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天道架空人物

鴻鈞是小說《封神演義》中的人物,稱鴻鈞道人,為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師傅。《佛本是道》中鴻鈞為盤古之師,盤古受命開天闢地,身隕后元神分為三清。傳說鴻鈞為眾仙之祖,也稱「鴻元老祖」。鴻元指天地未開、虛空未分之際的宇宙本始狀態。有「先有鴻鈞後有天」之說。也有一說鴻鈞便是盤古。

1鴻鈞道人的來由

傳說鴻鈞老祖為道教眾仙之祖,也稱「鴻元老祖」。鴻元指天地未開、虛空未分之際的宇宙本始狀態。
《太上老君歷世應化圖說》第二話內容指出,鴻元乃老君所化:
「老君者,元炁之根,造化真宗,體任自然。自然者,道也。強為之容即老君。以虛無為道,靈元為性,清空寥廓,晃朗太玄,含孕於空洞寥落之外,莽蕩玄虛之中,寂寞無里,不可稱量。若言有,不見其形;若言無,萬物從茲而生。八表窮窿,漸漸始分。下成微妙,以為世界,而有洪元,挺於空洞,浮遊幽虛。故曰:吾生於無形之先,起乎太初之前,長乎太始之端,行乎太素之元。卓然獨立,大而無配。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摶之不得。所謂混元,由茲而始矣。」
另,在洪荒流開山巨著《仙道厚黑錄》中,鴻鈞得造化玉蝶,以身合道。(後有詳細介紹)
也有一說鴻鈞老祖便是盤古(另有部分道教徒稱元始天尊的前身是盤古)。
鴻鈞道人

  鴻鈞道人

山西介休市綿山群仙殿里有道家眾仙朝拜鴻鈞老祖的布畫。
遼寧本溪市謝家崴子水洞,據說是鴻鈞老祖修築在玉京山的宮殿,名叫「紫霄宮」。
還有一說:在網路小說《創始元靈》中,鴻鈞老祖是創始元靈的弟子,修「玄清氣」和混鯤祖師,女媧娘娘,陸壓道君是同一師傅,座下三大弟子:道德天尊(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盤古),靈寶天尊(通天教主)。而混鯤祖師座下兩大弟子分別是:接引道人(如來佛祖)住在西方靈山,准提道人(菩提老祖)也就是孫悟空的師傅,住在靈台方寸山。於是就有《西遊記》中出現的佛道之間的神話故事。相當於是鴻鈞老祖弟子和混鯤祖師弟子之間的鬥法。而《封神演義》則相當於是鴻鈞道人座下弟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之間的鬥法。

2《封神演義》

《封神演義》中的鴻鈞
《封神演義》中,鴻鈞老祖親傳的三大弟子——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分別創立闡、人、截三教,太上老君為道教教主。當時三位教主共立封神榜,太上老君主張「無為」,元始天尊則認為一心向道才能問道。通天教主則主張「有教無類」。因道統不同引起紛爭,後來通天教主大擺誅仙陣與萬仙大陣,鴻鈞傳通天教主誅仙劍與萬仙劍陣圖時曾說:「此陣非四聖不可破。」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西方兩位教主接引和准提便應邀闖陣,在陣中與通天教主一場大戰,太上老君頭頂玄黃玲瓏塔,手持太極圖。元始天尊手持盤古幡。接引則祭起十二品蓮台,准提使七寶妙樹。通天教主獨戰四聖,終究不敵,敗下陣來。至此,截教氣數殆盡,與截教氣運相連的商朝也就此覆滅。而與闡教氣運相連的周朝大盛。封神劫結束。後人有詩讚曰: 『函關初出至崑崙,一統華夷屬道門;我體本同天地老,須弭山倒性還存。』
【封神演義 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臨潼關】中關於鴻鈞道人的節選
《封神演義》 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臨潼關,忽見正南上祥雲萬道,瑞氣千條,異香襲襲,見一道者,手執竹杖而來。作偈曰:「高卧九重雲,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秀,一氣化鴻鈞。」
話說鴻鈞道人來至,通天教主知是師尊來了,慌忙上前迎接,倒身下拜曰:「弟子願老師聖壽無疆!不知老師駕臨,未曾遠接,望乞恕罪。」鴻鈞道人曰:「你為何設此一陣,塗炭無限生靈,這是何說!」通天教主曰:「啟老師:二位師兄欺滅吾教,縱門人毀罵弟子,又殺戮弟子門下,全不念同堂手足,一味欺凌,分明是欺老師一般。望老師慈悲!」鴻鈞道人曰:「你這等欺心!分明是你自己作業,致生殺伐,該這些生靈遭此劫運;你不自責,尚去責人,情殊可恨!當日三教共僉『封神榜』,你何得盡忘之也!名利乃凡夫俗子之所爭,嗔怒乃兒女子之所事,縱是未斬三屍之仙,未赴蟠桃之客,也要脫此苦惱;豈意你三人乃是混元大羅金仙,歷萬劫不磨之體,為三教元首,為因小事,生此嗔痴,作此邪欲。他二人原無此意,都是你作此過惡,他不得不應耳。雖是劫數使然,也都是你約束不嚴,你的門徒生事,你的不是居多。我若不來,彼此報復,何日是了?我特來大發慈悲,與你等解釋冤愆,各掌教宗,毋得生事。」隨分付左右散仙:「你等各歸洞府,自養天真,以俟超脫。」眾仙叩首而散。鴻鈞道人命通天教主先至蘆篷通報。通天教主不敢有違師命,只得先往蘆篷下來,心中自思:「如何好見他們?」不得已,靦面而行。話說哪吒同韋護等俱在蘆篷下,議論萬仙陣中那些光景,忽見通天教主先行,後面跟著一個老道人扶筇而行,只見祥雲繚繞,瑞氣盤旋,冉冉而來,將至篷下。眾門人與哪吒等各各驚疑未定。只見通天教主將近篷下,大呼曰:「哪吒可報與太上老君、元始,快來接老爺聖駕!」哪吒忙上篷來報。話說太上老君在篷上與西方教主正講眾弟子劫數之厄,今已圓滿,猛抬頭見祥光瑞靄,騰躍而來,太上老君已知老師來至,忙起身謂元始曰:「師尊來至!」急率眾弟子下篷。只見哪吒來報:「通天教主跟一老道人而來,呼老爺接駕,不知何故。」太上老君曰:「吾已知之。此是我等老師,想是來此與我等解釋冤愆耳。」遂相率下篷迎接,在道傍俯伏曰:「不知老師大駕下臨,弟子有失遠接,望乞恕罪。」鴻鈞道人曰:「只因十二代弟子運逢殺劫,致你兩教參商。吾特來與你等解釋愆尤,各安宗教,毋得自相背逆。」太上老君與元始聲喏曰:「願聞師命。」遂至篷上,與西方教主相見。鴻鈞道人稱讚:「西方極樂世界真是福地。」西方教主應曰:「不敢!」教主請鴻鈞道人拜見。鴻鈞曰:「吾與道友無有拘束。這三個是吾門下,當得如此。」接引道人與准提道人打稽首坐下。後面就是太上老君、元始過來拜見畢,又是十二代弟子並眾門人俱來拜見畢,俱分兩邊侍立。通天教主也在一傍站立。鴻鈞道人曰:「你三個過來。」太上老君、元始、通天三個走近前面。道人問曰:「當時只因周家國運將興,湯數當盡,神仙逢此殺運,故命你三個共立『封神榜』,以觀眾仙根行淺深,或仙,或神,各成其品。不意通天弟子輕信門徒,致生事端,雖是劫數難逃,終是你不守清凈,自背盟言,不能善為眾仙解脫,以致俱遭屠戮,罪誠在你,非是我為師的有偏向,這是公論。」接引與准提齊曰:「老師之言不差。」鴻鈞曰:「今日我與你講明,從此解釋。大徒弟,你須讓過他罷。俱各歸仙闕,毋得戕害生靈。況眾弟子厄滿,姜尚大功垂成,再毋多言。從此各修宗教。」鴻鈞分付:「三人過來跪下。」三位教主齊至面前,雙膝跪下。道人袖內取出一個葫蘆,倒出三粒丹來,每一位賜他一粒:「你們吞入腹中,吾自有話說。」三位教主俱皆依師命,各吞一粒。鴻鈞道人曰:「此丹非是卻病長生之物,你聽我道來:此丹煉就有玄功,因你三人各自攻。若有先將念頭改,腹中丹發即時薨!」
鴻鈞道人作罷詩,三位教主叩頭拜謝老師慈悲。鴻鈞道人起身作辭,命通天三弟子,你隨吾去。通天教主不敢違命,只見接引道人與准提俱起身,同太上老君、元始,率眾門人齊送至篷下。鴻鈞別過西方教主,太上老君、元始與眾門人等又拜伏道傍,俟鴻鈞發駕,鴻鈞吩咐:「你等去罷。」眾人起立拱候,只見鴻鈞與通天教主,冉冉駕祥雲而去。西方教主也作辭回西方去了。太上老君、元始與子牙曰:「今日來我等與十二代弟子將回洞府,候你封過神,重新再修身命,方是真仙。」正是: 重修頂上三花現,返本還原又是仙。

3《佛本是道》

《佛本是道》中的鴻鈞
《佛本是道》為洪荒流開山作,其中鴻鈞以身合道,本身即為大道,為眾聖人之師。曾經於鴻矇混沌中命其座下的大弟子盤古開天闢地。盤古在身隕后其元神三分為三清,然後拜鴻鈞。
鴻鈞即為【道】,無善無惡,無是無非,無恩無怨,無喜無悲。其坐下六大混元無極太上教主聖人分別為:三清(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接引道人(西方教主阿彌陀佛)、准提道人(西方二教主)、女媧娘娘。(佛本中周青後來成聖,為第七位聖人)
【佛本是道 第四百一十三章 鴻鈞】節選:
紫霄宮飄飄渺渺,不知在何方,除卻聖人,仙凡兩道無一人可以到達。准提道人因是一計不成,受了周青追打,本是旗鼓相當,但對方操混沌鍾,佔有便宜,自己未免有些吃虧,不好久斗,越是久斗,越是吃虧,讓女媧娘娘知曉后,越發丟了麵皮。不如去紫霄宮鴻鈞道人處暫避一下,以圖后謀。兩人一走一追,就在混沌中穿行,九鳳史見的周圍情景連連變換,混沌化開,光怪陸離。准提道人在前面悶頭疾走,也不說話。周青只望其背影,始終可以見得其後背,大呼道:「准提道人,看你今天還有何面立身為聖,掌西方大教。」准提道人乃西方二教主,教中外圍因果,都自由他了結,今天吃了點虧,但也只得生生受了。聽見周青大聲呼喝,肺都氣炸了,但也奈何不得,依舊是悶聲,哪裡好與周青對罵?
過得片刻,混沌一開,高高在上懸立一道觀,正是紫霄宮。門口清凈,連個童子都無,准提道人自不分說。合身一闖,跳進了觀中。周青從門口進去了。
進得院落,有兩個童子分立正門前,見准提道人匆匆而來。二話不說就朝內走,剛要說話,突然見周青持劍從門口衝殺進來,頓時慌了手腳,連忙讓開。周青一劍劈開,准提一晃身,進宮去了。卻讓其劈了個空。周青當下也跟身進紫霄宮。兩位教主一進紫霄宮,就見七方聖位,封神榜插於中央,顯然是還等第二次商量。再行簽定。「來到紫霄宮中,你還敢撒野不成!」准提道人跳上一尊聖位。就見周青也追擊上來,持仗又打。連忙用接引神幢擋住,凌厲喝道。周青不言,又是一劍劈開,准提道人連忙用七寶妙樹架住,兩人是杖去劍來。在七尊聖位上又斗將起來。見周青要祭混沌鍾,准提道人連忙跳出,往另一方面一尊聖位上跳開。
「你們怎的來紫霄宮拚鬥?」
兩位教主又斗之間,高高半空之上,鴻鈞道人現出身形來,用手一指,將兩人分開。准提道人見勢,又跳開,乘勢不再拚鬥,周青也住了手。准提道人拜道:「老師在上,非是弟子拚鬥,乃是天道教主為聖不尊,因為弟子意氣之爭,一時護短,竟然上了我洞府存身之地攪擾。望老師與我兩人解釋過失。」周青卻也不說話,只是哼哼冷笑。周竹見了,頓時暗道:「糟糕,爹爹心氣甚高,不屑分辨,卻被准提道人搶了頭,只怕不妙。」
鴻鈞道人開口道:「爾等都掌大教,為混元大羅金仙,萬劫不磨之體,縱然不能去私念成鴻均,卻也不可做意氣之爭。徒令天數混亂,就此停過,待三商過後,簽過封神,再依其所定,不得違背。」原來鴻鈞道人為鴻鈞,聖人螻蟻,生死幻滅,亦無分別,也不論是非,也不論因果,也不論生滅,也不論善惡,也不講什麼公道私道兩人相鬥,來到紫霄宮中,鴻鈞道人自然不會偏袒任何一方,否則鴻鈞使不是鴻鈞了。就算周青口中分辯出蓮花來,也沒一點用處。自然就懶得開口。准提道人自然知道鴻鈞道人的態度,只是自己吃了小虧,不好再與周青爭鬥,只是如今已經是騎虎難下之勢,周青又不肯放手,擺明是要自己一個好看,且在女媧娘娘面前叫自己丟過麵皮,自己又不能示弱,只有來見鴻鈞,兩方調停。只有封神榜簽定之後,哪教聖人又去反悔,違背了定數,鴻鈞道人才會出來告戒。至於其他,道人自是任其自由,既然是兩人到了紫霄宮中,道人當然是叫其罷手,也不問是非。
是非善惡,聖人螻蟻,在大道面前,無關點意義,如那鴻鈞一般。
兩位教主不敢不聽鴻鈞之言,當下都拜,准提道人哼了一聲,急急忙忙先出宮去了。就身返回靈台方寸山。調停過後,鴻鈞道人便自隱去,周青也出了紫霄宮,回了天道宮。九鳳,周竹依舊回到了西牛賀洲,當下無事。
上一篇[勞斯萊斯]    下一篇 [曼德勒農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