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魏收(506年--572年),字伯起,矩鹿下曲陽(今河北平鄉)人,北齊史學家、文學家。初以父功,仟北魏太學博士。與溫子升、邢子才,人稱「北地三才」。東魏時任中書侍郎,轉秘書監。后北齊,官至尚書右僕射。齊文宣帝天保二年(551年),奉命著《魏書》,四年完書。對人物褒少貶多,有秉筆未必皆公之嫌。《魏書》出世,眾口沸騰,啐為「穢史」。被迫兩次修訂,方成。齊武成帝時,任開府中書監。后齊亡,有為人挖墳棄骨記載。

魏收魏收著作《魏書》

1 魏收 -生平簡介

魏收,字伯起,

魏收魏收著作《魏書》
小字佛助,鉅鹿下曲陽人,魏驃騎大將軍子建子,孝明時除太學博士,遷司徒記室、參軍,永安中除北主客郎中。節閔即位,遷散騎侍郎兼中書侍郎。孝武即位,除廣平王贊開府從事中郎兼中書舍人。孝靜即位,為神武中外府主簿,轉府屬兼散騎常侍,武定中除正常侍兼著作郎,轉秘書監,除定州大中正。齊受禪,除中書令,封富平縣子,除魏尹,又除梁州刺史,進太子少傳兼太子詹事。

廢帝即位,除侍中,遷太常卿,轉中書監。皇建初除右光祿大夫儀同,又除兼太子少傅,解侍中。大寧初加開府,河清中兼右僕射,天統初除左光祿大夫齊州刺史,進尚書右僕射特進,武平三年卒,贈司空尚書左僕射,謚曰文貞。

魏書一出,舉國大嘩。因其挾私妄為,前後顛倒,賄賂成書,來朝廷訴事者,日數十起,怨聲沸道,名其書曰「穢史」。

齊亡之後,家為人所發,骨被棄於外,相傳即報其曲筆之恨。收所著魏書共一百二十卷,清人列為二十四史之一。又有文集七十卷,(《隋書志》作六十八卷。此從《兩唐書志》及《北齊書本傳》)並傳於世。

魏收初以父功,仟北魏太學博士。與溫子升、邢子才,人稱「北地三才」。歷仕北魏、東魏、北齊三朝。魏收是東魏、北齊間的主要作家。「自武定二年(544)已后,國家大事詔命,軍國文詞,皆收所作」(《北齊書》本傳)。他的年輩小於溫子□、邢劭,而文譽齊名,世稱「三才」。溫子□死後,他與邢劭是北齊文壇兩大派的領袖,「邢賞服沈約而輕任□,魏愛慕任□而毀沈約」,「各為朋黨」,互相譏訐。

魏收北齊疆域圖

魏收在北魏末年節閔帝普泰元年(531年)就擔負了皇家的「修國史」的工作,這時他才二十六歲。東魏時,他擔任過一些重要官職,但始終兼任史職,負責修史。北齊天保二年(551年),他正式受命撰魏史。這距他開始接觸有關魏史的工作,已有二十年的歷史了。當時,文宣帝高洋對他說:「好直筆,我終不作魏太武誅史官。」

魏收處於王朝政權變更之際,由東魏入北齊,其所處的人際關係十分複雜。《魏書》取材非一,除北魏本朝國史資料外,尚有《晉陽秋》、《續晉陽秋》及《十六國春秋》等。魏收撰《魏書》,可以直接繼承、借鑒的文獻並不多。據他自己說,可資參考者,主要有鄧淵的《代記》十餘卷,崔浩的編年體《國書》(一稱《國記》),李彪改編年體為紀、表、志、傳綜合體國史等,但這些都不是完整的成品;再就是邢巒、崔鴻、王遵業等撰孝文帝以下三朝《起居注》和元暉業撰的《辨宗室錄》;其餘就是當時還能見到的有關譜碟、家傳。魏收與房延祐、辛元植、刁柔、裴昂之、高孝乾等「博總斟酌」,只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就撰成《魏書》一百三十篇:帝紀十四篇,列傳九十六篇,志二十篇。魏收自認為是「勒成一代大典」的盛事。

2 魏收 -個人成就

魏收最大的成就,就是編寫《魏書》,

魏收魏收
魏收下筆寫文章很快就能寫成,不打草稿,千字的文章,所修改的沒有幾處。當時黃門郎賈思與魏收同立朝班,很為他的才華所驚奇,告訴皇帝說:「即使曹植七步之才,也不會超過他。」升遷為散騎侍郎,不久負責記載皇帝的起居,並編寫國史,又兼中書侍郎,當時年僅二十六歲。天保二年,下詔讓魏收編撰魏史。當初,皇帝命令群臣各自說出自己的志向,魏收說:「我希望能在東觀秉筆直書著史,早日寫成《魏書》。」因此,文宣帝讓魏收專門負責編寫《魏書》工作,文宣帝告誡魏收說:「好一個直筆修史,我不會像魏太武帝拓跋熹那樣誅殺史官。」魏收因此指揮通直常侍房延佑、司空司馬辛元植、國子博士刁柔、裴昂之、尚書郎高孝干專門負責總的安排綜合,寫成了《魏書》。

他們辨別、確定名稱,對每一條記載進行鑒定,又收集散失的遺文,補續後面的事,終於完成了一朝史書,於是向皇帝上表報告。參加修史人員的祖宗親戚大多被寫進《魏書》,並以美言相飾。魏收性情十分急躁,不能公平待人,對以前他所怨恨的人隱沒他的優點。他常說:「哪個小子敢和魏收作對,稍加抬舉他可以上天,按壓他可使他進地獄。」當初魏收在(北齊)神武帝時任太常少卿;編修國史,得到過陽休之的幫助,於是,他感激陽休之說:「我沒有別的感謝您的恩德,一定替您寫一篇好的傳。」陽休之的父親陽固,魏時是北平太守,由於貪污和殘暴被中尉李平彈劫而獲罪,在《魏起居注》里有所記載。而魏收寫道:「陽固在北平,非常廉政,因公事獲罪而免官。」又說:「李平對他深為敬重。」

當時,人們紛紛議論魏收著史不公平,文宣帝命令魏收到尚書省與許多被收入《魏書》的人的子孫進行辯論,先後對魏收投訴的人有100多人,或說:「遺漏我家世職位」,有的說「我的家世不被記錄」,或說「妄自非議和毀謗」。魏收都能根據各人的具體情況而作出答覆。范陽盧斐父親盧同被附在他不在同族的祖先盧玄《傳》下,頓丘李庶家《傳》中稱李本來是梁國蒙人,盧斐、李庶譏嘲議論說:「史書不公正。」魏收性情急躁,忍不了這麼大的憤怒,陳述並控告盧、李二人想對他加以謀害。文宣帝大為惱怒,親自加以盤問。盧斐說:「我的父親在魏國任職,位至儀同三公,功績相當顯著,名聞天下,與魏收沒有親戚關係,就沒有被立傳。博陵人崔綽,官職僅僅是一個本郡的一個功曹,更沒有其它事迹,因為是魏收的遠親,於是就把他放在《傳》的開端。」魏收說:「崔綽儘管沒有顯赫的官職,但他的名聲很好,所以把他寫人合傳。」文宣帝說:「你怎麼知道他是個好人?」魏收說:「高允曾經為崔綽寫過贊,稱讚他有道德。」文宣帝說:「司空高允是個有才之士,為他人作贊,應當讚揚。也同你替他人寫文章一樣,稱他好的難道都是事實嗎?」魏收無法回答,只是因害怕而不停顫抖。但文宣帝最看重的是魏收的才華,因此不對他加罪。當時,太原王松年也誹謗魏史,和盧斐、李庶一同獲罪,各自遭到答刑后而被發配到甲坊,有的因此而死亡,盧思道也獲罪。

然而,由於大家對魏史仍議論不止,文宣帝下詔魏史暫不推行,命百官廣泛地加以議論。聽任那些家事關魏史的人到衙署上來,讓認為魏史不實的人投書陳述。因此,眾口嘩然,稱魏史為「穢史」,投書陳述的人相次以進,魏收再也抵擋不住了。當時,左僕射楊惜、右僕射高德正二人權傾朝政,與魏收都很親近,魏收就為他們的家族作傳。二人不論說《魏書》史事不實,抑制控訴,在文宣帝時,人們就不敢再議論這件事了。再加上尚書陸操曾對楊惜說:「魏收的《魏書》,可以算得上博物宏才,對魏朝是一大功績。」楊惜對魏收說:「這就叫著不刊之書,流傳萬代。令人感到惋惜的只是各家無關緊要的親戚的傳,過多而繁碎,與舊史的體例不同。」魏收說:「以前因為中原動亂,士人的家譜和牒傳,喪失殆盡,因而具體寫他們的分支。但願您看見過失而知曉仁義,以免追究責任。」孝昭帝因為魏史沒有刊行,下詔令魏收再加以研究和審查。魏收接受詔書後,對原《魏書》作了較大的改正。等到下詔《魏史》刊印,魏收認為它應放在秘閣,外人不得看閱。魏收所編修的《魏書》,今為《二十四史》之一。這部史書因不敢得罪權貴,多曲筆而被稱「穢史」,但它仍有一定歷史價值,還保存了不少北魏文學作品,它的某些傳記中也有表現人物思想性格的精采片段,具有較強的文學意味。

3 魏收 -主要著作

魏收詩今存13首。

魏收魏收的詩
其中也有清新可讀之作,如《喜雨》的「瀉溜高齋響,添池曲岸平,滴下如珠落,波回類璧成」;《庭柏》的「凌寒翠不奪,迎暄綠更濃」等句,對仗工整,巧構形似,已具南朝詩歌風格。但有的詩如《月下秋宴》,用典太多,則與「動輒用事」(《詩品》)的任□相近。

《北齊書》本傳載魏收有集70卷,《隋書·經籍志》著錄為68卷,但大都佚失。明代張溥輯集《魏特進集》1卷,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魏收文今存14篇。邢劭說他模擬任□,主要指詔、策一類朝廷公事文字。這些文章的內容、體式和辭藻,都和任□在南齊、梁易代之際所作同類作品相似。魏收有《枕中篇》,是告誡子侄之作。他認為「任之重者莫如身;途之畏者莫如口」;「無曰人之我狹,在我不可而覆;無曰人之我厚,在我不可而咎」;主張「能剛能柔」,「三緘其口」,從中可以看出他的思想和個性,了解他的處世哲學,由此可以得知北齊一般士大夫的思想情緒,因而有一定價值。他曾自詡能作賦,但所作已全部佚失。

4 魏收 -個人評價

史稱魏收雖以文才顯,然性褊狹,見當途貴游,每以言色相悅。在洛陽日,行動輕薄,人號為「驚蛺蝴」。又好音樂,善胡舞,嘗於東山輿諸優為獮猿輿狗斗。曾使梁,與部下各買婢置館中,遍行奸穢。

史稱魏收撰《魏書》時挾私妄為,前後顛倒,賄賂成書。但魏收處於王朝政權變更之際,由東魏入北齊,其所處的人際關係十分複雜。而且此書並非僅出自魏收一人之手,好幾個合作者不但史才史識不能與魏收相比,甚且連起碼的水平也不夠。因此這部史籍的質量不能由魏收一人負責。  

5 魏收 -相關詞條

佛教繪畫《黃帝內經》《九章算術》《春秋公羊傳》毛文龍
唐朝官制《四書集注》《天工開物》《春秋左氏傳》朱彝尊
樓蘭遺址《白虎通義》《五經正義》《明夷待訪錄》韓非子
中國神話《船山遺書》《梅花易數》《傷寒雜病論》南五祖

上一篇[飛灰]    下一篇 [氧化鋁空心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