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鬍子卿,名貞權,字允中,國學生,生於道光十二年(1832年),是胡開文第二代傳人胡余德之孫。同治初年,設肆安徽休寧,起初他也想開胡開文分店,但當時休寧胡開文主人胡貞觀(貞權堂哥)堅持家規不允許,才打出鬍子卿招牌,另設「奎照齋」經營。


  有關其創業於同治初年的事迹,從留存下來的墨可知一二。曾見一份為鬍子卿墨肆作宣傳的墨票,署年款為同治十年(1871年),另見道光年禮部主事尹耕雲於同治十三年(1874年)定製的「拾遺曾奏數行書」墨,這些都是鬍子卿墨肆所署年款中較早的。余藏一錠「仲黼觀察公餘吟詩之墨」,側款「同治癸酉徽州鬍子卿制」,另側「汪鴻運謹呈」。這錠是汪鴻運進呈上司之墨,說明了鬍子卿至同治末年已小有名聲,否則汪鴻運不會冒然囑託無名墨肆制墨。迨至光緒年間,「奎照齋」以其完美的產品,博得眾人交口稱讚。諸多名家相繼囑託制墨,光緒元年(1875年),聶士成制「一品富貴」墨,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大學者俞樾定造「曲園先生著書之墨」。


  從制墨技藝上看,鬍子卿風格獨特,不落前人窠臼,主要表現為:制墨用料精細考究和墨型款識新穎別緻。


  創業之初,徽州墨業高手如林,強大的胡開文墨店就是主要競爭對手;當務之急是以質取勝,爭得市場一席之地,故在用料方面下了極大功夫,尤其善用松煙和油煙混合造墨。我蓄有一錠鬍子卿制寫經墨,側款為「中元甲子造用松煙三成漆煙七成和劑」。松煙是用松樹枝幹點燒而成,漆煙是生漆點燃所成,但純生漆不能薰點,只有摻入其他油煙才能燃燒,技術要求較高。但用此法搗制的墨,墨質精細,黝黑髮亮,墨家所制「純漆貢煙」就屬此類。明張謙德《論墨》載:「……松煙墨深重不姿媚,油煙墨姿媚而不深重,取煙二者兼之……」。


  鬍子卿適度摻和三成松煙七成漆煙搗制,揉和各種煙料特點,達到「墨色如漆,豐肌膩理」的境界。因此,開張不久時人就稱頌曰:「古色瑩瑩,煙香縷縷。淋漓灑金,濃淡點雨」。


  胡貞權雖是胡開文裔孫,但並沒有墨守成規延用胡開文墨品款式,而是開模雕刻了一批新穎品種。如圖所示寫經墨,墨面鐫刻一尊南北朝時期佛像,通體漱金,雖微小之處,纖細畢呈,清晰悅目,足見其刻模之研細。從外形上講,所制本色墨、漱金墨、漆邊墨都令人耳目一新。特別是漆邊技術爐火純青,漆邊是指在墨的兩面邊施漆,防止開裂。此錠寫經墨不僅四面邊上施漆,並且在墨背篆書「印龕寫經」四字也塗漆,光亮如鏡,潤而不粘,毫不遜色於擅長此法的名家汪節庵。


  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胡貞權易簀之際,命次子胡祥振總掌店事。胡祥振,字樨岩,在胡貞權六個兒子中最善經營,又精於繪畫和雕刻,是鬍子卿墨肆掌門最佳人選。光緒末年清政府廢科舉,市場對筆墨需求銳減,整個制墨業已成衰敗之勢。「奎照齋」墨肆於1938年歇業,當時已傳至四世孫胡觀貴。鬍子卿墨店從同治初年創業,光緒年鼎盛,至民國年衰落,共歷時70餘年,可謂清末徽州墨壇崛起一株絢麗的奇葩。

下一篇[片山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