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鴉取真弘是高中三年級,18歲。具有操縱風的能力。有著自大,不服輸的性格,總是永往直前,樂觀,很在意自己個子矮,因此經常和比自己高的拓磨鬧起來。但出人意料,還有關照後輩的一面。

1 鴉取真弘 -動漫人物

  鴉取 真弘(あとり まひろ)
  Atori Mahiro
  備註:遊戲、動畫《緋色的欠片》系列的男主角之一
  聲優:岡野浩介、東條加那子(幼年)
  性別:男
  年齡:18歲(第1期)、19歲(《蒼黑之楔》)
  生日:8月17日 
  星座:獅子座 
  血型:B型
  身高:157cm
  體重:54kg
  職位:守護者 
  出身:季封村 
  武器:真空之劍 
  攻擊方式:近身肉搏,速度敏捷,可以飛行(妖化后)
  愛好:美國,摩托車,水晶小子
  喜歡的食物:炒麵麵包
  喜歡的人:春日 珠紀
  摯友:狐邑 佑一
  擅長:近身戰,射擊,照顧後輩
  不擅長:學習,料理,應付女孩子
  祖先:虛空之神—八咫鳥
  願望:一夜長高20cm
  稱呼:真弘前輩(珠紀與拓磨),烏鴉(茲拜),本大爺(自稱)
  性格:強氣傲嬌,害羞,男子漢,笨蛋,可靠,自大,傲慢
  慣用手:左手

2 鴉取真弘 -角色簡介

  鴉取家「守護者」的繼承人,與拓磨、卓、佑一、遼等人一起被稱為守護五家,因奉命守護身為玉依姬的春日珠紀而待在其身邊。真弘是千年前的「八咫鳥」的後裔,體內流著神明之血,因此有著非人的力量與任意操控風的能力。
  在本傳中為高中三年級,18歲,是珠紀他們的前輩。極其討厭別人說他矮,每當聽到必定會暴跳如雷。初次見面的時候,珠紀把比自己還矮3厘米的真弘看成了小學生或者初中生,踩進了真弘的雷區。因為自己的身高自初中以後就沒有成長過,所以對個子矮一事一直感到自卑。
  喜歡一部叫《水晶小子》的低齡動畫,並堅持把這個名字套用在珠紀的靈狐上,讓珠紀十分困擾。非常愛吃炒麵麵包,幾乎百吃不厭,並認為炒麵麵包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對火鍋也有著相當的研究,不過自己做出的料理則被大蛇稱之為「殺人料理」,曾經讓守護者全員倒地不起長達一天,然而他自己卻渾然沒有那種自覺。
  意外地有著非常鎮定的一面。雖然在某些方面有些幼稚和孩子氣,但在危急關頭卻十分的冷靜,照顧後輩起來也十分可靠。脾氣很大,沒有耐性,每次生氣都會無端打拓磨來出氣,不過每次都被拓磨一臉無奈地接下來。平日里總是把「笨蛋」掛在嘴邊,很容易臉紅,害羞起來就會結巴。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真弘,其實內心是相當細膩溫柔的。經常在背地裡照顧珠紀,在暗處擔心她,可是一旦被發現就會以怒遮羞地掩蓋過去。對珠紀的感情十分明顯,曾在拓磨線間接向珠紀表白,而且在其他線也經常能看到他為了珠紀橫吃飛醋。
 總是口不對心而且嘴巴很壞,即便內心被觸動也絕對不肯將真實的想法流於臉面。從故事一開始就經常拿珠紀跟其他女性相比並藉以打擊,但實際上從初次見面的時候就覺得珠紀很可愛。因為時常講一些諷刺珠紀的玩笑而受到「乙女的鐵拳」之制裁,成為了本作唯一一個被女主角毆過打的男性。如果說拓磨與珠紀是比較青澀的戀情,那麼真弘與珠紀就是一對歡喜冤家,典型的笨蛋情侶,幾乎無時不刻不在拌嘴。
  完全不擅長應付女孩子,跟同樣是性格彆扭而且體格很小的艾莉亞相性非常差,每次見面都會都一定會演變成吵架。有著「絕對不打女人」的信條,而且意外地很有紳士風度,是個「女性至上主義者」。
  真弘喜歡美女,因此非常尊重金髮碧眼的菲歐娜老師,會在她面前恭恭敬敬地使用敬語。雖然這種行為被珠紀當成好色,但真弘只是羨慕老師的溫柔,好色也只有掛在嘴邊的程度,實際上非常純情。
  高中畢業后的真弘因為高考落榜而留在了村子里,和珠紀他們一起參加下一屆的高考。可是據佑一的透露,他並不是沒有考上大學,而是甘願為了陪在珠紀身邊而不肯去就讀,希望兩人能以同級生的身份一起考上。由於背地裡的努力,真弘的成績已經很好了,可是因為放心不下後輩們所以沒有去大學報到。他希望能一直守護在村子里,等待後輩們能夠真正幸福地生活之後再來考慮自己的事情。
  真弘就是這樣的人,平時吵吵嚷嚷的讓人完全不知道誰才是前輩,但是到了關鍵的時候總是會變得這麼細心和溫柔,成熟地考慮很多大家都不會去考慮的事,默默的擔負大家都不知道的重責。
  從小就和佑一的關係非常好,是知心知彼的摯友。真弘只有在佑一面前會摘下堅強的面具,露出自己軟弱的一面。佑一是唯一看透真弘痛苦的人,真弘也是唯一理解佑一孤獨的人。在真弘因為戰鬥的慘敗而陷入悲觀的時候,也是佑一來鼓勵珠紀主動跨越和真弘之間的那條線。在Fan Disk與《蒼黑之楔》中能夠得知真弘會拿佑一練習對珠紀的告白,背地裡會和佑一一起學習,考上大學了卻沒有去報到的事情也只告訴了佑一。
  覺醒狀態的真弘是一個手持真空之劍、擁有黑色翅膀的風之騎士。他的身體上浮現出紋身,耳朵、背後皆有黑色羽翼,就像一個黑翼天使。真弘線結局

  最終之戰中,連婆婆也不得不對於全面覺醒保護珠紀的真弘所擁有的力量折服,而放手讓這兩人去開拓自己的未來,此時珠紀被敵人死神帶走,追尋而去的真弘,從天而降的景象不像英雄現臨,反而像電影中的惡役角色登場,但是這個像惡役角色的男孩,卻是用著全心的力量保護著最重要的女孩,而在兩人的力量全面覺醒后,選擇的不是封印,而是破壞鬼斬丸。
  在一切回歸平靜之後,珠紀再一次回到了季封村,說好要前來接她的前輩卻不見人影。一邊猜想著他大概又找了個樹陰等著等著睡著了,一邊向森林走去的珠紀,在森林裡發現了她要找尋的人。紫發的少年悠閑的張著嘴巴舒服的睡著,那樣與世無爭,那樣單純無邪。然後他緩緩睜開了眼睛,對站在自己面前少女的存在絲毫不感到吃驚,只是微微勾起了嘴角。
  「——歡迎回來。悲戀結局

  在鬼斬丸被徹底解放后,珠紀和真弘已經無法破壞掉它了。在沒有辦法之下,如同每一代所做的那樣,需要使用真弘的生命來實現封印。但在真弘準備好消失時,珠紀衝進了結界與他一起赴死。明白已經來不及讓珠紀逃離后,真弘帶著悲傷又溫柔的微笑對珠紀做了最後的告白。
  村子再度恢復了和平。珠紀外婆在一個人時為犧牲性命挽救了所有人的珠紀和真弘流下了眼淚,祝願他們來生能得到幸福。

3 鴉取真弘 -人物評價

  從個性來講,真弘是那種驕傲自負的人,但多少帶著調侃和誇張有點自嘲的意味。稱呼自己為「古今獨步最上無二常勝無敗國士無雙的鴉取真弘前輩大人」。性格好強且不服輸。平日里既開朗又樂觀進取,自信滿滿的寫在臉上,總是大大咧咧地鼓勵大家並永往直前。雖然真弘和拓磨都屬於熱血型,但兩人從本質上講還是完全不同的。比起拓磨那種由心而發的自信和衝動,真弘更像是為了安撫其他同伴裝出來的熱情。所以在獨自承擔責任的背後,也有一顆寂寞和害怕孤獨的心。
  雖然乍看之下粗暴無腦,但其實十分有心,很多時候為了照顧局面會主動擔當搞笑角色,一邊說著開玩笑的話一邊故意被大家耍來耍去。這樣一來很受大家歡迎的他,反而是比佑一更好相處和嬉戲的前輩了。不過熱情開朗的背後有著另一面的真弘,也有著極度自卑和難以捉摸的色彩。總是笑臉迎人,也打算安安靜靜地結束自己的生命,直到為了別人的性命不受傷害,才會做出抗爭。因為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一旦有這種跡象,就會馬上在自己和對方的中間拉上一條線。
  因為祖先「八咫鳥」的過往,真弘一直背負著很深的罪。千年前的狐妖跟蛇妖都戰死了,但鴉因為想保住生命而生存下來,但他為此感到慚愧,因而向玉依姬許下諾言,自願成為當封印減弱時最有效的贅。千年來,八咫鳥一直守護著這個約定,鴉取家也因此一直受搏於這個契約。
  體內流著「八咫鳥」之血的真弘自幼時起便被告知,封印被破壞時,如若必要,他以後必須為了封印鬼斬丸而成為活供品。若非如此,不僅其餘的夥伴會死,乃至整個世界都將步入終結。他是註定著成為祭品而生的存在,這是他出生時便已經決定好了的事情,無論再怎麽樣反抗,只有他的犧牲是他無法改變的命運,也因此,早已對生存和未來不抱希望。在所有的未來里,都預示了他的「死」。
  「犧牲一人來拯救世界」。真弘肩負著這樣的命運,抱持著"自我犧牲來拯救他人,就像救世主一樣"的達觀念想,澹然走過18年的光陰。他的體內流淌著烏鴉天狗的血統,隸屬於半妖,擁有與生俱來的御風之力,卻絕非神明。他也有著如普通人一般的夢想,也曾試圖反抗已被規劃完畢的命運。他害怕死亡,想拚命逃離村莊,然而村裡的人竟然傾巢出動把他抓了回來。在被大人們以同伴的生命相威脅之後,他也漸漸接受了自己悲哀的宿命。真弘收斂了所有的不屈,摒棄了對世界的頑抗,如同拋棄舊日的自我一般,埋葬了夢想。力量是真弘的保護色,因為對真弘而言,一旦他失去了力量,無法守住封印時,接下來,他所要面對的就是死亡的命運。他的猖狂和開朗的態度就像在掩飾這一切的面具一樣。明明已經放棄希望,決定捨棄自己的性命,卻又還是掙扎著,想要活下去。那些在常人而言,伸手可及的東西,在於真弘,都被不可輕易違抗的宿命撕毀,湮滅了成長的可能。
  一切似乎都已無可挽回,直到他遇見了春日珠紀。本來孤獨死去也無所謂的真弘,在珠紀的鼓勵下,終究決定再度反抗自己的命運。原本通往悲劇的命途出現了轉折。

4 鴉取真弘 -名台詞

  「吵死了,笨蛋!」
  「……不準對我的、女人、出手!」
  「和鬼斬丸扯上關係的人,全部都是捨棄了些什麽而活著的。」
  「想要對這傢伙出手的混賬給我出來!不管有幾隻我都奉陪!」
  「我也想要活下去,想和你在一起,從今以後一直…」
  「你的悲傷、千年的悲劇,我全部都會為你破壞掉。即使有危險,我也一定會保護好你。所以,珠紀,跟我一起來。」
  「不知何時的夜晚。你為了保護我們而正面對抗邏格斯的那個夜晚,我的心就被你奪走了。」
  「說得很好,珠紀,不愧是我的女人。」
  「真正的男人啊,如果是為了重要的、應該守護的人的話,不管幾次都能超越界限,就像艾恩那個樣子!」
  「我很清楚!一直以來我有多恐懼死亡,就有多清楚!我一直、一直思考活著的意義!活著並不是像你所說的,醜陋的東西!不是像你所說的那樣!絕對不是!!」
  「破壞掉吧!詛咒!人類的罪惡!命運!悲劇!傳說!神!絕對!全部都破壞掉吧────!」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會、讓你、一個人、去死啊!我們要,一起活著,然後,回去!」
  「如果是你的願望,我鴉取真弘前輩大人的心也好,身體也好全部,都是屬於你的。」

5 鴉取真弘 -角色歌

  岡野浩介/Becomes The Wind
  專輯:緋色の欠片 キャラクターソングシリーズ Vol.1「鬼崎拓磨&鴉取真弘」
  作詞:ドン·マッコウ
  作曲:蔵屋智久歌:鴉取真弘(cv. 岡野浩介)
  お前の風になりたい(想成為你的風)
  言わなくても良い(就算我不說也沒問題)
  解っているさ(只有我對你的感情)
  お前の思いの丈(你是能夠明白的吧)
  純粋な分だけ(僅僅只是你的單純)
  可愛いと思う(就讓我覺得可愛)
  そばに居ても良いから(留在身邊也沒有關係吧)
  縛られるのが嫌いな(討厭被束縛住)
  性分だけど仕方ない(因為是本性所以沒有辦法)
  受け止めてやるか(你能夠接受嗎)
  頼り甲斐のある男(成為可以讓你依靠的男人)
  お前を泣かせる奴は(只要是讓你哭泣的傢伙)
  全部吹き飛ばしてやるさ(就統統都打飛)
  俺は風になる(我想要成為風)
  世話が焼ける奴(雖然你是個麻煩的傢伙)
  そのままで変わらずに居ろ(但就這樣不變也很好)
  いつも風になる(總有一天要成為風)
  肩を抱き締める(抱住你的肩膀)
  この腕に守られて居ろ(用這雙手來保護你)
  澄んだ瞳で俺を見つめるな(別用你澄亮的雙瞳注視著我)
  シリアスは似合わない(Serious不適合我)
  女の扱いは苦手(不擅長應付女人)
  言葉はいつも裏腹(說的話總是違心)
  マジに照れるから(因為真的會害羞啦)
  こんなちっぽけな世界じゃ(這樣一個狹小的世界)
  収まりきれない男(便無法容納的男人)
  後ろを付いて來たら良い(想要追隨著我就來吧)
  俺は風になる(我想要成為風)
  お前包み込む(只要是為了保護你)
  この翼折れたとしても(這雙翅膀折斷也沒有關係)
  そうさ風になる(就這樣成為風)
  唇を寄せる(雙唇靠近)
  もう二度と離したりしない(再也不會放開你)
  お前の風になりたい(我想要成為你的風)
  遙かな空に愛を誓う(在遙遠的天空中宣誓對你的愛)
  俺は風になる(我想要成為風)
  世話が焼ける奴(雖然你是個麻煩的傢伙)
  そのままで変わらずに居ろ(但就這樣不變也很好)
  いつも風になる(總有一天要成為風)
  肩を抱き締める(抱住你的肩膀)
  この腕の中(在這雙手中)
  俺は風になる(隨時都可以成為風)
  お前包み込む(只要是為了保護你)
  この翼折れたとしても(這雙翅膀折斷也沒有關係)
  そうさ風になる(就這樣成為風)
  唇を寄せる(雙唇靠近 )
  もう二度と離したりしない(再也不會放開你)
上一篇[狐步]    下一篇 [山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