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魏公,東漢末年封國公爵名號,丞相曹操的爵位。曹操於建安十八年(213年)受封初建魏公國,置公國百官,都魏郡鄴城,擁有完整的封國體系,為日後即位魏王,乃至於其子曹丕代漢稱帝奠定了基礎。

1起源

據《通典·職官·封爵》記載,自堯、舜以至夏、周,均有置五等爵:公、侯、伯、子、男。(商無子、男爵)。公爵地位在王(天子)之下,高於諸侯、伯、子、男等爵位,常為諸侯之長,如周朝時期的周公、召公、毛公等。秦、漢改二十等爵,最高為徹侯(漢武帝時避諱改為列侯),無公爵之位。及至東漢末造,丞相曹操大權獨攬,挾天子以令諸侯,漢獻帝於建安十八年(213年)被迫冊封曹操為公爵,建國號「魏」,是為魏公
魏公(加九旒冕)曹操

  魏公(加九旒冕)曹操

2概況

東漢末年,群雄割據,戰亂頻然。割據黃河南部兗、豫二州的曹操奉迎落魄逃難的漢獻帝到自己的地盤,以庇護皇帝的名義「奉天子以令不臣」,后陸續消滅了北方的諸多軍閥割據勢力,逐漸統一了中原,遷為丞相、冀州牧。曹操雖名為臣下,但當時已經實際控制了朝廷權柄和大量軍隊,漢獻帝淪為沒有權力的傀儡皇帝,一切政事巨細、封賞征伐皆由曹操獨斷,形成了以曹操為首的霸府統治。
曹操畫像

  曹操畫像

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親信荀攸、董昭等人公開表示丞相曹操功勛卓著,爵位僅為武平縣侯,有失天下所望。「宜進爵國公,九錫備物,以彰殊勛」;在他們的謀划奏議下,漢獻帝被迫遣御史大夫郗慮持節策命曹操為公爵,封國建號為「」,賜予象徵權威的九錫之物,以冀州的河東、河內、魏郡、趙國(徙趙王劉珪為博陵王,改為趙郡)、中山、常山、鉅鹿、安平、甘陵、平原等十郡作為魏公的封國疆土,於魏郡的鄴城建都。(為不與曹丕代漢后的魏國產生歧義,以下將曹操的魏公封國敘述為魏公國)同年七月,魏公國開始建立祭祀社稷之神以及曹氏祖先的宗廟。
根據漢獻帝的詔令,魏公國可以設置直屬於封國的丞相以下群卿百官,體制地位如同漢初各異姓諸侯王。十月,將國都魏郡分為東西部,以常林為魏郡東部都尉,陳矯為魏郡西部都尉。十一月,魏公國開始設置封國百官,朝中不少作為曹操親信的漢臣都被授予魏國官位。曹操任命荀攸為(魏公國)尚書令,涼茂為尚書僕射(后遷為中尉奉常),毛玠、崔琰、常林、徐奕、何夔、張既、杜畿等為尚書,王粲、杜襲、衛覬、和洽等為侍中,鍾繇為大理(后遷為相國),華歆為御史大夫,陳群為御史中丞,王修為大司農,程昱為衛尉、楊俊遷中尉,袁渙為郎中令,王朗為魏郡太守(后遷為少府),張范為趙郡太守,夏侯尚、劉廙為黃門侍郎,桓階為虎賁中郎將,高柔為尚書郎,劉放、孫資為秘書郎,盧毓為吏部郎。
當時諸將與群臣都被授予魏公國官號,但夏侯惇仍然只是漢官,於是上疏曹操希望能在魏公國任職為臣。曹操不答應,認為屈就了夏侯惇,回道:「吾聞太上師臣,其次友臣。夫臣者,貴德之人也,區區之魏,而臣足以屈君乎?」但在夏侯惇堅持請求下,於是拜為(魏公國)前將軍。『註:夏侯惇的前將軍不是漢朝官職,而是魏公國官職。如果為漢官,則此處應用「表」,即臣子曹操向漢獻帝表奏舉薦另一臣子夏侯惇為漢朝前將軍,如「(曹操)表繇為前軍師」。「拜」則為君主授予臣下或上級授予下級官職,如「(趙王)拜相如為上大夫」,所以此處之意是魏公曹操以主君的身份授予夏侯惇「魏公國前將軍」一職。』
建安十九年(214年),漢獻帝詔令魏公曹操位在諸侯王之上,改授金璽,赤紱、遠遊冠。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魏公曹操進爵為魏王,魏公國升格為魏王國。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漢獻帝命魏王曹操設天子旌旗,出入稱警蹕。賜十二旒王冕,乘金根車,駕六馬。

3封曹操為魏公詔

建安十八年春五月丙申,天子(漢獻帝)使御史大夫郗慮持節策命公(曹操)為魏公曰:
「朕以不德,少遭憨凶,越在西土,遷於唐、衛。當此之時,若綴旒然,宗廟乏祀,社稷無位;群凶覬覦,分裂諸夏,率土之民,朕無獲焉,即我高祖之命將墜於地。朕用夙興假寐,震悼於厥心,曰:『惟祖惟父,股肱先正,其孰能恤朕躬?』乃誘天衷,誕育丞相,保乂我皇家,弘濟於艱難,朕實賴之。今將授君典禮,其敬聽朕命。
昔者董卓初興國難,群后釋位以謀王室,君則攝進,首啟戎行,此君之忠於本朝也。后及黃巾反易天常,侵我三州,延及平民,君又翦之以寧東夏,此又君之功也。韓暹、楊奉專用威命,君則致討,克黜其難。遂遷許都,造我京畿,設官兆祀,不失舊物,天地鬼神於是獲乂,此又君之功也。袁術僭逆,肆於淮南,懾憚君靈,用丕顯謀,蘄陽之役,橋蕤授首,稜威南邁,術以隕潰,此又君之功也。回戈東征,呂布就戮,乘轅將返,張揚殂斃,眭固伏罪,張綉稽服,此又君之功也。袁紹逆亂天常,謀危社稷,憑恃其眾,稱兵內侮,當此之時,王師寡弱,天下寒心,莫有固志,君執大節,精貫白日,奮其武怒,運其神策,致屆官渡,大殲醜類,俾中國家拯於危墜,此又君之功也。濟師洪河,拓定四州,袁譚、高幹,咸梟其首,海盜奔進,黑山順軌,此又君之功也。烏丸三種,崇亂二世,袁尚因之,逼據塞北,束馬縣車,一征而滅,此又君之功也。劉表背誕,不供貢職,王師首路,威風先逝,百城八郡,交臂屈膝,此又君之功也。馬超、成宜,同惡相濟,濱據河、潼,求逞所欲,殄之渭南,獻馘萬計,遂定邊境,撫和戎狄,此又君之功也。鮮卑、丁零,重譯而至,單于、白屋,請吏率職,此又君之功也。君有定天下之功,重之以明德,班敘海內,宣美風俗,旁施勤教,恤慎刑獄,吏無苛政,民無懷慝。敦崇帝族,表繼絕世,舊德前功,罔不咸秩。雖伊尹格於皇天,周公光於四海,方之蔑如也。」
「朕聞先王並建明德,胙之以土,分之以民,崇其寵章,備其禮物,所以藩衛王室,左右厥世也。其在周成,管、蔡不靜,懲難念功,乃使邵康公賜齊太公履。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無棣,五侯九伯,實得征之,世祚太師,以表東海。爰及襄王,亦有楚人不供王職,又命晉文登為侯伯,錫以二輅、虎賁、鈇鉞、櫃鬯、弓矢,大啟南陽,世作盟主。故周室之不壞,繄二國是賴。今君稱丕顯德,明保朕躬,奉答天命,導揚弘烈,緩爰九域,莫不率俾,功高於伊、周,而賞卑於齊、晉,朕甚恧焉。朕以眇眇之身,托與兆民之上,永思厥艱,若涉淵冰,非君攸濟,朕無任焉。
今以冀州之河東、河內、魏郡、趙國、中山、常山、巨鹿、安平、甘陵、平原凡十郡,封君為魏公。錫君玄土,苴以白茅,爰契爾龜,用建冢社。昔在周室,畢公,毛公入為卿佐,周、邵師保出為二伯,外內之任,君實宜之。其以丞相領冀州牧如故。又加君九錫,其敬聽朕命。以君經緯禮律,為民軌儀,使安職業,無或遷志。是用錫君大輅、戎輅各一,玄牡二駟。君勸分務本,穡人昏作,粟帛滯積,大業惟興。是用錫君袞冕之服,赤舄副焉。君敦尚謙讓,俾民興行,少長有禮,上下咸和,是用錫君軒縣之樂,六佾之舞。君冀宣風化,爰發四方,遠人革面,華夏充實。是用錫君君朱戶以居。君研其明哲,思帝所難,官才任賢,群善必舉。是用錫君納陛以登。君秉國之鈞,正色處中,纖毫之惡,靡不抑退。是用錫君虎賁之士三百人。君糾虔天刑,章厥有罪,犯關干紀,莫不誅殛,是用錫君鈇鉞各一。君龍驤虎視,旁眺八維,掩討逆節,折衝四海。是用錫君彤弓一,彤矢百,玈弓十,玈矢千。君以溫恭為基,孝友為德,明允篤誠,感於朕思。是用錫君秬鬯一卣,珪瓚副焉。魏國置丞相已下群卿百寮,皆如漢初諸侯王之制。
封魏公諸郡圖

  封魏公諸郡圖

往欽哉,敬服朕命!簡恤爾眾,時亮庶功,用終爾顯德,對揚我高祖之休命!」

4意義

魏公國的建立,使權臣曹操的凌駕於天子的霸府統治開始有了合法的名義,而且使大多數朝中的漢臣正式成為了魏公國的屬官,與曹操有了正式的的主臣關係,漢朝的中央官僚體系被魏公國官署所替代。曹操不僅可以奉天子以令不臣,更可以效仿古之周召、太公、五霸等,用封國的名義打著藩衛帝室的旗號征伐四方。
此後魏公國升格為魏王國,最後取代漢朝建立了曹魏。新建立的曹魏幾乎脫胎於此前所建魏王國體制。曹丕將魏王國官署與東漢的既有官署合併,之間產生了曹魏的國家體制,如魏王國的屬官大理鍾繇,在曹魏建立后直接轉為新朝廷的廷尉,相國華歆則成為曹魏司徒。後來,當表面上食漢祿、居漢職的朝中群臣逼迫漢獻帝禪讓的時候,實際上他們早已經習慣地把自己當成是魏國的臣子了,漢朝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根本無足輕重。
可以說,曹操成為魏公,是以漸進式的方法,從最初的魏公國到魏王國,逐步地完成了取代漢朝的存在意義。

5相關內容

擁戴曹操為魏公的勸進官員有:
三國鼎立圖

  三國鼎立圖

·中軍師陸樹亭侯荀攸
·前軍師東武亭侯鍾繇
·左軍師涼茂
·右軍師毛玠
·平虜將軍華鄉侯劉勛
·建武將軍清苑亭侯劉若
·伏波將軍高安侯夏侯惇
·揚武將軍都亭侯王忠
·奮威將軍樂鄉侯劉展
·建忠將軍昌鄉亭侯鮮於輔
·奮武將軍安國亭侯程昱
·太中大夫都鄉侯賈詡
·軍師祭酒千秋亭侯董昭
·都亭侯薛洪
·南鄉亭侯董蒙
·關內侯王粲、傅巽
·祭酒王選、袁渙、王朗、張承、任籓、杜襲
·中護軍國明亭侯曹洪
·中領軍萬歲亭侯韓浩
·行驍騎將軍安平亭侯曹仁
·領護軍將軍王圖
·長史萬潛、謝奐、袁霸
反對曹操稱魏公的
荀彧
上一篇[高幹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