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高松宮宣仁親王

標籤:聯合艦隊

大正天皇第三子,昭和天皇在海軍的代理人之一,8歲繼承四大宮家之一的有栖川宮,后娶德川慶喜的孫女喜久子為妻。畢業於江田島海軍學校,戰時任軍令部和大本營參謀,是襲擊珍珠港和罷免東條英機的主要策劃者之一,投降時的軍銜為海軍大佐,戰後任多個協會的總裁。

1海軍參謀

高松宮宣仁親王(1905年1月3日—1987年2月3日),大正天皇(1912-1926年在位)的第三皇子,母親為貞明皇后,王妃為德川慶久之女德川喜久子。長兄是昭和天皇,二哥是秩父宮雍仁親王,小弟是三笠宮崇仁親王。生於青山東宮御所,幼名「光宮」,印章是若梅,勛等是大勛位功四級。墓在豐島岡墓地,墓表是「大勛位宣仁親王」,與次兄秩父宮墓相鄰。
1913年8歲的時候過繼給絕嗣的元帥海軍大將有栖川宮威仁親王,成為日本皇族中最富有的人之一。1920年4月,在學院中級班3年級的時候退學,轉讀海軍預科,1921年8月24日,編入海軍
高松宮宣仁親王
學校本科(52期),1924年7月24日,從江田島海軍兵學校畢業,這一期還挺出人才,出謀劃策和赤膊上陣炸珍珠港的兩位,源田實和淵田美津雄全是這一期的。雖然被作為少尉候補,但是因為9月的痢疾而沒能如願候補生遠航。1925年12月1日,任海軍少尉。
1930年2月4日與德川慶喜之孫女、德川慶久之女德川喜久子(1911-2004)結婚,又引發了公武合體的討論,但二人始終沒有子女。宣仁愛好藝術、運動、賽馬等活動,
1932年11月29日,畢業與海軍炮術學校高等科,巡洋艦高雄,戰列艦扶桑的分隊長。1937 年11月海軍大學34期畢業。晉級海軍少佐,11 月5 日當第十軍在中國方面艦隊護衛下在杭州灣北岸登陸時,親臨視察,鼓舞士氣。以後在軍令部第二部(軍備),第三部(信息),第四部(通訊)工作,1940年4月29日,獲得支那事變隨軍紀念章。11月15日海軍中佐晉級,功四級金鵄勳章。太平洋戰爭開戰前的11月20日,擔任軍令部成員和大本營海軍參謀,與山本五十六過從甚密,參與策劃和實施對珍珠港的襲擊。 1942 年代表裕仁天皇參加「滿洲國」建國十周年的活動,1942年11月1日晉陞為海軍大佐。
由於戰局不利,宣仁親王與次兄秩父宮相同,從當初主戰到開始主張和平,中途島失敗后,他曾秘密訪問過石原莞爾退役中將,徵詢對戰局的看法。後來與和平派米內光政、吉田茂等結盟,據親信細川護貞(日本前首相細川護熙之父,細川家17任當主)說,親王曾經和信任的海軍少將高木惣吉和海軍大佐神重德等一起,認真考慮過刺殺推動戰爭的首相東條英機,但他還沒下手,東條就被天皇下令罷免了。昭和天皇還一本正經的對東條說,「統帥權不能就這樣下去,一定要確立統帥權,從朕的幾個兄弟那兒也聽到這種說法」。東條就這樣灰溜溜下了台。但直到戰局惡化天皇始終認為這個弟弟是穿梭於年輕士官中的主戰派,是 主謀策劃和制定了特攻作戰的積极參与者。還一直不知道宣仁是和平派,結果戰後被宣仁發表的隨筆氣得不輕。戰敗后親王和寺岡謹平海軍中將以及第3航空艦隊參謀長山澄大佐一起前往主張徹底抗戰的厚木基地第302海軍航空隊,勸說對方解除武裝。
1929年起終身擔任日本美術協會總裁。還是日本-瑞典協會總裁、國際文化振興會總裁、日本排球協會總裁、東京動物協會總裁、大日本蠶絲協會總裁、日本-法國會館總裁、日本-義大利協會總裁、大日本山村會總裁、大日本農會總裁。日本人類協會、日本語言協會、日本民族協會、共同募金委員會、發明協會、近江神宮奉贊會等總裁。日本紅十字會名譽副總裁。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后,曾發起向美軍獻血運動,他率先輸血給聯合國軍傷兵,當時的讀賣新聞因刊登諷刺他的漫畫被迫向他道歉。

2遺聞軼事

1953年,在秩父宮患肺結核病危之際,向昭和請求見其最後一面,但是對於兄弟而言,站在保證皇位繼承的立場上,是不能讓起和末期的傳染病患者接觸的,所以最後拒絕了會面。據說昭和事後十分後悔。之後高松宮因肺癌卧病的時候,昭和曾經三次親自到床前探望。像這樣最後在1987年2月3日,宣仁死去的當天。昭和到病房的時候宣仁已經沒有了意識。據說在王妃喜久子的請求下,直到死前昭和一直握著宣仁的手。和昭和最後的離別在1小時后的13點10分,宣仁因肺癌在東京廣尾的日本紅十字會醫療中心死去。享年82歲。據說因為繼秩父宮以來,34年沒有皇族死去,所以宮內廳苦惱於葬禮。最後安葬在豐島墓地二哥秩父宮親王雍仁旁。 高松宮宮家是繼承有栖川宮而來,而喜久子妃之母寶枝子正是有栖川宮最後的當主威仁親王的女兒在宣仁去世后斷絕。
高松宮宣仁親王去世后的第四年,僕人在地下室發現了他的親筆日記, 從1920年代到1940年代的。內容既有日本海軍的發展和在二戰中的戰況,他和長兄昭和天皇的爭吵,他和哥哥雍仁親王弟弟崇仁親王都努力避免開戰之類的。也包括私人生活,比如他在海軍軍校的生活,皇族的私生活,還寫到十幾歲時懷疑自己喜歡男生什麼什麼的。日記中有關在海兵的那段日子就是哭天搶地。不能和其他學生住在一起,皇族住單個小院,身邊配有專職教官,全是大佐級別,還都牛皮轟轟的,成天不離左右,走快了要挨罵,走慢了也要挨罵,和人說話,別人說什麼無所謂,只要用了敬語就行,而高松宮呢,政治話題不能說,社會話題不能說,花姑娘話題當然就更不能說了,一說准挨罵。時間一長,同學們看他成天挨罵挺可憐,於是都躲著他,省的幫他招罵。日本皇室阻止公開日記,因為裡面有太多關於皇室的私密,和關於天皇的戰爭責任什麼的。 但是喜久子妃很厲害,衝破了障礙,還一個字不改的全部出版了。有的日本讀者看了就YY說高松宮是不是喜歡男人啊,所以沒有孩子。但既然喜久子妃敢公開出版老公的日記就不怕別人說,也是為了讓日本和世界相關人士知道二戰時日本皇室內部爭議的真相,給她老公一個公道吧。
上一篇[《大隻佬》]    下一篇 [雙管齊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