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統治者

高麗時代

  高麗時代

(877年-943年;在位期間:918年-943年),姓王諱建、字若天,是中世紀時東亞朝鮮半島國家高麗的開國君主。有關他的生平不詳,現存有多種說法。一說是松岳郡(京畿道)人,也有說法認為他是在開城出生的。
王建的家族原是朝鮮半島西南岸專門作貿易和商業活動的豪族,根據現代學者的研究,王氏源於開城西面的禮成江下游的禮成港(朝鮮的王氏最早來自中國)。這裡在八、九世紀時是一個水陸交通的樞紐,也是一個商賈雲集的都會,朝鮮半島前往中國大陸的貿易就是以此為起點的。現代學者估計王氏原本是依靠貿易起家的鉅賈,其後才逐漸壯大為開城地方頗有勢力的豪強。
關於王建的出身,史籍上眾說紛紜,不乏疏漏。《高麗世系》一書記載了高麗時代流傳的許多關於王氏祖先的傳說。此書略雲,太祖王建之先名虎景、自稱聖骨將軍。虎景生康忠,康忠有子寶育,天資慈惠,入知異山修道。寶育之女配唐貴姓,生作帝建,作帝建晚年居俗離山長岬寺,常讀佛典卒。作帝建之子曰隆建,即世祖而太祖之父也。時桐里山有道誢,與世祖相見如舊識,同登鵠嶺究山水之脈,上觀天文,下察地理,築松岳之新第,預言將一統三韓,誕生英主云云。然而,這種說法其實是出自高麗毅宗王時金寬毅的《編年通錄》,是後人的假作。據《松京志》云: 《麗史》論曰,金永夫、金寬毅皆毅宗朝臣也。寬毅作《編年通錄》,永夫采而進之。其剳子亦曰寬毅訪集諸家私畜文書,其後閔漬作《編年綱目》,亦因寬毅之說。獨李齊賢援據《宗族記盛源錄》,斥其傳訛之謬。齊賢一代名儒,豈無所見而輕有議於時君世系乎?(中略)《太祖實錄》乃政堂文學修國史黃周亮所撰也。周亮仕太祖孫顯宗朝。太祖時事,耳目所及,其於追贈,據實書之。以貞和為國相之配,以為三代而略無一語及於世傳之說,寬毅乃世宗時微官,且去太祖二百六十餘年,可舍當時實錄,而信後代雜出之書邪(《松京志》卷七

2初期

繼承了新羅的包括佛教在內的文化,並且受到中國宋朝建築傾向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高麗在初期發展了一種使用在柱頂有曲線撐臂的隅撐的建築風格,稱為柱頭隅撐。由於只在柱頭裝置斗拱,屋子框架便相當簡單,天棚也光潔,不用蓋板或頂篷。屋頂多半使用山牆挑篷。這種柱頭隅撐式結構的代
表性建築有慶尚北道安東的鳳停寺極樂殿、浮石寺無量壽殿;忠清南道禮山修德寺大雄殿;江原道江陵客舍的大門。鳳停寺極樂殿是韓國留存至今的最古老的木結構建築。據在1971年對這座殿進行拆建重修時判斷,它是在1363年重建的。

3中期

高麗時代中期以後出現了另一種受中國元朝影響的使用多叢隅撐的風格,它一直繼續到朝鮮時代。這種風格不僅在柱頭,而且在圓柱之間的橫樑上也裝置成叢的支架,所以重量重得多。這種構造的房子比較牢固,外表也比較雄渾。屋頂通常是斜截頭的,並用山牆挑篷,天棚與柱頭式結構不同,裝有蓋板,造成一種方格圖案的效果。 在這個時期,佛教開始帶上道教、薩滿教和其他信仰的色彩。某些佛殿的傳統的「一塔」或者「雙塔」格局不再使用了,寺院設施內增加了象七星閣和山神閣這樣的神殿。在一位名為道詵國師的很受敬重的僧人把風水學引入寺院規劃以後,情況更加複雜。
這個時期最壯觀的寺院是興旺寺、佛日寺和萬福寺。雖然這些寺院已無一保存下來,但是通過對遺址的發掘已經知道它們的布局。

4末期

大夫和武士之間的衝突,儒教信徒與佛教信徒之間的爭鬥,使高
麗王朝衰敗。蒙古人入侵高麗始於1231年,高麗人民雖然與蒙古人進行了英勇鬥爭,但高麗仍淪為蒙古的附庸國長達近一個世紀之久。 儘管韓半島經常遭受外來入侵,但自公元668年由新羅統一后一直由一個單一的政府治理,並保持了政治獨立,以及文化和民族傳統。無論是高麗王朝(918—1392年),還是朝鮮王朝(1392一1910年),它們都鞏固了政權,發展了文化,驅逐了諸如契丹、蒙古、和日本人。

5「中高」戰爭

宋遼金時期,一個統一強大的中國始終未能出現。在宋遼和宋金的較量中,都十分重視高麗的作用。宋朝試圖結好高麗,用以在戰略上牽制遼金;遼金以武力強迫高麗臣服,但同時也提防高麗與宋朝聯合;高麗雖然偏居朝鮮半島,但中國各政權勢力消長卻時刻影響著高麗。高麗只能奉行務實的外交政策,以小事大,確保本國利益。因此,宋與高麗的邦交時斷時續。北宋時期,宋遼關係的焦點是幽、薊、瀛、涿等幽雲十六州,大致為今京、津、冀、晉等地一帶。幽雲十六州的北邊是游牧民族出沒的大草原和沙漠,東北邊是不斷有少數民族政權崛起的遼東,南面是一馬平川的華北平原和人煙稠密的黃河流域,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它是北宋防衛遼的第一道防線,失去幽雲,中原大地將無險可據,游牧民族的騎兵可以直達開封城下。因此,收回幽雲是北宋歷代帝王的夢想。
幽雲十六州在五代十國的時候被後晉兒皇帝石敬瑭割讓給契丹。後晉滅亡之後,契丹與北宋還沒有直接的衝突,契丹的屬國北漢存在於兩者之間,起到緩衝的作用。但宋太宗趙光義作出了一個錯誤的戰略決策,他於979年親征滅了北漢。遼並沒有坐視北漢滅亡,也曾出軍支援北漢,但白馬嶺一戰,遼軍大敗。趙光義由是信心大漲,決定一鼓作氣收復幽雲十六州,結果因宋軍在高粱河大敗而沒有成功。
初次的失敗並沒有打消宋太宗的雄心壯志,他準備謀划第二次攻遼戰役。宋朝對於遼的軍力已經有了充分認識,因此在出征前遣使赴高麗,要求聯合出師共同攻遼,但高麗的反應卻非常冷淡,令北宋非常失望。983年,遼的內政劇變,契丹國主耶律賢因病去世,一番爭奪之後,他12歲的兒子耶律隆緒即位,由蕭太后掌實權。幼主坐朝,女主幹政,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北宋決定對遼宣戰。985年,宋太宗遣韓國華為使專程赴高麗要求出兵協助,夾擊遼國。北宋鼓勵高麗說,契丹已經到了垂死邊緣,希望高麗協助抓住這個機會,但高麗王不置可否。宋使韓國華為了不辱使命,多次勸說高麗王,高麗王最後迫於情面表示可以出兵。986年,宋開始了史稱「雍熙北伐」的對遼戰爭。宋太宗的樂觀被現實無情地粉碎了,遼在最初的防禦之後,反守為攻,以凌厲的騎兵掃蕩宋的北部邊境。在此次戰役中,高麗並沒有出兵幫助北宋。顯然,高麗人當初作出的只是一種口頭上的承諾。
宋朝征遼的一再失利使宋朝廷反思與遼戰爭是否明智,許多大臣主張言和。1004年,北宋與遼簽訂「澶淵之盟」。雙方約定就此罷兵,互不侵犯;宋遼約為兄弟之國,宋每年向遼交納歲幣,以金錢換和平。城下之盟對於自認為天朝的中原王朝來說,自然是恥辱的。但它確實也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宋遼從此之後相安無事,北宋君主也很珍視這種局面。雖然宋朝內部還有主戰派發表聯合高麗制遼的論調,如宋樞密副使富弼在1044年上奏《河北守御十二策》中,就力陳聯麗制遼的觀點,但都並沒有被採納。宋朝確立了對遼的基本國策后,也以此來指導宋與高麗的關係。即宋與高麗可以發展友好關係,但不針對遼。
高麗的文化源於隋唐,在心理上自然對宋朝更親近。對於北宋的數次戰略聯盟的提議,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事實上,遼與高麗的關係在最初階段是很糟糕的,高麗數次遭遼的入侵,高麗都以小國事大國的宗旨,委屈地入貢謝罪以求和平。因此,高麗自顧不暇,哪有餘力幫助宋朝。
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機建國稱帝,建元神策,興起於木葉山的契丹族開始成為歷史舞台的主角(之一)。公元918年,泰封國大將王建殺弓羿自立,建國高麗,都開城,史稱王氏高麗。公元926年(遼天顯元年)阿保機滅渤海,置東丹國,始與高麗為鄰。公元936年(遼天顯11年)高麗滅新羅,后百濟統一朝鮮半島。王建使用高麗這個國號的舉動,充分顯示其恢復渤海故土的決心,在他統一朝鮮半島后,即採取積極的北進政策。
遼與高麗的交往始於公元922年,史載:是年春二月,契丹來遺駱駝,馬及氈。高麗亦遣使報聘。然而隨著渤海的滅亡,與渤海世稱同種且一衣帶水的高麗已深深感到契丹的威脅,高麗太祖王建對渤海故土被契丹所佔更是不滿。遼境內渤海遺民不斷的反抗,而高麗優待逃入其境的渤海人,無疑是對渤海遺民反抗的支持,令契丹十分不滿。公元942年(遼會同5年)高麗流契丹使節三十餘人與海島,系其所贈之駱駝五十匹於萬夫橋下,不畜而死,遂與契丹交惡。高麗李齊賢曾曰:「若契丹者,與我鄰境,宜先修好,而彼又遣使求和。吾乃絕其交聘者,以彼國相與渤海連和,互生疑貮,不顧舊盟,一朝殲滅,故太祖以為無道甚,不足與交。所獻駱駝皆棄而不畜。其防範乎未然者,有如此也。渤海既為契丹所破,其世子大充顯等,領其餘眾數萬戶,日夜倍道來奔。太祖憫念尤深,至賜姓名,使奉其本國祖先之祀。其文武參佐以下,皆優沾爵命」。
高麗一面積極經營西京(平壤),一面於清川江以北築德川,長青,安朔等城,將高麗與遼之邊界由大同江推至清川江,作為對遼的第一道防線;同時積極討伐居住於鴨綠江沿岸的女真人,蠶食女真故地。為了防備遼國,高麗建立光軍司,編成光軍三十萬。遼則於東京設東京兵馬都部署司,下設契丹,奚,漢,渤海四軍都指揮使司,東京都統軍使司與都穩祥司等部,重兵戍守。遼太宗耶律德光時期,契丹與中原交惡,王建於此時欲與後晉共謀契丹,以恢復渤海舊地。然不久王建卒,高麗遂罷其謀(王建臨終之時,親售訓要,曰:惟我東方,舊慕唐風,文物禮樂,悉尊其制;殊方異土,人性各異,不必苟同。契丹乃禽獸之國,風俗不同,言語亦異;衣冠制度,慎勿效焉。公元960年(宋建隆元年,遼應歷10年,高麗光宗8年),北宋建立,高麗遣使貢方物,奉其正朔,以為策應。而遼歷經世宗,穆宗,景宗數代,內亂頻生,又要面對後周與宋的軍事壓力,故不願用兵高麗,使自己腹背受敵。
公元985年(宋雍熙2年,遼統和3年),遼聖宗初立,蕭太后臨朝,主少國疑。宋擬乘勢北伐,恢復幽燕。宋遣監察御使韓國華出使高麗,欲共謀契丹,高麗王王治「遷延未即奉詔,國華諭以威德,王始許發兵西會」(次年,宋遼爆發燕雲之戰)。為了避免兩線作戰的不利局面,雖當時高麗與遼之關係不睦,遼仍遣使赴高麗請和。當下高麗雖未敢妄動,遼決意先發制人於當年7月「詔諸道繕甲兵,以備東征高麗」。雖此次征伐因「遼澤沮洳,道阻而罷征」,但遼為了解除後顧之憂,決議展開更大的征伐。次年12月,遼東京留守蕭恆德率大軍東征高麗,高麗君臣震動,除於諸邊城軍鎮部署軍力抵禦外,特遣侍中朴良柔為上軍使,內史侍郎徐熙為中軍使,門下侍郎崔亮為下軍使,帥三軍出戰,成宗王治親征督戰。公元993年(遼統和11年,宋淳化4年),當高麗大軍進抵安北府時,遼軍克蓬山郡,俘高麗先鋒軍使尹庶顏,高麗成宗王治遂遣侍中朴良柔奉表請罪求和。當下遼的主要敵人是宋,對高麗的討伐只是為了避免高麗與宋合謀,形成兩面作戰的不利局面,在達到威懾的目的后,遼軍遂退。后高麗又遣中軍使徐熙來朝,請賜鴨綠江以東女真故地。遼與高麗約定,高麗「奉遼正朔」,遼則賜高麗女真故地。就這樣,高麗得到了其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
公元1004年(遼統和22年,宋咸平7年),宋,遼締結檀淵之盟。遼已無後顧之憂,高麗的噩夢開始了。公元1009年(遼統和27年,宋大中祥符2年)遼承天太后崩。公元1010年(遼統和28年,宋大中祥符3年),高麗西京留守康肇弒主誦,立王詢,是為高麗顯宗,史稱康肇之變。當年8月,急欲擺脫承天太后陰影的遼聖宗以此為名,弔民伐罪,以樹立個人威望。聖宗親率40萬大軍,以皇弟齊王隆佑留守京師,北府宰相蕭排押為都統,北面林牙僧奴為督監,東討高麗。遼今欲畢其功於一役,從根本上解決高麗對遼東部邊境的威脅。高麗對渤海故地野心勃勃,屢通中原圖謀不軌,又築城屯兵邊上。11月,遼軍渡過鴨綠江,高麗則以康肇為行營都統使,李立與張延為副統使,率軍30萬迎戰。康肇退保通州,分三營拒遼軍。遼右皮室詳穩耶律敵魯率軍出擊,大敗高麗軍,康肇及李立被擒,不屈被殺。遼軍又克郭州,肅州,飲馬清川江。高麗王詢上表乞降,聖宗聽從耶律瑤質之見--「待其勢屈力窮,納之未晚」。遼軍繼續南下,連陷霍,貴,寧等州。大軍直抵高麗都城開京,又遣乙稟攻西京(平壤)。高麗顯宗王詢棄開城而逃,避難平州。遼軍入開城,焚宮室,於次年正月而還。遼聖宗以皇弟齊王隆佑為東京留守,並於鴨綠江夾江口築來遠城,以燕京驍猛,置兩指揮,建城戍守,直屬東京都統軍使司轄下,強化對高麗的防禦。
公元1012年(遼開泰元年,宋大中祥符5年)3月,高麗遣蔡忠順使遼,乞稱臣如舊,遼招王詢親朝。王詢遣田拱之奉表稱病不能朝。次年6月遼聖宗遣中丞耶律資忠使高麗,索還鴨綠江以東女真故地。高麗拒之,並扣留資忠。遼遂於公元1014年(遼開泰3年,宋大中祥符7年)命國舅詳穩蕭敵烈,東京留守耶律團石率軍討伐高麗。遼軍架橋於鴨綠江,夾橋築東西城,攻之,未果;又兵圍興化城,不克。聖宗遂命北府宰相劉慎行為都統,樞密使耶律世良為副都統,殿前都點檢蕭屈烈為督監,再率大軍來伐。遼大敗高麗,斬敵將鄭神勇,高積余,克定遠,興化二城。又於郭州大破高麗軍,斬首萬餘,俘獲無數。大軍直至南海,然此時耶律世良卒,遼軍遂退。
由於不斷遭受遼的入侵,高麗希望重新與宋恢復貢使關係,以期聯宋制遼。高麗使者尹徵古入宋,表示高麗決心歸附宋朝。1015年,高麗再遣郭元入宋獻方物,並抱怨遼連年入侵,請求宋救高麗於危難之中。1016年,高麗更是改奉宋朝的年號大中祥符以紀年,表示聯宋抗遼的決心和誠意。但高麗的這一系列舉動,並沒有打動宋朝廷。宋朝之所以不願援助高麗,是因為宋與遼已經簽署「澶淵之盟」,宋朝不願為高麗而撕毀協議。不過,雖然宋不同意與高麗聯合,但還是非常友好地接待了高麗使節,並回贈高麗國王禮物,宋朝還勸高麗與遼自行修好。
公元1017年(遼開泰6年,宋天禧元年)5月,遼命樞密使蕭和卓為都統,漢人行宮都部署王繼忠(了解??軍大敗。遂與次年十月,再命東平郡王蕭排押為都統,殿前都點檢蕭屈烈為副,東京留守耶律八哥為督監率軍十萬伐高麗。高麗以平章事姜邯贊為上元帥,大將軍姜民瞻副之,率軍二十八萬八千三百迎戰。姜邯贊伏重兵於興化城,欲以逸待勞,一舉殲滅遼軍。但蕭排押出其不意,迂迴包抄,繞過興化城,直趨開京。此舉雖然達成戰役上的突然性,然而由於遼軍先天不足,攻城能力太差,面對高牆堅城的開京無能為力,乃大掠而還。遼軍與姜邯贊所帥之高麗軍在茶,陀二河遭遇,遼軍諸將皆欲使高麗渡兩河而後擊之,都監耶律八哥獨以為不可,曰:「敵若渡兩河,必殊死戰,此危道也,不若戰於兩河之間。」蕭排押從之。及戰,高麗以強弩夾射,相持未決,忽風雨自南來,旌旗北指,高麗兵乘勢攻之,遼師大敗。天雲,右皮室二軍溺斃者甚眾,遙輦帳詳穩阿果達,客省使酌古,渤海詳穩高清明,天雲軍詳穩海里戰死(憑藉此役姜邯贊成為朝鮮歷史上與乙支文德,李舜臣並立的聖將)。此役遼軍慘敗,可作為得勝一方的高麗連年征戰已元氣大傷,無力亦無勇氣再戰。
公元1019年(遼開泰8年,宋天禧3年)8月戰端再起,遼遣郎君曷不呂等率諸部兵會大軍同討高麗,高麗立即遣使乞供方物,求和。而遼多年征戰卻了無所獲,也同意了議和。但遼以高麗斷絕與宋的關係作為議和的條件,高麗同意了遼的要求。1022年,高麗復行契丹年號。遼與高麗的戰爭前後數十年,雙方都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因此,自1022年議和后,遼與高麗之間再無戰爭。高麗遣使入遼朝貢十分殷勤,遼麗關係和平友好更於次年釋放耶律資忠,並上表請稱蕃納貢,遼遂允其請。雖無法收回鴨綠江以東女真故地,遼於鴨綠江東南岸設保,定二州(今朝鮮平安道西北部),並以定遠軍,懷遠軍,保寧軍戍守,加上來遠城一改鴨綠江天險為高麗所制之局,以此二城控扼高麗。終遼之世,此二州為遼之東門。
遼宋和遼麗先後達成和平協議,也為宋麗之間的友好交流創造了比較好的條件。1068年,宋朝商人黃慎拜見高麗國王,並帶來了宋神宗欲與高麗復交的願望。1069年,高麗回牒宋朝,同意與宋復交,但申明奉遼為正朔,繼續保持向遼稱臣納貢。1071年,高麗派出由百十人組成的代表團,以金悌為首,出使宋朝。次年金悌完成使命攜國書回國,宋神宗賜予高麗使者大批禮物。值得注意的是宋的國書中並沒有如同歷代中國君主一樣,賜予高麗國王封號。宋對高麗的理解也換取了高麗對宋的尊重,它在給宋的官方文書中,沒有使用遼國的年號紀年,而是使用甲子紀年。1092年,有一位高麗官員因為在檢校行宋文書時,粗心大意沒有發現書中使用了遼的年號,宋朝因此拒收國書,該官員最後因此丟官。
1078年,宋遣安燾、陳睦等出使高麗。為了這次出使,宋朝特地在明州建造兩艘大船,一艘名為凌虛致遠安濟,另一艘名為靈飛順濟。這是自994年宋麗中斷來往以來,宋朝第一次向高麗派出使團。高麗非常重視此次宋使的到來,特地舉行了隆重盛大的歡迎儀式。宋使抵達高麗后,高麗政府派出重臣迎接,一路陪護到國都。安燾完成使命回國時,高麗國王附上表章,表示對宋朝皇帝的友善的感謝;並且告訴宋帝自己患有風痹病,希望宋朝能夠支援醫官和藥材。第二年秋天,宋神宗回信表達了對高麗國王的關心,並派遣以王舜封為首,由宋朝的宮廷醫生組成的使團入麗,同時攜帶100多種名貴中藥材為高麗國王治病。此後,宋麗雙方友好往來不斷。
上一篇[Missing You]    下一篇 [《雲岡日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