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鴆酒毒是一種病的名稱,通常是指飲毒酒所至中毒者的總稱。鴆是一種毒鳥,通常加入了鴆毛或鴆糞的酒是致人於死地的劇毒酒,引申到後來,就成了酒中毒者的代名詞。

1 鴆酒毒 -鴆鳥

  鴆:脖子上有一圈發亮羽毛的大鳥,鴆鳥眼裡充滿著血紅的顏色,鴆鳥只能生活在有古木有蛇蠍的山林里,它喜歡築巢於高數丈的毒粟子樹上,鴆鳥築巢的毒粟子樹下數十步內寸草不長,因為鴆的羽屑及污垢落下來足以使許多作物枯死,唯有毒粟子樹不怕鴆毒,毒粟子人畜吃了要死,而鴆鳥卻視為美餐。鴆鳥棲居的樹叢周圍的石頭上都有暗黑的斑點和細微的裂痕,這是鴆鳥類的糞便落在石頭上的緣故。鴆鳥除了吃毒粟子,也啄食毒蛇,有鴆的山林必有毒蛇,這也是鴆鳥類生存的條件之一。所以進到有鴆鳥的深山找鴆鳥,對熟知鴆習性的人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難的是人進入鴆鳥的領域也像其它鳥獸一樣,凶多吉少,常常是有去無回。

2 鴆酒毒 -鴆與鳩

  出於象形文字的誤會,很多人往往把鴆鳥與鳩鳥混為一談。後者是鳩鴿科的鳥的泛稱。古時說有五種鳩:祝鳩、鳲鳩、爽鳩、雎鳩、鶻鳩。從分類上看,祝鳩和鶻鳩是鳩類,鳲是攀禽類的布穀,爽鳩是鷹類,雎鳩是鶚類。

3 鴆酒毒 -衍生辭彙

  這個混雜的種屬很容易孕生一些險惡的辭彙,例如:鳩鴆(喻指專門誣陷好人的人)、鳩奪鵲巢(鳩性拙,不善築巢)等等,在這樣的不良暗示下,把兩者混為一屬,似乎又情有可原。

4 鴆酒毒 -《離騷》中的鴆鳥

  由於屈原的作品里出現了鴆鳥,有人認為《離騷》中「吾令鴆為媒兮,鴆告余以不好;雄鴆之鳴逝兮,余猶惡其佻巧」是說屈原看見有女戎國的美女,便托鴆鳥為媒,鴆鳥不肯並且遠離了他。接著他又想托雄鴆為媒,但卻「心猶豫狐疑」。其實這個解釋有些一相情願。鴆鳥並不能成為媒鳥,李商隱詩「青雀如何鴆鳥媒」顯然是繼承了屈原的用意,不過想想也對,連鴆鳥也可以托之為媒,就可以推測相思之毒已是深入骨髓了。有學者研究考證,「余令鴆為媒兮」除了表達屈原的思想外,還反映了古代捕鳥的一種方法,即以鳥引鳥捕之。《六臣注文選》晉·潘安仁《射雉賦》注云:「媒者,少養雉子,長而狎人,能招引野雉。」至今在長江三峽地區,仍有人沿用養活鳥以為媒招引野鳥來捕之的古老捕鳥方法。

5 鴆酒毒 -鴆鳥是否存在

  可以肯定地說,古時確有鴆鳥存在,它的身世和功用我傾向與這樣一種判斷:此鳥主要是來自於險惡宮闕的淵藪,並推進陰謀理論的執行。它飛行的身影總是晃動在宮廷的天幕上,它是既行使著「天罰權力」的地下判官,又是被黑暗權力寵幸的鳥兒。因而,它出沒於平民的注意力之外是毫不奇怪的。鴆鳥肯定不是生活在神話的古風中,它偶爾也從文化的腐質物里發出古怪、凄厲的鳴叫。由於它出沒於人口稠密、風化奢靡的江南一帶,當地人也稱它為同力鳥,雄鳥叫運日,雌鳥叫陰諧,雙飛雙宿,儼然是連環殺手。作為頂級的劇毒鳥,黑身赤目,羽毛紫綠色,它的身軀像一塊黑炭在空中飛舞,尖而長的嘴喙猶如火蜈蚣一般在空氣里燃燒,連留下的氣息也令人窒息。
  如果近距離觀察,鴆鳥前半身像鷹後半身像孔雀,足有三趾,走路或者嘴喙都會發出「邦邦」的執拗聲音,聲音陰騭而幽深,如年邁的守夜人敲著羊皮鼓,它震落的露水偶爾滴落在皮面上,讓聲音蒙羞。這種鳥深居簡出,如若外出必有怪事發生。雌鴆陰諧一叫,肯定是幾天的連綿淫雨;而運日長鳴的話,往往是連續的大旱,均預示了死亡帷幕的開啟。鴆鳥並不是饕餮之徒,所以它也不會隨意攻擊蛇類。它捕食的時候有一種巨大的威儀,類似於「虎行似病,鷹立如睡」的姿勢,好像是不期然地從毒蛇的巢穴前經過,它以一種神秘的舞蹈步伐來顯示自己的君臨。這種步伐叫「禹步」,富有彈性,充滿憂鬱和感應,好像是按照冥念中的指示在亦步亦趨。人們極其忌諱見到這種罕見的鳥步,《爾雅翼》卷十六記載說:「……昔有人入山、見其步法,歸向其妻索之,婦正織而機翻」。可見此鳥毒惡之甚。鴆鳥宛如硫酸的祖先,所到之處,樹木枯死,石頭崩裂,毒蛇立即癱軟,鴆鳥這才上前從容進食。

6 鴆酒毒 -鴆毒的起源

  鴆鳥在水中洗浴,其水即有毒,人若誤飲,將中毒而死。自有此傳說后,人們因懼怕中毒而不敢輕易飲用山林之水。《朝野僉載》也記載說,「冶葛食之立死。有冶葛處,即有白藤花,能解冶葛毒。鴆鳥食水之處,即有犀牛,犀牛不濯角其水,物食之必死。為鴆食蛇之故。」翻譯過來的意思是,野葛吃了就得死。生長野葛的地方,就長有白藤花,它能解野葛的毒。鴆鳥飲水的地方,就有犀牛,犀牛不洗角的地方,生物喝了這水一定得死。因為鴆鳥吃蛇的緣故。而李時珍在《本草綱目》里基本沿襲了這個說法,強調了一物剋一物的仁義思想。但總體上說,鴆鳥是克不住的。因為它儼然已經成為權力和復仇的使者。它必須持續飛舞在激烈的慾望風浪里,使命一當傳達,就不可能停止,逢人殺人,逢鬼殺鬼。

7 鴆酒毒 -鴆酒

  鴆鳥最可怕的地方自然是它的羽毛。鴆酒,也叫酖酒,早在《左傳》中就已提到。用鴆鳥的羽毛劃過酒,酒即含有劇毒,就是鴆酒,飲之令人立即斃命。鴆毒毫無顏色和異味,毒性卻能夠盡數溶解於酒。當然這只是個被誇大了的傳說,事實上有許多毒酒並不是僅僅用鴆的羽毛劃過的,而是在酒中同時摻入了某種毒物(例如烏頭、毒箭木、毒芹汁等等),不過人們習慣上也都叫它鴆酒。
  但是鴆酒不是可以隨意配置的,這需要技術精湛的醫士出面,從而分化為一個陰鷙的職業,叫「鴆者」。這些製造毒藥的天才在犀牛角、獸皮的保護下,也是顫顫巍巍地接近尤物,稍有不慎,即會引火燒身。古籍上有很多關於以鴆酒賜死和飲鴆酒自殺的記載,「懼鴆忍渴」、「飲鴆止渴」就源於此。在酒中滲入某些有毒的物質製成的毒酒,歷來被人們作為殺人的利器。古代的一些史籍如《史記》、《漢書》中,都有這方面的記載。《南唐書·申漸高傳》中說:南唐皇帝李升顧慮大臣周本威望太高,難以控制,想誅殺之。有一次,李升倒了一杯「鴆酒」賜給周本。周本察覺了皇上的意圖,用御杯分出一半酒說:奉給皇上,以表明君臣一心。李升當即色變,不知如何是好。這時,為帝王演戲奏樂的優人申漸高見此情景,一邊跳舞一邊走了上來,接過周本的酒說:請皇上把它賜給我吧。說畢,一飲而盡,將杯揣在懷中走了。李升立即暗遣人帶著解藥去給申漸高,未等葯到,申漸高已經「腦裂」而死。原文雖未說明腦裂的詳情,但聽起來足以令人毛骨悚然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