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鮑伯·佛西 -《芝加哥》翻身

  03年最IN的歌舞片《芝加哥》當年在百老匯公演時竟是部"爹爹不疼,姥姥不愛"的賠錢貨?!直到鮑伯佛西 (Bob fosse)慧眼識"大作",為平凡無奇的舞台劇形式注入華麗眩目的舞蹈,輔以濃郁的爵士樂,加上演員穿著極盡曝露的舞衣,令觀眾為之驚艷,徹底讓《芝加哥》鹹魚翻身!也難怪在金球獎頒獎典禮上李察吉爾與芮妮齊薇格要說:"感謝鮑伯佛西,若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一切...."。

  鮑伯佛西堪稱當代音樂劇的傳奇人物,他與百老匯的詞曲雙雄弗列得艾柏 (Fred Ebb)約翰康德 (John Kander)組成票房鐵三角,三人為百老匯劇場創作一波新浪潮,攜手合作的《酒店》(cabaret)及《芝加哥》更賦予音樂劇的新嘗試,一反音樂劇類型中特定的光明愉悅、逃離現實、快樂結局,所以像兩部戲都是以反烏托邦、批判世界、悲劇收尾的結構,《芝加哥》中甚至將故事背景設在監獄中,徹底挖掘人性黑暗面。

  舞台劇闖出名聲的鮑伯佛西於七二年將《酒店》搬上大銀幕,更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等獎項,名利雙收的他流連於燈紅酒綠的溫柔鄉,創作力卻絲毫不受影響,並在當時推出舉世名作音樂劇《芝加哥》,可惜等不及電影的開拍計畫,鮑伯佛西就因心臟病發而辭世。而後《芝加哥》躍上大銀幕的風聲一如《蜘蛛人》,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樓",遲遲不見蹤影。

鮑伯·佛西

《芝加哥》電影版是由米拉麥斯買下版權,當時的男女主角請出歌舞片大將約翰屈伏塔,天後瑪丹娜及歌蒂韓,結果不幸流產,直到弗列得與約翰的另一部舞台作品《蜘蛛女之吻》 (Kiss ofthe Spider Woman)發掘了編舞家勞勃馬歇爾 (Rob Marshall),三人合作加上比爾康頓 (Bill Condon)才正式為鮑伯佛西的招牌劇《芝加哥》換妝,讓這部近三十歲的舞台劇再度變身!只不過比起《酒店》當年獲得奧斯卡十項提名,八項得獎的成績來看,電影版《芝加哥》能否得到一樣的肯定?則是影迷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1996年,《芝加哥》重排版在百老匯首演並取得巨大成功,該版本演出再現了鮑伯·佛西(Bob Fosse)舞蹈精華,從而將這位去世多年的藝術家重新帶回到觀眾的視線。鑒於佛西重新盛行的市場反應,佛西的忠實追隨者,《芝加哥》重排版編舞安·瑞金(Ann Reinking)決定趁熱打鐵,創作一部紀念佛西舞蹈的音樂劇。

  她的創意得到佛西妻子,也是佛西終生最佳排擋格溫·沃登(Gwen Verdon)的支持,在沃登幫助下,她挑選出多個經典佛西舞蹈段落,由導演小理查德·馬特比(Richard Maltby, Jr.)串聯成一部完整的演出《佛西秀》。但是劇中的舞蹈段落並未完全遵循其原版舞台表演的處理,而是以黑色為基調,搭配簡單的舞美設計,黑白為主色的服裝,呈現出一個富有佛西特色的黑色世界。

  經過21場預演后,《佛西秀》在百老匯隆重首演,取得巨大轟動,並奪得多項戲劇大獎。2000年初,《佛西秀》在倫敦西區首演,儘管英國並沒有大量佛西舞蹈的擁護者,演出仍持續了一年。

  2001年8月,百老匯演出落幕之時,PBS電視台將演出完整錄製,並作為《偉大演出》系列節目的一部分面對全國觀眾播出。

2 鮑伯·佛西 -概述

  

  演出介紹 Briefing

  《佛西》是一部紀念佛西舞蹈的演出,沒有貫穿始終的劇情

  曲目 Musical numbers

  (所有歌曲來自鮑伯·佛西曾指導的作品)

  第一幕:生活只是一碗櫻桃(Life is Just a Bowl of Cherries) ,佛西的世界(Fosse's World),再見黑鳥(Bye Bye Blackbird) ,在邊緣(From the Edge) ,打擊樂4號(Percussion 4),揮金如土者(Big Spender) ,緊身的格蘭諾拉套裝(crunchy Granola Suite) ,從此刻起(From This Moment On) ,換場(Transition) ,我想當一個男舞者(I Wanna Be a Dancin' Man)

  第二幕:無鞋喬芭蕾(Shoeless Joe Ballet) ,在黑暗中跳舞(Dancing in the Dark),蒸汽熱(Steam Heat) ,我抓住你了(I gotcha) 富翁之舞)Rich Man's frug) ,換場(Transition),冷手的盧克(Cool Hand Luke) ,我和我的影子(Me and My Shadow) ,現如今/熱身舞(Nowadays/The Hot Rag Tag)

  第三幕:光輝(Glory) ,曼森三重唱(Manson Trio) ,先生好(Mein Herr) ,和我們共翱翔(Take Off with Us) ,金光閃閃(razzle Dazzle) ,誰在難過(Who's Sorry Now) ,需要做些改變(There's Gonna Be Some Changes Made) ,波將格斯先生(Mr. Bojangles) ,生活只是一碗櫻桃重複(Life is Just a Bowl of Cherries Reprise) ,歌唱!歌唱!歌唱(Sing! Sing! Sing!) ,謝幕(Curtain Call)

  影響 Impact

  1999年百老匯首演版榮獲

  1999年托尼獎(Tony Award)最佳音樂劇,最佳燈光設計,最佳配器獎。兩項最佳音樂劇男配角,最佳音樂劇女主角,最佳服裝設計,最佳音樂劇導演提名。

  1999年戲劇桌獎(Drama Desk Award)傑出紀念音樂劇獎,傑出音樂劇女配角,傑出音樂劇導演提名。

  2000年倫敦西區首演版榮獲

  2000年勞倫斯·奧利弗獎(Laurence Olivier Award)最佳音樂劇獎

  評論

  


  「《佛西秀》是一部完全沒有故事,沒有時間順序的舞蹈集合,主要展現了富有佛西特色的標誌,那些古怪但充滿魅力的舞蹈動作和黑色禮服,白色手套。」

  ——本·布蘭特利(Ben Brantley)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1999年1月5日

上一篇[凝結水]    下一篇 [金蘭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