種覺悟的得到「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而是如同「電光影里穿針相似」。

  

3 高峰原妙禪師 -附二

洪喬祖〈高峰原妙禪師行狀〉(摘錄自《高峰原妙禪師語錄》卷下)

  師諱原妙,號高峰,吳江人,俗姓徐。母周氏,夢僧乘舟投宿而孕,宋·嘉熙戊戌三月二十三日申時生。才離襁褓,喜趺坐,遇僧入門,輒愛戀欲從之游。十五歲,懇請父母出家,投嘉禾密印寺法住為師。十六剃髮,十七受具,十八習天台教,二十更衣入凈慈,立三年死限學禪。一日父兄尋訪,巍然不顧。

  二十二,請益斷橋倫,令參「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話。於是脅不至席,口體俱忘。或如廁,惟中單而出;或發函,忘扃鐍而去。時同參僧顯概然曰:「吾己事弗克辦,曷若輔之有成,朝夕護持惟謹。」時雪岩欽寓北澗塔,欣然懷香往扣之。方問訊,即打出閉卻門。一再往,始得親近。令看無字。自此參扣無虛日。欽忽問:「阿誰與你拖個死屍來?」聲未絕即打。如是者不知其幾,師扣愈虔。

  值欽赴處之南明,師即上雙徑。參堂半月,偶夢中忽憶斷橋室中所舉「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疑情頓發,三晝夜目不交睫。一日,少林忌,隨眾詣三塔諷經次,抬頭忽睹五祖演和尚真贊云:「百年三萬六千朝,返覆元來是遮漢。」驀然打破拖死屍之疑,其年二十四矣。解夏詣南明,欽一見便問:「阿誰與你拖個死屍到遮里!」師便喝。欽拈棒,師把住云:「今日打某甲不得。」欽曰:「為甚麼打不得?」師拂袖便出。翌日,欽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云:「狗舐熱油鐺。」欽曰:「你那裡學遮虛頭來?」師云:「正要和尚疑著。」欽休去,自是機鋒不讓。

  次年,江心度夏,迤邐由國清過雪竇,見江西謀、希叟曇。寓旦過,曇問曰:「那裡來?」師拋下蒲團。曇曰:「狗子佛性,你作么生會?」師云:「拋出大家看。」曇自送歸堂。暨欽掛牌於道場,開法於天寧,師皆隨侍服勞。屢將有所委任,辭色毅然,終不可強。一日,欽問:「日間浩浩時,還作得主么?」師云:「作得主。」又問:「睡夢中作得主么?」師云:「作得主。」又問:「正睡著時,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甚麼處?」師無語。欽囑曰:「從今日去,也不要汝學佛學法,也不要汝窮古窮今,但只飢來吃飯,困來打眠,才眠覺來,卻抖擻精神,我遮一覺,主人公畢竟在甚麼處安身立命?」

  丙寅冬,遂奮志入臨安龍鬚,自誓曰:「拼一生做個痴獃漢,決要遮一著子明白。」越五載,因同宿友推枕墮地作聲,廓然大徹。自謂如泗洲見大聖,遠客還故鄉。元來只是舊時人,不改舊時行履處。在龍鬚九年,縛柴為龕,風穿日炙,冬夏一衲,不扇不爐,日搗松和糜,延息而已。嘗積雪沒龕,旬余路梗絕煙火,咸謂死矣,及霽可入,師正宴坐那伽。甲戌遷武康雙髻峰,蓋和庵主攀緣,又上一稜層之意也。及至學徒雲集,然庵小難容,乃拔其尤者居之。丙子春,學徒避兵四去,師獨掩關,危坐自若。及按堵啟戶視師,則又疇昔雪中之那伽也。於是戶履彌伙,應接不暇,乃有「楖標橫肩不顧人,直入千峰萬峰去」之語。

  己卯春,腰包宵遁,直造天目。西峰之肩有師子岩,拔地千仞,崖石林立,師樂之,有終焉之意。弟子法升等追尋繼至,為葺茅蓋頭。未幾,慕膻之蟻復集,師乃造岩西石洞,營小室如舟,從以丈,衡半之,榜以死關,上溜下淖,風雨飄搖。絕給侍,屏服用,不澡身,不剃髮,截瓮為鐺,並日一食,晏如也。洞非梯莫登,撤梯斷緣,雖弟子罕得瞻視。乃有三關語以驗學者,云:「大徹底人,本脫生死,因甚命根不斷?佛祖公案,只是一個道理,因甚有明與不明?大修行人,當遵佛行,因甚不守毗尼?」倘下語不契,遂閉門弗接。自非具大根,負大志,鮮不望崖而退。雪岩方住大仰,凡三喚,師堅卧不起。遂有竹篦麈拂,及「綠水青山同一受記」語來授師。懷中瓣香,始於人天前拈出,道風所屆,日益遠。遂有他方異域,越重海,逾萬山而來者矣。

  鶴沙瞿提舉歸敬有年,辛卯春,得登山一瞻師顏,恍如宿契,惠然施巨庄贍海眾。師曰:「多易必多難,吾力弗克勝。」堅拒之。施心彌篤,乃命僧議,以此田歲入,別於西峰建一禪剎,請於官而後營之。師欲不從,不可得也。爰得勝地,名蓮花峰,岡脈形勢天造地設,得請以「大覺禪寺」為額,請祖雍權管寺事。田四稔,所營亦既什三,師有厭世之心矣。師患胃疾已數年,然起居飲食,待人接物,皆未嘗廢。

  乙未十一月二十六日,祖雍偕明初來省師,師竟以末後事付囑。遂取兩真軸,口佔二贊,乃書之。十二月初一日黎明,辭眾云:「西峰三十年妄談般若,罪犯彌天,末後有一句子,不敢累及平人,自領去也。大眾!還有知落處者么?」良久,云:「毫釐有差,天地懸隔。」眾皆哀慟不已。至辰巳間,說偈曰:「來不入死關,去不出死關,鐵蛇鑽入海,撞倒須彌山。」泊然而寂。啟龕七日,端然如生,緇素奔哭者填咽。越二十一日庚申,塔全身於死關,遵遺命也。壽五十八,臘四十三。弟子僅百人受毗尼,及請益者數萬人。示寂后,遠邇之人恨不得承顏領誨,於塔前慟哭,然頂煉臂者,猶憧憧不絕。

  師平日以慈悲為人自任。其在龍鬚也,有僧若瓊,焚祠牒從師,忽染病,師告之曰:「病中絕緣,正好做工夫,汝臭皮袋皆委之於我,但和病捱去,決不相賺。」且往供給而啟發之。因其思醋,為遠乞以歸,得酒焉,復易之,往返四十里,以濟其一啜。病亟索浴,俯見湯影,即有省,喜笑如脫沉痾。信宿,書曰:「三十六年顛倒,今日一場好笑,娘生鼻孔豁開,放出無毛鐵鷂。」師問:「如何是娘生鼻孔?」瓊豎起筆。師曰:「又喚甚麼作無毛鐵鷂。」瓊擲筆而逝。

  或有問:「子所紀,詳一而遺眾,何也?」喬祖曰:「被亡而晦,恐逸故書。」師自雙峰而至死關,風勵學者,入室不以時,每見一期將終,上堂誨示諄諄,甚至繼以悲泣。平居誨人,世出世法,皆懇懇切至,軟語咄咄,和易如坐春風中,使人醉心悅服。咸自謂得師意,及至室中握三尺黑蚖,鞭苔四海龍象,則絲毫無少容借。來者如登萬仞山,而躋冰崖雪磴,進無所依,退無所據,莫不凜然失其所執。

  設有不顧性命,強爭鋒者,師必據其案款,盡底搜詰,破石驗璞,刮骨見髓,勘其深淺真偽,定其是非與奪,卸僧伽黎,痛決烏藤,以明正其賞罰。

  嘗語學者曰:「今人負一知半解,所以不能了徹此事者,病在甚處?只為坐在不疑之地,自謂千七百則公案,不消一喝,坐卻曲錄床子。及乎被參徒下一喝,則不能辯其邪正。往往一句來,一句去,如小兒相撲,伎倆相角,蓋是從前得處莽鹵故也。直須參到大徹之地,親見親證,明得差別智,方能勘辨得人,方能殺活得人。此是吃折腳鐺中飯底工夫,做到未易以口舌爭勝負也。假如兩人從門外來,未見其面,同時下一喝,且道那一個有眼,那一個無眼?那一個深?那一個淺?還辨得出么?」師之機用,不可湊泊,下語少所許可,其門戶險絕如此。復念今時學者,不能以戒自律,縱有妙語,亦難沉於人,乃有毗尼方便之設焉。

  師寓南竺日,嘗誤踏一筍,取而食之,其後賣衣告償;析薪擘果見蟲,復全而置之;濾水囊,終身不廢。師之細行,涅南山之竹莫能殫,姑舉是數端以識其梗概,使后之欲見師而不可得者,覽斯文亦足以景仰遺風於萬一雲耳。良渚信士全從進,得師所翦發,盛以香奩,朝夕供禮。一旦光明遍室,視奩中,舍利累累如貫珠。師隱山前後三十年,為己為人,惟其一出於真實,故天下之人,若僧若俗,若智若愚,上而公卿士夫,下及走卒兒童,識與不識,知與不知,皆合手加額曰:高峰古佛,天下大善知識也。

  喬祖自師至西峰,即往參覲,歲或十餘往,往必留旬浹,承教詔警策者至矣。示本分鉗錘外,時以孔孟老莊微言要旨,立難問而啟迪之,益見師隨機設化之方也。師未嘗握管,今語錄中有一二偈贊,十數頌古,皆雙峰時所作,為弟子竊記者。乃若示徒之語,一句一字,皆前所謂踐履真實中流出,假言以顯道而已。師貌清古,體修律,常俯首而坐,非問道不答。聞說人過,則首愈低。久病■甚,坡翁省夫禪師病,有云:「瑟瑟寒風露骨,耽耽老虎垂頭。」蓋為師傳神也。十數年間,兩處成道場,而未嘗過目少干懷焉。喬祖從師游最久,交諸耆舊最多,故知師之出處言行最詳。師之徒弟明、初,以掇集之事見囑,不敢以才譾辭,敬焚香滌慮,拜手以述,將求銘於大手筆雲。

  [參考資料] 《釋鑒稽古略續集》卷一;《五燈嚴統》卷二十一;《中峰和尚廣錄》卷三十;忽滑谷快天《禪學思想史》第六編第三章。


  《八十八祖道影傳贊·高峰原妙禪師》

  天目高峰禪師。諱原妙。吳江人。姓徐氏。母周氏。夢僧乘舟投宿。而孕。生而喜趺坐。見僧入門。則愛戀欲從之游。十五懇請父母出家。投嘉禾密印寺法住為師。剃髮受具。二十入凈慈。立三年死限學禪。父兄尋訪。巍然不顧。后參雪岩欽禪師。方問訊。即打出閉卻門。再往始得親近。一日岩忽問。阿誰與你拖個死屍來。聲未絕。即打。如是者不知其幾。后睹五祖演和尚真贊雲。返復元來是這漢。忽然打破拖死屍之疑。及見岩。岩仍前問。師便喝。岩拈棒。師把住曰。今日打某甲不得。翌日岩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狗舐熱油鐺。自是機鋒不讓。一日岩問。正睡無夢時。主人公在甚麼處。師無語。自是奮志入龍鬚。決要發明。越五年。因同宿推枕子。落地作聲。廓然大悟。乃謂如遠客還鄉。只是舊時人。不改舊時行履處。后入天目獅子岩。最險絕處。立死關。髮長不剪。截瓮為鐺。並日一食。晏如也。時岩住大仰。三喚不起。乃付麈拂印記。后出世。其道大振。遂有他方異域越重海逾萬山而來者。贊曰。雪岩之險壁立萬仞 惟師登之得其捷徑 死關之險又逾於岩 故望之者猶如登天
上一篇[覺明妙行菩薩]    下一篇 [B小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