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據古文獻記載,魚人在春秋時期就已立國於江漢地區。唐·杜佑《迪曲·州郡》載:「夔州(註:今理奉節縣):春秋時為魚國,后屬楚。」

1史籍記載

周成王之際,魚人參加了洛邑盛會.《逸周書·王會》載:「其西,魚復(獻)鐘鼓、鍾牛。「魚復為春秋時庸國(在今房縣、竹山一帶)之魚邑。《左傳·文公十六年》載:」楚師伐庸,禪、(上攸下魚)、魚人逐楚師。」【杜預註:「禪、(上攸下魚) 、魚,庸三邑。魚。魚復縣。」】《巴志》載:「庸人率群蠻叛楚,楚伐庸……秦人、巴人從楚師。群蠻從楚子盟。遂滅庸而分其地。巴得魚國邑。」

2考古發現

發掘結構
從一號墓墓室的布置結構看,兩個槨室並排安置,沒有任何攪亂和相互打破的現象,因此可斷定兩人應是同時下葬的。這座墓可能是一座夫妻合葬墓。但當考古隊員清理到一號墓最邊上時,無意中又發現了一個緊挨著的墓室——「茹家莊二號墓」。從二號墓出土的10件有銘文的青銅器上人們得知:魚伯的正室名井姬,出身於周王室一個重要卿士家族,是當時有名的貴族家庭。這座墓,就是井姬的墓。
從年代上看,它也略晚於一號墓,屬於二次合葬。那麼,一號墓就不是一座夫妻合葬墓。可是,墓中的兒姓女子又到底是什麼身份呢?由於兩個人同時自然死亡是非常罕見的,因此可斷定兒氏屬陪死殉葬。但如果按照先前推斷的兒氏是正室,這種以正室殉葬的制度在當時也是匪夷所思的;如果兒氏是殉奴,那麼在等級森嚴的西周,就是地位高於奴隸的平民也根本不可能享有如此高級別的墓葬規格……因此,兒氏的身份只可能是地位低於井姬,但和魚伯之間有著密切關係的妾。
證明
逐漸清晰的古國脈絡
如果人們根據墓中出土的青銅器銘文能夠認定魚伯和井姬確有其人,那麼,要證明魚國,這個史籍失載的古國確實存在過,只有找到不同時代的魚伯墓葬,才能構建一個王室家族的歷史脈絡。因為,西周社會是一個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的宗族社會形態,一代諸侯不可能獨自存在,其宗族應當有一套完整的承傳體系。於是,就在茹家莊古墓的發掘工作行將結束之際,考古隊員又馬不停蹄地沿著清姜江兩岸,沿著馮家塬的台地,沿著秦嶺北麓一些淺山坡和丘陵地帶開始了勘探和調查。考古隊走遍了數十個西周遺址區。但是,歷時數年的勘察工作未見任何成效,直至1976年10月一個偶然的新發現,才使幾近斷線的考證工作再呈柳暗花明之勢。
1976年10月5日,在距茹家莊3公裡外的竹園溝村,農民在田間勞動時先是發現了土壤中的異物,繼而找到了一個藏有一些形狀怪異器物的洞口。考古隊員聞訊而至。經勘查、發掘后,這裡竟然是一個擁有22座墓葬和2個馬坑的、保存得非常完好的西周時代古墓群。更令盧連成欣喜不已的是,其中一座出土了大量青銅器的古墓(竹園溝四號墓)中的青銅器銘文記載它的主人名叫魚季。這是一座西周早期偏後大約是周昭王時代的墓葬,根據墓葬的形制及出土的青銅禮器、玉器來判斷,這座墓葬與茹家莊一號墓在時代上相互銜接,略早於茹家莊出土的魚伯墓。這樣,在同一地域(當年的魚國疆域)內,魚國王室宗族的墓葬終於開始露頭了。
到了1980年的秋天,由於連降大雨致使寶雞西面紙坊頭村一家農戶的牆壁坍塌,誰知,從塌面內竟然暴露出了一批青銅器。得知這一消息后隨即趕來的盧連成根據西周銅器類型、器型學的原理來判斷,這批青銅器應該成器於周文王晚期到武王統治時期;再從墓葬的形制規範,青銅器器型、花紋、銘文體例及有自稱「魚伯」、「魚伯作器」、「魚伯自作用簋」等銘文內容來判斷,這批青銅器應屬於迄今為止在寶雞地區發現的最早一代魚國國君,他的下葬年代大約在周成王初年。
分析
對此專家們認為:魚國人和周人分屬兩個族源,他們不是同一個民族。
鑒於在魚國墓葬中大量發現有一種地域文化特徵極強的缽形尖底罐,具有早期巴蜀文化的某些特徵,多見於四川新繁、廣漢的早期蜀人遺址,但很少見於典型的周人遺址和墓地,據此,專家對魚國族人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個這樣大致的了解:
魚國人的先人本是生活在秦嶺以南巴蜀地區的一個部族,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他們約於商周交替時翻過秦嶺到了秦嶺北麓,遷移至關中西部現寶雞一帶生息,后被周王室冊封為非姬姓諸侯國。魚國國君為了能在周人的京畿之地立足,雖然採取了聯姻等手段試圖鞏固自己的地位,但還是敗於錯綜複雜的宗族鬥爭,最終難逃國破家亡的厄運。他們的國君,被胡亂地葬進了他生前為自己準備好的墓室,無人陪葬,甚至連棺槨都沒有;而它的下層族人,很可能又再次翻越秦嶺,回到他們祖先的土地去了。
魚國世系
魚伯(文王晚年.武王.成王之際)
魚伯格(成王.康王之際)
魚伯季(康王.昭王之際)
魚伯知(昭王晚年至穆王)
上一篇[扈國]    下一篇 [鄾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