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明星陰間

《鬼域》是一部由彭氏兄弟導演,李心潔主演的一部香港恐怖片。

1詞語解釋

鬼域
讀音guǐ yù
釋義在中國古代傳說中,魔鬼(人死後,變為鬼)存在的區域,也是靈魂聚集的空間。
人死後,變為鬼魂要到陰間去,也就是鬼的地下世界。
陰間;鬼魂出沒之地。明李贄《祭無祀文》:「然無嗣者呼為無祀之鬼,有嗣者亦呼為有祀之鬼,總不出鬼域耳。」 清袁枚《新齊諧·鬼門關》:「過此(鬼門關)則毒霧惡草,異鳥怪蛇,冷日愁雲,如入鬼域,真非人境也。」

2基本信息

譯 名:鬼域
片 名:Re Cycle
年 代:2006
地 區:中國香港
鬼域
類 別:恐怖 驚悚 動作
語 言:粵語
字 幕:中文
片 長:01:33:02
導 演:彭發 Danny Pang 彭順 Oxide Pang Chun
編 劇:彭順 彭發
監 制:林小強彭氏兄弟
出品人:林小明趙雪英
剪 接:彭氏兄弟 彭正熙
服裝指導:吳里璐馮君孟 文念中
主 演:李心潔Angelica Lee劉兆銘Siu-Ming Lau李彩華周俊偉Lawrence Chou
分 級:香港ⅡB
上映時間:2006年7月1日
IMDB評分 5.2/10 (8 votes)

3劇情簡介

一切被遺棄的,將在另一空間再次靈現!
李心潔飾演的女作家徐尋,首次出版愛情小說便一舉成名,成為當紅作家,她
《鬼蜮》

  《鬼蜮》

在小說里描述的浪漫愛情,感動了每一位讀者。在一次書展中,她宣布了想撰寫一部探討靈異世界的小說的創作計劃,書名為《鬼域》。鑒於第一部愛情小說的影響,所有讀者都相信徐尋一定能夠憑藉她的文筆和才能,給大家帶來一個如幻如真的詭異空間,再次讓讀者投入引人入勝的「凶間」。書展過後,徐尋開始著手構思撰寫《鬼域》,但反反覆復幾次構想出來的故事情節都不盡如人意,徐尋陷入了創作困境。恰在此時,昔日舊情人又出現在了她的生活中,更是令她的思緒更萬千,沒有了一點創作狀態,一怒之下,她將存在計算機上的《鬼域》初稿刪去,怪事就此發生,徐尋開始產生不同尋常的幻覺,更開始看見不能解釋的現象!彷彿從小說中自己所虛構靈異的一切,都走出到現實!房間內似有神秘物體出現,斷了的長發散落在地上,徐尋感覺室內並不只她一個人!神秘黑影再三出現令她更加恐懼,一些恐怖現象彷彿就是因她刪除的草稿電腦里的創造初稿而產生,她在小說了描述的詭異時間在現實里重現她眼前。一天晚上,一人乘坐電梯的徐尋在電梯間驚遇詭異婆婆,並牽引她忽然進入了另一個離奇空間……一個不可思議的鬼域世界!

鬼域海報

鬼域海報
在離奇空間里,徐尋與自己在現實世界中打掉的女兒相遇,兩人闖入滿是野鬼的墳地,成群的孤魂野鬼在那裡遊盪,既恐怖又詭異,這些孤魂野鬼因久無後人拜祭,所以一見生人接近便群起追趕,索求接祭,幸好徐尋得到鬼域老人劉紹銘的指點,早已準備了大量鮮花和金銀衣紙,在危急時刻散予群鬼享用,才得以脫身……

4主演簡介

劉兆銘
檔案簡介
劉兆銘是香港舞蹈界的開拓者之一,為香港舞蹈屆取得許多榮譽。在
鬼域

  鬼域

港開辦有舞蹈學校,因此被人稱為銘sir。
參演徐克的《蝶變》時劉兆銘已經中年,卻因此在香港影壇立足,一演就是幾十年。銘sir多演配角,但十分有看頭:《倩女幽魂》中那位陰陽怪氣的老妖;《賭城大亨》中和劉德華誓不兩立的聶傲天;《笑傲江湖》中道貌岸然的小人岳不群等經典角色,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5幕後花絮

「見鬼」天後李心潔與孿生兄弟彭順、彭發是合作多年的老搭檔,此次三人合作推出新片《鬼域》以嶄新手法拍攝,以驚栗片包裝來宣揚環保訊息。
鬼域

  鬼域

勇奪台灣金馬影后的李心潔,憑電影《見鬼》一炮而紅,離開家鄉馬來西亞,先後來到台灣和香港,從第一張唱片滯銷到今天的金馬影后,入行6年,李心潔前前後後主演的電影有《三岔口》、《20.30.40》、《救命》、《A1頭條》、《想飛 》 、《見鬼》、《愛你愛我》、《陽光警察》,奪得多項大獎,包括2001年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新人女主角、第3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第22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女主角,這些成績的取得,與李心潔自身的勤奮努力密不可分,在拍攝影片《想飛》時, 李心潔為了演好帥氣能打的角色,堅持天天跳健身操,甚至拍攝到半夜還找導演表演劈叉,劇組人員十分吃驚,殊不知李心潔暗地裡足足練習了半年;而在電影《鬼域》中,李心潔與 10歲女孩曾雅琪,一會在火車頂逃生,一會又要躲避龍捲風,在綠色布幕前足足跑了10多小時,腳底都起了水泡。
拍鬼片對心潔來說已輕車熟路,不過在《鬼域》的拍攝過程中,李心潔遇上既難忘又難過的一幕。「殺青那場戲是講我在陰間,同自己打掉的女兒道別。由於當時我同那位小演員已經培養出一定程度的感情,所以當她叫我媽媽的時候,我真是眼淚直流,因為我也是母愛泛濫的人。
為了能夠觀眾帶來恐怖刺激的感覺,工作人員花了兩天時間在泰國外景山頭豎立無數墓碑,並動員了過百泰國特約演員扮演群屍,但以飾演鬼角出名的李心潔對這場戲更過
鬼域

  鬼域

的感觸卻是心寒,她覺得現代人大多為生活忙碌,很多時候都忽略甚至遺忘了對死去的人的敬意,觀眾能在享受影片帶來的視覺刺激的同時,獲得懷念先人的心靈收穫,也算得上是娛樂學習兩不誤了。
李心潔:《鬼域》拍得很辛苦 電腦特技是亮點
彭氏兄弟執導、李心潔主演的恐怖片《鬼域》於日前被證實入選戛納電影節的「特別關注單元」。該片是首部入圍戛納影展的港產恐怖電影。
在華語影壇有恐怖片女王之稱的李心潔在影片中飾演了一位女作家,她在創作一部恐怖小說的過程里,墮入小說構思中的情節,離奇進入了一個鬼異的世界,經歷連串不可思議的恐怖遭遇。但她說此次拍《鬼域》是最辛苦的一部。雖然拍過眾多的恐怖片,但李心潔直言《鬼域》是表演難度最大的一部影片,因為片中很多地方都是採用視覺特效,因此在拍戲時,她只能通過自己的想像做出各種各樣的表情和動作。
電腦特技方面是該片的一大亮點,總投資高達6000萬的《鬼域》,特意邀請到《少林足球》的幕後電腦班底參與制作,這也讓該片成為港產片中視覺特效最多的恐怖電影。

6媒體報道

彭氏兄弟重回老路
故事與視覺奇觀結合更完美
話說前年彭氏兄弟想搞搞新意思,不再「連體」,
鬼域

  鬼域

各導一片,而且不再拍鬼片。於是有了《阿孖有難》和《死亡寫真》。可惜這兩部電影票房普通,還被香港目前資格最老的影評人石琪批評「彭氏兄弟還是比較合適拍鬼片」,結果搞得兩位導演大為不滿,甚至登報跟石琪爭論。不過,事實似乎證明,彭氏兄弟還真的最適合拍鬼片。彭氏新作《鬼域》公映,首映九日即突破千萬港幣,成功刷新了兩兄弟自導演電影以來最快破千萬的票房紀錄。
《鬼域》仍由李心潔主演,劇情模式與《見鬼》系列類似,皆是女人疑心生暗鬼,結果引出真鬼詭境奇事,只是這回彭氏兄弟更重視言之有物,故事與視覺奇觀結合得更完美。嚴格來說,《鬼域》與以往驚悚鬼片相比,並不算嚇人,但影片營造的氣氛和傳遞的信息,卻足以令觀眾屏息凝神,堪稱難得一見的港片佳作。難怪老影評人石琪會秉公直誇《鬼域》,只是不知彭氏兄弟會否因此嘀咕:「這老傢伙,是不是我們哥倆拍鬼片他就誇,不拍他就罵啊?」
周票房上千萬
李心潔慶功宴上遭逼婚
《鬼域》開上映一周票房過千萬,電影公司慶功之餘還準備戒指,企圖向彭順及李心潔「逼婚」,曾飾演心潔女兒的小演員更當眾喊小兩口「爸爸」、「媽媽」
鬼域

  鬼域

,場面搞笑。
李心潔與彭順的婚期成眾人關注的焦點,電影公司前晚在慶功宴上上演一幕「逼婚記」,除安排一班小朋友上台向李心潔獻花外,其中一位曾與李心潔在《三岔口》合作的小演員淇淇,竟當眾大喊媽媽,又四齣找 尋「爸爸」彭順。彭順也發揮其搞笑本色,向一眾小演員囑咐,稱收工後去收錢,每人兩百,叫爸爸的那個記得拿三百,引得眾人滿堂大笑。電影公司更將預先準備好的一對戒指放到李心潔與彭順面前,要求二人交換。李心潔為了解圍,竟然提議幫兩位導演戴上,彭順便向彭發求助未果,只得背向相機鏡頭,匆匆戴上戒指了事,狀甚搞笑。
否認《鬼域》拍續集
此外,彭氏兄弟及李心潔同時否認《鬼域》會開拍續集。彭氏兄弟下月
鬼域

  鬼域

中將在泰國開拍新《BangkokDangerous》,女主角人選暫時還沒有定下來。
創鬼片上映票房紀錄
彭順不排除拍續集
由李心潔主演、彭氏兄弟執導的《鬼域》於上周六(2006年7月2日)上映,結果票房總收入163萬,連同周五優先場,票房收入逾224萬,創下了香港鬼片上映最高票房紀錄,比第一部作品《見鬼》的成績更佳。導演之一彭順剛由新加坡返港等候影片上映,他坦言這兩日心情十分緊張,不停巡查戲院,知道影片上映票房數字后,感到十分興奮,並馬上告訴正在台灣拍戲的李心潔。
彭順說:「《鬼域》可說是我和心潔這兩年的最大結晶品,投入的心血和時間很多,這次影片在票房和口碑上獲得很多觀眾肯定,令我今後創作上更有信心。」曾說過近3年內不會再拍鬼片的彭順,可能會改變初衷,再拍《鬼域》續集也說不定。
彭氏兄弟兩年內不拍鬼片 與凱奇重拍《無聲火》
彭氏兄弟(彭發、彭順)在電影《鬼域》記者會上宣布,他們與女主角李心潔兩年內都將不再拍攝鬼片,雖然《鬼域》已創造香港鬼片首映票房最高紀錄。五年,彭氏兄弟曾一起締造出《鬼債》、《見鬼》、《見鬼2》、《見鬼10》等票房佳績,這項宣布讓人傻眼,弟弟彭順
鬼域

  鬼域

解釋:「拍《鬼域》實在太累了,我們必須好好休息。」
兩年內不再拍鬼片
2002年彭氏兄弟、李心潔金三角組合的《見鬼》一炮打響,此後陸續開拍的《見鬼2》與《見鬼10》也有不錯的票房成績,彭發表示,即將上映的《鬼域》斥資四千萬港元,是他們拍過的鬼片中預算最高的一部,加上大量的計算機特效,使他們拍片壓力太大,拍畢后兄弟倆都覺得短時間內不能再拍鬼片,李心潔也有同感,大家決定兩年內不再拍鬼片。
彭氏兄弟不覺得可惜,彭順說:「我一直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因此,鬼題材是我永遠不會放棄的,其實我腦子裡已經有另一個鬼故事,但要兩年後才會計劃開拍。」
欣賞尼古拉斯·凱奇演技
雖然和鬼片暫時說再見,但彭氏兄弟下一部電影確定是和尼古拉斯·凱奇合作的《BangkokDangerous》,該片是彭氏兄弟前作《無聲火》的重拍,凱奇看過原版電影也讀了新版劇本,只在乎兄弟倆有沒有為角色注入新意。彭氏兄弟表示,舊版男主角聾啞,新版改成女主角又聾又啞,凱奇將會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尼古拉斯·凱奇已和彭氏兄弟通過電話,但還沒正式碰面,不過凱奇在《鳥人》、《變臉》中的演技,令彭氏兄弟讚不絕口。
男友彭順越來越順 李心潔《鬼域》后不再搞鬼
李心潔肯定有幫夫運,自從之前和彭氏兄弟合作《見鬼》后,不僅戀愛甜蜜,男友彭順的導演路也愈走愈國際化,拍完李心潔主演的《鬼域》后,9月將赴美和尼可拉斯·凱奇談新片《Bangkok Dangerous》,男友紅上好萊塢,李心潔樂得開心宣布:「要揮別鬼片啦。」
7月中旬彭氏兄弟和李心潔將攜手來台宣傳《鬼域》,這是彭氏兄弟拍攝成本最大的電影,將原有《幽閉空間式驚嚇》風格繼續發揮,還耗資四千多萬港幣結合電腦特效與實景搭建,創造出一個前所未見

鬼域劇照

鬼域劇照
的鬼域。李心潔在片中飾演一位作家,在創作靈異小說時,發生了靈異現象。
李心潔隨《鬼域》赴戛納參展時,在蔚藍海岸美景中拍攝系列性感沙龍照,笑著說「我還是很陽光的」。李心潔自從拍了男友的《見鬼》后,一路鬼后當不完,她打算多接拍其它類型角色,不要再鬼里鬼氣。

7影片簡評

彭氏兄弟執導的《鬼域》,入選59屆法國戛納電影節 「特別關注」
鬼域

  鬼域

單元,拔得了香港恐怖電影入圍戛納影展的頭籌,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這部電影的精彩程度,特別是導演利用劇中主角編著《鬼域》一書的手法,將現實和虛幻巧妙的結合起來,將觀眾自然的引領到一個詭異的西方的世界。眾所周知,戛納影展在「官方競賽」及「特別關注」單元均向亞洲電影傾斜,但卻有所不同,「官方競賽」部分只有婁燁的新作競賽,日本及韓國作品都未能入圍,在這種形勢下,彭氏兄弟的《鬼域》成為入選亞洲電影代表,顯得倍受關注。大會對《鬼域》的評價是「影片題材特別,能將恐怖內容結合新的環保概念,導演手法有創意,拍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東方趣味」。網上亦有人評價《鬼域》跟好萊塢影片不分伯仲,一些大場景拍攝的非常逼真,的確,《鬼域》作為彭氏兄弟拍攝成本最大的電影,不僅繼續發揮了《幽閉空間式驚嚇》風格,還耗資四千多萬港幣結合電腦特效與實景搭建,創造了一個前所未見的鬼域,觀眾看后定會有出乎意料的驚喜。
《鬼域》:那些被遺棄的生命
喜歡看恐怖片,痴迷於那種心緊張到停止跳動的狀態,幾乎所有的恐怖片都給我留下了或深或淺的記憶,但也僅僅只 是在漆黑的夜裡一個人莫名地想起,翻來覆去都不能入睡。《鬼域》則不同,它不是一部普通意義的恐怖片,除了帶給我無盡的恐懼,我感受到了更多的東西。
電影的開始營造了一種非常恐怖的氛圍。
女作家徐尋準備寫一部關於靈異的小說,因為未曾親身經歷,總也寫
鬼域

  鬼域

不出滿意的東西,傷她至深的前男友又出現在她的眼前,在這些混亂的思緒中,她的身邊卻發生了很多怪異的事情。房間里莫名的人影,電話里來自地獄的聲響,地板上不屬於她的長發,浴室里水龍頭自動開啟……那些被她在計算機上刪除的草稿彷彿全部演變成了現實,讓人分不清到底是幻覺還是現實,但心理所感受到的都是恐懼,陰森森的房間,若有若無的聲音和影子,在腦海里總也揮之不去。
這些恐怖的橋段絲毫不比恐怖大片遜色,彭氏兄弟的構思新穎獨特,那些恐怖情節是從被女主角丟棄到垃圾桶里的文字產生,有些匪夷所思,也更抓緊了人心,故事也被引發到更為深刻的主題-鬼域。
鬼域,是收容我們遣忘和拋棄的東西的地方。
徐尋很偶然,正確地說是必然來到了這裡,這個地方因她的塑造而產生,這個地方有她已經忘記卻有必要想起來的東西。我總是固執地認為,有些東西我們忘記了,但總會有另外一些東西牽引著我們去想起,這也正是生命的殘忍和慈悲之處。
從初窺鬼域開始,故事的情景和音樂都失去了恐怖的主題,卻更加緊張有趣,宏偉的電腦特技,營造了一個個令人嘆為觀止的畫面,深刻電影主題,揭露了人性中自私和善良的一面。鬼域,這非人間的靈異之地,更能透視我們平日理解不到的東西。
陰鬱的天空,搖搖晃晃的廢舊的樓梯,林立的陳舊空置的高樓,鐵鏽斑斑沉慢轉動的摩天輪,從高處墜落的模糊人影,數不清的殘破的玩具,不斷增加地沒有主人的書堆……舉目望去,更像一個被遣忘的廢棄的遊樂場。
找不到來時的路,看不到繼續走下去的方向,徐尋茫然失措,驚恐而無助,她已經想不起這些被她遣忘和拋棄的東西,甚至她的爺爺。
彭氏兄弟通過老人的口,闡述了鬼域的存在和存在的原因,「這是一個被遺棄的空間,創造出來的東西被遺棄了,就會在這裡出現,但也都會隨時消失,一切只不過是個循環,我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只不過是被遺棄的一群」,這裡所有的事物和人都被我們遺棄的,有的是我們為了逃避痛苦強迫自己忘記,有的是我們自然而然地任由它走遠,甚至只是我們一個計劃了卻沒有去實現的想法,都在這裡以一種凄涼寂寞的形態出現並成長。
這不是人類可以生存的地方,於是,開始了奔跑和逃亡,於是,另一個主角開始上場。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善良美麗如同有翼的天使,戴著蒼白的面具,穿著紅色的衣衫,騎著巨大的廢舊木馬,向徐尋發出善意的呼喚。
事情總是不至於太讓人失望,從徐尋已經遺忘的爺爺那裡得知,只在到達一個叫做中介站的地方,徐尋就可以回到屬於她的空間,而小女孩,願意帶她找到中介站。
屏信呼吸走過那段讓人心驚膽顫的石橋,跌落深不見底的懸崖,穿過恐怖的棄嬰洞,走過被後人遣忘的死人的墳墓,總算看到一絲光亮,小女孩的臉越來越蒼白,聲音越來越微弱,一切都在表明,離中介站不遠了。
一直很困惑,這個小女孩為什麼會不顧一切一味地幫助徐尋?甚至寧願犧牲自己的生命?沒有過多的懸念,彭氏兄弟在故事的結局極其自然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小女孩是徐尋之前墮掉的孩子,其實,這個結局也在意料之中。一開始,就有種預感,小女孩定是徐尋很親近的人,但徐尋最後才明白,幫助她的都是她的親人,一個是被她拋棄的女兒,一個是被她遣忘的爺爺。
小女孩躺在徐尋的懷裡,微弱的聲音聲聲敲打著我的心靈,「你記不記得放棄嬰的地方,我也是在那兒長大的,那裡很恐怖,你現在知道當初我有多害怕了」,徐尋只能緊緊地抱著她的女兒,這個被她遺棄的孩子,並沒有恨她,而是用已經失去的生命和最本性的愛一直陪伴她,幫助她。小女孩說 「要我跟你一起?我本來可以跟你一起生活的,是你放棄了我,是你自己放棄的」 ,自己選擇的放棄,即使再悔恨再痛苦都於事無補。徐尋淚如雨下,卻再也挽不回被她之前就拋棄的生命,閃亮的光線里,徐尋心痛的表情那麼明顯……
棄嬰洞里那些被墮掉的孩子,他們沒有等到出生就被剝奪了生存的權利,沒見過父母的模樣,沒得到過愛和溫暖,沒有名字,沒有疼愛,在像一株無人知道的野草,在狂風暴雨的吹打下自生自滅。可以想象,一個弱小甚至還未成形的生命要經歷多少孤獨和失望,多少無助和害怕,多少心酸和痛苦才能在那個黑暗而恐怖的棄嬰洞里長大?
一切都緣於人類的自私,為了躲避傷害就不去珍惜別的生命,為了自己利益就毫不猶豫地把傷害強加給那些可憐無辜的生命。人性的自私和孩子的單純有著很大的懸殊,僅僅只是一句「不是不喜歡才打掉的」就讓小女孩原諒了母親的拋棄,接受了痛苦的生存。而人類,卻因為某些原因,不停地拋棄,遺忘,好像一切都順理成章。
那些散發著陳舊腐朽氣息的玩具和書,它們沒有語言,但誰能肯定它們沒有思想?它們只能默默絕望地接受被遣棄的命運,還有那些被親人遺忘的已經逝去的人,表情獃滯地伸著雙手,僅僅只是為了一朵小花,一紙冥錢,一絲挂念,也或許只是期望自己還在人間的親人到自己的墓碑前探望而已,多簡單的願望卻得不到滿足,他們在九泉之下依然念念不忘自己的親人,而那些親人卻將他們忘得無影無蹤,這是令人心痛的現實,也為鬼域增加了更深的凄涼和詭異,也更大程度地體現了人類的自私。
總覺得,這個故事可以延伸到更深的層次,可以看到更多的現實,可以更透徹的闡述生命,可以更祥盡地表達感情,可以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自己良心,但彭氏兄弟並沒有這麼做,只是匆匆收尾,給我們留下了更多思索的空間。
這不僅僅只是一部單純的恐怖片,它所要傳達的信息是已經被我們遺棄的人和事物,以一種怎樣的方法繼續生存。徐尋代表我們扮演了一個遺忘者,在無情的現實面前,選擇了遣忘。人總是有些東西想要遺棄,遺棄了就可以當做不曾存在,遺棄了就可以迎接下一次的美好,但是,誰又能想到被遺棄者的感受?
在我年輕的生命里,那些被我遣棄的東西是不是一直在怨恨我無情的拋棄和殘忍的忘記?不管是開心地笑傷心地哭,甜蜜抑或心碎,不管是深愛過的人,傷害過的人,不管是幼稚的想法,遙不可及的夢想,我都不會再讓它們走遠,這些記憶將永遠屬於我,在我溫暖的心裡被永遠地銘記。
[1-11]

在線觀看

  • 鬼域鬼域
以上內容來自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