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高橋」的傳說 


   
    在紅安縣城西南二十多里的地方,有一條又深又長的河流,名叫高橋河。河上有一座橋名叫高橋。提起這橋名,至今還流傳著一段神奇的傳說。

    相傳在很久以前,這裡有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流經過,把一大片田地分成兩半。河上沒有橋,水淺時,不管冷天、熱天都得淌水過河,一到雨季,河水陡漲,兩岸百姓只能隔河相望。當時,老百姓中流傳著這樣的一首歌謠:

    「深河的水呀,長又長,暴雨下啊,河水漲,兩岸想會,哭斷腸,盼天帝呀,盼玉皇,架橋樑啊,架橋樑……」

    有一年冬季,兩岸百姓一串十,十串百準備湊錢架橋。俗話說:  「修橋補路,添福添壽。」大家聽說要架橋,沒有一個不同意的。於是兩岸各推舉了一位有威望的人作頭領,人心齊,泰山移,銀兩很快就湊齊了,又選擇了吉日良辰破土動工。

    為子孫後代造福,兩岸百姓有力的出力,無力的端水,工地上熱火朝天。要辦成一件大事,沒有一帆風順,要架橋就得有大量的好石頭,可是,方園十幾里沒有一塊石頭窠怎麼辦?兩邊領頭的一商議,只得組織幾百個小伙到二十里以外的地方去採石頭。

    月亮缺了又圓,太陽落了又升。一轉眼幾個月過去了由於往返要走四十多里的路程,再加上道路狹窄,行走不便,總共才運了一百多塊石頭到工地,照這樣算起來,光採石頭不知要多少年。於是許多人對建橋喪失了信心,他們經常三個一群五個一黨地睡在沙灘上,面對蒼天長嘆:唉現在要是玉皇大帝派幾位神仙下凡幫我們一把該多好啊!

    一天中午,六個小夥子剛剛把一塊石條抬到工地上準備到沙灘上歇息,忽見迎面走來一位自鬍子老頭,只見一材高大,腰不彎,背不駝,走起路來象後生。他走到小伙們面前,用手捋了一把鬍鬚,笑眯眯地說:  「小夥子們辛苦了!」小夥子們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誰也不認識位白鬍子老爹爹,大家只是點頭微笑,對他的關心表示感謝。

     老爹爹望著他們一個個累得汗流滿面,十分同情地說「唉!我老了,不能幫你們採石修橋,但我要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你們馬上就不會因石頭難運發愁了!」

    小夥子聽說有這樣的好事,一個個忘了勞累,把老人團團圍住,催他俠說。老爹爹用手指了指準備作橋頭的那塊田說「就在那塊田下,有很多又大又好的石頭足夠修一座石橋,你們得過細地挖。

     小夥子們半信半疑,同聲問:  「真的?」白鬍子肯定地點點頭。一位有心計的小夥子問他:「老爹貴姓?」老爹說:「免貴姓高。」小夥子又說:  「高老爹,你在這裡坐著,我去叫幾個人來,按你的指點挖這田裡的石頭,行嗎?」高老爹明白這是怕他騙他們,不覺暗暗好笑,他點了點頭就在沙灘上坐了下來。

    於是那小夥子領了一幫人,在那田裡挖起土來。挖一層鏟一層,當他們鏟光第四層土時,一塊塊又大又白的石頭露了出來,他們高興得又跳又叫,一下跑到高老爹身邊,感謝他的話說了十擔八籮。這時,高老爹站起來,高興地說:「孩子們,不用謝,只怪我說遲了,害得你們吃了那麼多苦。你們快去挖石頭吧,我該走了。」大家無論如何不讓他走,但這高老爹說要走就要走,怎麼也留不住,無奈何,大家只好把他送走了。

    這消息比風還快,一下傳遍了建橋工地,採石頭的小夥子們都從二十裡外回來了,都到那田裡去換班挖石頭。

    一個月過去了,總共挖了三千多塊大石頭。又花了四個多月時間,石橋終於修建成功了,兩岸百姓高興得象過年一樣張燈結綵,鳴鞭放炮。

     橋建起來了,總得有個名字,領頭的人邀請了當地的文人秀才,來為這座橋取名。有位文人說:「修建這座橋還是全虧了那位姓高的老爹爹,我們不如派人四下打聽那位高老

    爹的下落,把他請來為這座橋取名最好不過了」大家都說他這個主意出得好。於是便派了很多人去打聽高老爹的下落. 找了半個多月不但沒找到高老爹,連半點關於高老爹的消息都也未打聽到。後來,為了紀念這位高老爹,決定把這座橋定名「高橋」,同時把這條河定名高橋河。

 

 

上一篇[於呼哀哉]    下一篇 [大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