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鳳凰台上憶吹簫

標籤: 暫無標籤

《鳳凰台上憶吹簫》這個詞牌最早見於晁補之詞,最著名的作品是李清照的《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

1簡介

《鳳凰台上憶吹簫》,詞牌名。分別有以下四部
1.【宋】李清照《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
2.【宋】晁補之《鳳凰台上憶吹簫·千里相思》
3.【清】賀雙卿《鳳凰台上憶吹簫·寸寸微雲》
4.【清】納蘭容若《鳳凰台上憶吹簫·荔粉初裝》
出自《詞譜》卷二十五引《列仙傳拾遺》:「蕭史善吹簫,作鸞鳳之響。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簫,公以妻之,遂教弄玉作鳳鳴。居十數年,鳳凰來止。公為作鳳台,夫婦止其上。數年,弄玉乘鳳,蕭史乘龍去。」宋詞始見於《晁氏琴趣外篇》。通常以《漱玉詞》為標準。雙調九十五字,前片十句四平韻,后片九句五平韻。
現今又有《鳳凰台上憶吹簫》小說,作者抽象君。

2詞牌來歷

鳳凰台是潮州八景之一,是遊人徘徊難離的名勝。《鳳凰台上憶吹簫》詞牌取傳說中蕭史與弄玉吹簫引鳳故事為名。相傳戰國時期,秦穆公有個小女兒,因自幼愛玉,故名弄玉。弄玉不僅姿容絕代、聰慧超群,於音律上更是精通。她尤其擅長吹笙,技藝精湛國內無人能出其右。弄玉及笄后,穆公要為其婚配,無奈公主堅持若不是懂音律、善吹笙的高手,寧可不嫁。穆公珍愛女兒,只得依從她。一夜,弄玉一邊賞月一邊在月光下吹笙,卻於依稀彷彿間聞聽有仙樂隱隱與自己玉笙相和,一連幾夜都是如此。弄玉把此事稟明了父王,穆公於是派孟明按公主所說的方向尋找,一直尋到華山,才聽見樵夫們說:「有個青年隱士,名叫蕭史,在華山中峰明星崖隱居。這位青年人喜歡吹簫,簫聲可以傳出幾百里。」孟明來到明星崖,找到了蕭史,把他帶回秦宮
吹簫引鳳,乘龍而去,白日升天,後世歷代文人墨客紛紛歌誦這段歷史,「鳳凰台上憶吹簫」也由此而來,表達了人們對這對神仙眷侶的懷念和祝福

3詞牌格律

定格】對照詞:《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韻)。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平平(韻),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韻)。
休休, 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韻)。
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
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韻)。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韻)。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此格為此詞正體。 上片首二句各四字,不用韻,第三句六字,起平韻,第四五句十一字為四字對句上加三字逗。前結三字一句、四字兩句。下片換頭六字不用韻。第四五句同上片四五句,后結三字一句、六字一句。
(說明:詞牌格律與對照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對照詞使用斜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鳳凰台上憶吹簫 雙調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平韻,後段九句四平韻 晁補之
千里相思句況無百里句何妨暮往朝還韻又正是讀梅初淡佇句鶯未綿蠻韻陌上相逢緩轡句風細細讀⊙●○○ ◎○◎● ⊙○◎●○○ ◎●● ○○●● ⊙●○○ ◎◎⊙○◎● ⊙◎◎雲日斑斑韻新晴好句得意未妨句行盡青山韻 應攜後房小妓句來為我句盈盈對舞花間韻便拌⊙●○○ ⊙○● ◎◎●⊙ ⊙●○○ ○⊙◎○◎● ○◎● ⊙○◎●○○ ●⊙卻讀松醪翠滿句蜜炬紅殘韻誰信輕鞍射虎句清世里讀曾有人閑韻都休說句簾外夜久春寒韻● ○○●● ◎●○○ ⊙●⊙○◎● ⊙◎◎ ⊙●○○ ⊙○● ⊙◎●●○○
·  此調以晁詞為正體,若曹詞以下,或添聲、或減字,皆變體也。 此詞前後段第四句,皆上三下四七字,前結三字一句、四字兩句,后結三字一句、六字一句,權無染、侯寘、張炎、彭履道詞,俱如此填。 按,張詞,前段第四句「猶記得、琵琶半面」,猶字平聲;權詞,後段第一句「應是飛瓊弄玉」,飛字平聲;侯詞,第二、三句「湘裙窄,一鉤龍麝隨鞍」,一字仄聲,龍字平聲;彭詞,第八、九句「石城曉,數聲又遞寒砧」,石字仄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余參下詞。惟張台卿詞,起二句平仄全異,故不校注。
又一體 雙調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平韻,後段十句五平韻 曹 勛
碧玉煙塘句絳羅艷卉句朱清炎馭昇陽韻正應運讀真人誕節句寶緒靈光韻海宇均頒湛露句環佩拱讀●●○○ ●○●● ○○○●○○ ●●● ○○●● ●●○○ ●●○○●● ○●●北極稱觴韻歡聲浹句三十六宮句齊奉披香韻 芬芳韻寶熏如靄句仙仗捧讀椒扉秀繞嬪嬙韻上萬●●○○ ○○● ○●●○ ○●○○ ○○ ●○○● ○●● ○○●●○○ ●●壽讀雙鬟妙舞句一部絲簧韻花滿蓬萊殿里句光照坐讀尊俎生涼韻南山祝句常對化日舒長韻● ○○●● ●●○○ ○●○○●● ○●● ○●○○ ○○● ○●●●○○
·  此詞句讀悉同晁詞,惟換頭句藏短韻異。
又一體 雙調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平韻,後段九句四平韻 張台卿
長天霞散句遠浦潮平句危闌注目江皋韻長記年年榮遇句同是今朝韻金鑾兩回命相句對清光讀頻許○○○● ●●○○ ○○●●○○ ○●○○○● ○●○○ ○○●○●● ●○○ ○●揮毫韻雍容久句正茶杯初賜句香袖時飄韻 歸去玉堂深夜句泥封罷句金蓮一寸才燒韻帝語丁寧○○ ○○● ●○○○● ○●○○ ○●●○○● ○○● ○○●●○○ ●●○○曾被句華袞親褒韻如今漫勞夢想句嘆塵跡讀杳隔仙鰲韻無聊意句強當歌對酒怎消韻○● ○●○○ ○○●○●● ●○● ●●○○ ○○● ●○○●●●○
·  此與晁詞同,惟前後段第四句各減一字,第九句各添一字異。 此詞前段起二句第二字,平仄與各家異,若起句作第二句,便與晁詞同,恐有傳寫之訛,故不匯校入圖。
又一體 雙調九十六字,前段十句四平韻,後段九句四平韻 吳元可
更不成愁句何曾是醉句豆花雨後輕陰韻似此心情自可句多了閑吟韻秋在西樓西畔句秋較淺讀不似●●○○ ○○●● ●○●●○○ ●●○○●● ○●○○ ○●○○○● ○●● ●●情深韻夜來月句為誰瘦小句塵鏡羞臨韻 彈箏舊家伴侶句記雁啼秋水句下指成音韻聽未穩讀當○○ ●○● ●○●● ○●○○ ○○●○●● ●●○○● ●●○○ ●●● ○時自誤句又況如今韻那是柔腸易斷句人間事讀獨此難禁韻雕籠近句數聲別似春禽韻○●● ●●○○ ●●○○●● ○○● ●●○○ ○○● ●○●●○○
·  此亦與晁詞同,惟前段第四句減一字異。
又一體 雙調九十五字,前段十句四平韻,後段十一句五平韻 李清照
香冷金猊句被翻紅浪句起來慵自梳頭韻任寶奩塵滿句日上簾鉤韻生怕離懷別苦句多少事讀欲說還○●○○ ●○○● ●○○●○○ ●●○○● ●●○○ ○●○○●● ○●● ●●○休韻新來瘦句非干病酒句不是悲秋韻 休休韻這回去也句千萬遍陽關句也則難留韻念武陵人○ ○○● ○○●● ●●○○ ○○ ●○●● ○●●○○ ●●○○ ●●○○遠句煙鎖秦樓韻惟有樓前流水句應念我讀終日凝眸韻凝眸處句從今又添句一段新愁韻● ○●○○ ○●○○○● ○●● ○●○○ ○○● ○○●○ ●●○○
·  此與晁詞同,惟前後段第四句各減二字,換頭句藏短韻,後段結句添二字、作四字兩句異。 按,趙文「白玉搓成」詞,前後段第四、五句「羨司花神女,有此清閑」、「怪天上冰輪,移下塵寰」,換頭句「憑闌,幾回澹月」,后結三句「聊寄與,詩人案頭,冰雪相看」,正與此同。
又一體 雙調九十五字,前後段各十句,四平韻 張 翥
琪樹鏘鳴句春冰碎落句玉盤珠瀉還停韻漸一絲風裊句照颺青冥韻疑把紅牙趁節句想有人讀記豆銀○●○○ ○○●● ●○○●○○ ●●○○● ●●○○ ○●○○●● ●●○ ●●○屏韻何須教句琵琶漢女句錦瑟湘靈韻 追思舊時勝賞句醉幾度西湖句山館池亭韻慣倚歌花月句○ ○○● ○○●● ●●○○ ○○●○●● ●●●○○ ○●○○ ●●○○●按舞娉婷韻歲晚相逢客里句且一尊讀同慰漂零韻君休惜句吳音朔調句盡與吹聽韻●●○○ ●●○○●● ●●○ ○●○○ ○○● ○○●● ●●○○
·  此與李詞同,惟換頭句不藏短韻異。

4典範詞作

作者: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作者:晁補之
千里相思,況無百里,何妨暮往朝還。又正是、梅初淡佇,禽未綿蠻。陌上相逢緩轡,風細細、雲日斑斑。新晴好、得意未妨,行盡青山。
應攜後房小妓,來為我,盈盈對舞花間。便拼了、松醪翠滿,蜜炬紅殘。誰信輕鞍射虎,清世里、曾有人閑。都休說,簾外夜久春寒。
作者:賀雙卿
寸寸微雲,絲絲殘照,有無明滅難消。正斷魂魂斷,閃閃搖搖。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隱隱迢迢。從今後,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遙。問天不應,看小小雙卿,裊裊無聊。更見誰誰見,誰痛花嬌?誰望歡歡喜喜,偷素粉,寫寫描描?誰還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作者:納蘭容若
荔粉初裝,桃符欲換,懷人擬賦然脂。喜螺江雙鯉,忽展新詞。稠疊頻年離恨,匆匆里、一紙難題。分明見、臨緘重發,欲寄遲遲。
心知。梅花佳句,待粉郎香令,再結相思。記畫屏今夕,曾共題詩。獨客料應無睡,慈恩夢、那值微之。重來日,梧桐夜雨,卻話秋池。

5宋朝詩人

李清照 鳳凰台上憶吹簫
鳳凰台上憶吹簫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
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
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這首詞概作於詞人婚後不久,趙明誠離家遠遊之際,寫出了她對丈夫的深情思念。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為對偶給人以冷漠凄清的感覺。金猊,指狻猊(獅子)形銅香爐。「被翻紅浪」,語本柳永《鳳棲梧》:「鴛鴦綉被翻紅浪。」說的是錦被胡亂地攤床上,晨曦的映照下,波紋起伏,恍似捲起層層紅色的波浪。金爐香冷,反映了詞人特定心情下的感受;錦被亂陳,是她無心摺疊所致。「起來慵自梳頭」,則全寫人物的情緒和神態。這三句工煉沉穩,舒徐的音節中寄寓著作者低沉掩抑的情緒。到了「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則又微微振起,恰到好處地反映了詞人情緒流程中的波瀾。然而她內心深處的離愁還未顯露,給人的印象只是慵怠或嬌慵。慵者,懶也。爐中香消煙冷,無心再焚,一慵也;床上錦被亂陳,無心摺疊,二慵也;髻鬟蓬鬆,無心梳理,三慵也;寶鏡塵滿,無心拂拭,四慵也;而日上三竿,猶然未覺光陰催人,五慵也。慵而一「任」,則其慵態已達極點。詞人為何大寫「慵」字,目的仍寫愁。這個「慵」字是「詞眼」,使讀者從人物的慵態中感到她內心深處有個愁。
「生怕離懷別苦」,開始切題,可是緊接著,作者又一筆宕開,「多少事,欲說還休」,萬種愁情,一腔哀怨,本待丈夫面前盡情傾吐,可是話到嘴邊,又吞咽下去。詞情又多了一層波折,愁苦又加重了一層。因為許多令人不快的事兒,告訴丈夫只有給他帶來煩惱。因此她寧可把痛苦埋藏心底,自己折磨自己,也不願丈夫面前表露,真可謂用心良苦,痴情一片,難怪她會「慵怠無力」而復「容顏消瘦」了。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她先從人生的廣義概括致瘦的原因:有人是因「日日花前常病酒,有人是因」萬里悲秋常作客,而自己卻是因為傷離惜別這種不足與旁人道的緣由。
從「悲秋」到「休休」,是大幅度的跳躍。詞人一下子從別前跳到別後,略去話別的纏綿和餞行的傷感,筆法極為精鍊。「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多麼深情的語言!《陽關》,即《陽關曲》。離歌唱了千千遍,終是難留,惜別之情,躍然紙上。「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把雙方別後相思的感情作了極其精確的概括。武陵人,用劉晨、阮肇典故,借指心愛之人。秦樓,一稱鳳樓、鳳台。相傳春秋時有個蕭史,善吹簫,作鳳鳴,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築鳳台以居,一夕吹簫引鳳,夫婦乘鳳而去。
李清照化此典,既寫她對丈夫趙明誠的思念,也寫趙明誠對其妝樓的凝望,豐富而又深刻。同時后一個典故,還暗合調名,照應題意。
下片後半段用頂真格,使各句之間銜接緊湊,而語言節奏也相應地加快,感情的激烈程度也隨之增強,使詞中所寫的「離懷別苦」達到了高潮。「惟有樓前流水」句中的「樓前」,是銜接上句的「秦樓」,「凝眸處」是緊接上句的「凝眸」。把它們連起來吟誦,便有一種自然的旋律推動吟誦的速度,而哀音促節便不知不覺中搏動人們的心弦。古代寫倚樓懷人的不乏佳作,卻沒有如李清照寫得這樣痴情的。她心中的「武陵人」越去越遠了,人影消失迷濛的霧靄之中,她一個人被留「秦樓」,獃獃地倚樓凝望。她那盼望的心情,無可與語;她那凝望的眼神,無人理解。
唯有樓前流水,映出她終日倚樓的身影,印下她鍾情凝望的眼神。流水無知無情,怎會記住她終日凝眸的情態,這真是痴人痴語啊。詞筆至此,主題似已完成了,而結尾三句又使情思蕩漾無邊,留有不鋸味。
凝眸處,怎麼會又添一段新愁呢?自從得知趙明誠出遊的消息,她就產生了「新愁」,此為一段;明誠走後,洞房空設,佳人獨坐,此又是「新愁」一段。從今而後,山高路遠,枉自凝眸,其愁將與日俱增,愈發無從排遣了。
這首詞雖用了兩個典故,但總體上未脫清照「以淺俗之語,發清新之思」的格調。層層深入地渲染了離愁別念,以「慵」點染,「瘦」形容,「念」深化,「痴」烘托,逐步寫出不斷加深的離愁別苦,感人至深。

6清朝詩人

納蘭性德鳳凰台上憶吹簫
箋注
荔粉:舊時風俗,以粉做荔枝,以迎新年。
桃符古代掛在大門上的兩塊木板,上畫神荼、鬱壘二神以壓邪。
然脂:點燃火炬、燈燭等。
螺江:螺女江,在福建省福州市西北。
雙鯉:代指書信。
稠疊:稠密層疊,形容相思深重。
頻年:連年、多年。
臨緘重發:信寫好了,要寄出了,又拆開來。
慈恩:慈恩寺之省稱。
微之:元稹,字微之。此處借指顧梁汾。
上一篇[瑤台聚八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