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高文,高文是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集演員,編劇,導演於一體的新銳電影人.畢業后,進入影視界,從塑造影視小人物做起,逐步拓寬演藝事業.漸成為演藝多棲影人.

1 高文 -人物信息

姓名:Sir Gawaine,Gwalchmei,Gawan,Gwaine,Gavan,Gavin,Gavain,Walewein,Waweyn
譯名:高文 / 卡文英 / 蓋文 / 葛文尼
父親:洛特王(Lot)
母親:莫高斯(Morgause)安娜(Anna)
妻子:瑞格蕾爾(Ragnelle)
兄弟:「美掌公」加雷斯(Gareth)、「夏天的鷹」莫德雷德(Mordred)、「白手」烏文英(Yvain) 阿格規文(Agravaine)加荷里斯(Gaheris)
兒子:金伽凜(Gingalain)(瑞格蕾爾小姐所生)被稱為:英俊的陌生人。
國王:亞瑟·潘德拉貢(Arthur Pendragon)
武器:魔五星之盾、寶劍卡拉汀(Gallatin)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
綽號:五月之鷹、少女的騎士、白馬王子
高文,傳說中不列顛傳奇國王亞瑟王(King Arthur)所領導的圓桌騎士(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中偉大的騎士,他是亞瑟王的侄子,圓桌騎士中最有風度的一位,也是整個圓桌騎士成員中十分耀眼的存在。
在威爾士的一個故事集《馬比諾吉昂》(Mabinogion)中包含了幾個有關「亞瑟傳說」的古老故事,其中追溯到公元11世紀中葉的《庫爾威奇與奧爾溫》(Culhwch and Olwen)是威爾士最早關於亞瑟王的故事。故事由幾個傳統民間傳說組成,講述了勇士庫爾威奇(Culhwch)和巨人之女奧爾溫(Olwen)之間的愛情。在這個故事中,亞瑟並非故事中的中心人物,但高文卻是首次露面。
高文騎士的故事是亞瑟傳奇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其中《高文爵士與綠騎士》(Sir Gawain and the Green Knight)是「亞瑟故事」中的經典之作。這部韻文傳奇敘事詩曾是最廣為流傳的「亞瑟文學傳奇」之一,整個故事層面上描述了高文騎士的精神與勇氣,以及作為一名「完美騎士」的高潔品格。
傳說他的力量會跟隨太陽的升落變化。中午時刻他的力量會變為3倍,夕陽西下時則會變弱,這也能反應凱爾特人對「3」這個特殊數字的敬畏與喜愛。而在某些作品中,他除了力量的變化外,還附帶了惡意的增減。
在很早以前高文便對尋找聖杯興趣全無。在其他騎士的影響之下,他邁出了尋找聖杯的一步,卻並無耐心,對聖杯心不在焉。
高文的幾位兄弟也是圓桌騎士中的知名成員:有「美掌公」之稱的加雷斯(Sir Gareth),引發叛亂並致使王國毀滅的莫德雷德(Sir Mordred),「白手」烏文英騎士(Sir Yvain),以及曾帶領多名騎士捉拿與王后桂妮薇兒(Guinevere )偷情的蘭斯洛特(Sir Lancelot)的阿格規文(Sir Agravaine)還有打敗號稱鷂鷹的伯爵,勇敢堅毅的加荷里斯(Sir Gaheris)在蘭斯洛特與格尼維爾偷情被阿格規文和莫德雷德捉拿的時候他在逃走時曾殺害了高文的兄弟阿格規文和高文的兩個兒子,但是根據高文和蘭斯洛特的深厚友誼,高文絲毫沒有怪罪蘭斯洛特,但是後來亞瑟王決定給予王后以火刑,高文絲毫不願意前往現場,亞瑟王在不得已之下只得派遣加雷斯和加荷里斯兩位騎士和一些其他的圓桌騎士到場,而蘭斯洛特在救出王后的時候,卻一不小心殺害了他們二人,這造成了高文與蘭斯洛特的決裂。
蘭斯洛特與高文之間的戰鬥

關於高文之死,在《Le Morte d'Arthur》這部作品中高文最終死於舊傷的崩裂,這傷是過去與蘭斯洛特決鬥時留下的。而也有其他的說法,在蒙茅斯的傑弗里(Geoffery of Monmouth)的作品中,高文死於莫德雷德之手。

2 高文 -姓名起源


Gawain這個名詞通常被認為是從威爾士的Gwalchmei ap Gwyar演變過來的。中世紀學家Roger Sherman Loomis認為是從別稱Gwallt Avwyn這個別名中演變過來的,來自於Culhwch and Olwen的英雄名單中,他翻譯為『韁繩般的頭髮』或者『明亮的頭髮』。然而,Loomis的詞形變化學說並沒有得到現代亞瑟研究者的廣泛認可。另一種說法來自荷蘭的學者Lauran Toorians,他認為高文的名字並不是來自中威爾士的Gwalchmei,二十來自中世紀荷蘭名字Walewein(在1100年於北法和弗蘭德)。Toorians認為這個名字在十二世紀早期,佛蘭芒人大規模在威爾士定居的時候被帶入不列顛。
Gwalchmei是威爾士傳說中的傳統英雄,被翻譯成外語版本后變得更為著名。特別是從Groffrey of Monmouth的「不列顛國王故事」中發展而來的。早期的故事Culhwch and Olwen和Mabinogion寫於11世紀晚期,描述Gwalchmei和晚期高文與亞瑟王的關係一樣:他是亞瑟姐姐的兒子,也是他手下首席戰士之一。然而,在文本里他只被提及過兩次,在故事初始額外的亞瑟朝廷名單上被提及一次,作為亞瑟派出去的『六位助手』之一,隨同主人公Culhwch去尋找他的愛人Olwen。不像其他的助手,他在之後的部分裡面沒有戲份,意味著他被加入到之後的故事中去了,由於威爾士版本的Geoffrey的『歷史』的緣故。Gwalchmei依舊很明顯是一個傳統中的人物,其他早期的有關他資料包括Welsh Triads;Englynion y Beddaw(Graves的Stanzas)——標明了他墳墓的地點;Trioedd y Gwynedd(駿馬三題詩)——讚揚了他的馬Keincaled(之後的法國作家們筆下的Gringolet);以及Cynddelw』s elegy for Owain Gwynedd——把Owain的大膽和Gwalchmei的相比較。在威爾士的三題詩里,三題詩4稱他為『在不列顛島受到捐贈的三人』之一(可能是指他的繼承),然而三題詩75和91分別讚賞了他的慷慨和無畏。一些版本的三題詩42和46也讚揚了他的馬Keincaled,呼應了『駿馬三題詩』。通過一個被十六世紀威爾士學者 記錄下來的故事,Sion Dafydd Rhys宣稱Gwalchmai用詭計摧毀了三個女巫。
學者們並不相信之後的Gawain的特點是完全取自於威爾士的Gwalchmei ap Gwyar,但是後來的威爾士作者卻深以為然。『Gwalchmei』這個名字是威爾士語『Gawain』的翻譯,也被其他的外語作品所接受,比如Mabinogion的「威爾士故事」。這個名字本身很值得推敲。在威爾士語中,Gwalch意為獵鷹或者鷹隼,但mei和mai的意思都很晦澀。他們可能是中世紀威爾士語的ma的變異,意為『平原、田野』,但是具體的關係仍舊充滿爭議。Mai是現代威爾士語中『五月』的意思,所以更普遍的推測是那個名字意為『五月雄鷹』,但這個起源並不可靠。另外,並不是所有的學者都接受gwalch起源說。著名的凱爾特學家John Koch認為這個名字可能是從布靈頓語的WolcosMagesos演變而來,意為「平原的狼/漂泊戰士」。不過無論如何,Gwalchmai這個寫法更為廣泛。在Anglesey,有一個小村莊就叫Gwalchmai,可能就是根據十二世紀的游吟詩人Gwalchmai ap Meiyr而命名的。
Gwyar,意為『傷口的血』或『殺戮/流血』,在Gwalchmei ap Gwyar中這個詞,根據威爾士三題詩,可能是指Gwalchmei的母親,而不是父親。母系姓氏在威爾士經常被使用,比如Math fab Mathonwy和Gwydion fab Don,另外在早期的愛爾蘭也相當盛行。Gwyar是一個女性的名字,Amlawdd Wledig之女,在一個聖徒傳譜系的版本中為Bonedd y Saint。在14世紀的『亞瑟王誕生』中Gwyar則被Geoffrey的Anna所替代,作為Gwalchmei/Gawain的母親。其他的材料沒有遵循這個替代,表明Gwyar和Anna/Morgause是不同的兩個人。

3 高文 -早期文學作品中的高文


在寫於大約1125年的「英格蘭國王歷史」一書中,William of Malmesbury記錄下來高文在彭布魯克的墳墓在征服者威廉時期被掘開,他還寫道,亞瑟王偉大的侄子被亨吉斯特的兄弟趕出了他的王國,儘管他仍舊不斷騷擾他們。
高文是Geoffrey of Monmouth寫於1136年的『不列顛國王歷史』的亞瑟王卷中一個主要的人物。他是一個高級戰士和王座的潛在繼承者,直到他悲劇地被莫德雷德的武力打倒。一些後來的作品拓展了Geoffrey提到的高文在羅馬度過的男孩時光。這段時光和他的早期冒險引領他走上了成為他叔父騎士的道路。
早期的高文的故事顯示了他是理想的或是完美的騎士,總是被用來丈量其他的騎士。然而在法國的浪漫故事裡,他總是被其他騎士所排擠,像是蘭斯洛特,特里斯坦,帕西瓦爾和加拉哈特。法國詩人總是把高文描繪成半英雄和玩女人的騎士,一個殘忍魯莽的和姦詐的騎士。
特別是在梅林續集和特里斯坦詩集里。
法語寫成故事在Chretien的作品之後流傳進來,在這些故事中,高文的角色特點各有不同。他是主角,有時候是主角的幫手,有時候是滑稽劇的主題。在Vulgate的組詩中,他被描述為一個驕傲的、追名逐利(自負的、世俗的)的騎士。在追尋聖杯的旅途中,他的目的是最純粹的,但是他無法通過神的榮耀看見他道路上的錯誤。之後,當他的兄弟阿格規文和莫德雷德想要通過曝光蘭斯洛特和格尼維爾的戀情來毀掉他們,高文試圖阻止他們。當格尼維爾被判決要在木樁上燒死,亞瑟要派出他最好的騎士監督執行,高文騎士地拒絕了參與,儘管他的兄弟們會到場。但蘭斯洛特返回救出了格尼維爾,他和亞瑟王的騎士打了起來,除了莫德雷德之外的騎士全部被殺。這使高文和蘭斯洛特的友誼變成了仇恨。他對復仇的渴望把亞瑟也拉入了在法國對蘭斯洛特的戰爭中。當國王不在朝廷的時候,莫德雷德篡奪了王位,不列顛人(布靈頓人)比如返回拯救不列顛。高文在和莫德雷德軍隊的戰爭中受到了致命傷,他寫信給蘭斯洛特對他的行為表達歉意,並且要求他來到不列顛幫助打敗莫德雷德。
Penninc和Pieter Vostaert的中世紀荷蘭語作品「Walewein的故事」以及Hrinrich von dem Turlin的中世紀高地德語故事「王冠」都著重描寫高文。在Wirnt von Grafenberg的中世紀高地德語「Wigalois」中,他是主角的父親。

4 高文 -高文在英語文學作品中


對於英格蘭人和蘇格蘭人來說,高文爵士依舊是一個令人尊敬的英雄形象。他是一些故事和各種國家方言歌詞的內容。他是中世紀英語最偉大作品的主角:「高文爵士和綠騎士」在其中他是一個傑出的騎士。在「高文爵士和瑞格蕾爾小姐的婚禮」中,他的風趣、美德和對婦女的尊重把他的妻子——一個相貌醜陋令人討厭的女士——從醜陋的詛咒中解脫了出來。
這些令人激動的關於高文的形象在托馬斯·馬洛禮的作品「亞瑟王之死」中被終結。這本書主要(儘管不完全)建立在Vultage和Vulgate之後的法語組詩中。在這裡,高文保留了部分在後期法語作品中的一些缺點,也保留了一些早期的優點,創造出了一個有些人認為不協調,但另一些人看來算是合理瑕疵的英雄角色。Robert Laneham在1575年的信里引用了高文,描述Kenilworth的娛樂活動,他還抄了一些早期作品,比如「高文與綠騎士」提出受人歡迎的關於高文的傳統還在繼續。Child Ballads順利地總結出一個留存下來的傳說「高文爵士的婚禮」是「高文爵士和Ragnelle女士的婚禮」的片段。他也出現在拯救格尼維爾的故事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儘管蘭斯洛特更為引人注目。高文也在丁尼生的「亞瑟王傳奇」中出現,作為一個輕薄的角色,被貝狄威爾所蔑視。在其他一些小說中,他的角色還是值得讚賞的,比如Gillian Bradshaw的「五月雄鷹」,Thomas Berger的「亞瑟王」,Hal Foster的連環畫「勇猛王子」以及Stephen R.Lawhead的「潘多拉宮組詩」。他也是Harrison Birtwistle和David Harsent的歌劇「高文」的主角。

5 高文 -亞瑟王作品中的傑出聲望


高文這個角色在不同的亞瑟王傳奇中相對其他騎士來說更加多見。事實上,有關高文的冒險的中世紀故事甚至比蘭斯洛特都要多,後者也許在今天的文化環境下更有名一些。儘管有時候他不是主人公,他常常作為一個支持的角色出現,在故事中展現榮耀。在Chretien de Troyes的「帕西瓦爾,聖杯故事」中,高文的部分甚至比作品名字上的這個角色還要多。在托馬斯.馬洛禮的「亞瑟王之死」《Le Morte d'Arthur》中,高文在很多地方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比如尋找聖杯和導致亞瑟王死亡的事件。儘管他的形象在亞瑟王的文學作品中相當重要,在法文作品中,他常常處於一個支持者的地位(比如在「帕西瓦爾」里)。然而在英語作品中,他常常是主角。

6 高文 -關於角色


高文爵士在亞瑟王的騎士中以彬彬有禮而著稱。在「高文:在喬叟的鄉紳故事中他的榮譽,他的禮貌和他的外表」中B.J. Whiting先生搜集了許多證據證明高文的這個特點比其他任何圓桌騎士都要突出。他注意到「彬彬有禮的」「禮貌」和「禮貌地」這些詞在談論亞瑟王的侄子時總共被使用了178次。這比亞瑟王文學作品中所有其他騎士的總和都要高。在許多故事中,他被描繪為這種騎士品德的模範。在「高文爵士和綠騎士」中,比如高文明智地當即接受柏雷希克女士的吻,而非想要通過拒絕她而侮辱她,也並非想要背叛她丈夫的善意。

7 高文 -家庭


高文這個角色在許多關於亞瑟王的作品中都有著特殊的家庭紐帶。他和亞瑟王的關係早在Geoffrey of Monmouth的「不列顛國王歷史」中就被奠定了下來。他被認為是國王的侄子。在Gillian Brashaw的1980三部曲『五月雄鷹』中,Morgawse(有些版本為Morgause)是騎士的母親,他的兄弟(後來發現是堂兄弟)是Medraut(有些版本為Mordred)。根據十五世紀的故事「高文爵士和瑞格蕾爾小姐的婚禮」中,高文的妻子是瑞格蕾爾,或者稱為「令人厭惡的女士」。他被迫和她結婚,目的是救他的國王的性命。國王可能會被死亡之斧麥格所殺,如果他不能得到「什麼是女人最想要的」這個問題的答案。醜陋的瑞格蕾爾小姐告訴了他答案,作為回報,高文將作她的丈夫。但是在他們婚禮的夜晚,她真實的美麗容貌被揭露。她為他生了一個兒子,在這個文本里被稱為Gingalain,其他版本各有不同的說法,有時候只是以「英俊的陌生人」作為代稱,儘管高文普遍被描述為路特王的兒子,在Verea Chapman的「綠騎士」(1975)中,他是Leonie和Gareth of Lyonesse的後代,路特的侄子。
歷史記載中高文爵士的家庭構成

8 高文 -高文之愛


有很多學者注意到這個現象:因為高文在各種小說中都以『女士的騎士』著稱,他的名字因此沒有一個特定的女性對象,因為他是所有女士的勇士。因為這個名聲,他被避免和女人配對,不同於特里斯坦的故事,或者蘭斯洛特的故事(前者與伊索爾德聯繫上,後者和格尼維爾)。然而在亞瑟王的故事中,他和不止一個女人有關聯。在中世紀英語頭韻詩「高文爵士和綠騎士」中,柏雷希克爵士的妻子和他調情。在「高文爵士和瑞格蕾爾小姐的婚禮」中,他和受詛咒的瑞格蕾爾小姐結婚,給了她在兩人關係中的「自主權」解開了她身上讓她變醜的詛咒。
在很多故事中,他還和模糊的超自然形象有關聯。在「英俊的陌生人」中的主角是高文和一個叫Blancemal的仙女的後裔,在Rigomer的奇迹中,高文被小妖精Lorie所救。在德國的某些故事中,他兒子的母親被叫做Florie,很可能是另一個版本的Lorie和Rigomer。在她早期的形象中,高文的情人是『另一個世界』的公主或者女王。

9 高文 -凱爾特源頭


一些理論家認為凱爾特神話是高文爵士的傳奇最終極的源頭。作為亞瑟時代的英雄和愛爾蘭英雄的平行線,以Cuchulainn(庫丘林)為人所知的Setanta(斯坦娜)在有關高文的文學作品中貫穿始終。高文的父親被一些人認定為愛爾蘭神Lugh(魯格)的相似者,他也是Cuchulainn(庫丘林)的父親。事實上,在一些關於高文的文學作品中,他的力量根據太陽的上升和下落而增長消減,也是從這個相似者的類比中引申出來的。並且這個內容來自於愛爾蘭,並非威爾士。凱爾特主題和思想也在「女人島」(高文到另一個世界的旅行)和英國小說「高文爵士的婚禮」中出現。在後者中,這位騎士娶了一位妻子,她要麼是個仙女,要麼是和一位女巫有關。因此高文在各種傳說中都和威爾士的「另一個世界」概念相關。

10 高文 -高文爵士廣為人知的兩場戰鬥


在湯馬斯·馬洛禮爵士的長篇小說:「亞瑟王之死」中,寫出了高文爵士廣為人知的兩場戰鬥,一場是與著名的,被稱為:「當代無雙」的莫浩特爵士的戰鬥,而另一場,則是與被稱為「湖上的蘭斯洛特」之間的戰鬥。
在與莫浩特騎士的戰鬥中,高文騎士與自己的表兄弟,也就是「白手」烏文英騎士,一起出行,途中遇到很多婦女在羞辱一名騎士的盾牌,那面盾牌,正是愛爾蘭最強的騎士莫浩特的,高文騎士正欲出口勸解的時候,莫浩特騎士趕來了,有幾個騎士不自量力的向莫浩特騎士衝去,結果被莫浩特騎士一槍一個挑下馬來,就連旁邊的「白手」烏文英也措手不及,被莫浩特一槍挑下馬來。
此時此刻的高文騎士躍躍欲試,想與這名騎士交一交手,於是拍馬上前,結果自己也被莫浩特挑了下來,但是他用腿維持了落點。這兩名騎士用劍和盾牌打了起來。一開始,高文證明了每小時太陽升得越高他就越強。當太陽越過頂峰並漸漸下落接近晚上時,高文的力量每過一小時就有所下降,所以高文就跟普通人一樣虛弱。莫浩特沒有殺了他,而是結束了這場戰鬥,因為現在很容易就能使這名年輕的騎士屈服。高文非常優雅地接受了失敗。在這裡作家湯瑪斯·馬洛禮先生指出了有6名騎士比高文強,包括莫浩特。
在與湖上的蘭斯洛特的戰鬥中,由於蘭斯洛特騎士在劫走格尼維爾王后的時候,不小心殺掉了高文騎士的兩位兄弟,導致二人的友誼,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恨,高文騎士慫恿自己的叔叔,也就是亞瑟王親征法蘭西,自己則找蘭斯洛特騎士報仇,高文騎士每天都在蘭斯洛特騎士的城堡下大聲叫喊,每天,都有一兩名騎士被高文騎士所擊敗,而蘭斯洛特騎士遲遲不出,終於有一天,就連甘尼斯的鮑斯騎士都被高文騎士一擊打下馬來。蘭斯洛特騎士才意識到:自己不參戰是不可能的。於是,蘭斯洛特騎士,下場準備與高文一決勝負。
蘭斯洛特與高文二人,擺好了陣勢,互相提馬對沖,雙方的長矛重重的打在對方的盾牌之上,結果雙方同時被打下馬來,於是,雙方各自拔出自己的寶劍,互相砍了起來,當蘭斯洛特猛然發現高文的力量開始增長的時候,高文就如同一個從地獄裡面來的惡魔一般,此時,蘭斯洛特生怕自己會在與高文的戰鬥中失敗,於是,他採用前進退後側身比劍+盾牌防禦的方法,藉以消耗掉高文的力量,以擊破高文的魄力,而在高文的力量增長的時候,高文的惡念也開始毒了(根據法蘭西文獻記載)饒是如此,高文還是讓蘭斯洛特吃足了三個小時的苦頭,蘭斯洛特就連保衛自己都很吃力。
三個小時過了,高文的力氣,逐漸返回了常態,並且變得疲憊不堪,這個時候,蘭斯洛特咬緊牙關,鼓起一倍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反擊,一擊打在了高文的頭上,給高文的腦袋上一道傷痕,而這道傷痕,將會成為高文死去的最大因素。。。。。。

11 高文 -人物傳奇

高文爵士與瑞格蕾爾小姐


這個故事開端於亞瑟王一次微服出行冒險的旅途中。
一次,亞瑟打扮成了一名流浪的騎士外出冒險,他在經過森林的深處時發現了一座怪異的城堡,由於天色已晚,他希望能在這裡借宿。但當他想進入城堡時,城堡里的一名守衛警告他讓他離開,但亞瑟並沒有聽進去,堅持要在城堡過夜。
城堡里住著一位被稱作「死亡之斧」的高大武士,他希望能與圓桌騎士來一場決鬥,但他自認為沒人可以與他一戰。這位武士讓亞瑟用斧子砍自己的頭,亞瑟掄起巨斧將武士的身體一刀兩斷,但對方卻若無其事的站立起來將地上的頭顱重新按到自己的脖子上。接著該亞瑟砍頭了,亞瑟知道自己上了當,但仍勇敢的伸出脖子迎對武士的巨斧。
「死亡之斧」笑了笑,稱讚了亞瑟的勇氣,他說若是亞瑟能答對一個問題,便可免於一死,若是打錯,必死無疑。這個問題就是「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亞瑟走出了城堡,在森林裡他遇到了外出冒險的高文騎士。當他
《高文的瑕疵》 (W·莫里斯,1895—1896)
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高文後,高文當即答應幫助亞瑟王找到問題的答案。
一連七天,亞瑟王和高文爵士踏遍全境。他們向一路上所遇見的婦女發問。他們遇見了頭上別著花朵的年輕女孩兒、代著小孩的母親、在路旁照料羊群的貧窮婦女,以及穿今戴玉的貴婦人。有些人說女人最想要的是美貌。有些人則說是愛。也有人說是智慧。孩子、富貴、冒險或真理。亞瑟王一一記下他們的回答。但是,他知道,這些答案都不對。
到了第七天,亞瑟和高文回到了「死亡巨斧」的黑色城堡。突然,他們聽見一聲怪笑。一個老婦人坐在一根木頭上。她背對著他們。這會兒她轉過身來又怪笑一聲。亞瑟王摒住呼吸;高文則臉色發白,接著將目光移開。那老婦人長得一個怪物模樣。她的皮膚又皺又黃;一雙手簡直和動物的爪子一樣;嘴裡只剩幾顆突出來的牙齒;一隻眼睛上戴著眼罩。
這個女人叫瑞格蕾爾,她對亞瑟說自己可以告訴他問題的答案,但條件是讓一位圓桌騎士娶她為妻。
亞瑟當即拒絕,他絕不能讓自己的騎士娶這樣的「怪物」為妻。但高文答應了,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國王送了命,亞瑟再三勸阻,高文依然堅持。
瑞格蕾爾叫亞瑟過來,並且在她耳朵旁邊細語一番。一聽到她說的話,亞瑟王幾乎要露出笑容了。也許這答案是女人最想要的東西;而對男人來說也是一樣的吧。他跨上馬,當亞瑟和高文來到森林邊緣的時候,亞瑟叫高文留在原地等他。「我必須獨自前去,」他說道。 
他騎著馬上了山坡,來到黑色城堡前面。「死亡之斧」正站在護城河的橋上,磨著他那把巨斧。 
「你信守承諾回來了,」他對亞瑟說道,並舉起他的巨斧。「我也會信手我的承認。現在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女人最想要的是什麼?」 
亞瑟開始說一些他在路上聽到的回答。 
「不是,都不是,」武士說道。他掄起斧頭,「把頭伸好,是時候了。」 
「等一下,」亞瑟王說道。「我還有一個答案,是森林裡的一位老婦人告訴我的。女人最想要的就是擁有自主權!」 武士氣的大吼。「我妹妹!瑞格蕾爾小姐!是她告訴你的。她欺騙我。不過,我仍會信守承諾。我不殺你了!但是,以後別再打這兒經過!」 
亞瑟王騎著馬離開黑色城堡。他自由了,然而他一點兒也不快樂。為了亞瑟的性命,高文付出了可怕的代價。
兩天後,高文爵士和瑞格蕾爾小姐結婚了。沒有人受邀來參加婚禮——除了亞瑟王之外。然而,高文爵士的朋友們不明白為何他們都沒有受到邀請。於是他們在大廳里準備了一個盛大的婚宴,每個人都等著為高文爵士獻上祝福。
有人高叫道,「他們來啦!」騎士們和貴婦們開始大聲慶賀。而當高文和他的新娘走進大廳時,原本震天價響的慶賀聲立刻變成一片寂靜。 
瑞格蕾爾小姐穿著一襲美麗的禮服,但是她那可怕的臉龐卻怎麼樣也藏不住。高文蒼白著臉,不過他的頭抬得高高的。 
有一會兒,四周聽不到一絲聲音。不過,蘭斯洛特總是秉持著一貫的好心腸,婚禮中必須還要有人去迎接新娘的。蘭斯洛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歡迎你。祝福你和我們親愛的朋友,高文,永遠幸福。」 
然後大家開始高聲談笑。他們都假裝很快樂的樣子。畢竟,這是個婚禮啊!但是他們都盡量不去看瑞格蕾爾小姐。 
宴會終於結束了。高文獨自坐在桌前。每個人都來道過晚安了,而瑞格蕾爾小姐也已起身回房。 
高文真希望能躍上馬,騎得遠遠的,永遠都不要回來。但他是圓桌騎士之一,而且他承諾過得。所以,他必須藏起自己的情緒,試著去作一個好丈夫。 
他走上通往他們房間的階梯,然後慢慢地打開房門。壁爐里有一根熊熊燃燒著的木頭,可是房裡很暗。有一度他想著瑞格蕾爾小姐已經走了!然後火光映得房裡明亮了。他看到她正坐在壁爐前面的一張椅子上。她看起來多可怕啊! 
「你好,我的丈夫!過來吻我一下吧!」 
高文想到他的承諾。他試著對妻子微笑,然後閉上眼睛,溫柔地吻了她一下。 
突然間,一個甜美、輕柔的聲音說道,「謝謝你,我的高文。」 
他睜開眼睛,眼前竟是一位美麗的女子!高文倒退一步。他驚訝地問道,「你是誰?瑞格蕾爾小姐在哪裡?」 那女子伸出雙臂。她的臉上充滿了愛。「我就是瑞格蕾爾小姐。」 
高文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女子溫柔地笑道,「這才是真正的我。「死亡之斧」在我身上下了邪惡的詛咒。因為你的仁慈和善良,我現在已經解除掉了一半的詛咒了。可是只有一半而已。從現在起,我每一天會有一半的時間是現在的樣子,而另一半的時間則會是以前的恐怖樣貌。」 
她握住高文的手。「所以,你得做個抉擇。我知道很難決定。你要我在什麼時候以正常的我出現,是在白天還是晚上?你要選哪一樣?仔細考慮一下。如果白天的我是個怪物,你就會在世人眼前蒙羞。可是如果晚上的我是個怪物,你在自己的家中就會不快樂。」 
高文爵士凝視著她的雙眼。「必須承當這個難題的人是你。決定權在你,不是在我。」 
「高文!」瑞格蕾爾小姐的臉上閃現喜悅的亮光。「你還記得謎題嗎?現在,你讓我自己作決定。你給了我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我的自主權。現在你已經完全破解掉詛咒了!我永遠不必再披上怪物的外形了。我可以恢復我的本來面貌。不論是白天或是晚上,我都會是一樣的了。」 
高文從來不曾如此高興過。第二天,他為他的新娘再舉行一次婚宴。這是凱米洛特最歡樂的一場婚宴。高文爵士與綠騎士


故事發生在卡美洛的聖誕夜前夕,當亞瑟王與眾圓桌騎士在宮廷大殿中慶祝15天的元旦時,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就在當天夜晚的慶賀宴會上,一名身披綠色戰甲並且威武高大的騎士騎著一匹綠馬猛地闖進大殿里來,大夥都驚呆了。 
只見那名綠衣騎士一手拿著冬青,一手拿著把斧頭,揚言要向亞瑟王的眾騎士挑戰,看現場有哪位騎士敢用斧頭將他的頭顱砍下,並要求將頭砍下者第二年的元旦必須赴約去回受他一斧。 
高文自告奮勇地站出來接受了這位來路不明的綠衣騎士的挑戰,高文迅速飛起斧頭將那位綠衣騎士的頭顱成功砍下,當在場的諸位趕到慶幸之時,沒想到綠衣騎士竟然沒有因頭顱被砍下而倒地死去,而是俯身拾起自己的頭顱,便將自己的頭顱指向高文,要求高文在第二年的元旦務必到綠教堂去找他,並接受他的回砍。 
不知不覺中,第二年的冬季來臨了,高文必須得遵從與綠騎士之間的約定,前往綠教堂接受他的挑戰。 
在臨行之前,亞瑟王為了慶祝高文能平安歸來,而與眾騎士設宴為高文送行。高文為了兌現諾言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嶺,不僅要飽受饑寒交迫之苦而且還有可能會有遇到豺狼野獸的風險,不管任何艱難困苦他始終堅持走下去,在前往綠教堂的一個密林中,他發現了一個古城堡,並在那裡受到了城堡主人及夫人的盛情招待。高文從他們口中得知他所要去綠教堂就在此地不遠處,並暫時留他在城堡中住下。但主人對高文有個條件,就是白天主人外出打獵,晚上則要拿獵物與高文的物品做交換,高文答應了主人的要求。 
在城堡主人外出打獵的時候,城堡里的那位美麗夫人便伺機向高文示愛,但都被高文立馬拒絕了。 
當晚上主人把獵物送給高文時,高文只是吻了主人一下做為回禮,第二天也是如此。直到第三天,夫人送給他一個很特別的指環,高文也都拒絕了。隨後夫人又送給了他一條綠色的腰帶,並聲稱只要繫上這條腰帶就可以刀槍不入。 
高文突然想起了與綠騎士的受斧之約,便改口同意接受夫人送的這條綠腰帶。在晚上與主人交換禮物時,高文並沒有把那條綠腰帶作為回禮送給主人,而是吻了主人三下。 
高文最終離開了城堡,在精靈嚮導的指引下一路踏雪向綠教堂前進,精靈嚮導無論怎麼勸阻他都沒任何成效,只好離他而去。快到綠教堂時他獨自前行,並偶爾聽到前方有磨斧頭的聲音,高文便向著聲音探去,不久綠衣騎士就出現在他面前,並提起斧頭就朝他的頭砍去,高文不慌不忙的縮了一下頭,綠衣騎士見狀怒喝他膽怯;第二斧高文並沒有躲閃,任憑他砍來,但綠騎士卻直接沒有傷害到他;則第三斧也只是砍破了高文一點兒頭皮,只流了一點血。 
綠騎士提起斧頭再向他砍來時,高文猛地跳起來,要求綠騎士馬上停止攻擊。這時綠騎士揭開了自己的真面目,原來他就是城堡的主人。原因主要是考驗高文是否遵循騎士的高尚之道。前兩斧沒有傷到高文代表高文在城堡的頭兩晚沒有背信他們之間的約定,第三斧傷了他是因為在第三晚時他沒有交出夫人所送的綠腰帶。 
高文回到卡美洛后如實敘述了事情的整個經過,隨後亞瑟王並提議讓所有圓桌騎士以及宮廷婦女都佩戴綠色腰帶,作為此事件的紀念。令高文及所有卡美洛人民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摩根勒菲女爵在暗中設下的圈套,為了使亞瑟王最精英的騎士成為摩根勒菲的綠騎士。

12 高文 -高文爵士與綠騎士中文節選


第一卷
一.
特洛伊之戰的長期激戰使我相信,將城鎮付之一炬乃是犯罪般的暴行。
而彼叛徒之事則表明其不忠確實得到公允的審判,這樣的例子在世界各地可謂是比比皆是
世上最坦蕩的騎士埃涅阿斯及其族人,征服了許多地方省份並以諸侯身份統治西部諸島,取得無數財寶永世難盡。富有的羅慕路斯意圖建立基業於羅馬以開拓前路,先設立市場以壯聲勢,該以其名命名的城市自此贏得經商之統。
蒂修斯立足於托斯卡納,倫巴第人則崛起於倫巴第地區。而布魯特斯揚帆遠航,渡過法蘭西洪流,抵達其廣闊海岸並發現了不列顛,這是項令其欣喜若狂的成就。
那裡沒有慘烈的征戰,
也的確未曾燃起烽火,
福祉尚未降臨,
物事變遷難料前途。
二.
當那位英勇的男爵將此地納入領土,余以為猛士們將在這裡以後人開枝散葉,諸君好嗔易爭,那許多戰爭中,有一場就發生在過去光輝歲月里——
此島國上陸離或堅貞軼事甚多,
比起他處更加富於奇異色彩,
於此,我也料想——
制御不列顛之諸王,
最英武勇猛當屬亞瑟王及其麾下,人盡此言
故私有意講述此王曾發生之往事。
其統治時代兵士人丁之盛,
至高傳奇皆出自亞瑟事迹,
若君欲按項列名娓娓道來,
吾將斷言該道聽絕無虛言。
立於所有描寫勇敢之義的傳說中,
亦即不失絲毫光彩,如此坦蕩。
公允提筆落之勇跡,
聞名島國萬古流芳。
三.
基督彌撒日人潮湧於卡米洛特,
良善領主與威武騎士侍立於側,
圓桌騎士彼此情誼無上深刻,
把酒言歡心聲愉悅。
高超競技再三折服諸位勇者,
溫和騎士於比武中亦損矛后舉盾抵擋,
不久便組起新賽並歡唱頌歌,
盛宴持續十五日則見其歡樂歷久不滅,
歡聲笑語伴肉食不斷,赴宴者皆可滿載而歸。
無上榮光即以欣喜贊明君,
白晝盡歡樂喧囂,是夜滿縱情舞蹈。
門廊內廷裝飾華美,一路彼此祝福,
諸位貴族與各位小姐華貴體面,
人人光彩此景博吾王心悅,
賓客盡享福祉,
猛士不必再艱苦勞作或爭吵不合,
佳麗不必整日惴惴小心度日,
而他,亞瑟確為我朝最俊美之王。
較之子民年輕時代之風采如此,
日後亦然。
上一篇[沙灘排球競賽規則]    下一篇 [豪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