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魏景元(1902~1950) 臨潼縣櫟陽鎮郭橋村(今新市鄉)人。幼時家貧,22歲(1924)時到三原武備學堂學習,1925年即到靖國軍郝鵬程部任排長,后回家鄉,曾是楊宜翰地下武裝的得力助手。1933年任櫟陽鎮民團團長、區隊長,成為這一地區的實力人物,1939年任櫟陽鎮鎮長直到解放。他長期以來受櫟陽地區中共地下組織的幫助,雖在國民黨政府任職,但對共產黨堅信不移,成為黨組織可信賴的朋友,他所掌握的鎮公所,實際上是「兩面政權」。他所直接掌握的40多支長短槍,成了地下黨的武裝力量,全鎮九個保有四個保長是共產黨員,三個是黨的朋友。他在鎮上對國民黨多方應付,對共產黨誠懇老實。鎮公所的機關里容納了不少共產黨員。當時地下黨員王智德在鎮公所的公開身份是鎮國民兵團政訓員,實際是黨地下武裝黨員組長。在魏的支持下,直接掌握著保甲武裝力量。
魏景元曾為郝景生部下,因不滿其作為而回到地方。1941年郝景生帶著「渭北剿總司令」的頭銜回鄉,耀武揚威,然鎮長魏景元並不馴從於郝。郝景生見自己展不開翅,便採取拉攏手段,有些事有意托魏辦理,同時也把「秘密」向魏告訴。魏景元利用這種關係救了不少黨員。有一次,郝景生的護兵任連城因事與王智德鬧翻,郝得知后大怒,想殺害王智德,便將此意告訴魏,魏立即轉告王智德讓其避開。地下黨員王廷蘭原也曾在郝手下干過事,在他當保長時對郝作為表示不滿,郝秘密告訴魏景元他欲殺害王廷蘭的想法,魏即暗使仵步淮轉告王廷蘭,讓其速赴陝北。魏景元經常利用自己合法身份,將得到的情報及時告知地下黨員以逃避國民黨的暗害,或在關鍵時刻掩護共產黨人脫險。1946年,樊守義、王青山由陝北回來探聽胡宗南進攻陝北的部署而被敵人發覺,情況危急。魏得知后立即暗通消息使其連夜轉移。同年,縣長史直派陳青山突然搜查櫟陽小學,企圖搜到地下黨員。魏景元早於事先放走了張慶發等人,使其未能得逞。1947年交口發生「七·三」事件時,魏即於事先將談國帆、王志溫暗藏在櫟陽棉花運銷合作社的一個暗房裡。敵人雖從櫟陽經過亦未發現,事後二人即轉赴陝北。
櫟陽是關中地下交通線的一個重要交通點,中共中央數位領導進出邊區路過櫟陽,魏景元在掩護其安全過境中起了重要作用。在當1946年秋李先念從商洛赴陝北途經櫟陽,因胃病複發需要住下治療時,臨潼工委副書記郎瑞亭將此情況向魏景元公開說明,他拍著胸膛說: 「在咱管轄之內,有我魏景元在,誰也不敢動咱們人的一根汗毛。」幾天後發現了兩個「商人」鬼鬼祟祟的在附近游轉,地下黨員將其以「共軍密探」為由抓住綁往鎮公所。他們見了鎮長忙拿出「特務證」。魏景元訓斥這二人道:「怎麼,二位來本鎮找共產黨?我養這些人都是吃乾飯的!是誰叫你們胡跑亂竄的?」兩個特務連聲說:「想不到貴鎮防範如此嚴密,請多包涵」。便溜走了。
1949年3月,解放軍到達臨潼渭北,魏景元給解放軍籌集了2000餘石(約60萬斤)小麥,組織人畜運送。駐在高陵的國民黨軍隊得知即向櫟陽圍攻,經魏景元沉著反擊,敵在被擊斃七人後乘夜逃走。
魏景元受共產黨的影響,在十多年中協助黨作了不少的工作,也為群眾辦了不少好事。他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從未坑害過百姓也未貪財為家中置買東西。由於他待人寬厚,人們都叫他「好人」、「魏善人」。1949年4月後,一病卧床不起,於1950年2月逝世於家,享年48歲。
上一篇[西州都督府]    下一篇 [中國林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