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魔豆魔豆 -內容簡介

  穿越來到一個神奇的大陸,

  這個大陸之上,最重要的一種東西,叫魔豆。

  

  每個人身體里都有一棵生命樹,

  生命樹會開花,會結果。

  結出來有魔力的果實,就叫做魔豆。

  可是,她的身體里為什麼會是一隻白虎?

2 魔豆魔豆 -作者簡介

  玄色,女,人馬座,AB型血。現居瀋陽。喜歡交朋友、旅行,討厭受束縛,喜歡挑戰,追求一種自由奔放的人生。

3 魔豆魔豆 -作者作品

《武林萌主》

  「我要當武林盟主!」——這是蘇小舞最近的目標。而且,她不僅要當「盟主」,還要當超可愛的「萌主」哦!

  沉迷於網路遊戲的她,因為過於得意忘形,被人一怒之下踢到了宋朝江湖。

  呃?她居然空降到了峨眉派。可是這個派看上去並不是那麼氣勢非凡啊。峨眉九陽功、九陰真經、倚天劍,統統沒有!連全派弟子下頓飯吃什麼都是問題!老天啊,這麼液的派她實在看不下去了,掌門讓給她當吧,她會帶領峨眉派走向輝煌的明天的!好吧,掌門也是要從初級職位做起,她先去做燒火弟子…

  看!一個峨眉派小小的燒火女弟子,是如何稱霸武林的!

  ————————

  本書已由朝華出版社出版,詳細信息如下。

  作 者: 玄色 著

  出 版 社: 朝華出版社

魔豆魔豆

出版時間: 2009-1-1

  字 數: (上下冊)482000,(終結篇) 210000

  版 次: 1

  頁 數: 共三冊

  開 本: 16開

  印 次: 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上下冊)9787505419827 ,(終結篇)9787505420151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青春文學 >> 玄幻/新武俠/魔幻/科幻

  定價:(上下冊)¥49.80,(終結篇)¥25.00
《穿越大唐之我會魔法》

  怎麼一眨眼就到了隋末唐初的年代?兵荒馬亂的古代讓她怎麼生存?

  僅僅靠她那個半吊子的祖傳魔法混跡江湖?還是混個江湖神棍還是做個武林美女過過癮?這是個好問題……

  可是,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世界啊!!!!

  女主大唐!同樣精彩!

4 魔豆魔豆 -目錄

狀態

  更新中

正文

  第一章 魔豆?

  第二章 重生

  第三章 抓周

  第四章 姐弟

  第五章 打架

  第六章 生命樹的傳承

  第七章 同年同月同日生

  第八章 葉清初

  第九章 試探

  第十章 生命樹洗禮

  第十一章 五木學院

  第十二章 巨杉長老

  第十三章 生長魔豆

  第十四章 無

  第十五章 翅膀魔豆

  第十六章 三個國家

  第十七章 離別

  第十八章 探險

5 魔豆魔豆 -精彩書摘

  第一章 魔豆?!

  桑玖在天空中飄蕩很久了。

  她知道自己是已經死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在空中飛著。

  明明她乘坐的飛機已經墜機了不是嗎?

  桑玖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體,苦笑。

  早知道就不出來畢業旅行了,現在可好,好不容易大學畢了業,該孝敬雙親了,結果就這麼去了,父母家人肯定傷心極了。

  桑玖混混沌沌地想著,她這算是鬼魂了,能不能回家再看一眼父母?但卻無法控制自己半透明的身體,只能隨著風飄著。

  視線里只有頭頂的藍天和腳下的白雲,一片寂靜中,只有她自己,就像整個世界只剩下了她一個人一樣。

  哦,好吧,嚴格說起來,她現在也不是人,是鬼。

  沒有牛頭馬面,沒有天使聖歌,好像老天爺把她給忘記了。

  桑玖一開始還哭哭啼啼的,後來開始怨天尤人,指天罵地,但根本沒有人理她,到最後就乾脆沉默了。

  她只是知道她在空中飄蕩了很長時間,長到她都開始絕望了。

  寧可死了……不,她現在就已經死了。

  她果然瘋了,桑玖想著。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桑玖忽然說覺得風速開始減慢,她開始緩緩向下降去。不時看到了高聳的山脈和大片的山林,偶爾還能在林間瞟到人影,看服飾居然非常的古意。

  難道她的靈魂來到了其他時代?寂寞得發狂的桑玖不由得興奮起來,不管讓她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千萬別讓她再一個人呆著了。

  風還是緩緩地帶著她的身體前行,只是速度越發的慢了起來。桑玖按耐住激動的心情,左顧右盼中。既然老天爺讓她飄蕩到這裡,那麼肯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果然不出她意料,在林間飄蕩沒過了多久,就聽到前方突然傳出了一陣虎嘯,聲如巨雷響徹雲霄。儘管桑玖知道自己現在只是個靈魂體,就算老虎能看到她想要吃她都吃不到。但是毫無準備之下聽到的這聲虎嘯,還是嚇得她一大跳,反射性地想要避開那個方位前行,但是風卻偏偏把她往那個方向吹去。

  穿過了一片密林之後,在一座矮丘之上,有一隻渾身都沾滿鮮血的巨大白虎。而在它的腳邊,有幾個癱倒在地渾身是血的人,唯一一個能勉強用劍站在原地的男人穿著一身黑衣,看起來傷勢也很嚴重,身上有幾道虎爪留下的傷口,在不斷地往外涌著鮮血。

  他們的服飾都很似唐宋的古裝人,地上的人都不知生死,桑玖身不由己地飄了過去,發現黑衣男子非常的年輕,長著一雙狐狸眼,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只是她無論怎麼在他面前飄著,對方連眼梢都沒朝她看一眼,顯然是並不能看到她。

  桑玖放下了心,開始朝另一旁受傷也很嚴重的白虎看去,剛想聲討它任意傷人,就發現它的身後好像有著另一個人。

  「龍阡陌,把你最後一顆魔豆交出來吧,否則你死了不要緊,你忍心讓這世上最後一頭窮奇白虎也陪你一起共赴黃泉嗎?」黑衣男子吐出一口鮮血,拄著劍洋洋得意地說道。他為了今日,費了無數心血,終於把龍阡陌逼入死地。如今即將得償所願,即便是沉穩如他,也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桑玖這時飄到了白虎身後,看到了白虎身後之人渾身被藤條纏了個結結實實,只剩下一張臉露在外面。他居然長得一頭赤紅的長發,年齡和黑衣男子差不了多少,容貌清雋,但臉色發青,顯然是中了毒。

  桑玖並不知道這種場面之下,這兩人究竟誰是正義的一方。但紅髮男子的四肢身體被藤條纏繞受制,妖艷的紅髮和翠綠的藤條相映交纏,這等詭異的畫面實在是讓她移不開目光。當黑衣男子話音剛落時,藤條好似聽他的命令一般,又纏得緊了一些。她甚至看到了他難受地皺起了眉,忍不住飄過去想要把藤條幫他解開,渾然忘了自己已經是靈魂狀態,手一碰到藤條時,根本沒有任何感覺,直直地穿了過去。

  桑玖看著自己的雙手,黯然地喃喃道:「對不起,我幫不了你。」

  她本是自言自語,卻沒想到紅髮男子抬起頭,準確地朝她的方向看來。

  桑玖嚇了一跳,一是因為對方好似聽到了她的聲音,二是因為對方那雙冰藍色的雙眸,猶若萬里無雲的蒼穹,讓她不禁想起這些飄蕩日子裡,成天看著的那一片藍天。純凈而又迷人。

  「吼!」白虎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朝黑衣男子撲了過去。

  但同時,平地里升起若干個手腕粗的藤條,像被人指揮一般,向白虎纏去。雖然白虎避開了眾多藤條,但最終還是有幾個纏住了它的後腿,任憑它用前掌撕拍,卻一時不能掙脫。

  而黑衣男子則拖著劍,慢慢地朝白虎走去,顯然是想先把這個礙眼的畜生解決了。

  「姑娘,拿著我的魔豆,帶著冰冰走吧。」紅髮男子忽然低聲說道。

  桑玖先是左右看了看,發現周圍沒有任何人,才確定他是對著自己說的。「我……我……你給我我也拿不到啊!而且,魔豆是個什麼東西啊?」

  紅髮男子並沒有回答她的話,掙扎著從藤條中伸出了右手。在桑玖驚訝的目光中,他的右手忽然冒出了五彩光芒,在不甚刺眼的光芒中,一棵小樹從他的手心冉冉升起。

  這是一棵手掌大小的樹,虯枝橫結,樹皮略顯灰白,分枝全部在高高的頂端。枝條的上部簇生著略帶白色的小葉子。那些葉子葉長似帶,而且堅硬,顏色暗綠,就像一把把寶劍,直指藍天。

  桑玖低呼了一聲,沒想到一棵樹可以從人的手掌里升出來,而且看上去並不像是幻影,彷彿是有實體一般。而且這個男子掌心的樹,她好像認識的。

  很像龍血樹。

  在她的記憶中,龍血樹受傷後會流出暗紅色的樹脂,像流血一樣。傳說中是龍戰鬥的時候留下的血液,長成的樹。是傳說中長生樹,可使人長生不死,亦可使死者復活。

  這時,這棵本來生機盎然的龍血樹,暗綠色的葉子忽然間顏色變了,竟轉眼間轉為黃色,枯萎了起來。

  桑玖雖然不知自己究竟來到了什麼時代,但也猜得出這棵樹的狀態應該和它的主人息息相關,這樣也許顯示了這名紅髮男子所剩無幾的生命力。她忍不住蹲了下來,凝視著對方冰藍色的雙眸,認真地說道:「我能怎麼幫你?」

  紅髮男子本來黯淡地眸色一亮,揚起笑容道:「幫我好好照顧冰冰。」

  冰冰?難道是那隻大老虎的名字?桑玖無語,她回頭看了一眼那隻龐然大物,不知道怎麼委婉拒絕。

  「快,把我掌心的那顆魔豆拿走。這顆是不死魔豆,只有我才能凝成,可以令食者長生不老,死者重生。姑娘應該是已經去世了吧?只要吃下這顆魔豆,便可重新獲得生命。」紅髮男子快速地說道。

  重生?桑玖看著在枯萎的樹葉間的那顆淚滴形狀的紅果,怦然心動。但是她還是不解地問道:「那用不用我拿給你自己吃?這樣你就可以打敗那個壞蛋了啊!」

  紅髮男子聽到她稱那個黑衣男子為壞蛋,忍不住一笑道:「這顆不死魔豆,我自己吃是沒有效用的。況且我中的是毒,已經無藥可救了。」說罷,他見桑玖還在猶豫,不禁急聲催促道:「快點!他已經注意到我釋放了生命樹了!」

  桑玖回頭一看,果然見黑衣男子放棄了和白虎的纏鬥,拖著劍朝他們這個方向走來。一路鮮血淋漓,帶起的凌厲殺氣,讓她都不禁毛骨悚然,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伸手就去摘那顆不死魔豆。

  奇怪,她明明都碰不到東西,為何紅髮男子會讓她拿走魔豆呢?桑玖正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指尖卻已然碰到了那顆魔豆。光是輕輕一碰,那顆淚滴狀的紅色魔豆便掉了下來,滾入她的掌心。

  與此同時,黑衣男子狐狸眼一瞪,竟是因為不死魔豆的關係,看到了桑玖,怒喝道:「你是誰?!」

  「冰冰!帶她快走!」紅髮男子同時運起最後的力量,朝白虎喊道。

  白虎一聲巨吼,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身體增大了一倍,撐破了纏在它身上的藤條,朝桑玖奔來。

  桑玖直接嚇傻了,毫無反應地被白虎頭一頂,在空中翻滾了一圈,輕巧地翻滾到了它的背上。等她再次坐起來時,忍不住朝後面看去,只見在藤條的纏繞中,紅髮男子手心中的那棵龍血樹,就像是電影的慢動作一般,葉子紛紛掉落,猶如龍鱗般的枝幹乾裂傾倒,最終在他的掌心化為一攤塵土。

  死了嗎?桑玖的心中浮起一種莫名的悲哀,但這種悲哀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凡是白虎跑過的地方,都有無數的藤條破土而出,顯然那個黑衣男子也追來了。

  「把那顆魔豆給我,我可以饒你一命!」黑衣男子的聲音冷冷地傳來。

  靠!她早就死了好不好?反正交給他,她也是死了。不過,她若是現在就把這顆紅色魔豆吃了,那麼就算她真的能擁有第二次生命,也馬上會被那個黑衣男子殺掉。桑玖發覺可能是因為她握著這顆魔豆的關係,她現在成為了實體,甚至可以抓著白虎的頸毛,防止自己在顛簸中甩掉。

  白虎的鮮血在奔跑中不斷地湧出來,速度也越來越慢,桑玖光著急,也一點用都沒有。此時橫地里竄出一根藤條,攔腰把她纏了個結實,硬生生地把她從虎背上拽了下來。

  桑玖摔了個眼冒金星,快要暈厥間還看著白虎仍然渾然未覺地朝前跑去,不禁暗罵這隻白虎實在是太笨了。

  「唰——」鋒利的劍刃一下子插在她的臉頰邊,黑衣男子左手用劍撐住身體,冷冷地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他身上也一直在顫抖,臉上的表情幾乎扭曲,顯然他也是強弩之末。

  「我們……我們可以講講條件……」桑玖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三尺青鋒,很沒骨氣地吞了吞口水。雖然她已經死了,但是她還是很怕死的……

  「女人,我答應你,不去殺那隻白虎。這也是他的願望,不是嗎?」黑衣男子邪邪地一笑,認準了桑玖沒有任何危險,所以心情有些放鬆。

  桑玖無言以對,形勢比人強,而且他說的也沒錯。她也沒有其他選擇。桑玖嘆了口氣,心想就算她沒有出現在那裡,黑衣男子恐怕也得到了這顆不死魔豆,所以她現在交出去,也沒改變什麼。

  遲疑了一陣,桑玖抬起左手,把手中的魔豆朝他遞去。

  黑衣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連忙也伸出右手拿過。

  就在黑衣男子的手指尖剛碰到不死魔豆時,早就應該跑遠的白虎突然跳了出來,把他撲倒在地。兩人接觸到的魔豆被旁邊的利劍一下子分為兩半。

  黑衣男子看著手中的半顆魔豆愣在當場,隨即勃然大怒,反手拔起劍朝白虎砍去。

  「快吃了它!」紅髮男子的聲音突然間出現,桑玖急忙朝四周看去,卻毫無發現。

  「快吃了它!」這個聲音不斷重複著,桑玖幾乎是下意識地,把手中剩餘的半顆不死魔豆吃進了口中。

  有點酸澀,像小柿子的味道。

  桑玖這時才回過神,發現面前的人虎大戰,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經結束了。白虎被黑衣男子一劍刺中頸部,眼看就活不了了,而黑衣男子則被白虎一掌擊穿胸腹,已然斃命。

  又剩下,她自己了嗎?

  桑玖愣了愣,急忙反應過來,翻找著黑衣男子手中的另外半顆魔豆,卻發現除了他手心裡的鮮血之外,什麼都沒有。連附近的草地上都沒有。

  難道,這個黑衣男子也把那半顆魔豆吃掉了嗎?

  桑玖來不及多想,她看到不遠處的白虎,正睜著眼睛,痛苦地看著她。

  她走了過去,摸著它的毛髮,輕聲地安慰它。她真是沒用,到頭來,還是沒有救得了它。

  白虎噴著氣,艱難地挪動著大頭湊了過來,伸出舌頭,舔了舔她手心裡殘留的魔豆果汁。

  桑玖靜靜地看著,期望能陪著它度過最後的這段時間。

  突然間,桑玖只覺得自己像是被什麼力量吸走了一般,眼前的畫面一扭曲,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

  在林間的紅髮男子,身上的藤條忽然全部都消失了。他睜開眼睛,從掌心中的樹木灰燼中挑出一顆同樣淚滴狀的藍色果實,顫抖著放入口中。

  「段無殤,沒想到,我會被你逼到如此地步。你只吃了半顆魔豆,只能真正的重新來過,看來我們的勝負,大概又要過上十幾年才能分曉了……」紅髮男子低聲長嘆,最終低不可聞。

  ——————————

  與此同時,桑家的大夫人和四姨太同時誕下新生命。只不過大夫人生下的是桑家老爺盼望已久的男孩兒,而四姨太生的只是桑家微不足道的第九個女兒。

上一篇[高仿]    下一篇 [《吹不散眉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